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期 杨洋

时间:2012-02-26 14:44   来源:寿光日报   

紫荆花开

———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文工队舞蹈演员杨洋的成长之路

 

 

 

 这是中央电视台去年播出的一档《军事报道》 节目, 一个身材高挑、 模样俏丽的舞蹈女兵, 代表全体文艺战士接受采访, 她说:“我要把精彩的画面寄给我爸我妈, 寄给我的老家寿光。”

   这是中央电视台今年春节播出的《新春走军营》 节目, 跟去年相同的场景下, 一个亭亭玉立的花季少女, 身着迷彩军服, 正率领着舞蹈队员们翩翩起舞。她们青春婀娜的身影影印在林立大厦的玻璃幕墙上, 像一朵朵粉里透红的紫荆花, 绽美怒放, 渲染着港城的春天。

   这是……

   这就是中国第一个踏上南极的寿光骄子杨西平的女儿——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文工队领舞杨洋。一谈起女儿, 朴实的杨西平上校及爱人温夏一脸的自豪, 夸奖和思念爱女的话, 更是不绝于耳。他们向来自家乡的记者讲述起了女儿的成长旅程。

5岁时, 已是小雨点艺校小舞蹈明星, 6岁活跃在青岛歌剧院舞台

   杨洋从小就好动, 在海军大院是个出了名的大嗓门, 哭起来歇斯底里, 用妈妈的话说, 那就是像春雷滚滚, 笑起来,那更是咯咯咯咯, 没个停的。

   两岁时, 性格外向的杨洋表现出了跳舞蹈的天赋, 穿着妈妈用五彩毛线织的小裙子, 一天蹦啊跳啊没个安稳。不管从哪儿传来音乐, 她都会跟着翩翩起舞, 神气极了!

   到了3岁, 她爱唱爱跳的个性已是显露无疑, 这使得她卓然超群。记得, 她最爱唱的歌曲是 《世上只有妈妈好》。因为爸爸天天忙活在军舰上, 回家的机会少之又少。令人意想不到的是, 爸爸一进家门, 聪明伶俐的她竟然扑在爸爸怀里, 把歌词改成 《世上只有爸爸好》 唱给爸爸听。喜得爸爸用粗糙的大手摸着她红扑扑的小脸兴奋地说:“想不到小杨洋还有这种心眼呢!”

   杨洋还有个特点, 就是好胜心强, 不甘寂寞, 大人说话总爱抢话, 让人又爱又恨。再就是爱接电话, 家里电话响了, 总逃不过她的耳朵, 不管在哪都会不顾一切去抢电话。为接电话, 她有时候会连滚带爬, 碰得遍体鳞伤。家里来了客人,不管认识不认识, 她总会挡住大人, 向人家问好。

   到5岁时, 杨洋已是青岛小雨点艺校出类拔萃的小舞蹈明星了!她那天生丽质的好嗓子, 和小燕子般轻盈的舞蹈,引得全校阿姨们个个喜欢。她还特爱串班, 跑到大孩子班里, 跟哥哥姐姐们一起扭腰跳舞。

   杨洋最早的荣耀, 是在她6岁时获得的。她穿着华丽的演出服装, 出现在了青岛歌剧院的舞台上, 这个6岁孩子的歌声和舞蹈, 开始引起人们注意。

12岁时, 手术没几天, 她溜下病床给爸爸买生日礼物: 一条鳄鱼牌腰带

   尽管语文、 算术课本, 一点也勾不起杨洋的学习兴趣, 但这丝毫掩盖不了她豪爽热情、 乐于助人、 爱护集体的善良天性。7岁时, 她就利用周末走街串巷卖报纸, 利用卖报纸挣来的钱给班级当班费,到小铺为班里买扫帚。还记得, 学校里每每开校会、 班会, 她都会被邀请上台, 激情舞蹈, 一展歌喉。在学校, 以做好人好事为最大爱好的杨洋, 被评为 “阳光少年”。

