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期 夏荆山

时间:2012-02-26 16:06   来源:寿光日报   

执著求索, 大半世纪苦守青灯不觉累

慈悲无我,5163幅佛画像功德铭青史

走近世界佛教绘画大师夏荆山居士

 他, 名震世界的佛教善信檀越、 净宗白衣大德、 当代内学国学艺术大师和佛教绘画艺术大家, 是享誉中外的 “华夏四居士” 之一, 是光大中华哲学传统之 “夏学” 奠基人;

 他, 16岁师从一代花鸟画名师郭味蕖研学丹青, 28岁拜南亭法师为师, 皈依佛门, 发愿将身心奉献于佛陀, 于尘刹中做本分事, 行菩萨道;

 他, 人近中年自台湾移居美国加州, 进入美术学院研修, 参访世界各大博物馆研习、临摹, 面壁苦研, 专心致力于佛教绘画艺术;

 他, 倾其毕生日夜作画, 精心创作 5163幅各种佛教画像, 把一个个体潜能发挥到极致, 创造了世界佛教史上的奇迹;

 他, 热爱祖国, 日思夜想发展中国的佛教文化事业, 在国际上已享有盛名的他, 71岁时毅然回到祖国, 在京郊密云, 依山创办荆山画院, 教授善根深厚的信众学生作画, 手把手传播佛教, 传承佛教绘画艺术。在这些学生当中, 有很大一部分是老人多年收养的孤贫孩子, 他的慈心悲愿, 令人赞叹;

 他, 佛画像从不出售, 而是无偿捐给各大寺院, 2007年7月, 不意流出的夏荆山绘罗汉立轴, 在中贸圣佳举办的中国当代书画专场中, 拍出了739.2万元的高价;他, 一生致力于弘扬佛法, 捐建寺院。先后捐建东海伏龙禅寺、 国清寺、 海阳梦达寺 (少林寺下院)、 甲子文化园、 灵佑禅寺、 青州广福寺、 青州圆觉寺、 双林寺、 天台山高明寺、 延恩寺等10余座寺院。2006年, 他再一次捐资3亿元, 重建青州龙兴寺, 2010年10月20日, 青州龙兴寺隆重举行开光大典, 引来万人朝拜;

 他, 倾注一生心血, 将自己对佛教的深切体悟, 融入进每一件佛像绘画作品中, 工笔重彩、 潜心绘制了 《佛像典藏》 巨著, 入主故宫, 填补了佛教大藏经缺少佛像的空白, 被誉为造像版的大藏经;

  他, 2011年4月25日, 在家乡寿光举办为期一个月的夏荆山佛教文化故乡艺术展, 这是继香港、 北京故宫等地展览后, 首次在山东展出。年近90高龄的老人让次子夏弘禹代为出席开幕式, “今天是一个意义非凡的日子, 父亲终于在有生之年, 实现了在家乡土地上举办佛教专题画展的心愿!”

从琉璃厂到达孙河, 穿过一条三两米宽的小溪, 便是上百亩古色古香的荆山文化苑, 在一座从南方整体迁来的古老纯木卯榫结构房里, 见到夏爷爷

 初春的一天, 京城琉璃厂的百年垂柳透着茵茵新绿, 风儿也不似前几日刺脸。记者同我市旅京青年画家夏相卿,从宣得庐出发, 揣着一颗蹦跳的心驶离都城。行中我们给正在密云忙着筹备寿光画展的夏荆山之孙夏灏源打电话,询问夏爷爷行踪。灏源告诉我们, 夏爷爷现居住朝阳区孙河乡荆山文化苑。我们随调转车头, 一路向东, 奔孙河而去。

 早春特有湿漉漉的烟雾, 轻柔地滋润爱抚着京郊大地。田野上, 麦苗刚刚醒来忙着返青, 隔着薄雾远远望去, 一望无边, 仿佛滚动着绿色波浪。有星星点点的金黄野菜花, 在绿波中闪光。可爱的春姑娘, 正迈着她轻盈的软步来到人间, 一片生机的景象亦随之蓬蓬勃勃从四面八方涌来, 整个世界像刚从一个漫长的睡梦中苏醒过来。跟着一个郁郁葱葱的花卉园, 车子下了京密路, 驶上顺黄路, 约北行3里路程, 经过一年代久远的小桥, 往车下看,只见一条潺潺流水的小溪, 只有三两米宽, 在中国北方如此微型的流水小溪, 记者第一次见到。

