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大战役”奠定一方崛起基础 离任十八年百姓念念不忘

“两大战役”奠定一方崛起基础 离任十八年百姓念念不忘

—记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山东省寿光县原县委书记王伯祥(上)

记者:于洪光;吕兵兵

他,1986年春至1991年秋的五年半里,任山东省寿光县县委书记。现在他离任寿光已18年了,然而寿光老百姓对他仍然念念不忘。

  在寿光,他几乎“不能”坐出租车,因为只要司机认出他,往往会“拒绝收费”;在寿光,他的许多故事———“百姓书记”、“大棚蔬菜”、“开发寿北”、“振兴工业”等,老百姓仍然在传颂;在寿光,有的商家用他的名字来命名,以取信顾客,招徕生意……

  他———就是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山东省寿光县原县委书记王伯祥。20095月,山东省委做出了《关于开展向优秀共产党员王伯祥同志学习活动的决定》,认为王伯祥是“新时期优秀县委书记的代表,是广大党员领导干部学习的榜样”,号召全省党员干部向王伯祥同志学习。

  2009630,在全国优秀共产党员代表座谈会上,66岁的王伯祥在人民大会堂作了《牢记党的宗旨永怀为民之心》的典型发言。“群众对我有感情,其实蕴涵着对党的感情,他们感谢的不是我个人,而是感谢党!”王伯祥这样诠释他所做的一切。

一辆130货车装走全部家当

  在寿光,王伯祥被称为“百姓书记”,他信奉一句话:人民群众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个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

  时任寿光县委办公室秘书周杰三说:“王书记经常教育我们,要做个为老百姓干事的官,做个不贪不沾、干干净净的官,做个不让老百姓戳脊梁骨的官。”

  “多年来,王书记也是这样要求自己的。”周杰三说,王书记的妻子侯爱英,原是民办教师,1988年有一次转正机会,把表都领回来了,王书记又说服妻子退了回去。县建委下属苗圃,聘任侯爱英去当临时工,王伯祥提出三个“不许”:不许留在机关、工资不许超过其他临时工、不许担任领导。直到“退休”,侯爱英都是个临时工。王书记有两弟两妹,有务农的,当工人的,也有经商的,都不曾沾过他一点“便宜”……

  时任寿光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张桂昌说,伯祥书记对车的要求是“只要不误事,什么车都行。”

  1987年夏天,县委第一次购进了一辆普通桑塔纳轿车。王伯祥书记不坐,他指定让分管工业的副县长王明新坐。王明新不接受,王伯祥说:“你抓工业,整天跟外界打交道,代表咱寿光的形象,咱可要把金贴在脸上啊!”

  1988年,县委新添了一部皇冠轿车,王伯祥又把车派给了副书记,理由是:“副书记陪同上级领导这里参观、那里视察,要是车不好,今日路上抛锚,明日地里趴窝,丢了面子是个事儿,耽误了工作更是个事儿。我需要用车时就跟你借。”副书记只好从命。

  王伯祥用自己的行动影响着周围的人。他的下属不能不琢磨:县委书记坐一辆老伏尔加,咱哪敢坐好车!所以寿光从没出现过用车的奢靡之风。王伯祥说:“我担心,坏风气一开,就跟河口子一样,开了,不好堵。”

  任寿光县委书记五年半,他一家五口人,始终住在建于50年代的四间旧平房里。羊口镇任家村支部书记张传福回忆:199110月,王伯祥调走时,临行前,他和前来送行的人一一告别,许多人紧握着书记瘦削的双手,泪眼蒙,泣不成声。

  王伯祥在任五年半,给寿光留下了3万多个年均收入2万多元的蔬菜大棚,留下了120万亩效益可观的棉田、盐田、虾池,留下了4850家蒸蒸日上的企业,留下了一座座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留下了10多万个“万元户”……

  “然而,伯祥书记自己的家当,一辆130货车就装了个干干净净。”张桂昌语带哽咽地说,“已经熏黑了的旧桐木床,一张桌子,四把椅子,几个塞满了被褥的纸箱子,还有没烧完的蜂窝煤……”

“泥水里打滚儿”换来寿北人民的好日子

  一条叫弥河的河流穿过寿光县境,将寿光分成了寿南、寿北两块。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寿南因土地肥沃,被誉为“粮仓”;而占全县面积近一半多的寿北,却因是盐碱地,草树不旺,20多万人生活很艰辛。

  122日上午,谈到当年的寿北,王伯祥感慨地说:“那时的寿光,南富北穷现象很严重。作为书记,我不能看着占寿光人口近一半的寿北人民受穷,必须要开发寿北,让寿北人民过上好日子。”很快,在王伯祥推动下,寿光县委、县政府召开联席会议,对如何开发寿北进行了大讨论。

