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期 李林光

时间:2012-08-13 09:18   来源:寿光日报   

春雪桃选育第一完成人、凯特杏选育第二完成人、优质红富士选育第一完成人、泰山嘎啦苹果选育第一完成人

菜乡走出的全国著名水果育种专家、研究员李林光博士

当记者冒着炎炎酷暑在家书写本期骄子文章时是一盘娇艳、可爱的小嘎啦苹果,陪伴着自己。每当焦躁难熬时,便咬一口酸甜馨香的“小嘎啦”,刺激写作欲望,捕捉那酸酸甜甜的灵感。

是啊,在今天我们丰盛美味的果盘里,那鲜艳欲滴的优质红富士,那春姑娘般娇艳的春雪桃,那脆得掉渣的油桃“五月火”……

还有一个水果名字,寿光人尤其熟悉,那就是“凯特杏”。这个品种,早在10年前,就在寿光大面积推广种植,那个时候的菜乡,不管是在政府举办的菜博会,还是在熙熙攘攘的乡村大集上,总能听到“凯特杏”这个名字。

但我们有所不知的是,在这么多名优水果的选育团队里,有一个寿光人一直在挑着大梁。他是春雪桃、优质红富士、优质嘎啦、“五月火”油桃选育课题的第一完成人、凯特杏选育的第二完成人;他是山东省果树研究所水果室主任,是省政府授予的山东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他的名字叫李林光。

然而,在泰安,记者见到这个心仪已久的“神秘采访嘉宾”时,却多少有些出乎意外。

要问在自己所采访报道过的70多个寿光骄子里,谁的肤色最黑?那非李林光莫属,记者面前的李林光不仅肤色黑,且不善言辞,甚至在面对采访时,竟有一点木讷的味道。在他稍显凌乱的办公桌上、鼓鼓囊囊的公文袋里,那铮亮锋利的修枝剪、手锯、嫁接刀“三剑客”,让家乡记者,实实在在触摸到了这条寿光汉子的敬业实干精神。

在弥河边园艺场出生长大,父亲是县园艺场场长

1965年11月,李林光出生在弥河东岸的老寿光县园艺场,他说从小最深最美最绿最甜的记忆,留给了桃李飘香的园艺场,留给了富饶殷实流蜜的弥河东岸。那个时候,父亲李玉才,这个1959年山东农学院园艺系毕业的老牌大学生,担任了多年的寿光县园艺场场长。他1990年从寿光县供销社离休,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一直没有离开过农民农村农业。

记忆中的寿光园艺场,辖屯田总厂、东方分厂、凤凰分厂三处巨大果园,论规模,论名气在全省都数一数二。

还记得,小时候的弥河水,特别涌,特别清,特别甜。李林光跟小伙伴们玩耍嬉戏的地方,不外乎两处,一是园艺场里那无边无际的果树桃树,再一个就是钻过树棵子,偷偷跑到弥河下河游泳摸鱼捞虾。从童年起,李林光就喜欢坐在树荫下,用手托着腮,久久望着果树出神。

从苹果、桃树、杏树、梨树开花,看着它们坐果,再到膨果,再到上色,一直盼望着盼望着它们最终成熟收获。也许是受父母影响,也许基因里本就带着对果呀桃呀的偏爱,反正李林光从小就对果树特别着迷。那个时候,尽管园艺场管理十分严格,但他跟小伙伴们从苹果桃还很酸很涩时就开始偷着品尝,一直吃到成熟收获,树叶落尽,仍孜孜以求,到园子里仔细搜寻树梢顶的果子。

苹果什么时候最好吃,什么品种最好吃,哪棵树最甜,哪棵树最脆,哪棵树最早熟,他都总结得头头是道,都镌刻在记忆深处。

那个时候只知道每种果木都是先酸后甜,后来随着慢慢长大,才逐步知道了苹果桃越长越甜是因为在成熟过程中,酸甜变化和香气生成的自然生长规律。

对果树有着至深情感,放弃上山大等名校,选择农林

1985年,在学校品学兼优的李林光从寿光一中毕业了。高考成绩公布后,他的成绩非常好,尚依稀记得,当年的分数线是490分,他考了538 分。538分,是个轻松上山大的分数。可在填报志愿时,当同学们都把目光齐刷刷对准名校时,从小在苹果树底下长大的他,却毅然选择了山东农业大学园艺系果树专业。

他告诉记者这个志愿的填写,是他出生在果园,生长在果园,从小受父母职业熏陶感染,从小在果树树空儿里玩捉迷藏,做的一个20年子承父业的绿色梦想。他还说,就连父母赐给的名字,都寄托着希望后代将林果事业不断发展壮大的殷殷希望。