 溪边垂柳依依, 鸟语花香, 微风拂面, 春意盎然, 初踏这块风水宝地, 我俩顿觉心旷神怡, 一路长途奔波之累, 已荡然无存。

慈祥的老人双手合十, 脸上带着神圣的光芒, 这让我感到另一种意义上的心安, 是一种大安, 是一种和谐

 在我俩进入荆山文化苑的脚前脚后, 夏老还有好几拨客人, 有北京本地的, 有上海的, 更有从厦门远道而来的。他们不远千里万里坐飞机或汽车来到孙河, 无非就是想晤夏老一面,陪着夏老吃一顿简朴斋饭。

 我们在行完一些简单的佛教礼节仪式后, 开始慢慢打量起这栋由纯实木制作的老房子。对文博知识略知一二的记者, 能隐约判断出这个房子至少有几百年历史了。整座房子高大宽敞明亮温暖, 一派生机, 满室香气。这香是古香, 源自四壁几百年前的木料、 线装古籍与书轴画卷, 这香又是文香, 游弋于夏老居士的举止言谈、 待人接物之间及他那满腹经纶的佛家文人胸怀。在北京这么个庞大而喧嚣的都市, 夏老居士构筑营造了这处雅致的生命居所和安闲的精神栖息地, 着实不易。

 静谧的木室内, 悠然的夏老正款款接待客人, 他的几个小弟子则身穿素衣在一隅安静习画,这情景让记者想起了唐宋古画描绘的场景, 美在记者心里。

 主人红木茶几上, 除了紫砂茶具, 唯一的物件就是一大本由寿光市某设计单位送来的关于王高塔的彩色设计图纸, 这让风尘仆仆的我们倍感亲切。一脸慈祥的夏老向我们走来, 他双手合十, 脸上堆满笑容,可以看出在自己的寓所见到家乡亲人, 老人激动而高兴。

 他一边给记者倒水, 一边关切地询问着寿光老家的建设情况及寿光日报社发展情况, 记者一边愉快地回答着老人的问题, 一边从采访包里拿出两张登载老人捐建青州龙兴寺和他给王高塔题写匾名消息的 《寿光日报》, 老人很是感动, 他仔细地翻看着报纸,不住地作揖致谢。

 夏爷爷香烟缭绕的居室内, 清清的茶香、 淡淡的花香、 怡人的檀香香气, 陪伴着我们的采访。在这儿, 我们亲耳聆听到了一个近90 岁高龄佛家居士的崎岖执着从容一生, 聆听到了老人对佛教对人生的深切参透理解和顿悟, 明白了许多原来不甚明白的东西。

“夫画者, 成教化、 助人伦、 测幽微、 与六籍同功, 四时并运, 发于天然, 非由述作。” 唐代张彦远的话让慧根很深喜爱画画的他喜欢上了佛教

 据记者了解, 二十世纪前后半叶的华人佛教界, 分别出了两位夏姓大德居士, 皆为学人楷模,且同为山东籍。“二夏” 之中, 生于前者为郓城夏莲居老居士, 乃上个世纪杰出的佛教学者和净宗大师, 是继刘遗民、 杨无为、 王龙舒、 袁宏道、 周安士、 彭际清之后的又一净宗白衣大德。较夏莲老晚生39年者, 即为当代内学、 国学、 艺术大师, 大智者, 光大中华哲学传统之 “夏学” 奠基人-寿光人夏荆山老居士。

 夏荆山(字光桦, 号楠竺居士),祖籍是稻田镇官路村。为求生计, 他的爷爷举家从官路搬迁到潍县城。1923年, 荆公就出生在潍县这个有 “小苏州” 之称的、 文化气息异常浓厚的历史名城里。由于他天生聪颖, 酷爱画画, 16岁时, 便拜花鸟画大师、 里人郭味蕖先生学习绘画。随着年龄渐长, 又不断遍谒名师, 研学花卉、 人物、 山水绘画, 孜兀穷年, 苦心励志, 技艺日臻娴熟。

