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期 寿光人在青岛

时间:2011-06-09 10:06   来源:   

本报记者 慧茗

在世界闻名的青岛啤酒街旁边有一条繁华的街道名曰寿光路,20年前,记者旅行结婚,就住在寿光路小学旁边。仅仅几天的岛城快意之旅,记者不仅第一次见到大海,更留下了人生最甜蜜幸福的回忆,那丝丝温馨和着若隐若现的绿树红楼、滚滚潮波,时时浮上心头,总挥之不去。

青岛更有一个庞大的寿光群体,人数之多令人震惊,据说早已过了两万。他们都是从菜乡走出的骄子,奉献在不同的岗位,个个工作出色,为这颗如花似玉的东海明珠增光添彩,给咱寿光人争着脸、增着光。端午节前,近一周的岛城采访,记者深深感受着这群寿光人身上特有的质朴热情和关怀,沐浴着爽爽海风,享受着如家温暖。尽管回来一段时日了,但那一个个陌生而熟悉的形象却一遍遍在脑海中过幕……

徐振溪

尽管没能见到徐书记,但从岛城无处不在的“建设青岛地铁”工地巨幅条幅和地铁公益广告牌上,可以感觉出这个事业型领导的忙碌。当然每次老乡聚会大家最早和最多的话题往往就是“徐书记”(也许是“寿光元素”的惯性使然,大家仍爱喊这个来自家乡的青岛市副市长为“书记”)。

大家说,年初的寿光老乡聚会上,徐书记是一位最特殊的“寿光人”,他的一席话更是令每一个寿光人内心温暖而自豪:

“寿光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在寿光工作了6年,和那片土地、那儿的父老乡亲结下了深厚的友谊。那儿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凝结着自己的心血期望和感情。咱寿光人朴实、聪明、能干!干什么像什么,干什么都能干成什么。2009年元月,我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离开寿光,还记得在潍坊当副市长时,到人民医院去查体,只要碰到寿光我认识的去看病,我总会想法留住他们一起吃饭。到了北川,我领着一帮子寿光干部,又把寿光的工业园、农业观光园克隆到了北川,现在成了新北川的旅游景点。虽然我是昌乐人,但自己对寿光投去了更多的感情,不管我走到哪里,我都会真心祝福寿光明天更美好!”

孙炳岳

很多年前就听说青岛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孙炳岳是咱寿光人。在采访骄子汤东征大校时,他的话题中几次提到孙主任。6月2日,第12期寿光骄子、海尔开发区工业园园长、青岛海尔电冰箱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洪波约几个老乡聚会,记者有幸见到了孙主任。

记者眼前这位74岁的老人,身材高大魁梧,面色红润,精神矍铄。谈话中,记者了解到,孙主任是孙家集街道三元孙村人,寿光中学毕业。2005年从青岛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位置上退休。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在这次特殊的会面中,老人从中学时代讲起,声情并茂地回忆了自己兢兢业业工作的红色人生。

刘好信

在百度输入“寿光青岛”字样,总会搜到这样一行文字:2011年2月26日,一场小雨结束了山东接近5个月无有效降雨的纪录,在小雨的滋润中,寿光同乡会(青岛)也如期在位于山东路的东晖大酒店举行。几百位寿光同乡亲切交谈,开怀畅饮。参加这次聚会的同乡涉及青岛市的各个行业,有德高望重的老领导、有在职的机关工作者、有在职或转业的军人、律师、学者、企业家,还有专程赶来参加同乡聚会的寿光、潍坊的报社记者。大家期待着在下次同乡会上再见!

而这个同乡会的领头人就是原总后军交运输干部训练基地正师职主任刘好信大校。大家异口同声地告诉家乡记者,刘大校为了筹建同乡会,可谓倾其所能,费尽心血。然给刘大校打电话,他却住院了,记者执意要去看他,他不仅不肯,还安排秘书处的李志燕秘书长接待记者,全面协助记者在青岛的采访行程。这个未曾谋面的大校会长,令记者阵阵感动!