  “我是从寿北农村走出来的,寿北的困境,我很清楚。只有立足寿北实际,因地制宜,发展适宜产业,才能彻底改变盐碱滩的面貌。”王伯祥说,“寿北开发不能盲目蛮干,要建立在调查研究基础上,养虾、晒盐、种棉花,都有现成的样板。营子沟东岸,有1万多亩高标准的台田;卫东盐场,1万多亩的标准盐田;‘老河口’那里,有1万多亩养虾池。这几个开发,都有成熟经验,没有风险。在当时的条件下,只要把寿北的盐碱滩都搞成高标准的台田、盐田、养虾池,寿北的老百姓就能吃上饭了。”

  时任寿光县委常委、宣传部长黄凤岩回忆,县委、县政府联席会之后,伯祥书记用了大约一个月,召集寿北10个乡镇党委书记,走访群众,开座谈会,听取开发建议。

  1986年深秋,寿光县委、县政府做出了“开发寿北”的决定。县里成立了寿北开发领导和规划小组,进行开发调研,制定开发规划。根据规划估算,工程需要20万人左右。当时,农村刚实行了大包干,这么大数量的人员,很难组织。为了打消群众顾虑,县委印发了16万份寿北开发《明白纸》,发到群众手里,统一思想,发动群众。

  经过8个月的调研和规划、5个月的群众发动、3个月的后勤准备,198710820万人开进了寿北。

  黄凤岩说,这场“战役”持续了45天,伯祥书记日夜都盯在工地上。“45天里,他与民工们吃着同样的饭菜,同甘共苦;45天里,他一次也没有回家,与大家一样坚持在工地上。”

  198711月中旬,原国家农业部部长林乎加到寿北考察,看到王伯祥吃住都在“窝棚指挥部”里,浑身泥水,挽着裤腿,与农民一样,感慨地说:一个县有这样的县委书记,还有什么办不成的事!

  现任寿光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永辉说:“今年516日,伯祥书记重访寿北。车刚停在东岔河村头,几百口人闻讯赶了过来。那场景,真感人啊!”

采访中,东岔河村村民郭成贵对记者说:“当年,俺们一家人守着几亩盐碱地,吃穿都很难保证;现在,俺家里有了高标准的盐田,还承包了一个标准化养虾池,一年下来能收入好几万元。没有王书记当年泥水里打滚儿,就没有俺今天的好日子啊。”村支部书记郭孔让说:现在村里年产原盐30多万吨,村民不分老少每年分6000元到8000元,全村有轿车400多辆、别墅583幢。

—记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山东省寿光县原县委书记王伯祥(下)

作者:于洪光 吕兵兵

  2008年,寿光的财政收入、规模以上工业利税、居民存款、农民人均年收入等指标,大都位居山东潍坊市各县市区之首或前列。然而,1986年王伯祥刚上任寿光县委书记时,全县财政收入1.05亿元,其中盐税占大头,工业税还不到1500万元。

  “如果说伯祥书记开发寿北解决了寿光南北差异过大的问题,那么‘蔬菜革命’和‘振兴工业’两大战役,则为寿光经济的崛起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现任寿光市委书记孙明亮这样评价。

“没有伯祥书记,就没有寿光蔬菜的今天”

  “当年,若不是伯祥书记的大力支持和推广,寿光蔬菜和我不会有今天的名气。可以说,没有伯祥书记,就没有寿光蔬菜的今天。”122,在寿光市三元朱村,被誉为“冬暖式大棚蔬菜之父”的王乐义感慨道。

  “要说我与寿光蔬菜的事,得从1983年的一地排车白菜说起。”122日下午,王伯祥面对记者,回忆起了往事。1983年一个深秋的傍晚,时任县委副书记的王伯祥,看到路旁一位大爷守着一地排车白菜,在寒风中瑟缩着蹲在墙角。他掏出20元钱塞到老人手里:“这车菜,我买了。”

  1983年,刚刚解决温饱的寿光农民,在农业结构调整的浪潮中大多选择了种植白菜,可因为卖不出去,当年全县大约有2500万公斤白菜烂在了地里。“白菜烂在地里这件事,让我认识到,要发展蔬菜生产,首先要发展蔬菜流通,必须要建设具有相应规模的蔬菜批发市场。这也是我上任县委书记后做的第一件大事。”王伯祥说。

  123,寿光蔬菜批发市场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万庆回忆说:“当时,市场经济姓‘资’姓‘社’的争论还很激烈,伯祥书记就给我们鼓劲,批发市场是咱寿光农民的命根子,为让百姓富起来,我们怕什么?”寿光蔬菜批发市场从初建时的占地20亩,到现在的650亩,已发展成为全国最大的蔬菜批发市场,年销售额达240多亿元。