 由于他品行正、 善根好、 喜宁静, 且抱朴归真, 忘怀世俗。 28岁时, 依止台北华严莲社座主南亭法师, 皈依佛门, 矢志于尘刹中做本分事, 力行菩萨道, 展开了他为昌明圣教鞠躬尽瘁50余年的至伟生涯。从此之后, 他更是潜心于佛法, 追随海内外高僧大德修学显密教法长达50余年。 1971年, 夏荆山自台湾省移居到美国加州, 进入美术学院研修, 并开始游学世界各国诸大博物馆, 数十年如一日专注于佛教绘画艺术之研习。沐灌佛法甘露, 不仅使他本具智慧霍然迸现, 亦使其佛教绘画艺术终臻于超凡脱俗、 庄严无等的境界。

此生最大幸事, 乃拜在佛学大师、 国学泰斗南怀瑾门下, 朝夕侍学, 追随年, 其间师弟 “素患难行乎患难”, 奠定了一生修学处世基础, 并研立 “夏学”

 夏荆山居留美国长达37年,游历世界五大洲数十个国家地区。其间, 曾饱经波折, 亦处穷困, 而终笃志内学, 兼修众艺。夏老跟家乡晚辈记者说, 此生最大之幸事, 乃拜在佛学大师、 国学泰斗、 大善知识南怀瑾先生门下, 朝夕侍学, 追随五年。其间师弟 “素患难行乎患难”, 时时刻刻身同感受南师 “言传身教的教育, 奠定了一生修学处世的基础”。中年以后, 他亲近众多海外高僧大德修学显密教法, 由教而宗, 由显而密, 会通三乘, 圆融无碍。由是奠定了夏荆山之所以成为宗说俱彻,“孤峰未许俗人攀” 的当代大智者之根底。

 夏荆山之佛学思想博大而精深, 具有中正不偏、 一时全具的了义精神。他就自己的 “平等之怀, 唯理是尚。” 向记者解释说, 对于佛教之诸宗派, 自己从不独崇一宗而排斥他宗, 时常讲义 “药无贵贱, 愈病者良; 法无优劣, 契机最妙!”

 半个多世纪走过, 夏荆山不仅穷研法性, 于国学上精辟入理, 就是一般性的世俗学问, 亦是融会而兼长。凡是能令受教者弃恶从善、 起信修道者, 他都举一反三, 通达无遗, 乐此不疲,且不拘一格为广大四众布施法财, 深契众机。是以凡闻居士名者, 人人争请慈悲摄受。荆山大师依其无缘之慈悲, 化生之本怀而成立之学理体系, 被佛教及学界尊为 “夏学”。其传承无上解脱智慧之法炬, 光显中华道德哲学之传统的德能与价值, 正得到世人日益广泛认同与推重。

 智者若水!几十年来, 夏荆山大师尽心弘法, 诲人不倦, 求道问学者, 日盈于庭。至于获沾法益, 革心向善者, 更是不可胜计。老人在近九十余载之生涯中, 长葆天真, 恬淡无私。他常说 “愚者多烦恼, 智者常欢喜”。大师本人就为此语作了最好明证。他常以一颗欢喜感恩之心,笑迎生活加之于他的一切境缘,动静皆具慈悲, 语默无非教化。弟子友人之供养, 大师悉代为广种福田:或用以流通经典, 或用以赈济灾害饥贫。而其自奉, 食唯充饥, 不求适口; 衣唯御寒, 不求华丽。有供养珍奇难得之货者, 推却不过, 即转手送人。普通无奇之物, 也与身边众人共享, 决不独赚。数十年来, 海内外无数名山巨刹延请夏老相看地理, 卜问吉凶, 事后每出重金相酬, 大师概以道场福田, 培福犹恐不及, 万无取酬之理婉谢。社会各界尝以各种荣誉与职务相推戴, 夏老亦多辞谢不受。

晚年回国, 创办荆山画院, 收养传授百余名生活困难善根深厚年轻学生, 掩关京郊, 深居简出, 不为迎送劳形

   念落叶之归根, 夏老晚年回国,象驾侨寓于京华。创办佛教艺术画院 —— “荆山画院”, 收养、 传授百余名生活困难而善根深厚的年轻学生, 其意在于通过言传身教, 传承与发扬中国佛教绘画艺术。学生入校后, 食宿全部由夏老承担, 并给每个学生发放一定的工资和补贴。在学生生活上, 从饮食起居、 为人处世夏老均关心备至, 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 在学业上, 他更是手把手亲自教导, 从佛学的基础理论, 到佛法解释、 佛经典故、 佛像绘画技法点点滴滴传给弟子。荆山画院的学生们在文字中提及夏老皆用 “恩师”, 在生活中都纷纷尊称夏老为 “爷爷”。

