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期 马家驹

时间:2011-07-07 14:37   来源:   

在苍松翠柏掩映下的济南英雄山,省革命烈士陵园墓区的最高一坪,长眠着中国共产党的六位高级干部,其中两位是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两位是1924年入党,两位是1927年入党。

其墓自左向右依序为:鲁东抗日游击队第八支队开创人、解放初青岛市市长、原中共山东省委统战部部长、原省政协副主席马保三;创建山东省委并任书记、1931年4月5日与邓恩铭等21人被敌人屠杀刘谦初;中共一大代表王尽美;在刑场上英勇就义的山东省委负责人鲁伯俊;长征时期任红军巡视员、1951年遭暗藏反革命分子枪杀牺牲的山东军区政治部主任黄祖炎;中共一大代表邓恩铭六位先烈。

中共一大代表全党只有区区13人,张国焘病逝在加拿大,陈公博因汉奸罪被枪决,周佛海因汉奸罪病死狱中。其余十位中有两位安息在这儿,足见英雄山烈士陵园的等级之高。而六位之一又是从咱寿光走出的“马司令”,这令咱寿光百万人民自豪无比!

爷孙俩,一个是在炮火纷飞的战场上,勇猛无比、威震一方的传奇人物“马司令”,一个是在蓝莹莹的无影灯下,尽职尽责、治病救人的全省心胸外科权威。他们都无愧于党,无愧于祖国,无愧于养育他们的那片黑土地,无愧于父老乡亲,无愧于那个和这个时代!

爷爷临终叮嘱我:要做个好医生 ——访全国著名心胸外科专家、省心胸外科奠基人、学科带头人马家驹

在建党90周年纪念日前夕,记者在寿光市中医院、山东省立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济南医院、泉城兴济河右岸的马家驹教授家里、济南英雄山革命烈士陵园内,跟踪采访了省立医院心胸外科首席专家、马保三的次孙马家驹教授,倾听了一个革命后代爱国敬岗、德艺双馨的传奇人生。

奶奶一句话,改变了我这条老马家小驹子的命运

1951年春节期间,爸爸领着我和我二姑父家的表哥杨高功(二姑父当年跟着爷爷参加革命,牺牲在沂蒙战场上),来济南给爷爷拜年。等我们要回寿光时,奶奶说了一句话:“家驹和高功别走了,留在济南念书吧!”那一年我仅仅14岁。

这之前,我在老家上小学四年级,当时咱寿光还是寒假升学,而济南却变成了暑假升学,我跟表哥都跳级上了高小五年级下学期,半年后,我没有再读高小六年级,而是直接上了高中,这样我高小两年只读了半年时间。

王尽美仅有的一张照片,是爷爷想法找到的;“革命烈士纪念塔”是爷爷找毛主席题写的

从王尽美牺牲到建国后很长一段时间,这位中共一大代表一直没有一张照片。

我上初中时,爷爷把王尽美的母亲从诸城农村接到济南,就住在我们家四合院的南排房子里,当时我们家住抱厦街1号。

还依稀记得,老人家大高个,四方脸,皮肤很白,是个非常有气质的漂亮女性。到我家不久,王尽美在上海上班的儿子还专程赶到我家看望过他的奶奶。

有一天爷爷在跟老人家聊天中,问起老人,王尽美同志还留下什么东西吗?老人说,没有留下什么东西。我爷爷就追问,老人家您家里还有什么东西?老人说,家里就还有3间北屋了。爷爷就说,我这次接你来,就是来给你养老的,你就不用再回农村了。我安排人到你家看看还有什么成用的东西,都搜罗来,你就在这儿安度晚年吧!

爷爷安排去诸城的工作人员,在王尽美老屋里一个泥着的土龛里,扒拉出一张很破的旧照片,照片烂得都缺少了一只耳朵。当时昌潍地区只有益都(现青州)一家照相馆会修复照片。照片修复好后,爷爷拿给王尽美的母亲辨认,老人家一眼就认出是自己的儿子王尽美。自此,这个为国家和民族做出过重大贡献的先驱者,才总算给后人留下了那张十分帅气的相片!