   9岁那年, 一天下午放学了, 从来按点到家的杨洋却没有回家, 这可把妈妈急坏了, 从放学的沿路到相好同学家全都找遍了, 却怎么也找不着。那些年社会治安没现在这么好, 常常有小孩子失踪的消息见诸报端。就在妈妈去报警的路上, 却发现小杨洋背着小书包满心欢喜地往家跑。妈妈难以抑制内心的着急和愤怒, 上去就是狠狠的一巴掌。面对凶神恶煞的妈妈, 被打疼的小杨洋哭得很伤心, 她边哭边从书包里摸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说:“妈妈, 这是我送给您的母亲节节日礼物, 是我用卖报纸挣的钱到海信超市买的, 本想给您惊喜, 可让您着急了, 以后我……” 她的哭诉惹得妈妈眼泪一个劲地涌出眼眶。

   趁杨西平出去买菜的机会, 温夏嫂子告诉记者, 在海军大院, 杨西平是出了名的孝子, 是条让战友们竖大拇指的汉子。前几年, 远在重庆江津的杨洋外公生了病, 他把他接到青岛伺候。为了方便老人活动, 且搞到更多的钱给老人治病, 他把大房子租出去, 再租上这套位于一楼的小房子, 就图挣个差价。后来, 老人病重, 成年累月躺在床上, 全是他给老人端屎端尿, 洗洗涮涮, 不让我伺候一次。有时老人上火解不下手来, 他竟然用手指一点一点地去抠。在青岛, 老杨这个海军上校, 这个第一个登上南极大陆的国家功臣, 没给咱寿光人丢脸啊!

   也许是遗传了她爸爸的基因, 杨洋从小就很孝顺。12岁那年, 小学毕业前不久, 她得了很严重的急性阑尾炎。还记得, 手术后的一天还没拆线呢, 她却趁大人不备, 偷偷溜出病房不知了去向, 把医护和我们全都吓坏了。当一瘸一拐的她再出现在病房时, 藏在背后的小手里竟然攥着一条盘着的鳄鱼牌腰带, 这是她送给爸爸的生日礼物。

“杨洋跳舞从头亮到脚脖子, 看她跳舞, 俺们眼珠子都快被吸出来了!”

   10岁时, 杨洋长大了, 她不再贪玩, 改变了玩着学舞蹈的态度和习惯。

   在暑假舞蹈班里, 老师在台上示范, 她瞪圆两个大眼紧紧盯着老师, 生怕漏掉一点细节。做起动作来更是一点也不知道偷懒, 天天练得大汗淋漓,却从不叫苦叫累。暑假班结束, 面对着所有家长学员, 郭老师只表扬了一个孩子:“这个暑假班, 有一个最刻苦、 进步最大的同学, 她就是杨洋!” 其余家长过来跟妈妈道喜:“杨洋跳舞从头亮到脚脖子, 只要她一跳,俺都不看自己孩子了, 眼珠子都快被她的舞姿吸出来了!”

   从那以后的杨洋, 不管在什么舞蹈班, 都兼具了双重身份, 既是学生, 又是 “兼职老师”, 在台上给同伴做示范指导。更有几次, 老师有事, 她成了 “全权代课老师”, 这个时候的她还不满11岁。

   看着她穿着湿透的棉鞋, 两只小手全冻起冻疮, 爸爸落下热泪

   13岁时, 杨洋以优异专业成绩考进了在淄博的山东省民族艺术学校。为了自己的理想, 小小年纪, 就远离父母,远离同学伙伴。

   还记得那年冬天, 父母去学校看她, 不大的校园为积雪所覆盖, 看着小杨洋穿着湿透的棉鞋在透风漏气没有任何保暖措施的训练厅里刻苦练习, 两只还未长大的小手全冻起冻疮, 已看不到一块好皮,吃饭时坐在简陋的小饭桌旁,冻麻了的手都使不了筷子。目睹着这个在大城市长大的孩子, 在异乡受着这么大的苦, 在大海里与狂风巨浪搏斗了几十年的爸爸, 硬是滚落下了热热的泪珠。