    京畿之地, 学者士子逮闻荆公归国, 信士归投瞻礼, 纷至沓来, 惟恐其后, 极盛一时。夏老不以为然, 他自言 “名利只若虚空楼阁, 自无盛德, 惭愧不已, 荣从何来? ” 遂掩关京郊, 除择时为众开示法要外, 皆深居简出,不为迎送劳形。

    2007年岁末至2008年暮春, 夏老示疾, 住于北京武警总医院丈室之内。其间, 为布慈雨于法界, 大师不顾身体虚弱及八十五岁高龄, 亲自从七十余年佛法修正之体悟中撷取精要, 书成一千三百余条法语。病室之内, 人佛交接, 瑞征屡现。

    夏老佛法修学心得的可贵, 在于其不落空谈, 而是基于自身深厚的修行实践和学养生活, 以及对人生苦痛的深刻体悟和深沉悲悯, 而向大众开显的关乎生存之学、 处世之道、 因果命理和心地法门的解脱旨要。大师法语, 圆照博观, 谈禅论道, 兼及诗书画理, 摄菁撷粹, 含英咀华, 熔释、 道、儒三家为一炉。

    中华国学, 虽学出多门, 而大道本为一体, 夏老熔冶融通, 左右逢源,于尺素寸札之中浸透着坚固的愿力,透射着悲智的能量, 宛若暗夜之炬光, 照开昏蒙之眼目; 犹如长河之轻舟, 承载心灵之济度。佛教界成普遍共识: 读夏大师法语, 可蒙三宝加被,可获心灵净化, 可启智慧增长, 可导净土现前……

他将对佛教深切真实的体悟融入进作品之中, 用中国画的写意、 工笔画的细腻和西洋画的透视, 虔敬绘制每一幅清静庄严、 慈悲无我之佛像

 早期的佛教艺术, 基本上是遵从印度无佛像的传统。在公元1世纪前后, 将佛陀以画像呈现的佛像时代开启, 并持续至今。佛教传至中国2000 多年来, 佛教的经书亦大多只有文字, 少有佛像。个别的经书中虽有佛像, 却屈指可数。

 在夏老画案前, 老人告诉记者,佛教重信仰, 重修持, 讲信、 愿、 行, 讲戒、 定、 慧。画佛造像同样也讲仪轨法度, 注重传承。画佛造像的人不仅要遵循仪轨, 更要将全部身心沉浸到对圣者圆满德行的归敬上, 用全部生命去感悟和领受佛菩萨的境界。在这些佛画造像艺术中, 一笔笔, 彰显的是正知正见; 一层层, 凝结的是顶礼赞叹。所以, 画佛造像就是修行,欣赏观想这些佛像也是修行, 以艺术家清净之心绘制诸佛法相, 又以诸佛万德法相庄严众生之心, 教育人们放下自我, 达到净化。

 老人还说, 任何绘画作品都有一个共同的属性, 就是自解释性, 佛像绘画也是如此。佛像绘画是感化心灵的艺术, 清净的佛像有神圣庄严感, 对人们有着一见生情的磁力, 可以启迪人们的悟性, 滋润人们的心田, 启发人们的智慧, 让人们走向美满的人生, 于无形中有祛恶扬善之功德。佛像具有很强的感染力、 摄受力、 亲近感, 观礼佛像, 可以使人感悟佛道。

 记者一边倾听着大师不紧不慢的叙述, 一边环顾欣赏着他的佛画艺术, 他的佛教绘画, 真可说是圆融地体现了佛菩萨的智慧与慈悲。他将自己对佛教深切真实的体悟融入到每一件作品之中, 用中国画的写意、 工笔画的细腻和西洋画的透视、写实融和一体的技法, 虔敬地去绘制每一幅清静庄严、 慈悲无我的佛像。他倾注一生心血, 用工笔重彩绘制计万尊佛像, 系统展现了佛像绘画的体系, 生动地表达了众多佛学典故和佛像宝藏, 填补了佛教大藏经上缺少佛像的空白。最为珍贵的是, 其中的每幅绘像作品都配以大师经六十多年佛法修正体悟、 并亲笔所书的佛法修学心得, 竟多达 4000余篇。

