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期单保江

时间:2012-04-17 15:26   来源:寿光日报   

他向世界宣传山东 推介寿光

——访经济日报社山东记者站站长、高级记者单保江

春暖花开的季节,记者在春意盎然的大明湖畔省政府大院里,在经济日报社驻山东记者站,采访了从我市走出的国内知名记者、经济日报社驻山东记者站站长单保江,在这儿,记者聆听到了一个新闻人的成长历程,深深感受着一个游子对家乡的那份眷恋挚爱。

恢复高考第一年,兄弟二人同时考上大学,轰动乡里

1977年岁末,单保江和弟弟同时考上大学。一家同时出了俩大学生,这在当时,成了寿北盐碱地里轰动一时的新闻。论人口,当年3000多人的北单在全县是数得着的大村,解放后,还没出过一个大学生。

读高中时,单保江的语文老师曾把自己大学中文系的教材借给单保江学习,老师对这个作文成绩特别突出的爱徒寄予了很高的期望。他的作文更是被拿到高一级的班级宣读,给学长们当范文。

当年高考还没有恢复,到1975年高中毕业时,未来几十年的路似乎一眼就可以看到底:那是一条不愿意走却必须走下去,祖祖辈辈都走的种田之路。单保江先是在家种田挣工分,后凭着自己的学识和努力,在本村小学出任民办教师。

1977年,由于文革冲击中断了十余年的高考制度得以恢复,中华大地重新迎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这突然而至的高考,为单保江这一代人,也为当时的中国,带来了新的希望。但面临的一个天大问题却是,恢复高考的第一年,并没有什么对考生年龄的限制,积累了十多年的高中毕业生都在一股脑地挤同一座窄窄的独木桥。这就如同铁路突然塌方,积攒了10多天、急于回家的旅客,一下子涌向第一辆开通的列车上。单保江以优异成绩如愿考上了山东大学汉语言文学系。

在高考中,同样创造奇迹的是其弟弟单保山。当时,学校为了让学习尖子提前体验一下高考气氛,就从高一班级挑选了6个人参加高考,其中只有弟弟一个人考上本科。弟弟没读完高中就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顺利考上研究生,以后又到美国拿到博士学位,在美国定居了。高考录取结果是在当时家家都有的广播喇叭里公布的。4万多人口的道口公社,一共考取了6个本科生,其中单保江一家就占了两个,一时传为佳话。跟黄土黑地打了大半辈子交道老实巴交的父母更是容光焕发,自豪极了。

四年的山大生活清苦而充实常常将膏药贴在破袜子洞上,

一直穿到千疮百孔

告别农村上大学,一头扑进了知识的海洋。过去残缺不全的知识体系,来了一个恶补。 4年苦读中,大量的阅读、写作、交流,让他开阔了眼界,丰富了知识,提高了技能。在山大,他用功最多的是古代汉语,并由此打下了很牢固的基础。他写过一篇短篇小说《青纱帐里》,只差一点就在《山东文学》上发表。尽管差一点和差一百点结果一样,但对当年那个缺乏自信的他来说却是莫大鼓舞。

还记得,当时在全省文艺圈中很有人脉的李安林告诉说,一位叫李光鼐的老师对这篇短篇小说很是欣赏,通过了,却在最后就要出刊时让王希坚给否了,很可惜。清苦的大学生活让他难忘,他常常把伤湿止痛膏贴在破袜子洞上,一直穿到千疮百孔。

在寿光县委办公室,勤奋的他工作十分突出但他很快发现,从政绝非专长,他改做了一名出色记者

大学毕业后,他一门心思想回老家。他很幸运,被分配到了寿光县委办公室,在信访科当秘书。还记得,上班不久就写了一篇县委书记重视信访工作的材料,在中共中央办公厅内部刊物《信访动态》上发表出来,竟有三个页码的篇幅。这在当年的县委办公室,也算大事了,赢得很多赞扬。虽然小有成就,但他很快就发现,从政绝非自己专长。转行的机会很快就来到了跟前。

 1984年,潍坊日报社公开考试招聘编辑记者,录取比例大约是 10:1,他轻松入围,开始了热爱一生的新闻生涯。到潍坊日报后,他写的第一篇稿子就同时刊登在大众日报第一版,这对初入新闻战线的他真是莫大鼓励。

到了第二年,他的一篇报道潍坊风筝会的特写发表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此稿还斩获了山东省好新闻三等奖。在大量的新闻实践中,他进步飞速,学到了很多新的东西,并先后担任过潍坊日报总编室副主任、时事部主任、记者部主任,被潍坊市委组织部列为潍坊市中青年专业技术拔尖人才。