   15岁时, 杨洋已经出落成一个1米71身高的大姑娘了,由于她高挑的舞蹈身材, 出色的专业成绩, 被舞蹈专业最为权威的山东省歌舞剧院学校选中。

   跟杨洋到济南报到, 妈妈一生都铭记住了那个寒冷的严冬。由于奶奶家住在寿光农村, 妈妈单位效益不好, 再加上持续供应杨洋学习舞蹈, 家庭出现了十分拮据的窘况。在一个小吃店里, 妈妈摸索着兜里不多的零钱不舍得花, 每人吃了一碗面条充饥御寒。晚上住在一个条件很差的小旅馆里, 这个1米7大个子的闺女冻得直往妈妈被窝里钻, 那一夜她们谁都没有睡好。

 

拖着伤腿、 强忍剧烈疼痛连跳两支舞蹈, 她的表演, 征服了全场

   在山歌待了近一年后, 为得到不同风格流派权威老师的培养, 为让自己的舞蹈技艺更臻完美, 杨洋又义无反顾转往军联艺校, 继续着自己的舞蹈艺术梦想。在军联, 执着的她自然又成了最刻苦最用功的那一个, 驻港部队来学校招女文艺兵, 她被学校首批举荐。

   杨洋, 这个自幼酷爱舞蹈的九零后女孩, 当她刚刚迈入十七岁这个花季时, 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机遇—— 考文艺兵。在学校的力荐下, 在老师们的鼓动下, 在同学们信任又羡慕的目光注视下, 她下定决心, 尽最大努力要赶上这班理想首班车, 穿上梦想的绿军装, 当一个人人艳羡的文艺女兵。当听说这次来招考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文工队时, 她更是兴奋得好几宿失眠。对于自己这么个从小喜欢舞蹈的梦想女孩来说, 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但是老天似乎又在有意考验着她, 就在她心存梦想去考文艺兵的路上遭遇了车祸。伤口流血不止, 腿肿得像棵小树, 双脚更是不敢落地。这时距离下次总考没有几天了,她着急上火内心煎熬!几乎所有人都宣判了她不能参加考试的 “极刑”。可这个还未成年的姑娘却咬着牙坚持说:“我拼上命也得上考场!”

   招考那天, 她拖着伤腿奇迹般地出现在了考场上, 咬着牙连跳了两支舞蹈, 身体的剧烈疼痛反应, 使得汗水湿透了她的舞蹈服。她的精彩表演, 征服了全场人员, 博得了不息的掌声。在舞台后面, 她满含幸福的泪水, 给父母电话:“爸妈, 在台上我腿疼得很厉害, 但是我当时只想拼了,就忍着巨痛坚持跳完, 竟获得了出乎意料的成功!”

新兵连呆板乏味的生活节奏, 没有断送这个时尚梦女孩的理想, 她被评为优秀演员

   2008年12月31日这一天, 杨洋通过了 “比考公务员还难若干倍的女文艺兵考试”, 飞上了祖国的蓝天, 奔赴驻港部队驻地, 成为了文明之师威武之师中的一名士兵。自此, 这只翱翔天空的白天鹅, 在这支神圣之师的舞台窗口上, 舞动青春, 抒发自己对祖国的忠诚和热爱。

   在驻港部队纪律像钢铁一样威严的新兵连里, 她一头飘逸的长发被无情剪掉了, 从家里带来的漂亮衣服, 藏在仓库的手拉箱里, 简直就可说是被打入了冷宫, 从两三岁时就养成的跳舞习惯, 在这儿变成了, 面对着不苟言笑的教官, 呆板、 乏味的队列训练…… 这一切的一切, 曾让她后悔来当兵, 晚上熄灯前, 她会久久地趴在窗口上望着天上的星星想家流泪。

   但这个坚强的寿光女孩, 很快就把自己的心绪调整了过来, 她开始适应和喜欢新兵连的生活了。她壮着胆子端枪射击, 顶着烈日强练站姿队列, 为强壮体质, 她刻意对自己使 “狠”, 制定了坚持长跑的计划。

   持续不断的发狠努力, 终于得来回报。在新兵连三公里长跑考核中, 带病的她跑出了第二名的好成绩, 然而她并不满足, 在发给妈妈的短信中写到:“如果那天不长病, 我一定会跑第一名, 我恨自己关键时候老掉链子!”