佛教界史诗性巨著 《佛像典藏》 灵山问世, 在全球佛学界引起轰动, 夏老之绘画,让人们彻悟到: 大中国有佛

 2009年4月上旬,《人民日报》等海内外媒体纷纷推出报道, 高僧齐聚, 佛教绘画艺术大家夏荆山《佛像典藏》 灵山问世, 在全球佛学界引起轰动。

 2009年3月27日, 在中国无锡召开的 “第二届世界佛教论坛” 上, 美籍华人夏荆山佛像绘画艺术展及夏荆山大兴佛像绘画作品集《佛像典藏》画册首发式隆重举行。中央有关部委领导及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主席本焕长老、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诚长老、 夏荆山居士等佛教界高僧大德数百人出席首发式。

 报道中说, 这一传世精品的出版发行, 是世界佛教界的一大盛事, 对于弘扬佛法、 利益众生、 发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 振奋民族精神、 构建和谐社会都将产生深远影响。首发式上, 本焕长老、 一诚长老也分别作了精彩的开示。出席首发式的第二届世界佛教论坛代表认为, 夏荆山的佛画艺术, 达到了清净庄严、 慈悲无我之境界。

 《佛教典藏》 由中国佛教协会郑重作序推荐, 宗教出版社正式出版。全套共八十一册, 分为九卷,容5163幅佛教画像。其装帧设计精美、 古朴典雅、 大气不失细节、 奢华不失庄重。包括 “佛·菩萨·罗汉·护法”、“观音千态妙相”、“释迦摩尼佛传”、“五十三参图”、“大悲咒图解”、“千佛洪名宝相图” 等等,绘像如法如律、 细腻逼真、 形神兼备、 法相庄严。

 画册中四千余篇佛法修学心得是夏荆山居士60多年佛法修证的体悟精要, 其中谈禅论道, 兼及修行与人生哲理, 字字句句浸透着坚固的愿力, 透射着智悲的能量。欣赏诸佛法相, 拜读大师开示, 可蒙佛光加持, 可获心灵净化, 可启智慧增长。

 在空灵悠远的佛乐声中, 与会嘉宾共同为大型画册的正式出版揭幕。中华社会文化发展基金会同时宣布将为 《佛教典藏》 的推广特设立 “夏荆山文化发展公益基金” 善款,用于佛教文化的弘扬传承、 佛教人才的培养和其他公益事业。

 出席画册首发式的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叶小文, 在现场高度称赞夏荆山多年来弘扬中华文化的努力。他说, 看了夏荆山居士的绘画, 让我们感到大中国有佛。

法门寺合十舍利塔永久供奉 《佛像典藏》, 数万人出席安奉大典 

    2009年5月9日, 在举世瞩目的陕西法门寺合十舍利塔落成暨佛指舍利安奉大典上供奉了一套《佛像典藏》。此次由内蒙古王誉芝女士功德助印的 《佛像典藏》, 与佛指舍利一起永久安奉在合十舍利塔内。在庄严的气氛中, 法门寺文化景区管委会副主任刘兵接受了捐赠, 陕西省领导与高僧大德及社会各界人士数万人出席捐赠仪式, 这也标志着 “《佛像典藏》 万寺行” 抵达佛教圣地法门寺。

    其实早于两月前, 在无锡梵宫举办的第二届世界佛教论坛上,《佛像典藏》 首发式与 “法门寺合十舍利塔落成暨佛指舍利安奉大典新闻发布会”, 就是该次世界佛教论坛各分论坛之外仅有的两个官方日程活动。

    为继续倡导和发扬第二届世界佛教论坛 “和谐世界, 众缘合和” 的主题精神, 促进全球的华侨华人、 全世界佛教徒之间的沟通、 交流, 并使“和谐世界, 众缘合和” 的宣传和推广常态化、 普及化, 在 《佛像典藏》首发式上, 国家有关部门与中国佛教协会有关领导、 夏荆山老居士、 世界各地佛教界的高僧大德共同启动了 “《佛像典藏》 万寺行” 这一大型佛事活动。旨在通过 《佛像典藏》 万寺行活动, 使 《佛像典藏》 这部佛学史诗性的巨著能够结缘到大陆、 台湾、香港和澳门各地的寺庙以及新加坡、 韩国、 日本、 马来西亚等各国的佛教寺庙和道场, 并进行佛像绘画作品展示, 使 《佛像典藏》 成为出、 在家信众修学的宝典, 使 《佛像典藏》成为祖国对外推广宣传和谐世界的载体, 并以此向世人证实: 大中华有佛, 佛在大中华。