省委党校50人研究生班脱产学习两年一人课余独办知名月刊驾驶天地,杂志红遍全国

对于年轻有为的单保江来说,再一次的好运降临,是山东省从党政干部中招考研究生。当时的省委书记梁步庭,提出要培养跨世纪领导干部。1987年,全省组织部门推选了100人参加考试,按照考试成绩从中选拔50人,在省委党校开办了党政干部研究生班,完全脱产学习两年。

这在全省是第一次,在全国也算首开纪录。记得当时招生的条件是:党员、本科毕业、五年以上工作经历、副科级以上。靠了山大扎实的功底,他以名列前茅的成绩跻身其中。两年的脱产学习,为他的人生打开了新的机遇之门。在党校的那些日子,中国机电报在济南创办驾驶园月刊,从第一期他就参与编辑。从第二期起,转到天津继续出版,山东的杂志则改名为驾驶天地,但此时在山东的编辑队伍,却只剩单保江一个人了。该月刊有48个页码,和当时的中国青年、山东青年等杂志厚薄一样。

从第二期起,编采就由单保江一人在上课之余完成。采访、写稿、编稿,还要划版,看清样。几乎每天晚上都干到下半夜,熬通宵也是常事。 1989年6月,单保江省委党校毕业,他又回到了潍坊日报,驾驶天地杂志的编辑业务也跟着他随嫁到了潍坊。前前后后,他独自一人担任着总编辑兼编辑约有两年时间。那两年,他的精神状态出奇好,每天任务都排得满满的,一刻也不得停闲,一本月刊杂志竟然靠他一个人支撑了下来,现在想来绝对是一个不可理喻的奇迹,他也由此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锻炼。

当时杂志发行遍布全国多数省市区,那个时候,老家寿光的新华书店同全国各地的新华书店一样,都是在显眼位置摆着一长溜的驾驶天地,很受读者喜爱。

他在经济日报发表的第一篇新闻,让寿光的大白菜都卖了出去助推了起步不久的寿光蔬菜产业

通过一人独办杂志两年一事,单保江对自己的潜力和能力,有了更多的自信。对于山大赋予他的扎实业务功底和勤奋的治学精神,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这本杂志,曾经在省内外产生过很大影响。多年后,他偶尔见到,总有老友重逢的感觉,无限感慨涌上心头。

也许是凭借着这一段的过人表现,他开始被经济日报等大型媒体注意。想不到的是,他发表在经济日报上的第一篇稿子,竟然写的是家乡,是当时尚处于起步阶段的寿光蔬菜。

记者面前摊开的是一张1989年12月2日的经济日报,报纸早已发黄,在一版显著位置有一篇《谁知盘中菜 片片皆辛苦》的现场速写,遂认真读了起来:早就听说,到山东寿光县必去九巷,因为那里是全国最大的蔬菜批发市场。

11月30日下午,记者来到九巷市场。在一片白菜的长岭中,见到了县委常委、宣传部长黄凤岩。这位与共和国同龄的女部长正在了解大白菜的销售情况。老熟人见面,没等寒暄,黄部长便操着东北口音开了腔“:记者同志,你们可要帮着菜农说句话,把大白菜销出去啊!”她接着连珠炮似地谈起了大白菜情况。

“今年咱县生产大白菜1.8亿公斤,菜还没上市,县委书记王伯祥就提出‘,为政之举在于富民’,老百姓辛辛苦苦种出了菜,咱要抓紧帮着销出去。县里采取果断措施,让全县各行业的230名供销人员全都出动推销大白菜。到11月28日共销出0.8亿公斤。由于大白菜收获期短,上市集中,还有1亿公斤未落实销路。县委书记王伯祥和县长姜洪佩急得浑身冒火。28日,他们主持紧急会议,县直部门和县属企业都落实了销售任务。”

说到这里,站在一旁的新闻干事小郭插话说“:昨晚黄部长一连打了20多个长途电话,联系推销大白菜。”

告别了黄凤岩,我们在市场交易所见到了县长姜洪佩。他手里拿着一张报表,上面清清楚楚地记载着每个单位承担的大白菜销售指标和每天的销售进度。他告诉我们,“今年大白菜的质量特别好,每公斤还不到 4分钱,眼看天气越来越冷了,要是菜冻烂在地里,怎么向老百姓交代呀!”