由于我家住得离英雄山不远,爷爷有时间就带我去散步。他好几次跟我说,你看英雄山这个张开怀抱的形状,省里在这建烈士陵园,真算是选对地方了。那时爷爷兼任着山东省革命烈士塔建筑委员会的主任委员。北部山巅矗立着的乳白色花岗石砌成的革命烈士纪念塔,镌刻着的“革命烈士纪念塔”七个雄浑大字,就是当年爷爷到北京找到毛主席题写的。

这是爷爷马保三给我写的信,他教育我要认真写字

戎马一生的爷爷因为心胸疾病辞世,成了我这个胸科大夫一生的最大心痛

高中毕业后我即以优异成绩考上了青岛医学院。1963年8月,毕业分配至山东省立医院。我大学毕业时,爷爷刚刚查出肺癌,一转过年,就去世了,带着病痛永远离开了我们。由于那个年代的医疗水平很差,病人稍微上点岁数就不再开刀了。可今天在寿光,我治疗过的病人活了好几十年的都有,八十五六岁的肺癌病人,我都做过手术,现在都幸福健康地活着。因而爷爷病逝成了我这个胸科大夫一生最大的遗憾。每每想起这些,我总会十分珍视手中那把手术刀,发誓一定要为更多的病人减少痛苦,起死回生,并教会更多的年轻医生。

近年来,我一直担任着硕士研究生导师。我始终认为,作为一个导师,接受自己传授技术的医生越多,病人得到及时治疗救助的几率就会越大。咱学的这项技术就是给人治病的,是救人命的,必须得全部交出去,交得越彻底越好。其他行业师傅可以留一手,而医生是绝对不能留一丝一毫的。

“爷爷,我争取早入党!”“那我就放心了!”爷爷高兴地点着头

爷爷是1964年2月15日去世的,去世前不久,他突然喊大哥和我到跟前。病房里,奶奶、四叔都在场,原来,已经对自己健康状况有所预感的爷爷,喊我们进去,是给我们留遗嘱的。

爷爷跟已是团级干部的我大哥说:“家祥啊,你从11岁跟着我出来打鬼子,没捞着上学,这是我亏欠你的,不过你自己干得很出色。你现在岁数也大了,不可能再上学了,你就这样一如既往干下去吧!”

然后,已是奄奄一息的爷爷,又转过头目不转睛看着我说“家驹,你学的是医生,当医生是给别人治病的,我送给你两句话:名医治病救命,济世为民,盼着你当名医,千万不要当庸医,庸医害命啊!”

顿了一会,爷爷又问我,“家驹,我知道你现在还不是共产党员,以后你还准备入党吗?”我告诉爷爷:“爷爷,我争取早入党。”“那我就放心了!”爷爷欣慰地笑了。

我一生就是照着爷爷说的话做的,但却始终不承认自己是个名医。从医一生,至今74岁了,还奉献在医疗第一线,且一直强调这么一个观点,在医学界,任何人都不该把自己当做名医、奉为泰斗。医学是一个不断变化和发展的学科,你年长,只能说你经历的事情多一些,实践经验多一些。别人可以说你是权威、说你是泰斗,但自己却一定要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要不断在实践中摸索学习,总结过失。

回想爷爷一生,是十分讲求民主的,即便是在对待后代政治信仰等这么重要敏感的问题上,对子孙虽有要求,却并不强求。可以欣慰告诉九泉之下爷爷的是:就在您去世不久,我就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爷爷马保三(前排左二)病危时,跟全家合影(后排左三为马家驹)

有4项科研成果达到国家先进水平,在省内最早成功完成14项手术

在省立医院,我历任胸外科住院医师、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心血管外科主任医师,兼任山东医科大学外科教授、研究生导师。

共撰写学术论文50余篇及若干医学专著。“体外循环手术后免疫功能变化及精氨酸的免疫调节作用”、“卡托普列对缺血再完注损伤心肌保护的研究”、“体外循环下心脏不停跳治疗心室间隔缺损修补术”、“部分性房室管畸形的外科治疗”等多项科研成果,均达到了国内先进水平。