    2009年6月, 香港佛教联合会会长觉光长老90寿诞期间, 香港政要、 社会名流、 世界各国高僧大德和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叶小文、 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诚长老数千人出席寿诞庆典, 观瞻 《佛像典藏》。《佛像典藏》 永久珍藏于香港佛教联合会。凤凰卫视亦在香港总部办公楼前, 为 “佛像典藏万寺行-香港” 举行隆重欢迎仪式。

 

 

五台山全山共斋暨《佛像典藏》迎请法会, 同祈国泰民安

 “《佛像典藏》 的问世, 将震动中国, 震动世界。” 这是全国政协原主席李瑞环对 《佛像典藏》 的高度评价和题词。

 2009年7月21日, 阳光明媚、 圣地显瑞。由中华社会文化发展基金会夏荆山 《佛像典藏》 公益推广组委会、 荣智健先生供养的 “五台山全山共斋同祈国泰民安” 法会在五台山全山各寺院同时举行。主供斋寺院有碧山寺、 普寿寺、 显通寺、 黛螺顶和塔院寺。法会主题是:“国泰民安、 念报国恩、 爱国奉献、 世界和平”。五台山全山僧众及来自全国各地的善众媒体记者数千人出席法会。

  在空灵悠远的佛乐声中, 隆重举办了 《佛像典藏》 五台山迎请仪式, 81名僧人在五台山佛教协会会长妙江法师的率领下, 顶礼一套由夏荆山居士、 荣智健先生供奉的在第二届世界佛教论坛首发、 具有 “造像版大藏经” 之誉的传世巨著 《佛像典藏》, 500僧众列队诵经护持到碧山寺藏经阁永久珍藏, 这也标志着 《佛像典藏》 万寺行五台山启动仪式圆满成功。 

 “万佛进万寺” 是中华社会文化发展基金会夏荆山 《佛像典藏》 公益推广组委会的愿景, 通过 《佛像典藏》 万寺行这座桥梁, 将广大信众结缘助印 《佛像典藏》 的功德送达到寺院, 接受千万人数百年的拜奉。

    夏荆山佛像艺术展在故宫博物院隆重启幕, 引来僧众及信众人流如织, 展览欲罢不能, 持续长达三月余

 

    2010年3月16日上午,“佛像典藏——夏荆山佛像艺术展” 在北京故宫博物院隆重开幕。文化部副部长赵少华、 故宫博物院院长郑欣淼、 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学诚法师、 宁波慧日寺住持传禧法师等政府官员、 宗教界人士和媒体记者共300多人参加了开幕式, 开幕式由北京故宫博物院副院长陈丽华主持。

    在开幕式上, 展览负责人--夏荆山居士大弟子胡曜麟表示,《佛像典藏》 可以帮助佛教修行者更好地、 更真实地理解佛经和佛理。对于未入佛门或初入佛门的人来讲,《佛像典藏》 中清净、 庄严的佛像和通俗易懂、 言简意赅、 浓缩佛经精华的 “佛法修学心得”, 大大降低了人们了解佛学、 研修佛道的门坎, 可以帮助人们更快地汲取佛法精髓, 为广大善信打开方便之门, 有助于普度更多的众生。

    这次展览, 引来僧众及信众人流如织, 展览更是欲罢不能, 共持续长达三个月时间。展览一结束,“《佛像典藏》 ——夏荆山佛像艺术展”, 就踏上了赴香港、 美国、 加拿大、 欧洲诸国的巡回展出旅程。

“这批佛像画是从故宫摘下来, 拿到故乡展览的”

 

 凑巧的是, 在寿光长达一个月的夏荆山故乡佛教文化艺术展, 整个宣传报道工作正是记者本人负责的。 4月21日, 记者赶到市文化中心华歌美术馆时, 已是下午3点, 夏荆山老先生的孙子夏颢源正站在高高的梯子上挂画, 虽然是满脸汗水、 一身疲惫, 但记者注意到他有掩不住的兴奋。为了爷爷的佛像画在老家展览, 他已经忙活了好几个月。

 4月 20日, 他坐着拉画的大货车, 颠簸了 10多个小时, 从北京到寿光时已是晚上10点。21日一大早, 他就起床卸车, 挂画, 从上午到下午连口水都没喝。

 “这批画是从故宫的墙上摘下拿来展览的, 不仅将故宫展出的佛像画悉数拿来, 爷爷还一张一张从5163 张佛像画中挑选了数十张精品, 每挑一张, 他都反复推敲。爷爷佛画展在海内外展出多次, 令他如此动心的还是首次。爷爷常说, 寿光才是他的根!”