 这篇稿子刊登后,引起了国内各主流媒体及外地蔬菜流通客户的关注,寿光蔬菜不仅没有发生烂市,还卖出了较为满意的价格,老乡们没有蒙受损失,更没有伤害刚刚生发的种菜积极性。想不到的是单保江在经济日报的处女作,不仅登上了经济日报头版,还为家乡刚刚起步即遭遇挫折的蔬菜产业做出了巨大贡献,这令他十分欣慰。

尚不是经济日报记者,却带着浓浓的情感采写赵志浩

这位16岁入党的省长,其儒雅稳健之风,感染了他

从大白菜报道一炮打红后,单保江便经常陪同经济日报记者乃至总编辑、副总编辑在山东各地采访,尤其是到家乡寿光采写蔬菜等稿件。

 1992年年底,借一次跟会议之际,他见缝插针采访了时任山东省省长赵志浩,在经济日报发表了独家新闻《实现新突破──访山东省省长赵志浩》,时至今天,他还几乎能背诵那篇新闻的某些章节:这位16岁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的省长,儒雅稳健,颇有风度。这也许与他曾在孔子故乡曲阜担任大学领导的经历不无关系。从最基层到省里的各级岗位上的长期磨练,以及每年中近半年时间深入基层调查研究,使他对各方面情况了如指掌。

今年年初,邓小平同志曾对山东作了这样的评价: “山东这几年也不错,生机勃勃。” 在这样众口称道的发展面前,赵志浩省长没有流露出半点骄矜与陶醉。他那深沉的目光和凝重的语调,使人感受到埋藏在他心底那种强烈的紧迫感,以及那种自强不息、争创一流的勃勃雄心。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悄悄逝去。在这岁暮年尾,我们与这位思想敏锐的省长握手话别。从他那坚定而又充满自信的神态中,我们感到,山东,正站在一个新的起点上,一轮新的突破和一次新的腾飞指日可待!

他把进入经济日报社的第一篇报道,同样献给家乡馈赠给了那片曾养育他成长的沃野

水到渠成,1993年,单保江到经济日报社驻山东记者站当了记者,与当年分配到报社的同班同学张济和、初志英成了同事。当时单保江和两个同学开玩笑说“:我用了十多年时间,才走到当年您俩的起点上。但是这十多年的经历,大大丰富了我的人生。尤其是对于社会底层的情况,可以说了解得已是非常透彻了。”

经济日报,是一个更高的平台。到这里后,单保江的视野更开阔,舞台更宽大。

春节刚过,单保江就来到了自己的家乡,他要把自己进入经济日报社的第一篇稿子,交给家乡那片生机勃勃的土地。

采访这天,寿光城村到处还是春寒料峭,他钻大棚、转市场、访农户,写成了一篇在当时国内反响很大的报道《中国的“白领农民”》:穿上西服,系着领带,坐上高级小轿车甚至飞机,跑遍全国乃至闯到国外,教人家在冰封千里的大地上开拓出一片如春的菜园,年薪一万、一万五甚至更高,这种从事技术指导的脑力劳动者、被人称之为专家的 “白领农民”,在山东省寿光县孙家集镇这个约有8000 名劳力的蔬菜之乡,已有680多人。

这些农民,正成为当地经济中一个潜力巨大的无形资源。曾有外省一位副省长,看到凛冽的寒冬中大棚里青翠的黄瓜,赞不绝口,非要见见技术员不可。找来一位农民技术员面谈几句,这位副省长当场拉着技术员的手上了自己的轿车。此后,全国各地前来求贤拜师者众,有的许以5万元的年薪,有的开出为全家农转非的高价。孙家集镇农民被轿车拉走的越来越多了。

勇闯非典灾区采访,省委省政府为他记个人二等功采写《赵志浩省长的一天》,广受好评

工作起来有拼命三郎之称的单保江,神圣的职业信仰使然,他多次进入非典传播严重的地区采访,省委、省政府给他记了个人二等功。这时候,他进入经济日报社尚不到一年时间。

时隔不久,他的另一篇带有写作手法革新色彩的新闻《赵志浩省长的一天》,出现在了经济日报的头版之上,以往媒体在采写省部级领导时,往往多用访谈类体裁,而初出茅庐的他却大胆用了记实手法,且有点像初中作文一样的行文格式,不想却大获成功,广受好评。

在时隔近20年之后,作为同行,记者又有幸拜读到了这篇“新闻”:

