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期 张国宝

时间:2012-02-26 15:14   来源:寿光日报   

国宝的舞台

——记中国民族交响音画创始人之一享誉全国的著名舞台美术家张国宝

  2006年10月30日, 由前卫文工团创作的大型民族交响音画 《长征》 在北京中国剧院展演。音乐会以合奏、 协奏、 独唱、吹打、 交响合唱等不同形式, 演绎了伟大的长征精神。全体观众对这一崭新剧种, 报以经久不息的雷鸣般掌声。

 2009年9月10日, 大型民族交响音画 《 泰山 》 在国家大剧院演出, 这台气势恢宏的音舞诗画, 在首都乃至全国引起强烈反响!为庆祝香港回归祖国13周年, 大型民族交响音画《泰山》, 于2010年6月29日至7月1日, 在香港红磡体育场进行公演, 场场轰动, 欲罢不能, 连演3场, 凤凰卫视向全球直播,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曾荫权携夫人观看。

 2011年1月24日晚, 大型音舞诗画 《春江花月夜》 在北京国家大剧院首演, 演出获得巨大成功。高度的思想性、 艺术性和观赏性, 感动和震撼了全场观众, 获得如潮好评, 曾庆红高度评价说:“不简单, 了不起!” 由寿光男儿张国宝设计的舞美艺术, 多次荣获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军会演金奖, 蝉联第8届、 第9届文化部舞美一等奖。 ……

他创作, 在 “经十” 与 “西营十” 的交汇

 在省城济南有一条最宽阔、 最繁华、 最喧闹的大街, 名曰经十路, 经十路的西侧有一条绿树掩映、 僻静幽雅的扁担巷, 名曰西营十街, 在 “经十” 与 “西营十” 的相交处, 有一座不具名的高层建筑, 张国宝的工作室就设在这里。

 大大的晾台, 堆满着主人的舞台设计版样和油画作品。坐在迷彩帆布制作的野战作业椅上, 喝着浓酽却清香的陈年普洱, 举目远眺, 燕子山、 千佛山、 英雄山等诸多环绕济南大大小小的山峰及明镜似的大明湖、 趵突泉尽收眼底。

 初秋的风儿吹到脸上, 送来那独属泉城的丝丝爽爽惬意, 也梳理着记者对眼前这个军旅艺术家的思考琢磨: 是啊,是济南巍峨刚强的山, 柔柔的山泉水, 赋予了他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 形成了他刚柔相济的创作风格: 山与水, 动与静,远与近, 刚劲与婉约, 鲜艳与水墨……这让国宝在全国舞美艺术之林中独树一帜, 风华绽放,成为执牛耳者, 国之骄子!

 从 2008 年起, 一台台由 “激情飞扬, 青岛啤酒” 赞助的, 中央电视台大型歌舞晚会《倾国倾城》, 在全国刮起一阵阵旋风。由于是在央视综合频道和国际频道同步播出, 上海、 济南、 杭州、 成都、 西安、 青岛等近百个 “最值得向世界介绍的中国名城” 通过一种全新的、 大气磅礴的舞台音画传媒方式, 走向世界, 走进不同种族人们的心里。济南等大型晚会的舞美、 灯光总设计就是从寿光文家后游村走出的, 享誉全国的著名舞台美术家张国宝。

“八一” 之夜, 他的鼎力之作《沂蒙》,

生动和澎湃着鲜活生命的色彩与乐章

 “八一” 建军节傍晚, 记者跟同事邱家兴匆匆赶往戒备森严的济南八一礼堂, 进大门前要通过若干道严格的登记检查。记者眼前的主人公, 着一身迷彩陆军夏服, 魁梧的军人身材, 刚毅的脸上绽放着热情洋溢的笑容, 身上裹着一种胸无尘滓、 热诚仗义的侠气, 那股自上而下尽情释放的艺术家特质气场, 把我们浓浓包围了。 “八一” 之夜的演出, 省委省政府的领导来了, 济南军区的领导来了, 那些平日里在训练场上挥汗如雨的可爱士兵来了, 驻守在边防、 海岛的共和国卫士们也来了。

