专访张砚祥:农民和市场均期待实用人才

专访张砚祥:农民和市场均期待实用人才

核心提示: 专访张砚祥:农民和市场均期待实用人才

 来源:农民日报

嘉宾:山东省寿光市病虫害防治协会会长 张砚祥

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明确指出:要提高农民科学文化素质,培育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农民,广泛培养农村实用人才。截至去年年底,中央财政已累计安排新型农民科技培训工程补助资金40.5亿元,共培训农民2000多万人。同时,带动地方投入农民培训资金30多亿元,培训人数超过3000多万,有1000多万农民获得了绿色培训证书。应该说,新型农民的培育正如火如荼地在全国各地开展。本期对话请来了山东省寿光市病虫害防治协会会长、高级农艺师张砚祥,请他谈一谈作为一名基层农技人员,对于培育新型农民有哪些切身的感受和具体建议。

主持人:砚祥你好。从一名土生土长的农民到现在的病虫害防治专家,这段路走得不容易吧?能谈谈你的经历吗?

张砚祥:小时候,家里是村里出了名的贫困户,不仅没有收入来源,还要靠政府的扶贫面粉救济。初中毕业我回家务农,干过建筑工,每天3元钱的工钱,晚上累得腰都直不起来。

1990年,我以为对我来说会是个转机。那一年,三元朱村党支部书记王乐义带领17名党员实验成功了冬暖式蔬菜大棚,我便紧随村里人也建了一个,经过管理,棚内西红柿长势很好,丰收在望。可眼看就要收获的时候却得了一场病,全毁掉了。经过这次打击,我认识到干农业一定要学科技、用科技,要有丰富的专业知识。

从那以后,我就一边在大棚中实践,一边学习专业知识。为研究蔬菜疑难病虫害的发生规律,我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盯”在大棚里。一颗种子,从种下到发芽再到结果,这个生长过程在我的记忆中是抹不掉的。平时有空我就往书店跑,还到过科研单位、农业院校请教。

三年时间,我就读完了山东农业大学和莱阳农学院与蔬菜相关的全部课程,在实践中,逐渐摸索出了一套蔬菜种植与管理技术,并得到周边十里八村菜农的认可,外县市的植保部门也经常请我去讲课,传授经验。

主持人:现在的你应该算是一名典型的新型农民了吧?你对新型农民又是怎么理解的呢?

张砚祥:这个帽子太大,我觉得我不算是一名合格的新型农民。新型农民要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我初中毕业,文化水平并不高,比如外语就非常弱,对外交流的时候有很大的障碍;至于会经营,马马虎虎还可以,因为我一向是经济效益服从于个人爱好,所以从严格意义上来讲,这一点我也不合格。比如我搞有机西瓜种植,完全是个人实验性的行为,并没有认认真真地考察市场来确定这个项目该不该做,所以去年西瓜烂掉了多半,自己也亏了几十万。也就是说,我顶多就是个懂技术的1/3个新型农民。

我理解的新型农民,应该重在“新”。就是每天都是新的。用我们农民的话来说,就是要多琢磨事儿。从我自己的实践中我觉得是这样的。比如,大家都知道我们寿光的蔬菜博览会,今年已经是第十届了,每年来的人都不少。“会看的看门道,不会看的看热闹”,我前两届就是看热闹来的。从第三届开始我就要考虑做一名参与者,于是我就申请了一个展位,主要展示病虫害防治技术,同时也推广一种新型农药,没想到展示引来了不少人的兴趣,一天的时间,登记本上已经满满的了。第四届的时候就有农民来反映各种各样的问题,能解决的就给他们解决,不能解决的我回去查资料、咨询专家,直到弄懂再帮他们解决。就这样不断地总结和发现新的问题,自己都是在不知不觉中进步。

从第五届开始我就想了一个计划,就是每年以菜博会为期,推出一个新的东西。这一届菜博会上召开了一场蔬菜病虫害防治的新闻发布会,还免费向农民赠送了1万多张新技术成果光盘;第六届搞了个首届蔬菜病虫害图片展;第七届开通了“网上视频医院”;第八届展示的是“有机蔬菜”;第九届举办了一场现场培训班;第十届推出的是“有机蔬菜合作社”。就这样,每一年,甚至一年中的每一天我都没让自己闲着。


主持人:听说农民朋友称呼你为“蔬菜医生”,平时“出诊”在与农民打交道的时候,你感觉他们最需要的是什么?