送走到烟台访问的老挝人民共和国总理坎代 · 西潘敦,12月7日,山东省省长赵志浩利用返回省城济南的时间,检查交通工作,度过了紧张而又繁忙的一天。

吃罢早饭,7时30分他便与省交通部门的同志奔上烟青公路,省长要亲自看看治理“三乱”的实际情况。来到地处莱阳市的省第37号道路检查站,赵志浩停下来详细询问起来。长驱210多公里,10时15分,赵志浩来到济青高速公路东端的西元庄立交桥。

之后,他便沿着建成即将通车的济青高速公路,对工程质量、公路管理等进行全面检查。

行至潍坊吃午饭时,赵志浩要求大家要树立现代化意识,使这条公路更好地发挥出效益。

在高速公路起点的济南收费站,赵志浩看望了正在进行紧张上岗前训练的管理人员。

此时,田野上已暮霭四合,一片苍茫。市区里华灯齐放,万家灯火。赵志浩乘车返回时,时针已指向5时50分。这一天,整个行程580多公里。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对于年逾花甲的省长来说,这是很平常的一天。比这还紧张的日子,还有不少。省长常常要求干工作要高效率快节奏,要有高速意识。

晚上,赵志浩又坐到办公桌前,像往常一样,批阅白天没时间处理的文件。那灯光又亮到深夜。

在另外一篇《如何引导农民走向市场,怎样为农民解难》的新闻中,他同样运用了细腻的手法,描述出了这个一省之长朴实能干的公仆形象:山东省省长赵志浩,一年有三分之一左右时间跑基层,日程表总是排得满满的……

赵志浩又一次提起了1987年曾轰动全省的“苍山蒜薹事件”,事情发生在苍山,却引起省里的反思……

最让这位省长挂心的,是山东西部欠发达地区的发展问题……

他采写的新闻,记录下了寿光在全国首届百强县排名中列第48位

1994年1月24日的经济日报头版,发表了题为《经济兴旺,培育市场》,在这篇报道中,单保江记录了家乡在全国首届百强县48位排名这一历史事件。

报道说,山东省寿光市在培育市场、引导农民走向市场方面取得了很好的经验,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寿光由蔬菜市场起步,带来了农民收入迅速增加和农村经济空前活跃。寿光人不满足于此,他们思维的触角,由碧绿的菜田伸向更加广阔的天空。

1993年,全市工农业总产值一举突破百亿元大关,财政收入达到 1.56亿元,农民人均收入1480元,比1992 年增加359元,成为全国首届百强县48位。

 2002年8月31日,经济日报头版头条的一个醒目标题《寿光菜巧做国际大生意》格外引人注目,这篇文章记录了寿光蔬菜产业走国际化路子的不凡旅程。翻阅主人用锥子麻线装订整齐的《单保江新闻合订本》,那厚厚一本本犹如一块块砌墙的砖块,记者知道这是一个新闻人大半辈子的心血热爱和煎熬,因此从手到心都觉着沉甸甸的。翻阅着,竟看到了这么一个头版头条,它不是记录寿光蔬菜,而是记录了稻田镇马寨村远近闻名的种粮大户李作义,令记者眼前一亮。

他采写的《节俭之风兴寿光》,竟发了经济日报头版头条这篇报道向全国人民宣传了朴实无华的寿光精神

1997年5月24日,单保江跟当时寿光市委宣传部的汪秀丽、郭笃平一起,采写了《节俭之风兴寿光》,竟然发了经济日报的头版头条,发表时编辑还特地加了《编者按》。通讯写到,山东寿光市属企业利税连续三年增长幅度超过60%,去年财政收入过3 亿,然而绝大多数党政机关和大中型企业却仍旧在十几年前甚至更早的旧楼里办公。

 1993年,在亏损泥潭中苦苦挣扎了4 年的原寿光纺织机械厂新班子下决心扩大农用车生产,然而却借贷无门。当时市委、市政府恰好备足了盖办公大楼的资金,听说此事后,一笔划出600万元,让这个企业启动起来。去年该厂实现利税3232万元,效益在全国同行业名列前茅。

而市委、市政府至今仍在原来的旧楼里办公,盖新办公楼的规划又一次落了空。听介绍说,市里几次筹足了钱,没等开工又拐了弯:几大骨干企业要技改,要发展,急需资金。没办法,有米先喂下蛋的鸡。名声在外的寿光,难道经济实力不行吗?完全不是。

近年来,寿光经济发展速度引人注目。蔬菜生产稳居全国头把交椅自不必说,工业也在短短几年间上了一个大台阶。寿光虽然有“财大气粗”的经济实力,但记者在采访中强烈感受到的,是全市上下那节俭朴素,有时甚至可以说小家子气的那么一种作风。

