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离奇车祸,儿媳故意的

三次离奇车祸,儿媳故意的

 杨女士50多岁了,来苏州二十多年,多年经商积累的千万家财因为投资的失败捉襟见肘,不过更令她夜不能寐的是,杨女士夫妇在乘坐儿媳妇的车时,接连遭遇轻微车祸,后来儿媳竟承认她是故意的。杨女士担心老两口的安全,又不想把事情闹大毁了家庭和睦,跑到沧浪区社会矛盾纠纷调处服务中心咨询,不过调解人员的建议还是无法令她拿定主意。

  儿子儿媳都在“啃老”

  上世纪八十年代,杨女士夫妻俩从福建老家来到苏州做起建材生意,当年的小夫妻俩勤勤恳恳经营自己的建材店,时间进入2000年后,房地产业更是异常火爆,从而也着实让做建材生意的夫妻俩大赚了一笔,当时杨女士夫妇积累家财已超千万元。

  但是,杨女士夫妻俩并不感到幸福。因为家中唯一一个儿子小杨,已经三十好几,因为患有精神分裂症,经全国各地求医也难以改善,期间也曾托过很多人帮其撮合成家,但最终都以女方难以接受而分手告吹。2006年杨女士生意上的朋友帮其介绍了一位外地来苏打工的姑娘小孙,小孙意外地接受了小杨,这使得杨女士一家如得雨后甘露,对于小孙提出的要求一一满足,并马上就体面的为小杨和小孙举行了婚礼仪式。杨女士夫妇因为觉得亏欠儿子和儿媳妇的,所以也就心甘情愿的养着儿子媳妇两人,并让他们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2008年,小孙为杨家添了个非常可爱的孙子。这样下来,杨女士一家真有拨开乌云见太阳的感觉,一直沉浸在天伦之乐中。对孙子是有求必应,呵护有加,同时对儿子小杨、儿媳妇小孙也是百般依顺,小杨、小孙小夫妻俩也是一直生活在杨女士夫妇的荫蔽之下,过起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富二代”生活,切切实实的成了“啃老族”。 小杨整天是足不出户,而媳妇小孙则摇身一变:名牌加身,豪车相伴,出手阔绰,俨然一位富家太太。殊不知杨女士夫妇长年累月披星戴月的挣钱,按月“上缴”数千元不等给儿媳妇小孙“潇洒”,同时杨女士夫妇还得承担起养育孙子的重担。

 



  接连发生蹊跷车祸

  杨女士夫妇一边看着不争气又无可奈何的儿子,一边看着牙牙学语、活泼可爱的孙子,所有的苦水也就只能往自己的肚子里咽。

  但是,好景不长,2009年初,杨女士夫妇因为投资接连失利,生意急转直下,杨女士多年积累的老底也被“啃”得差不多了,最近媳妇竟然提出要公婆卖掉名下仅存的一套住房让自己投资做生意,这次一向逆来顺受的杨女士没有立即答应,从而公婆和儿媳妇之间产生了隔阂。让杨女士夫妇更苦恼的远远不止这些:接下来的几

  个月内,杨女士夫妇遭受了连续三次的离奇的车祸,谈起车祸,让杨女士夫妇心存余悸、不寒而栗。因为生意上的事情,杨女士夫妇需要经常联系客户和一些工地,家里几辆车有时忙不过来,偶尔也会叫上儿媳妇小孙开车接送自己一段路。据杨女士讲,最近接二连三发生的车祸全部是儿媳妇驾驶的,第一次车祸是莫名其妙的撞上了道旁树,造成了杨女士身体多处软组织受伤,杨女士的丈夫也因此右小腿骨折住院一个多月。当时杨女士夫妇只当作是个意外,没有任何责怪儿媳妇小孙的意思。但是第二次车祸是在郊区道路上直接冲向了路旁的工厂围墙,幸亏杨女士一声大叫刹车,儿媳妇小孙下意识的一脚刹车将车骑在了马路牙上。当时杨女士吓出一身冷汗,杨女士除了轻微的擦伤外均无大碍,但是杨女士问起儿媳妇小孙怎么开车这么不小心,小孙只是轻描淡写的搪塞过去了。

 



  儿媳承认是“故意的”

  最近一次车祸发生在晚上,杨女士夫妇招待过客户后回家,让媳妇接自己回家。小车在正常行驶过程中,儿媳妇突然猛打方向盘冲过道路绿化带,车子直接四轮朝天的翻在了人行道上。杨女士丈夫头部受伤,现在还在住院;杨女士自己则脚踝处扭伤,脸部、肩部等多处外伤。这次事后,杨女士夫妇经过认真回忆和分析,感觉这三起事故异常蹊跷:儿媳妇并非新手上路,算下来她也开了五六年的车了,以前她自己开车从来没有听说过出事,为什么一搭上杨女士夫妇就接二连三的出事呢?而且这三起事故中似乎早有预谋,她自身都是轻微的擦伤。杨女士曾抱着这些疑问和不解对责儿媳妇小孙,经过小孙家人的劝说,小孙表露出是自己故意的意思,并且保证以后不会再这样了。但是在杨女士夫妇心中早已经种下了不能再坐儿媳妇的车的思想,并且还要处处提防着儿媳妇了。

  听完杨女士断断续续的讲述,调解人员耐心的开导她,如果儿媳妇小孙的确有置杨女士夫妇于死地的想法,杨女士可以向公安机关举报,由公安机关根据事故现场的分析取证,依法追究小孙的刑事责任。

  杨女士一听到调解员这样的说法,连忙说出了自己的心声,自己不愿把整个家都毁了,更不愿孙子孤苦伶仃的。调解员只能又劝杨女士远离儿媳妇,除了按月再适当补偿点生活费给儿子、儿媳妇及孙子一家外,自己老夫妻俩到外地去发展。

  可能杨女士也意识到自己说的太多了,起身连忙摆手,说了句“算了不说了”就匆匆忙忙、心神不安的离开了。调解人员告诉记者,出于保护隐私和尊重杨女士的考虑,他们没有继续介入此事,不过杨女士对儿女这种畸形的“爱”令人担忧。
责任编辑:张春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