 伴随着官兵特色雷鸣般的掌声, 这场专为建党90周年和建军84周年创作的大型民族交响音舞诗画 《沂蒙》, 徐徐拉开帷幕。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幅幅小车拥军支前、 含泪送夫送子参军、 红嫂救护受伤战士等历史画面。和着舞蹈演员们无声的表演, 那种经抗日烽火历练洗礼的沂蒙精神、 民族魂魄, 在舞台上淋漓尽致地展现着。

 记者眼里, 出自国宝之手的舞美设计风格是如此质朴而简约。那滚滚前行的独轮车,那独木车碾过的崎岖山路, 那掩护伤病员的蒙山崖壁, 那藏满故事拴系着亲人盼归红丝绳的柿子树, 和老区乡亲们站在齐腰深的沂河里, 用肩膀搭成的人桥, 无不澎湃和生动着鲜活生命的色彩与乐章。“之” 字形叠加的舞台更像渐渐舒展的革命历史画卷, 演绎着那块红色土地的质朴厚重火热, 军民鱼水情深, 赋予了舞台新的精神内涵。第一次欣赏这种音舞诗画的我们, 都被这个崭新剧种震撼和吸迷了……

父亲拉一手好京胡, 母亲写一手好字,

在这样的家庭熏陶中, 父母的言传身教, 我的画画水平提高很快

 我和邱家兴从小一堆长大, 在村里是玩得顶好的伙伴。班里有两个特喜欢画画、天天形影不离的学生就是俺俩。那时没有什么绘画教材,连环画就是奢侈的艺术品和最好的老师。每买来一本新的连环画, 都会被俺俩连涂带画非描成大马虎脸不成。

 当然, 俺俩轧伙得好, 自有轧伙得好的理由。因为两家家长就有着共同的文艺爱好。邱家兴父亲爱好唱京戏,我父亲能拉一手好京胡, 这在十里八庄都是很有名的。如今, 我有时跟团里专业的年轻二胡演员开玩笑说:“俺父亲一个老农民拉的二胡, 都不比你们差呢!” 像咱们长辈那个年龄, 念过书的人少之又少,母亲虽是一个家庭妇女, 她不仅识字, 还写得一手好字!在这样的家庭熏陶中, 在父母言传身教影响下, 我的画画和书法水平提高很快, 从喜欢乱涂乱画到真正走上了绘画之路。这期间, 我还渐渐认识了杨国春和张宝元、 于新生等老师, 他们的教诲点拨让我深受启发, 对我影响很大。

被前卫特招入伍, 当上了梦寐以求的文艺兵, 至今天, 由自己舞美设计的晚会已超过300台之多

 高中毕业后, 我以优异成绩考进了山东艺术学院戏剧系, 开始正式接触舞台美术。人这一生也许注定要从事什么职业似的, 反正我一个农村孩子, 刚接触到这个闻所未闻的崭新学科, 就表现出了空前浓厚的兴趣。

 在校时, 由于自己的专业成绩突出, 引起了济南军区前卫歌舞团的注意, 大学毕业不到半年, 就被前卫特招入伍, 当上了梦寐以求的文艺兵, 完成了自己人生舞台的最大转折和美丽蝶变。

 自进入前卫到今天, 由自己担任舞美设计的晚会, 大大小小已超过 300台之多。从舞剧、 话剧、 音乐剧、 综艺晚会, 直到今日的民族交响音画。

央视春晚著名导演袁德旺 “没想到前卫有这么一位高水平舞美设计家!” 中国文联副主席冯远以为是请的哪个国际设计大师

 2006年, 全国幽默艺术周在泉城济南举行, 总导演是央视春晚著名导演袁德旺, 我被指认担当晚会的舞美设计。当时袁导想把开幕式晚会搞出一种前所未有的风格, 就是想把很棒的西洋艺术糅合到这台传统综艺晚会中去, 应该说难度非常大, 之前国内也从未有人尝试过。