多年来,寿光市财政过的是紧日子,精打细算,小手小脚,企业非生产性开支也是压了又压,但在技改投入上却毫不含糊。原来曾面临绝境的小化肥厂、小酒厂、小服装厂、小机械厂,现在都成了在全国、全省有影响的企业集团,成了聚金生银的摇钱树。

经济日报社的知名评论员唐普为此写下了《成由勤俭败由奢》的编辑点评:寿光的蔬菜生产在全国有名。从以菜致富、以菜兴农,到以菜兴市,无疑是成功的,但寿光市社会经济能够全面发展的主要原因,还在于全市干部群众有一股奋发向上的状态,有一种艰苦奋斗的精神。

他通过多篇重头报道向全国人民介绍了又一位一心为民、日理万机的人民公仆

1998年3月8日,经济日报有一篇新闻报道,翻开报纸甭看内文,仅仅是标题就深深吸引住了读者的目光,《吴官正的“寒暑表”》:

也许有的人没有想到,写给吴官正的人民来信,他全都要看,每天一摞,一封封地看,重要的就批转有关部门处理。他说:“群众给我写信,上访找我,是对我的信任,是对党和政府的信任。我们不能辜负他们的信任。”

作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山东省委书记,他很忙。但再忙,也挤不掉阅批人民来信的时间。他到山东工作后,明确要求地市县的党政一把手都要亲自处理人民来信,每人每个月都要亲自处理一个人民群众最关心的问题,并将结果报省委办公厅。

办公厅每月都汇总列表向他报告,如果哪个人没有干,他就要问一问:“你是病了,还是出国了?病了,只要不昏迷在病床上也总能处理人民来信吧?出国,也不会一个月吧!”不认真处理人民来信的干部,在他这里过不了关。一年前,吴官正坐着火车,到山东上任,第一站就到了孔繁森的家乡。到济南后,风尘未洗,就看望信访干部,了解信访工作情况。一封封来信,一次次来访,凝聚着万家忧乐。它是群众情绪的寒暑表,社会动态的温度计,它是通向群众的最敏感神经和最直接的桥梁。

吴官正,没有辜负那一双双信任和期待的眼睛。吴官正说得很实在,他来山东,是为了干点事。上为中央分忧,下为百姓解愁。他常常深情地吟诵当年潍县县令郑板桥的诗句:“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他说,一个封建官吏尚且如此,我们是共产党员,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我们干的一切,更要以人民满意不满意、高兴不高兴为标准。

革命老区临沂,是山东自然条件最差的地方,离省城有300多公里。吴官正在山东工作不到一年,已去过6次,12个县区全都去过。吴官正说:“现在,群众有些不满意的地方,负担重,一些干部简单粗暴,吏治、司法方面也有某些问题。老百姓是最通情达理的。”他能体察群众情绪,也善于从群众信访中汲取营养。能做到这一点,最根本的是来自于对群众深厚的感情。

吴官正出身贫寒,艰难求学,尽尝苦头,对群众疾苦感同身受。时隔4天以后,一篇《吴官正说官》,作为两会特刊,又登载在了经济日报上:鸿翔大厦天津厅,气氛热烈,山东代表团的新闻发布会举行着。省委书记吴官正正在把身边的6位市长、专员及3位省直部门领导一一介绍给大家。

 ——济南市长谢玉堂,典型的山东大汉,去年他们的经济增长速度全省最快;

 ——青岛市长王家瑞,省里17位市长、专员中,数他学历最高——博士;

 ——菏泽地区专员陈光,搞股份合作制出名,外号“陈卖光”;

 ——李玉妹,能干的临沂女市长,41岁,领导 970万人;

 ——市长王玉芬,是潍坊这个充满创造性地方的带头人……。

吴官正这种平易近人新闻发布会序曲,老记们闻所未闻,大家都为他的朴实诙谐感染了。 2000年初,吴官正在山东省纪委会议上,将省委常委最近制定的抵制跑官、狠刹送礼的“约法三章”公布出来,令四座皆惊。

“约法三章”很实在,也很有针对性,吴官正严肃地说“:我曾经几次就不许利用自己的权力和影响为亲属谋私利问题,向各级各部门明确表态。这里我再次重申,无论是我的真亲属还是假冒的,还是身边工作人员,如有要求提拔干部、招工就业、承揽工程、房地产开发和房屋交易、招商融资、换取外汇、推销和购置商品、为人说情、干预办案等等,同志们都要坚决拒绝,并对当事人进行严厉批评教育,同时告知我。希望大家严格要求我、严格监督我。”

