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驾者车祸亡 同饮者赔

酒驾者车祸亡 同饮者赔

  劝酒者赔多 先离席者赔少

  与几名好友聚餐酒过三巡后,独自驾驶轻便摩托车离去,不料途中发生车祸命丧黄泉。死者家属悲痛之余将死者生前一起饮酒的好友告上法庭。近日,经嘉定法院安亭人民法庭调解,几名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6名共饮好友共计赔偿3.8万元,其中劝酒者责任最重,先离席者责任最轻。

  男子酒驾遇车祸身亡

  2009年9月,经王强组织,张峰与其他5名同事共7人来到同事李贞珍家聚餐。酒桌上,大家相谈甚欢,酒难免越喝越多。李贞珍、林凤及另一位女同事陆某因上班缘故首先离席,留下张峰与其他4人。接着,丁跃、王黎明2人亦先后离席,随后,王兴在将一碗黄酒留给张峰饮用后也离席,只留下王强和张峰2人继续喝酒聊天。酒足饭饱后王强目睹张峰独自一人驾驶轻便摩托车离开。之后,张峰在骑轻便摩托车途经外冈镇某路段时,撞在路边电线杆上,最终在被送至嘉定区中心医院救治途中死亡。

  同月27日,上海市公安局嘉定分局交通警察支队将张峰血液送检,经鉴定,血液中乙醇含量为2.77mg/ml。

   6名同事签赔偿协议

  次月,除陆某之外的6名与张峰一同饮酒的同事与张峰家属协商善后事宜,6名同事承诺向张峰家属补偿人民币5万元,且均在承诺书上签字认可,另一女同事陆某因不同意补偿,故未与其他几人一同去张峰家协商。由于6名同事未按承诺书履行义务,张峰家属遂诉至嘉定法院要求履行义务。

  法庭上,6名被告表示不愿补偿,当初的补偿承诺书是在张峰家属言语威胁下,迫于无奈才签字的。他们对于张峰的死亡没有责任,承诺书仅是道义上的行为。承办法官经反复、耐心的解释后,原被告接受由法院居中组织调解。除最先离席的李贞珍、林凤外,其他被告补偿态度较为明确,但因2人离席时还没有发生“酒过三巡”的情况,李贞珍和林凤始终无法接受任何调解方案,承办人向其解释民法的基本原则是公平原则。最后,李贞珍和林凤表示愿意适当补偿。

  最先离席者担责最少

  基于6名被告原先签订承诺书时没有明确各自所承担的责任,而6名被告从内心上都要求法院能够将各自的责任明确、单列,承办法官考虑6名被告先后离席的情况,所对应的注意义务也有先后和轻重之分,故在调解时,承办人针对6名被告要承担的补偿金额逐一进行调解,予以明确。

  王强因目送张峰酒后驾车离席以及王兴因积极劝酒行为应承担较重的责任,丁跃、王黎明则次于王兴、王强,最先离席的李贞珍、林凤责任应最轻。最终,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协议:王兴支付死者家属13000元,王强付12000元,丁跃、王黎明各付5000元,李贞珍、林凤各适当承担1500元,共计3.8万元。
责任编辑:张春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