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光骄子:他是中关村“四君子”之一

寿光骄子:他是中关村“四君子”之一

核心提示: 寿光骄子:他是中关村“四君子”之一

寿光骄子21

他是原新华社高级记者吴化学之子,他是我国PC领域的第一代程序员,由他发明的2.13曾一度影响过我国微机汉字处理的一个历史阶段,从上世纪80年代至本世纪初一直在全国普遍应用;他与金山软件董事长兼CEO求伯君、CCED发明人朱崇君、原金山软件副董事长、UCWEB雷军及王码集团董事长王永民、江民公司董事长王江民统称中关村“三军两民”;他与求伯君、雷軍、朱崇君,共称中关村“四君子”;与鲍岳桥、周志农、刘旭、朱崇君作为中国第一代成名的程序员,称为“程序五杰”。他个人奋斗的酸甜苦辣同中国软件业的发展起落同步,他的晓军电脑之路曾经历无数坎坷和失败,昔日的熠熠光彩也正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失去。但在众多涉足计算机汉字处理的年轻人心目中,吴晓军、2.13、晓军电脑三者之间总划着一个不折不扣的等号……

他是中关村“四君子”之一

——访我国计算机213程序创始人、我市羊口镇人吴晓军

1950年全家到吴家卧铺村时的合影

寿光日报讯(记者 王慧茗)5月24日下午,记者在北京宣武区广安门外白菜湾四巷17号,见到了仰慕已久的计算机213程序发明人、我市羊口镇吴家卧铺人——吴晓军。

摄于抗日作战间隙,右一为父亲,左二为母亲

吴晓军现已赋闲在家,借主人倒水的机会,记者从满是电脑书籍的书橱里看到了一本从我市走出、原新华社高级记者吴化学著的《摄影美学》一书。吴化学曾在1946年德州战役战地采访时,活捉了国民党中将司令王继祥、并且一生创作无数而成为新闻界传奇人物。轻轻拿下这本纸页已泛黄的书籍,记者看到了这位摄影奇才的作品,包括毛主席、周恩来等领导人活动照片及若干摄影理论文章,记者一边翻看一边询问吴晓军,吴晓军告诉我,自己就是吴化学的二儿子。面对眼前这个满头华发、朴实无华的老人,记者心里疾速闪过战地摄影、新华社中央记者组组长、将门虎子、计算机天才等许许多多名词儿。

 

?难忘父亲吴化学,其亲密战友曹禺、臧克家都是喜欢父亲摄影作品的“粉丝”

父亲吴化学(左)与亲密战友臧克家在一起

我们的话题竟一时离开了中关村,离开了213,谈起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岁月,谈起了用镜头见证共和国成长的一代著名新华社记者吴化学。

“爸爸吴化学的一生可谓传奇,1918年出生,1930年就入党了,是寿光最早的党员之一,1932年任辛店村党支部书记,1934年在冯玉祥属下做党的兵运工作。1937年参加党的抗日武装起义,先后任八支队大刀队长、话剧团演员、山东抗日干校政治队长。到了1941年抗大毕业后任清河军区清东剧团团长兼导演,《曙光报》记者组长,《前锋报》采编主任、新闻学校校长。1946年执行国共谈判报道任务。1953年调新华社,先后任记者、中央记者组组长,1988年3月退休。1944年被评为渤海军区模范记者,为全国第三、四届文代会代表,1962年《舞台艺术摄影》出版,并多次再版,1994年完成中国第一部《摄影美学》专著并出版发行。其亲密战友曹禺、臧克家等,当时都是特别喜欢其摄影作品的‘粉丝’。

“另外,父亲还有一个特点特别值得称道,就是喜欢在采访时,抽空直接参加战斗,1946年,在德州战役战地采访中,他又一次冲锋在前,活捉了国民党中将王继祥,一个文记者,活捉一个武中将,寿光男儿吴化学,一时成了全军知晓、令每一个前线战士羡慕的传奇大英雄。

“2005年1月4日,背了一辈子相机的慈父永远离开了我们,但他却是我们兄弟三人一生效仿学习的榜样,是我们弟兄们最大、最珍贵的财富。”

 

吴氏弟兄三人没有辜负父辈期待,在不同领域都取得了骄人业绩

哥哥吴小昌油画《挤奶姑娘》

“我母亲叫刘振香,是咱们羊口人,也是从枪林弹雨中摸爬滚打出来的英雄,爸爸妈妈还是全国妇联评出的模范夫妇。我跟大哥都是在战场上出生的,父母对我们的谆谆教诲和严格管理,使我们三人在不同的领域做出了一些成就,都没有辜负父母对我们的殷切期望。

“大哥吴小昌自幼酷爱美术,是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研究生画室主任。爱生如子,他常以自己微薄的薪俸资助生活困难的学生。在油画艺术上他不倦探索,追求至高至真境界。探讨一种清幽淡远、简约疏旷的画风,走了一条独创的中国抒情写意油画之路。小昌之画似散文诗,淡雅明快,意境邃远,艺术语言更是纯净自然、高雅清丽、风貌独特,成为我国较早的一代油画大师,在当今艺术品拍卖市场上仍然炙手可热。可惜大哥早在1999年就英年早逝,59岁,才华横溢的他却离开了祖国刚刚诞生不久的油画艺术,令人痛惋!