 早些年, 外地人一提起山东, 总会将它与齐鲁文化、 儒学圣人联想在一起, 古老的山东很少向世人展现其新潮时尚的一面。

 在经过大量思考后, 大胆的自己定下了设计的主格调: 整个舞台设计, 采用以象征富贵的紫色为底衬, 运用斑斓的七彩竞相诉说, 仿佛是夹杂着中文的世界语言。我将中国传统的长方型、 镜框式舞台模式被各种美丽的圆弧型取代, 让这种由方而圆的变化给人以哲学层面的启示。

 在中国古代, 直线与直角总是象征着某种规矩、 某种原则, 某种不容更改的东西。而圆则以柔和的线条表达着一种随意、 一种自由。我想以此来削减传统中国舞台艺术的教化功能。当五颜六色的灯光亮起时, 我恍如置身于西方国家的马戏场中。 

 在经历了好几个不眠之夜之后, 我拿出来了作品, 给观众的感觉就类似于马戏场和百老汇融合的感觉, 很具有西方文化的那种韵味。大家一步入核心会场山东大会堂,一眼就能看到极具现代意味和异国风情的舞台美术设计, 印象中的齐鲁已被时代大潮所渗透。

 一圈又一圈的圆只是构架, 霓虹灯、 电脑灯, 加上在造型、 画面、 色彩方面无所不能的LED大屏幕…… 一排排、 一朵朵、 一团团光影隐显有序、 流光溢彩, 舞台被反复营造成一个又一个托起笑声、 承载快乐的心理空间。笑声过后, 这个舞台所营造、 所承载的快乐, 会长久地萦绕在观众心中挥之不去, 而留心舞台美术设计的人们, 更会记住这个充满独特个性、 浪漫幻想与时尚元素的构思。

 在主旨是给人带来愉悦的这次国际幽默艺术节上, 我大胆突出了释放情感、 飞扬快乐、 舒展人性的基调,正是借着那一个个相融的圆弧游走奔突, 使观众一走进剧场就感受到了轻松愉快的氛围, 欣赏着整个舞台设计, 更能品味其中的现代设计理念。

 我的用心设计得到了袁老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 他由衷地感言道:“真没想到济南军区有这么一位高水平的舞美设计家!” 中国文联副主席、 中国美协副主席、 著名国画家冯远看了开幕式后, 向组委会打听,询问晚会的舞台设计是请的哪个国家的世界大师, 当得知舞台设计是一位部队的年轻人时, 他伸出大拇指, 连声喊 “棒!”

 从那之后, 我成了袁老的学生和知心好友, 结成了忘年之交。 2008年, 我开始做 《倾国倾城》,把济南的山水泉特色、 把 “四面荷花三面柳, 一城山色半城湖” 济南的美, 完美呈现了起来。在央视新闻和国际频道播出后, 得到一致好评,并开始引发起人们的关注。

 

顺应时代需求, 既着意于音乐, 又迁力于舞蹈诗歌舞美等艺术语言的民族交响音画, 在前卫应运而生

 现代剧场里的音乐欣赏, 观众绝非是只为满足耳朵来欣赏音乐的。除了要获得听觉享受外, 舞台上呈现的舞蹈动作, 衣饰彩服, 灯景画面等舞台手段营造的视觉效果, 是更深层次的审美享受。观众通过审美获得的信息越多, 解读出的音乐形象就越异彩纷呈, 这正是艺术审美的魅力所在。

 随着时代的不断发展, 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 及观众日益提高的艺术品位和欣赏水平, 人们原来那种闭着眼睛听音乐已很难得到满足了, 多个器官都要给予最直接的刺激, 不仅要听到, 更要看到, 还要包装, 积极调动属于他们自己的第三度创作, 以取得气象万千的艺术效果。

 很多曲目体裁, 早已为大家所耳熟能详, 怎么做出新意、 再起波澜,那就要通过声光电舞乐说唱等多种形式融合提炼。带着这样的使命, 民族交响音画, 也就是 “音美诗画” 在前卫应运而生。她不仅传承了中华丝竹乐曲悠扬、 诗情画意、 霞姿月韵、 绚丽多彩的历史特色, 更是盛世年华歌舞升平、 国泰民安的写照。