张砚祥:实用技术,确切地说是病虫害防治的实用技术。菜农大多对病虫害防治知识薄弱,受传统防治观念影响很大,特别是对新发生的病虫害认识不清,导致盲目用药,轻则不起作用,重则造成药害,最主要的是严重影响了无公害、绿色蔬菜的生产。

我和我们的科技服务队举办了1000多场次“科技下乡”培训班,印象最深刻的有两次。一次是2005年7月16日,在田柳镇陈马村,我们的科技下乡服务车刚一停,就引起了众多村民的关注,村民以为又是卖种子、肥料的。经过我们的讲解,他们很快明白了我们的来意。

菜农围住了我们,争先恐后地要蔬菜病虫害防治技术资料。傍晚时分,菜农们陆续赶来,虽然干了一天活,满身泥水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换下,但他们还是那么认真,很快会场周围便坐满了村民。这时,突然下起了小雨,我便停下来问还讲不讲,菜农不约而同地回答:“讲,接着讲!”雨越下越大,可是他们没有一个离开。其中,有一个抱孩子的妇女,孩子已经在她怀里睡熟了,可她依然在那里认真地听。这场面感动了服务队所有的人。

还有一次是在台头镇。受到村民的邀请,服务队专程前往偏远的马家茅坨村,不巧的是,一家肥料商也正在村里通过放娱乐电影的方式搞宣传,而且两处场地相隔不远,到底是村民们看电影还是听讲座,服务队一时心里也没了底。没想到,菜农大都是直接走到服务队的场地。有的菜农还议论,电视家里有,电影天天能看,实用技术讲座不容易碰上,不来听课就会吃大亏。一会儿工夫,会场下面坐满了人。这一晚,我讲得格外来劲,一直到深夜。

主持人:也就是说,你的宣讲给农民送去了财富,他们的专注也给你的事业平添了动力。听说你最近建起了一套蔬菜远程治疗系统,这样的话是不是也就意味着有更多的人掌握了你的技术?你不怕“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张砚祥:随着蔬菜新发生的疑难病虫害越来越多,前来给蔬菜看病的,电话咨询的越来越多。周边乡镇、外县市有些菜农不方便出行或路途较远,费工费时,给咨询诊断带来很大不便。我就想通过网络解决这一难题,所以就建起了国内第一家蔬菜远程治疗系统。系统成立总部诊断中心,由我与其他高级农艺师、专家同时会诊,在周边乡镇、县市设了100个分诊处,外省市也设了100个分诊处,当地菜农发生蔬菜疑难病虫害时,取病样到分诊处,通过远程治疗系统由总部诊断出结果,再反馈到分诊处,以对蔬菜病害对症下药进行治疗。由于系统通过网络传输,没有距离远近之分,总部周边的乡镇与远在河北、吉林、新疆的分诊处有同样效果。

“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只能说师傅无能。病虫害防治技术不是死的教条。它随时都是在变化的,只要你随时都能跟得上,你永远都是师傅;相反,如果你死抱着那点技术不放,倒是会有饿死的危险。

主持人:今后还有什么新的打算吗?在你的事业进程中有没有让你特别担忧的?

张砚祥:下一步就是发展蔬菜了,做有机蔬菜。最近几年我发现前来菜博会咨询的人中,关注病虫害图片展的少了,关注有机蔬菜概念食品的多了。这说明人们的生活质量高了,要吃“好”菜。另外,蔬菜产业也进入了一个相对平稳的发展阶段,有机菜现在是最大的商机。今年,我的有机菜就出口到了日本,在济南和上海的大型超市也有了我的专柜,其中西红柿卖到了16元/斤。

所以今后的重心要放到合作社这边来了,但让我担忧的是,合作社需要的财会人员和实用技术人员太缺乏了,如果真有能干得住的,5万年薪我都出得起!门诊这边也是,想找个人坐诊也是人才难觅。去年昆明一个农业大学的毕业生,要来我这儿工作,我再三说,要从基地做起,要吃很大的苦受很大的累,那个学生说:“我能吃苦,能受累!”就让他来了。结果不到三天就跑了。原因是经常给西红柿间苗,手上的绿色素洗不去,时间长了手就容易干皴。手太糙了,女朋友都谈不着。

主持人:这样的担忧也并不是张砚祥一个人的困惑,合作社对专业人才的渴求,已经成为合作社发展当中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我们希望像张砚祥这样的技能型人才惠农之路越走越宽,更期待着政府相关部门能够正视他们的忧虑,给他们输送更多优秀的、沉得下去的实用技术人才。

责任编辑:王秀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