   是的, 杨洋就是一个争强好胜遇事不服输不示弱, 在关键时刻敢于挺身而出的感性女孩。在准备新兵连春节联欢晚会演出时, 在缺乏舞蹈编导的情况下, 她挺身而出, 帮助新兵连编排了多个舞蹈节目, 并演出独舞, 受到大家的赞扬, 被评为优秀演员。

总爱苦练, 得 “膏药姑娘” 雅号, 光荣登上红磡体育场舞台, 开启人生中辉煌起点

   新兵连结束后, 她如愿分到了驻港部队文工队。为了更好地完成演出任务, 她在辛勤排练的日日夜夜里, 总爱与男兵比个高低。为了苦练高难度基本功, 她身上几乎贴满了止痛膏, 战友们送了她个 “膏药姑娘” 的雅号, 她的艺术水准尤其是驻港军人题材的舞蹈水平得到了质的飞跃。

   她很快就融入进了这个崭新向上的集体, 不久就成为了舞蹈队正式一员, 开始穿梭在驻港各基层部队中, 向战士们奉献着一场又一场精彩的文艺节目。每到营区开放日, 在与香港同胞的文化交流中, 她得到了很多赞许的目光, 艺术修养也得到很大提高。

   2010年10月1日, 杨洋参加了驻港部队文工队编排的 “阳光·真爱” 舞蹈节目, 还光荣地登上了香港红磡体育场的舞台, 这是她舞蹈人生中又一个辉煌起点。

   说起为 “演兵” 在舞台上摸爬滚打的日日夜夜, 父母曾在电话中问她:“孩子, 累吧?” 她说:“爸妈放心,我年轻没事的, 再苦我也要笑一笑,我们是演兵的嘛, 当然要吃更多的苦, 才能演得更像更好更精彩!”

   驻港部队文工队通过 “兵写兵,兵演兵, 兵唱兵” 的演出形式, 在展示驻军形象, 当好祖国与香港纽带桥梁的同时, 又以兵的情怀兵的世界, 凸显了兵的坚强和对祖国的忠诚。这些发自 “兵心” 的精彩演出, 同时也在塑造改变着每一个战士。杨洋在演兵的过程中, 自己更是被深深地熏陶感染和净化着。

好想站上家乡的舞台, 为菜博会为寿光父老乡亲们载歌载舞

   工作中的杨洋, 开朗直爽, 豪爽果断, 有冲劲有魄力, 做事不拘小节, 领导和战友们都喜欢这个爽朗的山东女孩。在绿色军营的氤氲熏陶中, 她度过了两年的义务兵生涯。在老兵退伍之际, 光荣转为士官继续留在部队。

   今天, 已是副班长的杨洋, 除了自己苦练本领外还要带新兵, 要抓新兵的排练和思想工作, 这是她面临的又一个新的问题。

   电话中, 她告诉记者:“要带好新兵就得首先提高自己的修养, 现在自己时时刻刻方方面面, 都在刻意提高着自己。记得那天我在写给家里的信中说到: 爸爸妈妈, 不要为我担心, 请相信你们的女儿面对新形势, 会不断进行自我调整, 工作说话做事都会取得不断进步。现在的我非常珍惜这身绿军装, 懂得把握自己的命运, 一定要当名好士官, 相信自己会越来越坚强!”

   这个热情似火的寿光女孩表示以后有机会会站在家乡的舞台上,为菜博会为寿光父老乡亲们载歌载舞。临近采访结束, 她声情并茂地为家乡记者清唱了一首她最喜欢的歌, 记者深知这是这个寿光女孩心中的歌:

   当兵才知道过去的模样太放松, 当兵才知道自己的骨头硬不硬;

   当兵才知道帽徽为什么这样红, 当兵才知道肩章为什么这样重;

   当兵才知道祖国的山河在心中, 当兵才知道军人热血筑忠诚;

   当兵, 才知道好儿女就是要当兵!加油!——驻港军营中光彩绽放的紫荆花!

   首席记者 王慧茗

 

责任编辑: 王秀慧
 
 
中国寿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