  采访中,王伯祥感叹:“如果说,是大田蔬菜催生了寿光蔬菜批发市场,那么,让寿光名扬全国的,则是大棚蔬菜。”

  时任寿光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张桂昌回忆:1989年底的一天傍晚,王书记知道三元朱村搞了17个冬暖式大棚、冬天里种出了反季节黄瓜、每公斤卖到20元的消息,当时他很兴奋,晚饭也没吃,当晚就赶到了三元朱村,找到王乐义了解情况,并动员王乐义把技术传给全县农民。然而,王乐义很为难:村里的老少爷们嘱咐我,这个独门技术起码得捂三年。王伯祥动情地对王乐义说:“你当村支部书记为全村人着想,没错。我是县委书记,得为全县农民着想啊!”

  正是这次谈话,开启了寿光蔬菜的新时代。自此,寿光蔬菜进入了大棚蔬菜时代,这被后人称为“蔬菜革命”。

  回想起当年的这场“蔬菜革命”,王乐义激动难抑:“伯祥书记通过我,以3万元年薪,从辽宁省瓦房店市请来了早期冬暖大棚的发明人韩永山,那时,伯祥书记的月工资才107元;韩师傅全家四口人一来就给‘农转非’,而伯祥书记的爱人一直到现在都是农业户口;他坐的是一部旧吉普车,却给我和韩师傅配了辆新车;在全县三级干部会上,伯祥书记说,全县听我的,我听王乐义和韩师傅的!”

  在王伯祥的推动下,寿光蔬菜大棚由17个迅速增加到1991年的3.3万个,现在到了46万个,并以燎原之势向全国蔓延,成为了“中国蔬菜之乡”。125,当年大棚蔬菜的最早试种者之一王友德向记者介绍:“我们的大棚技术已经发展到第五代,能够在零下25度生长,1亩大棚纯收入超过6万元。”

“是伯祥书记的胆识和魄力,成就了寿光工业的今天”

  王伯祥任寿光县委书记时,在全国正是县乡工业,特别是乡镇企业发展风起云涌之际。

  “当时的寿光工业总产值,在潍坊12个县市中排名倒数第三。”王伯祥回忆,“现在,大家都知道无工不富的道理,但在当时,农业一直是党委政府的工作重心。我觉得,在农业基础打牢的基础上,还是要走以工强县之路。”

  张桂昌说:当时有人提醒王书记,摆弄工业企业风险大,干好了,三五年才能见效,到那时你可能就调走了,这不是你养了鸡,让别人吃蛋吗?

  采访中,王伯祥说:“我也知道搞工业有风险,特别是一个县的工业刚起步时,风险更大。但是,万丈高楼平地起,总得有人打地基。县委的工作是给老百姓干的,不是给少数人看的。错失了发展机遇,耽误了经济发展,我就是寿光的罪人!”

  基于此,寿光县委、县政府连续召开了几次大规模的加快工业发展大会,提出要打一场工业翻身仗,用三到五年让寿光工业产值翻两番。

  王伯祥说,在当时的环境下推进企业发展和改革,转变观念是最重要的。为此,他带着70多人的工业取经团,到江苏、深圳、上海等地方“换脑筋”;为鼓励企业发展,出台了一系列优惠政策,免除企业3年的上缴利税,全部用于技术改造或新上项目;企业人事、管理等,都由厂长经理说了算;鼓励企业进行股份制、股份合作制改革探索……

  “要知道,那个时候发展民营企业,推行股份制改革,是冒风险的。但是,伯祥书记有这个胆识、更有这个魄力。”时任寿光县副县长白永生说。

  寿光人的创业热情被点燃了!53岁的陈永兴被派往县造纸厂,仅4个月就扭亏为盈,如今已发展成总资产178亿元、销售收入连续10年位居全国同行业榜首的晨鸣纸业集团;当年24岁的田其祥是选任企业干部中最年轻的,后来任县供电公司总经理,将公司打造成了跻身全国最具竞争力500强的企业集团,其下属的巨能公司2007年在香港上市……

  2008年,寿光工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781亿元,利税75亿元,对财政收入的贡献率达到了80%以上。在“2008年度寿光50强企业名单”上,前10位中有9家是王伯祥任县委书记时培植起来的,这9家企业2008年实现利税56亿元,占全市的76%……

现任晨鸣集团董事长陈洪国说:“现在看来,伯祥书记当年在企业发展和改革上的决策和部署,是很超前的。正是伯祥书记的胆识和魄力,才成就了寿光工业的今天。”

(农民日报

责任编辑:张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