“三弟吴新华,是中国新闻社的摄影记者,他是我们弟兄三人中唯一延续了慈父的摄影事业的儿子,多少年来,他穿梭于西藏、青海藏区,把镜头对准西藏女性,成了国内仅有的西藏女性形象专业记录者,现在他还在青海藏区呢。”(关于吴新华,《寿光骄子》栏目将专篇采写)

 

本报记者向吴晓军咨询电脑程序问题

从2.11到2.12,他这样和计算机结下了不解之缘

1953年,吴晓军随父迁家北京,1965年中学毕业后“接受再教育”,先后做过财会、干过建筑,后来分配到北京化工三厂当工人,却不想一干就是19年。

1983年,计算机在企业应用还是个新鲜玩意儿。吴晓军与几个同学天天找厂长磋磨,终于让厂长动心,花5万元买了一台计算机。那是一台BCM-3的8位机,国产货。生来就爱“瞎鼓捣”的吴晓军,在8位机上开始琢磨汉字问题。经过改造,BCM-3已经可以打印出相当漂亮的汉字报表,这在当时的中国可是蝎子尾巴独一份儿啊!

1985年,厂长尝到了花5万元买回来的“铁疙瘩”给厂子带来的甜头,便出资十几万一口气买了5台PC/XT机。吴晓军开始在这几台机器上忙乎起来:办培训班,装汉字系统,打印报表等。吴晓军拷了个24点阵的打印字库,对其进行技术改造,压缩成3张低密软盘,这就是最初的2.11。

两个月后,增强版本2.12诞生。1986年初,在军事博物馆举行的一次展览会上,吴晓军的2.12初露锋芒。

完成212到213的蝶变,电子部六所所长感喟“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放走吴晓军!”

为了减少字库对内存的占用,并保证硬盘访问频率更低,吴晓军开始思考2.12的改进版。1986年4月,2.13问世,该版本将一级字库驻留内存,同时采用绝对扇区方式访问硬盘。 1986年12月,吴晓军重对2.13作进一步改进,增加了4种字库,并改善输入法。

1987年,吴晓军从化工三厂调到了电子部六所工作,2.13也随之在那里销售开发。随着功能的不断增加,2.13版本也一直在不断跟进。

1990年,吴晓军同经营“晓园电脑”的雷虹等人筹划着创办公司、销售2.13等诸般事宜。夏天,吴晓军正式提出辞呈,六所没有着意阻拦,只是让吴晓军起草了一个“2.13F、2.13H版权归属”的简单说明。后来,六所所长十分后悔,他常常感喟道“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放走吴晓军!”

 

在1995年“中华电脑英豪会”上,左为CCED发明人朱崇君

  五个伙计凑起股份,晓军电脑公司正式剪彩,吴晓军出任董事长

  1990年,晓军电脑工程部成立。5个人每人凑了2000元的股份,吴晓军负责2.13的开发,雷虹和另外两人主管销售,机械部信息中心的一位股东开发dBASE的程序自动生成软件。

1991年,吴晓军开始准备开发晓军汉卡。依赖于2.13H,吴晓军用汇编重写了所有代码。I型汉卡较为简单,很快被II型汉卡所取代。

1992年,中国软件市场吹的是“硬”风。汉字系统、中文字处理、中文排版,本已十分窄僻的中国软件领域,纷纷无意直面盗版的压力。防解密成了大家“苦不堪言”的“洪水猛兽”。汉卡是这场混战的焦点。晓军、巨人、方正、王码各种汉卡粉墨登场。2.13II型汉卡为晓军电脑公司的成立以及最初几年的利润增长打下了坚实基础。 

1992年6月10日,晓军电脑公司正式成立。在中关村颐宾楼的爆竹声中,吴晓军为自己与伙伴辛勤创业的结晶剪了彩。 回忆当初,已早生华发的吴晓军深情地告诉家乡记者:“那是值得回忆的年月,踌躇满志的计算机从业者们个个摩拳擦掌、众志成城,大家把中关村脚下的这片土地幻想成10年前美国的‘硅谷’,共同期待着中国软件腾飞的黎明。我与雷虹忙着一年一度的全国巡展,从北国冰城到南疆特区,大家倦慵的脸上都写满激情的微笑。现在回味起来都还是那么令人亢奋!”