 民族交响音画, 正是既着意于乐曲, 又迁力于舞蹈、 诗词、 舞美等艺术语言, 并恰如其分地拿捏了这些辅助手段。补充、 强化了民族音乐的美丽和魅力。这个中国最年轻的剧种, 就是这样一步步从我们团诞生的。

《长征》 在中国剧院展演, 观众对这一崭新剧种, 报以经久不息的雷鸣般掌声

 民族管弦乐交响音画 《长征》, 是我团为纪念长征胜利会师70周年全军优秀剧目展演, 而创作的一台大型民族音乐会, 是年度全军展演中唯一的一台民族音乐会, 是中国民族交响音画的处女作。

 像长征这样重大的政治题材, 用民族管弦乐来概括表现, 其难度之大, 可想而知。这一艰巨的创作过程, 从意图的萌生到搬上舞台, 我们常常是争议不断、 困难重重,“出尔反尔” 地反复修改、 替换遴选。但凭借执著求索、 锲而不舍的 “军人” 胆识和毅力, 我们终于获得了成功。聆听和欣赏 《长征》, 各个侧面都有了新的追求, 她是以新颖明确的创作思维, 立足于求新求变, 以精品意识 “量身打造” 的一台新颖音乐会。在恪守自己艺术理念的前提下, 在创作中, 我充分调动舞台上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 包括灯光、 音响、 多媒体、 推拉车台等现代科技设备, 围绕主题增强视听效果和现代感, 满足当代观众的审美需求, 这也成了此台晚会的突出亮点。

 《长征》 的整个天幕采用LED彩屏,其动感画面与节目内容配合得当; 六、 七十人的乐队, 用推拉车台数秒之内完成神速般的迁换; 灯光也如 “音乐喷泉” 那样, 随着情绪、 场景的变化而变幻。特别值得一提的是, 节目之间以朗诵来衔接,配以琵琶独奏贯穿式的烘托, 这绝非一般意义上的朗诵, 而是震撼人们心灵的深情呐喊, 更深化了主题的深刻内涵。著名指挥家、 作曲家, 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会长朴东生, 这样评价 《长征》:“他们以突出的创新精神, 编排了一台近年来民乐舞台罕见的、 有独到创意的、 艺术含量丰富、 生动感人的大型民族音乐会。其中有许多创造性的突破, 应当将其视为我国当代民乐界一项共同的成果, 它将对当代民乐的发展有事半功倍之效果!”

 2006年10月30日,《长征》 在北京中国剧院展演。全体观众对这一崭新剧种, 报以经久不息的雷鸣般掌声。

方寸键盘就是相伴他艺术人生的大舞台

以汶川精神为尺, 突击十几个日夜完成的 《铁血汶川》, 凝聚了舞美创作同仁的智慧和心血

 2008年8月1日, 纪念八一建军节主题晚会 《铁血汶川》 在济南八一礼堂隆重启幕。作品从不同侧面, 浓墨重彩地描绘了抗震救灾部队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战胜困难, 完成光荣任务的壮丽画卷, 塑造了新时期军队的英雄群像。

 当接到八一晚会舞美任务时已是 7 月中旬, 离演出只有短短十几天时间。时间紧、 任务重、 要求高、 责任大、资金少, 又没能去一线采访, 缺少抗震一线的亲身感受和历练。在这种严峻形势下, 我经过整整一个昼夜的反复推敲, 通过研究晚会各节目间的关联和舞美切入点, 很快根据团领导的授意制定了一套详细可行的舞美方案,也就是后来运用在八一晚会上的舞美方案。

 《铁血汶川》 八一晚会的舞美设计理念是简约而不简陋, 辉煌而不奢华, 生动而不乖巧, 流畅而不油滑, 适合于节目,适合于主题, 适合于抗震救灾, 适合于八一晚会。主题定了, 方案定了, 制作就成了最大的难关, 工作时间表制定的时间是制作与装台总共6天时间。对于一次重大的主题晚会, 如此紧张的安排是空前的,我们舞美创作团队面临着严峻考验。