李志燕

“燕子”是寿光老乡对她别无二致的称谓。记者刚见她时称呼她“李秘书长”,她总会笑着警告说:“不要这么称呼,入乡随俗,还是叫我燕子吧!”作为中国平安保险青岛精英讲师团知名的四星导师,作为一个被分公司连续多年评出的优秀讲师及诸多课程的授权导师,又兼着寿光同乡会的秘书长,她的工作总是忙忙碌碌。一副时刻挂在头上的手机耳机,一边打电话一边招呼好友的情形,给记者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尽管忙碌,但她还是时时刻刻关注着记者的行程,给记者寻找有价值的采访线索,帮记者联系采访嘉宾,天天忙得不亦乐乎,有时会陪到深夜。

有一天安排记者采访,由于记者手机没电了,急性子的她竟把电话打到如家宾馆、打到了寿光日报社……

在青岛寿光人中,念叨最多的一个词叫“寿光”,称谓最亲的是“燕子”!

李法忠

5月31日,约好第二天下午两点采访青岛港归科技学校的校长张桂臻,所以记者在6月2日上午就关了手机,但也恰恰在这一上午,一个记者还没见面的老乡,北海舰队的李法忠业务长,着急了整整一个上午,他跟军港联系好了,约记者去军港参观采访,直到下午一点记者开机,他跟燕子的手机已数不清拨打了记者多少次电话。

翻阅李法中的简历,这个大校的戎马生涯里有着很多荣誉,在学术刊物发表过多篇论文,编写过三本教材,随舰艇出访过朝鲜,南沙执行巡逻任务3个月,1990年接受过江泽民主席的检阅……

站在全军最先进的驱逐舰和救生舰上采访,聆听着着一身白色海军夏装的李大校的精辟讲解。当我们走进救生舰炊事班时,炊事兵们正在做晚饭,水兵伙食十分丰美,有爆炒鱿鱼等五菜一汤,那诱人的馨香,勾起了也曾当过后勤兵的自己之炒菜欲望,抢过大勺便抡了起来,朋友端起相机留下了这一难忘的瞬间。在内务整齐的水兵宿舍内,记者看到了一本部队印制的叫“威武之星”的台历,记者注意到12个先进人物中,有一个年轻的水兵,简历中写着来自寿光,虽已记不清他的名字,但那份做一个寿光人的自豪荣耀却从心头油然而生!

在走下军舰悬梯时,一阵海风吹来,令我们心旷神怡,举手投足间尽显军人神采气质的李大校告诉记者:“只要家乡来人,我都会在部队纪律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挤出时间,领他们到军港转转,上军舰看看,让家乡亲人也感受一下祖国国防实力的强大和人民海军的军威!”

张汇丰

第一次见到张汇丰,他穿一件海蓝色的T恤,记者竟幻觉般地把他错认成了第41期骄子、中太建设集团总裁张明礼。“太像了!”“太像了”,那仪仗队员般的身材、那雷厉风行、令行禁止的军人作风和行事方式,就连说话腔调都那么神似。后来经过了解,张部长是上口镇张家留营人,跟张明礼家很近。

跟老乡张明礼一样,张汇丰的从武经历也缀挂着串串熠熠光环:1993年,刚刚入伍,他就参加了海军军事演习,并获得海军“优秀号手”称号;2005年夏,他作为中方后勤保障组组长,参加了世人瞩目的中俄联合军事演习,这次军演,后勤保障工作得到上级嘉奖表扬,从伍十几年立过多次功……

6月3日下午,作为海军航空兵某基地的后勤部长,张汇丰领着记者把流亭国际机场相邻的2000多亩现代化营院转了个边。那喷涌的泉水,那设计优雅的营房,那设施先进的战士食堂,那向我们招手致意的小草……记者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浸渍着这个年轻后勤部长——寿光好后生的汗水智慧和功劳!

