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酒驾者预付55万获谅解

成都酒驾者预付55万

?  据《成都日报》报道 昨天,孙伟铭的父亲孙林与张志宇、金宇航等受害者家属就赔偿达成一致。受害方索赔100万元。孙林要在25日前将55万元送达受害者家属,余下等房产处置和保险赔偿后再支付。此后,一份由受害者家属签名的谅解信将送到四川省高院。

  



  昨天14时许,孙家和受害方家属在律师事务所就赔偿金等问题进行第二次协商。受害者家属主动将180万元索赔款额降至100万元。

  18时30分,双方达成初步口头协议。受害方收到钱后将共同出具一份“谅解书”,交到四川省高院。

  



  受害者家属:赔偿一事不愿再拖了

  昨日下午2时过,受害人家属比约定时间提早来到约定地点四川润方律师事务所。

  “事发到现在8个多月了,被告人家属的态度真的让我们无法忍受。”在此次事故中被撞成重伤的代玉秀的儿子韩思杰说,发生事故后,孙伟铭的家属向三个受害家庭总共拿出10万元后,就再也没有任何赔偿,也没有打来电话慰问。后来,孙伟铭的父亲孙林主动找到他们,希望他们给孙伟铭一个机会,能够出具“谅解书”,“对方一直说想办法凑钱,但根本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根本没有任何诚意。”

  受害者家属表示,这次之所以主动把孙伟铭的父亲和代理律师请来商谈,就是希望赔偿一事能有实质性的进展,“我们谁都不愿意就这样拖着。”

 



  成都商报:孙家:一边卖房一边四处借款

  下午2时30分,孙林在代理律师施俊英的陪同下,来到了约定地点。专门从重庆赶到成都的孙林,仍旧穿着那件洗得发白的蓝色衬衣,一直深深埋着头,不说一句话。

  “孙伟铭的父亲一直在积极筹措赔偿款,但确实条件有限。”在会议室内,施俊英说起了这段时间的赔偿进展。施俊英说,孙伟铭名下有一套按揭房,总价值50多万元,除去贷款后,可以卖大约35万元。但由于孙伟铭人在看守所中,不能自己办理卖房手续,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公证,但要把公证人员带进看守所办手续,相关部门有些为难,所以房屋一时间没有处置下来。此后,受害人家属单独就民事赔偿部分起诉,法院依法查封冻结了孙伟铭名下的这套房产,“所以这套房屋将由法院依法处理。”

  “孙伟铭父亲的房产,正在处理过程中。”施俊英说,孙伟铭父母目前只有唯一一套位于重庆的房屋,价值20多万元,“但处理房子需要一定的过程。”

  在商谈过程中,孙林抽空走出会议室透气。说起儿子和家庭的现状,他失声痛哭:“我现在的动力,就是救儿子的命,并给受害者家属以安抚。”孙林说,一审判决后,他四处找人求情,又凑到了近10万元。

  “儿子给别人带来了那么大的伤害,我的头还抬得起来吗?”孙林一直哭着说,虽然是儿子犯错,但作为父亲,自己是有责任的,“我会尽我最大努力赔偿!”

  达成一致:赔偿100万 三周内支付

  经过3个小时的协商,受害者家属提出了赔偿底线,赔偿5个人总共100万元。“我们的赔偿要求一降再降。”受害者的家属说,整个商谈过程中,他们的赔偿要求从180万元降到130万元,最终降到了100万元。在这100万元中,包括了孙伟铭名下的35万元房产和10万元保险赔偿款,除此之外的55万元则由孙林去筹。“只要拿到这55万元,我们就可以出‘谅解书’,这已经非常低了。”

  “能不能再少一点,还有10多万元我实在没有办法了。”对于这个底线,孙林很苦恼,初步估算,孙林的房屋可以卖出27万元,加上他筹到的近10万元,仍有10多万元的缺口。

  但最终,经过孙林与代理律师商谈后,双方在下午6时30分达成了一致。孙林承诺,赔偿期限为三个星期,也就是本月25日之前,将向受害人家属作出赔偿。

 



  成都商报:孙家:一边卖房一边四处借款

  下午2时30分,孙林在代理律师施俊英的陪同下,来到了约定地点。专门从重庆赶到成都的孙林,仍旧穿着那件洗得发白的蓝色衬衣,一直深深埋着头,不说一句话。

  “孙伟铭的父亲一直在积极筹措赔偿款,但确实条件有限。”在会议室内,施俊英说起了这段时间的赔偿进展。施俊英说,孙伟铭名下有一套按揭房,总价值50多万元,除去贷款后,可以卖大约35万元。但由于孙伟铭人在看守所中,不能自己办理卖房手续,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公证,但要把公证人员带进看守所办手续,相关部门有些为难,所以房屋一时间没有处置下来。此后,受害人家属单独就民事赔偿部分起诉,法院依法查封冻结了孙伟铭名下的这套房产,“所以这套房屋将由法院依法处理。”

  “孙伟铭父亲的房产,正在处理过程中。”施俊英说,孙伟铭父母目前只有唯一一套位于重庆的房屋,价值20多万元,“但处理房子需要一定的过程。”

  在商谈过程中,孙林抽空走出会议室透气。说起儿子和家庭的现状,他失声痛哭:“我现在的动力,就是救儿子的命,并给受害者家属以安抚。”孙林说,一审判决后,他四处找人求情,又凑到了近10万元。

  “儿子给别人带来了那么大的伤害,我的头还抬得起来吗?”孙林一直哭着说,虽然是儿子犯错,但作为父亲,自己是有责任的,“我会尽我最大努力赔偿!”

  达成一致:赔偿100万 三周内支付

  经过3个小时的协商,受害者家属提出了赔偿底线,赔偿5个人总共100万元。“我们的赔偿要求一降再降。”受害者的家属说,整个商谈过程中,他们的赔偿要求从180万元降到130万元,最终降到了100万元。在这100万元中,包括了孙伟铭名下的35万元房产和10万元保险赔偿款,除此之外的55万元则由孙林去筹。“只要拿到这55万元,我们就可以出‘谅解书’,这已经非常低了。”

  “能不能再少一点,还有10多万元我实在没有办法了。”对于这个底线,孙林很苦恼,初步估算,孙林的房屋可以卖出27万元,加上他筹到的近10万元,仍有10多万元的缺口。

  但最终,经过孙林与代理律师商谈后,双方在下午6时30分达成了一致。孙林承诺,赔偿期限为三个星期,也就是本月25日之前,将向受害人家属作出赔偿。

  商谈结束后,孙林依次走到受害人家属的面前,一一握住了他们的手,表示内心的歉意和内疚。
责任编辑:张春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