 与时间赛跑, 大家一起抬大木料, 搬铁方管, 从焊接到放料, 从做造型到画颜色, 无一例外都全身心扑在了工作中。大家三天没回宿舍休息, 坚持在制作车间, 累了躺一会接着干, 着急上火吃着药片熬通宵。

 《铁血汶川》 晚会凝聚了舞美创造团队的智慧和心血, 在演出后得到广大观众和上级领导的好评。

《泰山》 轰动首都, 被公认为少见的具有 “中国精神” 民族特色的舞台艺术精品

 泰山, 中华第一山。雄踞东方, 拔地通天。以天人合一之气, 吐纳风云之势,国泰民安之象, 万物肇始之地, 被尊为五岳之首。

 2009年9月10日, 大型民族交响音画 《泰山》 亮相国家大剧院, 参加第九届全军文艺会演优秀节 (剧) 目展演。据了解,用民族管弦乐专题表现泰山这一重大题材, 在我国尚属首次。这部历两年光阴打磨而成的作品, 舞台气势宏伟, 音乐荡气回肠, 被称为近年来军旅文艺创作的奇葩。

 《泰山》 融合了舞蹈、 合唱、 舞美、 朗诵、 服饰等多种艺术形式, 以精雕细琢, 以磅礴大势, 从不同角度、 不同侧面反映了泰山雄浑峻极的风貌; 以富有全新的民乐演奏形式和创作理念, 集中反映了泰山悠久历史、 丰厚文化、 逸闻传说; 以绚丽的色彩和典雅的风格, 生动表现了泰山煌煌烈烈的精神信仰和灵性崇拜。

 《泰山》 的舞美极其炫丽多姿, 借助多彩的服装和舞台的各种技术转换, 完成了如诗如画的景观描绘。尤其是专门设计制作的长15米、 宽5米之巨的LED显屏,处处洋溢着震撼大气之美。从碧霞圣殿灵验的钟声, 石敢当民俗信仰的崇尚, 到文人骚客艺文华章的流传, 从峰峦泉水的神奇灵秀, 晨昏阴晴的景色变幻, 到楼阁嵯峨的佛寺道观, 无不使人感慨万千。其气势和视觉、 听觉绝对不亚于一部投资数千万的 “电影大片”, 舞美设计也当之无愧地捧走了全军一等奖。

 《泰山》 在国家大剧院的演出, 引发了从未有过的轰动!这种舞台结构、 这种表演模式, 这种舞台呈现样式, 在国内是从未见过的。当时, 在全国通稿的媒体报道中无不充溢着如下赞美之词:艺术家们用民族交响音画的形式, 成功地诠释了一个伟大的泰山,《泰山》 是献给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的一份厚礼, 是近年来少见的一台具有 “中国精神” 的民族特色的舞台艺术精品。

 在国家大剧院的舞台上, 在大屏幕上, 人们尽情欣赏到了雄奇旖旎的泰山自然风光。

《泰山》, 在香港红磡体育场刮起一阵又一阵强劲民族旋风

 为纪念香港回归13周年,《泰山》 在香港演出的包装, 我又做了大的改变。特意做了三层楼高的龙凤祥云布景, 因为我知道, 越是民族的东西, 在这个各种文化交融的大都会, 就会越受欢迎。香江两岸紫荆盛开, 东方明珠流光溢彩。2010年6 月29日至7月1日, 大型民族交响音画 《泰山》, 在香港红磡体育馆连续公演3场, 与各界同胞、 驻港部队官兵共庆香港回归祖国13周年。

 7月1日晚,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曾荫权观看演出并接见我们。演出在香港同胞中引起了强烈反响, 香港艺术发展局音乐组主席费明仪女士看完演出后激动不已, 她在留言册上写道:“炎黄子孙血脉相连, 泰山香江同根同脉; 中华儿女骨肉情深, 华夏神州相亲相爱。香港明天会更好。” 香港文汇报总编辑王伯遥紧紧握着总导演刘荣团长的手说:“香港狮子山, 是港人的精神高地; 祖国泰山, 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我们和祖国人民时时刻刻在一起, 解放军和香港同胞心心相印, 鱼水情深。” 60多家港内外媒体对大型民族交响音画 《泰山》 在港公演进行了集中报道, 凤凰卫视向全球直播了演出实况。