董春荣

听说家乡记者来采访自己的同年兵汤东征,董春荣老政委专门赶到宾馆约见家乡记者,跟记者一五一十地讲述战友那些惊人壮举。回忆这些往事,犹如开启了他数年前的尘封记忆,令这个老军人感慨万千。

讲述中,他总会时不时加几句评论赞赏和感慨,更多的是流露出对战友、对家乡骄子的自豪敬佩之情。听着老政委激情飞扬的讲话,记者仿佛回到了20年前,坐在师部大礼堂里聆听师政委讲话一样,很受感染,很受启发,很受教育。听汤老师介绍,董春荣政委服役期间两次立功,多次被评为先进个人,但他自己只字未提。

就在踏上返乡路的大巴上,接收到了这个63岁老人的短信,记者的眼睛湿润了:您和家乡人民的关注和肯定,是寿光千万在外儿女奉献祖国、赢得荣誉的不竭动力和源泉,感谢寿光日报社,感谢家乡父老乡亲!

张福光

张福光等寿光人总爱去寿光路转转

用“文武双全”形容张福光并不为过,在北海舰队服役时,他当过武官艇长,后来又干过多年宣传干事。他那刚毅的脸上总是带着慈善和亲的微笑。转业到地方后,他被分到民政局工作。后来,他“文武皆备”的个性,为领导所赏识,走上了以救死扶伤、救灾济困为主旨,以危急时刻果敢坚定为特质的救灾救济处处长岗位。在这个岗位上,他干得风风火火、佳绩频传。

去年底,他所率领的团队被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全国抗震救灾英雄集体”荣誉称号。听他的同事告诉记者,在青海地震灾区,张福光从回良玉副总理手中接过金灿灿的奖杯时,这条寿光汉子竟动情得流下了热泪!

赵树良

赵树良,1973年8月出生在稻田镇常流村,1992年就读于青岛大学,毕业后一直在青岛市李沧区九水路街道办事处工作。

几次接触,脸上时时挂着憨厚微笑的赵树良给记者留下了十分亲和的印象。他告诉记者,自己生在寿光,更是热爱家乡,每年蔬菜博览会都会带领一大帮朋友到寿光参观,利用各种机会宣传家乡。最令人激动的一次是2009年,他们一行十几人回青后,其中一人又立马组织了200多青岛本土人去参观寿光菜博会,参观之余,大家对菜乡的景色直竖大拇指。作为一个在外的基层工作者能为家乡做这么点贡献,他感到特别欣慰。

几次的老乡聚会,赵树良总是尽可能抽出时间参加,家乡来了记者,他难掩心中激动。他告诉记者,作为一个最基层的街道干部,对待任何工作,自己总是捧出一付热心肠,在生活中乐于助人,尽其所能帮助别人。在工作上兢兢业业,连续多年被省市区人民政府评为先进个人。

郭军

在飞机频繁起落的青岛流亭机场,有一个穿着干警制服的帅小伙,一口寿光口音颇引人注意。据了解,此人叫郭军,1972年出生在洛城街道北纸坊村,寿光中学毕业。1995年烟台大学毕业后,被青岛市公安局机场分局录用。1998年,被山东省团委评为青年岗位能手,现任机场分局办公室副主任科员。2002年,郭军利用执勤的业余时间刻苦自学,获得了北京林业大学会计本科学历。

郭军告诉家乡记者,自己主要负责整个机场的空防治安刑事交通工作,责任很重,工作也很繁忙。但尽管这样,总觉得有一项工作十分重要,那就是在这个特殊的岗位,对上下飞机寿光老乡的迎来送往工作。“我内心特别乐意为老乡们提供方便,这当然也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

在从机场返回寿光的大巴上,寿光的司机师傅告诉记者这样一件事情:咱寿光的大巴前几年刚开到机场时,曾受到当地人的排挤,后来郭军听说后,方方面面做了很多工作,硬是理顺了此事,现在咱寿光人在流亭腰杆儿直着呢!

阳光华沃控股(集团)、阳光温泉大酒店与您共同关注!

责任编辑: 罗立红
 
 
中国寿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