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上调,调的绝不是寂寞

频频上调的油价啊

9月1日凌晨,纽约市场的主力原油期货合约跌收近4%,收盘价跌破70美元/桶关口。当晚,发改委在其主页上挂出涨价公告,宣布在半夜12点(即9月2日零食)将汽柴油标准每吨提高300元。如是,则汽柴油将每升提高0.22~0.26元。以北京为例,93号汽油每升上涨0.24元,以6.43元的高价超过去年同期的历史最高价位。

  处于奢华地段的中石油总部

对车主来说,油价上调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他们既没有权利去干涉油价,也不会梦想从石油巨头的巨额收入中分到一分钱的红利。他们所希望的是每次鸡叫的时候,能够叫的明白一些,透明一点,好让他们的心里有所准备。今年5月份《石油价格管理办法(试行)》,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他们的期望。

虽然这个办法有一定的缺陷,例如如果油价变化以100为基准,上涨4美元后可以调价。但从104美元下跌到100美元的时候却会因为没有跌破4%而不能调价。这种数字游戏没有欧美和香港的金融衍生品那么的高明,虽然仍旧是涨多而跌少,涨快而跌慢,但至少在涨跌之前,车主能够做到心中有数。而且每个月只折腾一两次,总得来说还算是值得庆贺的。

按照新的习惯,很多车主在26日晚间相约去加油。因为在猪肉不断涨价的时代,一夜的排队至少可以在第二天的餐桌前向加人炫耀一下自己的聪明又为家里面省下了好几斤肉钱。而且由于车主间的彼此熟识,聊天中的等待,让油价涨的不那么的寂寞。

但出乎他们的预料,这次万众瞩目的油价并未如约而至。很多人因此觉得庆幸,联系到国内的最新实事,包括中石油中石化们最近的收入报告和丑闻,认为他们可能会有所悔悟而在国庆之后才会有所动作。但是他们错了,错的一塌糊涂。在这一场时间与精力的竞赛中,他们注定成为油价面前的输家。笔者在26日当晚写下《半夜油价势在必行 中石化亏损论缺乏新意》,希望中石化们在每次恬不知耻嚷嚷亏损的时候能够找出一个新颖一点的理由,至少看起来让我们觉得好像是那么回事。

“资本惧怕没有利润或利润过于微小的情况。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会非常胆壮起来。只要有10%的利润,它就会到处被人使用;有20%,就会活泼起来;有50%,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有100%,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300%,就会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国内的石油巨头们也不能免俗。果不其然,在9月2日凌晨,该涨的油价还是涨了起来。

按理说,消费者应该还是觉得庆幸才对,毕竟他们享受到了从27日到9月1日的“实惠”油价。但从媒体情况来看,没有人对中石油中石化们感激涕零。网络上流行一句话:外事问谷歌,内事问百度,房事问网易。在百度中输入中石油和中石化就能看到网民们最关心的事情。从中石油的团购门、中石化老总、中石化天价吊灯等关键词中可以看出,作为堂堂央企竟然除了丑闻和价格,竟然没有一点点让人可关注的社会责任与慈善。这不能不是一个莫大的悲哀。

约翰·福斯特·杜勒如果泉下有知,大概会笑的不成样子。这位以野心家和颠覆家为己任的政客曾经担任了美国的国务卿一职,他的《十条诫命》详细而赤裸裸的刻画出了颠覆社会注意的路线图。其中反复强调的就是如何去破坏对方的价值观,摧毁他们的自尊自信和刻苦耐劳的精神。石油巨头们的形象的沦落,在带给公众意外的同时,已经调的不再是寂寞,而是人心!

责任编辑:张春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