 “为了这次展出, 爷爷推掉了另外两场重要展览, 推迟了在中国美术馆的展出。我们从北京临出发前, 爷爷和来迎接佛像画的工作人员谈了两个小时, 嘱咐展览期间的若干细节, 细致程度连我们这些平常围在他身边的子孙们都感到吃惊, 当然爷爷更多是询问老家的变化, 当听到寿光经济跻身全省前列、 乡亲们生活美满幸福时, 他格外高兴。”

 对于画展在老家展出一个月一事, 夏颢源介绍, 这是夏荆山煞费苦心琢磨很长时间定出来的。一个整月, 含月亏月圆。爷爷祖籍寿光, 后来辗转去了美国, 由于一生忙于佛教文化传播和佛画像的研究磨炼,所以很少有机会回到家乡, 这是爷爷内心感觉亏欠的地方。所以他一直想, 一定要在家乡的热土上, 举办荆山佛画展, 了却其一生夙愿, 也算是圆了作为海外归侨一个久久远远的梦!

 布展的几天时间里, 记者全天跟踪采访。虽然画展尚未开幕, 但还是有很多消息灵通人士提前来观看。有人指着 “十八罗汉” 问夏颢源,“为什么十八罗汉图上有大小不一的残缺?” 夏颢源说:“这是爷爷40多年前旅居美国时画的, 由于时间久远, 所以就出现了墨粉脱落现象。不过这也是爷爷数万幅佛画像中的珍藏, 一般性展览, 爷爷是不舍得拿出这堪称 ‘文物’ 的旧作的。”

 在大厅里, 记者注意到有7幅近 10 米长的巨幅佛画像从三楼垂下来, 夏颢源告诉记者, 这些画作从来没在海内外展出过, 每一幅巨幅工笔画像, 都渗透着爷爷一年多的辛苦和无尽的心血。

 

“今天是一个意义非凡的日子, 父亲终于在有生之年, 实现了在家乡土地上举办佛教专题画展的夙愿!”

 4月25日上午, 市文化中心观者如潮, 赞叹声不断, 夏荆山佛教文化艺术故乡展如期开幕。一个旅居海外多年的当代国学艺术大师、 世界知名佛教善信檀越和佛教绘画艺术家的家乡展览, 在此刻揭开了神秘面纱。

 近90岁高龄的夏荆山居士, 让次子--精中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创办人夏弘禹先生代替自己出席开幕式。夏弘禹激动地告诉记者:“今天是一个意义非凡的日子, 父亲终于在有生之年, 实现了在家乡土地上举办佛教专题画展的夙愿!”

 据悉, 本次家乡艺术展的160幅作品, 是从5000多张佛教绘画书法作品中精选出来的。而在寿光举办的夏荆山佛教文化艺术展, 是继香港、北京故宫等地展出后, 首次在山东展出。

 在开幕式现场, 记者见到赶来膜拜的信众群众人流如织, 齐鲁佛教文化交流中心的王玉华也率众弟子前来迎请膜拜。他告诉记者: 夏大师佛教绘画于尺素寸札中浸透着无穷的愿力, 透射着悲智的能量。作为大师家乡信众, 能在家门赏观到大师摄精攫粹的作品, 真如三生有幸, 我们会常来膜拜学习的。在印章篆刻界有些名气的北京二酉堂寿光画廊负责人曲牟文, 也被吸引而至, 在每一幅佛像前, 他都双手合十, 行礼膜拜, 他的迷恋虔诚感动了记者。

 那一个月中, 记者亦养成了爱看佛画展的习惯。常常于工作闲暇, 独自一人奔文化中心展览大厅而去, 一个人静静地驻足仰慕赏观品味这160 余幅夏老为家乡精挑细选的画作。每每看到一个近90岁老人那 “寿光人夏荆山” 的图章时, 就会心起波澜, 就会又一次想起在京采访结束告别时, 夏爷爷握着记者的手嘱咐说:“以后来北京采访就来这儿坐坐, 咱们再喝喝茶,叙叙旧。”

 结稿之时, 正是仲秋, 明月在天,普洒光华。望着天空, 记者在想: 千里之外, 老人那颗慈祥的心, 可否又越过华夏沃土飞回故乡, 播洒甘露, 传递温暖!