在省内,还首先成功完成了肺隔离症的诊断和治疗等14项手术。

特殊的家庭背景,和部队医院建立了深厚感情,常常为战士们治病

我是1997年退休,院里不让走,返聘我,又给院里干了4年,直到2001年11月,才算完全退下来。

由于极其特殊的家庭背景,从自己走上从医道路的那一天起,就特别执着于为部队、为官兵服务。因此早在从医初期,就常常到部队为可爱的战士们治病,帮部队医院培养了很多业务骨干,也建立了情浓于水的感情。所以刚退下来,就被空军济南医院聘请去,到现在快十年了。现在这家部队医院的心胸外科成了招牌科室。

出于同样的情感,几十年来,我还协助山东省武警总队医院,培养了马延新等一大批权威医务人员。也正是我这个姓马的学生把咱们寿光中医院的微创手术开展了起来。如今,寿光中医院一年700多例成功的各种微创手术,创造了县级医院的奇迹!

由于特殊的家庭背景,我是受乡亲们保护才活下来的,所以,最大心愿就是回家乡为亲人们治病

从2004年开始,我又被济南市郊平阴县人民医院聘请去,每周给他们去做两天的手术。

后来听说咱们寿光中医院有聘请我的意向,但总觉着我在平阴兼职,所以一直没有好意思开口。了解到这个情况后,我没有和平阴再续合同,而是毅然决然回到了家乡。还清晰记得,当时我和平阴的领导是这么说的:“俺老家想找我回去干,俺是非回去不可啊!”

今年是建党90周年,我更是时常回忆起那些战争岁月。那时自己虽小,却清晰记得,不管是日本鬼子来了,还是国民党来了,都是首先照着俺们家下手。仅仅我们家的房屋和过道门就不知烧过多少次。

俺们这些马保三的小孙子、小孙女们白天不敢在家,晚上敌人经常摸黑来抓人,所以更是不敢在家睡觉。今天藏在东家,明天藏在西家,是受全村的乡亲们保护着才活到今天的。所以自己长大了,就这么点本事,就会看个病,就得使上吃奶的劲给家乡人治病呢!

能有机会回家乡帮助工作,我求之不得,更是十分珍视。

2005年8月17日,是个值得我一生记忆的日子,在这一天,我终于回到了家乡。

到今天已整6年了,在中医院做的手术也早就过百例了,手术成功率竞奇迹般地达到了100%。

是啊,能在家乡的手术台上,为家乡的父老乡亲们治病,为家乡的年轻医生们传授技术,我倍感自豪荣幸。家乡医疗水平提高了,老家亲人们治病方便了。有时候睡不着了,每每想起这些,总会笑出声来。

经过自己几十年手把手栽培,寿光心胸外科的医生们都成长起来了,他们是老家医学界的中坚力量

自己几十年的努力终于结出硕果。中医院的郑保国、张中海、纪世敏、徐绍敏,人民医院的李成茂、李维东、牟德堂、崔宝明……一批又一批专家医生都成长起来了,都成了这个领域的佼佼者。咱寿光人聪明好学,学东西很快,按咱老家的说法叫“很出!”他们操作规范,出手不凡,个个都是好手呢!

其实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就开始为寿光人民医院培养人才。人民医院胸科的开胸、开肺、开食道、开心脏……大部分项目都是我手把手传授的。那时,我从省城带着李刚给他们讲麻醉,带着袁佩道主任给他们讲体液循环机使用方法,我则给他们讲手术怎么做。寿光人民医院由此成为了全省第一家能动心脏复杂性手术(先天性心脏病、换瓣膜等复杂手术)的县级医院。

另外,咱们寿光心胸外科的绝大部分医生我都带到省立医院学习过。如今,他们每每遇到复杂手术,我都会通过各种方式帮助和指导他们。当然,在全省100多个地级县级市,几乎都留下了自己会诊教课的足迹,但最多的自然是老家寿光。

一刀下去,挽救了这个一度绝望的家庭

宫保运,是咱市里的老领导王炳富当年在台头镇邢东村扶贫时,发现的一个特困户。一家父子三人,三根光棍。家里唯一的年轻人宫保运,浮肿很厉害,腹大如鼓,不能下炕,连躺都躺不平整,天天坐卧在炕上,倚着被子还得扶着凳子,非常痛苦。

看到此景,王炳富嘱咐相随的乡镇干部说:“马家驹教授再回家时,让他过来帮忙看看,看还有救治的希望吗,要是能治,咱用政府扶贫资金为他全力治疗,否则这个家庭就彻底完了!”