 港媒报道说: 红磡体育场自诞生这么多年, 国际国内明星如走马灯般出进红磡, 搞的大型活动晚会更是不计其数, 但港人却从没见过气势如此宏大的舞台和揪人心魄的声乐。

《春江花月夜》 国家大剧院演出并获得巨大成功, 曾庆红高度评价说 “不简单, 了不起!”

 以锦绣江南春色为主色调的 《春江花月夜》, 我共设计了3层大屏幕、 3层大舞台, 即一块大屏幕, 一层演员,互相交融, 人好似就镶嵌在屏幕之中。另外还运用了 LED大屏幕、 声光电等先进舞台道具, 真正打造出了国内唯一的民族器乐 “弦操 ·钟鼓 ·箫管” 的演出旗舰。

 当天晚上, 北京国家大剧院华灯璀璨, 座无虚席, 演出以一种极具视听冲击的效果, 激发起现场观众一阵阵热烈的掌声。整台晚会以民乐为主体, 融汇了中国书法、国画、 舞蹈、 诗词等多种艺术表现形式。

 晚会在民族器乐合奏 《春江花月夜》 中拉开序幕, 优美柔婉的旋律, 巧妙的构思和灵活的表现手法, 为观众描绘了一幅幅典雅优美的山水画卷。高度的思想性、 艺术性和观赏性, 感动和震撼了全场观众。

 曾庆红、 于永波、 王文章等与首都观众一同观看了演出。曾庆红高度评价说 “不简单, 了不起!”

 继在国家大剧院演出成功后, 剧团又来到了中国民乐之乡江阴演出, 在这儿演出高潮更是一浪高过一浪, 黄牛票被炒到了800多元!有位网友评议说:“演出突破了之前举办过的朗朗钢琴演奏会、 孙楠演唱会、 刘半农诗歌朗诵会。为民乐之乡打出一张响亮的有声的音乐名片。整场演出诗美、 画美、 音乐美、 舞台美……”。

空谷足音, 国宝当永远 “国宝”

 我从小就不贪玩, 也就是不轧群, 小时候的童年游戏一概不会。人家放了学去游戏下五福, 我就躲到一处写诗画画。到现在我仍不会打扑克下象棋等所有娱乐活动。别人打牌散步逛街时, 也许正是自己在工作室里聚精会神深入思考之时。

 回想自己进团之后, 先做灯光设计, 慢慢开始兼顾舞美设计。从2005年起开始, 创作大型民族交响音画 《长征》, 2008年 《泰山》, 2010年 《春江花月夜》, 2010年 《沂蒙》。自己就这样跟着前卫的脚步一步步坚实走来。每面临一项新的任务课题挑战, 自己就会又一次陷入新的思考。到底该以一个什么样的新的形式来向观众展现,能够既符合剧目想表达的主题, 又符合不断发展的时代,符合观众不断变化的口味。也就是总想着把人们内心里那个最柔软的地方去动它一下。

 做长征我做锲而不舍, 做沂蒙我突出了红色, 即最鲜艳的色彩, 叫敌人打死了都是乐呵呵笑着死去。做春江做它的江南之软, 做泰山我做其博大。下一部呢?我仍在苦苦求索。

 采访结束, 国宝告诉来自家乡的记者, 2013年, 中国文化艺术节将要举行, 他刚刚领受了创作 《黄河》 的任务。《沂蒙》 一演完, 他就会从东营出发, 逆黄河而上, 沿着黄河之脉, 横穿九个省, 直到青藏高原的三江源头。

 采风, 找灵感, 找素材, 找感觉。艺无止境, 前卫应恒久 “前卫”; 空谷足音, 国宝当永远 “国宝”!

 首席记者 王慧茗

 

 

责任编辑: 王秀慧
 
 
中国寿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