首席记者 王慧茗

夏老自序

 纵观华夏两千年佛教文化, 乃佛经之理性与佛像艺术之形象, 互为印契, 互证妙果之历史。佛像艺术, 则如一花一世界, 一树一菩提: 既聚结道体, 具福田之博; 遂展现禅心, 兼慧海之深。

 故尔, 佛像艺术便是有形之佛陀真言, 五彩之佛教经典。宛若燃暗夜之明灯, 开启生命智慧; 犹如发长河之轻舟, 承载心灵超越。绘画亦是修行, 读画恰为加持。几片彩墨, 正为几朵祥云, 几泓法水; 一幅佳绘, 便是一座道场, 一道丛林。古时, 吴道子之佛画, 曾泽被百代; 王摩诘之法笔, 亦惠及九州。佛门艺术已入佛宝境界, 正如日月同辉。

 敝人早年欧美之旅, 所见绘画美奂美仑, 皆荟萃于各处教堂之内。其艺术瑰宝, 恰为每一国家, 每一民族, 文明历史之结晶, 文化精髓之缩影。展望之余, 既令人肃然起敬, 又使人感慨良多。回首华夏民族, 历史源远流长, 文化博大精深, 然而, 佛像绘画艺术与艺术精彩之庙宇, 却于当代难得一见。便是东南亚诸国, 其佛教绘画, 亦是寥若晨星, 所见硕果仅存, 亦是残损不全。于是便不由人扶膺长叹, 思之愈远。

 佛教绘画, 乃全世界艺术范畴之内, 极独特, 极奇异之文化现象。既具常规艺术风范, 营构美感, 供人愉悦; 又标新立异, 戛戛独造, 可净化人心, 启人向善, 引导受众超尘脱俗, 获智开悟。我辈之人, 实应承继前人妙慧, 发愿心, 倾智力, 续接于断层, 挽救于失传。以求佛教绘画法光重现, 以使佛教艺术慈霖广布。于是, 敝人于四十五年前, 即发诚心于海外, 集资料于各国, 迎寒来以修行, 送暑往而挥墨。精研先贤佳品, 绘制法相新作。立誓完成佛教故事图与 《华严经》、《楞严经》、《法华经》 等重要经典讲法图、 变相图等大型绘画。倾其心力而奉献菲薄, 传承历史以抛砖引玉。

 上世纪六十年代, 欧美哲学家即断言, 二十世纪乃物质发达、 科学发展之世纪。二十一世纪, 乃心灵修养, 弘扬佛学之世纪。自八十年代始, 欧美佛教便风行为热潮, 研究社团丛生, 崇佛信众蜂起。值此潮流之中, 敝人于一九九一年, 回国建校, 培养佛教绘画人才, 以求幼苗成林, 代有传人。

 此间, 敝人已登耄耋, 深感完夙愿而绘制全部佛像, 已属力不从心。于是, 遂请亲传学生予以协助。凡学生之作, 均有其画章为证。目前, 敝人经佛教画坛修行四十三年, 暨培养学生一十二载, 共完成绘画六千余幅, 其中大型画幅超过一丈者, 五百余件。敝人笔拙,不能画出佛之庄严, 难以尽绘如法佛像, 唯有佛心虔诚, 矢志不渝。而今择出千幅, 题为 《佛像典藏》, 予以付梓, 公诸于世。谨此敬献于海内外高贤大德与崇佛向善之士, 同时就教于佛教艺术界诸位方家。

 敝人学佛途中, 最富造化者, 乃幸遇佛学大师南怀瑾先生。先生精心指教, 分外厚爱, 对敝人一生学佛及奠定做人之基, 影响尤为重大。敝人于南师门下众生之中, 是为修学浅薄之人, 但发心绘画, 却与南师教诲深具因缘。本书出版如有功德, 谨此回向南师, 以报南师恩典, 并祈望老人家长住世间, 广渡众生。

 

责任编辑: 王秀慧
 
 
中国寿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