1993年春,晓军电脑在全国各地陆续设置了23个办事处,员工发展到150余人,无论是吴晓军还是2.13汉卡的事业,正勃发出一派盎然的生机。

 

决策出现失误,软汉字系统2.13L推出为时已晚,汉卡营销节节失利

有一天,吴晓军正在小屋里写程序。他忽地一下推开窗户,一段时间以来,他总有些隐忧烦躁,他想借助窗口吹进的缕缕清风,排解一下心理的巨大压力。最近,各地办事处纷纷传来消息,汉卡销售额持续走低,品牌林立的软汉字系统正在抬头。

吴晓军有些拿不定主意,自己刚刚写好的支持直接写屏的软汉字系统该不该立马推出去。雷虹和其他两位副总经理主持着公司的经营,他们给吴晓军带来的决策建议是:软汉字暂时不要推出,汉卡的日子本已窘迫,权且放一放吧。

却不想这一放,就是一年。支持直接写屏的软汉字系统2.13L推出市场时,已为时已晚。晓军电脑在直线下滑的汉卡营收中节节失利,公司面临高潮之后的低谷。

这也是当年那批纯正的知识分子们下海,很多人共同呛到的海水、品尝的苦涩!

面对困境,公司欲做中文速录机,“晓军电脑走到今天,我让出了法人位置”

 

不久,正在苦闷徘徊的吴晓军接到雷虹想出的“新点子”:公司要做中文速录机,此时正值1994年春节。

在一次哥们五个的春节聚会中,大家都喝了不少,吴晓军更是动之以情“晓军电脑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必须让出公司法人位置。”不久,这条寿光汉子果真把董事长职位让了出来,只当总经理。

中文速录机不失是一个好东西。通过特殊的键盘,连续输入汉语拼音就能自动生成汉字文档,这自然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好事。但中国的应用市场就是这么怪,晓军电脑在中文速录机上的庞大投入没有换回应有的回报。

记得当时,雷虹和当时的董事会都把中文速录机看成晓军电脑重焕青春的“突破口”。吴晓军尽管心里没有底,但也默认了。公司为速录机没少花钱,结果费牛劲做出来的速录机,却羞羞答答难以推广实用。到最后,晓军电脑的中文速录机未能挽救公司衰退的厄运,公司运营陷入了十分尴尬的境地。

1996年,CSC收购晓军电脑曾轰动一时,当时的中关村“村民”莫不瞠目!

 

英雄不言失败,许多程序员都承认在做DOS中文平台时,从213汲取了丰富营养

1997年10月,吴晓军调回电子部六所下属的华胜计算机有限公司,任微机事业部总工程师,2002年7月,55岁的吴晓军正式退休。

今天包括北京联众总裁鲍岳桥在内的许多做中文平台的程序员都承认自己当初做DOS中文平台时,从吴晓军那里汲取了丰富的营养。UCDOS“主刀”鲍岳桥的第一本书就是《2.13剖析》,想必这本书为他以后做UCDOS奠定了十分厚实的基础。尽管经历了许多风雨,但吴晓军还是保持着风趣幽默的性格。在周志农的婚礼上,有人称自己是“大老粗”。吴晓军则讲:“你算什么‘大老粗’!比岁数,我比你‘大’,比年龄我比你‘老’,所以我才是‘大老粗’。”

让家乡寿光引以为豪的吴晓军曾经用算不上开发工具的DEBUG写下了2.13H这样壮丽的篇章,工人出身的他,用十分笨拙的DEBUG却写出了几乎每个使用过计算机的人都用过的2.13。今天的吴晓军常到王江民等老朋友处帮帮忙、叙叙旧。并在自己家里开起了免费电脑维修部,用自己的技能义务为社区百姓服务,经他修复的电脑不计其数。所以记者在白菜湾社区打听吴晓军的名字时,大家总会说:“就是那个免费修电脑的山东人,人挺好的啊!”

记者喝着淡淡的清茶,吴晓军轻描淡写地告诉记者:“原来由晓军电脑开发的中文速录机失败了,晓军电脑为此走入困境。现在过去15年了,中文速录却成了发展趋势,在人代会、党代会、法庭审讯等很多场合派上了无可替代的用场。市场异常看好,很多知名品牌都开始搞。这也许正折射出一个人的命运、人生。名利真得该看的很淡!”

下期嘉宾:原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副政委、台头镇东庄村人隋绳武

责任编辑:刘君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