这些都通过单保江手中爱憎分明的笔,记录在了2000年1月31日的经济日报上,一时引起波澜。

报道在改革大潮中迅速崛起的寿光金融,他功不可没

这是1997年11月19日,发表在经济日报上的又一个头版头条,它还是记录寿光的,记者仍然是单保江,不过它是记录寿光金融的:《信贷:怎样走向优质高效──工商银行寿光分行提高信贷质量纪实》。

《信贷“春雨”润农家》,是单保江在家乡田间地头采写的反映金融体制改革的优秀通讯文章。 2010年金秋季节,山东寿光农村商业银行投资控股设立的天津东丽村镇银行开业。县级银行跨省经营这一消息,单保江在第一时间内向世人做了报道。

这些年,他还写出了 《寿光之光》、《山东寿光农民搞科研 农家院就是“科研所”》、《山东寿光与陕西泾阳“联姻”记》、《寿光:好吃的黄瓜是怎样种植出来的?》、《鲜活的数字红火的发展》 等数不胜数向世界推介家乡的新闻报道,一个游子的悠悠爱乡之情让人动容。

他的报道,中央领导、历届省委省政府领导多次作出重要批示

2004年12月28日,单保江在经济日报头版,刊发了《“中国动力”强劲提速 山东潍柴销售收入突破百亿元》,中央领导在当天的报纸报眼位置批阅道:春河(时任经济日报总编辑武春河):看了这一系列“名牌故事”很兴奋,头版有题目,后面有专版,配有专家点评,望深入学习锦涛同志在政治局学习会上的讲话,与发改委、国资委紧密配合,为提高我国自主创新能力,提供强有力的舆论支持。且同时在第12版《潍柴:“中国动力”品牌这样诞生》上批示:春河:推出这一专版很好,经济日报就应旗帜鲜明地大力推动,提高自主创新能力,转变经济增长方式。

时任山东省委主要领导在这份汇报资料上批示,衷心感谢中央领导的关心支持和重要指示,感谢经济日报对山东的关心支持和厚爱,我省一定要加大“三个一批”工作力度,争创更多的自主品牌,提高研究开发能力。请转达对社长和各位领导同志们新年亲切的问候。第二天,这位省委主要领导接着又在省委宣传部的《新闻信息》上批示:要认真学习贯彻中央领导的重要指示,大力推动提高自主创新能力,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增强我省经济综合实力和竞争力。作为省委主要领导接连两天为单保江的一篇新闻稿件做重要批示,这很难得。

 2000年10月,得知经济日报总编辑武春河要亲临山东采访,当时的省委主要领导批示:保江同志:2月3、4日去济南,欢迎武春河同志来山东指导工作,我一定去看他,采访事宜请王敏准备材料……。

另外,单保江在不同时期还有多篇新闻报道,被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做出重要批示。

在今年两会期间,单保江采写的《让山东的山更绿、水更清、交出“蓝天白云 繁星闪烁”环保答卷——访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省长姜大明》等重头报道,向世人进一步阐述了山东作为一个经济大省抓环保,促民生的坚定信心

自当站长起,山东在经济日报上稿量一直名列前茅最多的一年,山东发表头版头条27个,创了历史最高纪录

一晃15年过去了,在经常性单打独斗的工作中,单保江的性格发生了很大变化,为人处世更加自信,对外交往更加从容。但几十年没有变的是从上学起养成的知识分子的基本品格:踏踏实实做人,扎扎实实做事,宽厚待人,严以律己。

 30年间,单保江东奔西跑,奋力前行。工作,换了3个地方,家,搬了7次。夫人和孩子为了适应他的人生轨迹,一次次地频繁更换生活、工作及学习地点,一次次地进行心理调适和人缘磨合,作出了很多牺牲。但艰难的路,总算一步步走过来了。现在,夫人已评上副高级职称,女儿靠自己的努力,在美国研究生毕业。去年,单保江参加了中央党校中央直属机关分校2011春季司局班的学习,并顺利毕业。

今天的单保江总喜欢回过头去思索。是啊,自己努力过,奋斗过,大多数时间,没有碌碌无为地虚度。再向前看一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相信他还会更努力,还会奋斗,相信他还会像宋祖英唱的那样,越来越好!

本报首席记者 王慧

 

责任编辑: 王秀慧
 
 
中国寿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