我探家时,就赶紧去了小伙子的家,看到那个场景我的心灵十分震撼。详细诊断后,我确定病人得了非常严重的缩窄性心包炎,但还有治愈的希望。我当场制定出了抢救方案:首先住院,进行强心利尿治疗,纠正心衰,提高血液蛋白量,等到肚子小下来后再开刀,做心包剥脱手术。

在病人住院的半年间,我先后从济南5次带着心脏内科大夫来到寿光,给他治疗。不到一年,这个小伙子康复出院,以后结婚生子,一个十分无望的家庭就这样又重新焕发生机、复活了。

2004年4月的一天,我正在济南空军医院坐诊,来了一个皮肤黝黑、不能活动的寿光中年农村妇女。经过诊断,这个妇女的所有脏器都长反了,也就是说左边的长在了右边,右边的都长在了左边。对这位来自老家的罕见重度先心病病人,我实施了左位心法洛氏四联症手术,还连带一个空间隔缺并主动脉狭窄一期手术,一次成功。这种手术在国内都是最先进的,当时很多报纸和学术刊物都做了重点报道。

整个在济南的采访,都是马老开车载着,74岁的马老开着银灰色的轿车,真帅

因为离休后在济南空军医院工作,家里离医院相距非常远,人家天天车接车送的,自己觉得给部队官兵添了很多麻烦,也试着骑了几回自行车,但都被医院领导制止了。

为了不再给部队官兵添麻烦,66岁那年,我开始去学开车。结果前前后后只学了3到4天就学会了,还成了那一期25个驾驶员培训班的尖子学员。不管实践什么动作,我总是第一个先做。学车时我喊教练“师傅”,人家教练赶紧不迭声地叫我“教授”、“马老”,惹得一车男女青年大笑。

还记得25个学员在一起考理论,40分钟的题,我只用了12分钟,就第一个交卷,结果考了97分,顺利通过。路考时,大家心情都很紧张,谁都不愿第一个上车。在那么多学员里,我又一次被教练委以重任,只见教练用信任的目光看着我,我第一个跳上车考试,一次成功。通过我的鼓励,后面的学员都不害怕了,那次数着我们车考得好,全通过了。

一周只歇一天,是什么支撑着这位74岁的老人如此拼命敬业

尽管74岁高龄了,马老的日程却安排地满满当当的:

周一至周二,解放军空军济南医院专家门诊;

周三,寿光中医院来专车接;

周四至周五,寿光中医院专家门诊;

周六,省立医院专家门诊。

一周只歇一天,是什么支撑着这位74岁的老人如此敬业呢?

马老的几句话让记者找寻到了答案:在俺爷爷带领下,俺们牛头村共牺牲了126个烈士。仅仅我们这个家庭就走出了26个军人,奶奶、二姑、三姑、四姑,都是1937年、1938年入党的共产党员。自己从小就受这个家庭熏陶,自小就接受着党的教育,总觉着一生做事是为党做的,是为人民做的,是为爷爷做的。所以总是恨自己时间不够,不能多为党和人民做些事情,不能治疗更多的病人,不能挽留住更多的鲜活生命!

记者注意到,在马老家的电话桌上,放着一摞一摞的手写电话本,那里记载着马老所有动过手术的病人电话,他每天都要拿出很多时间回答这些人从全省各地打来的电话,接受问候,并回答他们的问题。

真心祝马老越活越年轻,那可是许许多多个胸心病人的福呢!

阳光华沃控股(集团)、阳光温泉大酒店与您共同关注寿光骄子

责任编辑: 罗立红
 
 
中国寿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