大学4年里发生的很多事情,令他在同学们中倍感自豪,那是故乡带给这个游子的最美少年印记。

小时候,他天天跟着大人们到果园里干活,父母干活时,稍不留神就会找不着他了,最后往往是在树空子里找到他。由于紧邻弥河,时时担心的大人往往会打他一顿。

还记得那个时候,寿光园艺场里有钟华德、尹镜堂、刘克文还有父亲等一大批技术权威,小小的林光跟着这些前辈们学到了很多东西,当然最熟悉的莫过于多种果树的嫁接扦插技术。

到了大学,实习课时,看着李林光同学嫁接和扦插技术老到而熟练,老师和同学们都既惊讶又纳闷。当大家了解了他出生在一个果树世家时,都投去了羡慕的眼光,有的干脆让李林光当起老师,手把手教自己嫁接扦插技术。李林光笑着告诉记者,这也许就是从小得来的感性认识,首次上升到理论的层面之上。

随着大学生活的继续,李林光小时候所掌握的桃树疏花疏果及授粉技术,简直让他成为了同学们心目中的“小神仙”。

寿光红星早就誉满京城,带着家乡亲人嘱托,赴美3年,系统学习世界最前沿的果树育种科技

    采访闲谈中,李林光自豪地告诉家乡记者。今天大家都知道寿光是菜乡,其实早在蔬菜之前,寿光还是全国有名的果乡。

    寿光的红星苹果,当年不仅在全省,甚至在全国的名气都相当大。早在大棚蔬菜通过绿色通道直销北京之前,寿光还有一种农副产品很早就直销北京,这就是弥河岸边出产的红星苹果。

    李林光还依稀记得,从1978年开始,在首都北京就有寿光红星的销售专柜。因为寿光苹果在北京打开了销路,所以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曾带来过一次苹果种植大发展的高潮,最多时超过了10万亩大关。

    也许是故乡园艺场的大苹果园,在李林光身上留下的印记太深太重,在农大校园,他简直就是个颇有实战经验的“果树通”。带着这样的荣耀,在巍巍泰山脚下读书4年后,还没毕业的李林光,就被跟农大相邻的山东省果树研究所盯上了梢,一毕业就被抢了去。

    山东省果树研究所隶属于山东省农业科学院,始建于建国初期的1956年,她坐落在巍峨的泰山脚下。在服务果树科技、支撑产业发展、增加农民收入和新农村建设中始终发挥着重要作用。

    1997年1月,省果树研究所从本所专家里优中选优,送李林光去美国深造学习。从1997年1月到2000年1月,李林光在世界农业科技的先锋地带、美国著名经济作物区的加州多所大学,进修整整三年。这三年里,他多次到华盛顿州和位于西海岸的美国优质果树主产区俄勒刚州,系统学习世界最先进的果树育种知识和技能,为归国后报效祖国夯实基础。

岳父魏国华是六十年代享誉全国的“八把剪子” 之一,受岳父影响,他的研究水平得到很大提升

工作几年后,李林光跟相爱已久的恋人结婚了。岳父魏国华,当年是山东省果树研究所的所长,是全国有名的果树专家,是六十年代享誉全国的“八把剪子”之一,受岳父的影响和手把手指导,李林光在从事果树研究的各个阶段,研究水平都得到了更高更快的提升。

自1989年的7月至今,李林光相继在省果树研究所任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研究员。

从“十·五”、“十一·五”直至“十二·五”,李林光一直都在从事着枯燥的水果育种工作。尤其是从美国学习归来后,他不仅带来了世界最前沿的育种理论知识储备,另外还带来了30多棵不同品种的优质桃树,他万分珍惜这些自己在美国精心挑选的最新品种资源。

带回鲜嫩枝条后,他立马进行了嫁接筛选及常规杂交育种,历经十年,从中选育出了容早中晚、硬度、糖度俱佳的15个优系,这其中就包括著名的“春雪”品种。之后,李林光马不停蹄,先后主持了农业部下达的“苹果新品种选育”和山东省科委下达的“国外果树良种引进与开发”及“美国名特新品种引进利用研究”等多项课题,先后选育出了苹果新品种“岱红、岱绿”,油桃新品种“五月火”、杏新品种“凯特杏”等,其中有10多个品种通过了山东省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的审定。

串串闪光足迹缀满他的学术之路,在沈阳获得农林博士学位

在省果树所的研究平台上,记者搜寻到了他那缀满汗水和荣誉的闪光足迹:

2002年10月,《美国名特果树新品种引进选优及开发利用研究》,获山东省科技进步奖二等奖;2004年11月,《苹果新品种选育及优质栽培技术》,获山东省科技进步奖二等奖;2005年11月,《凯特杏选育研究与产业化开发》,获山东省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2006年9月,《名特优果树新品种产业化开发》,获山东省科技进步奖二等奖;2007年4月,《名优果树良种及优质栽培技术的试验示范》,获国家农牧渔业丰收奖二等奖……

另外他还相继写成了《金冠苹果成熟胚离体诱导四倍体的研究》、《苹果三倍体后代培养及倍性鉴定》、《苹果早熟新品种早翠绿选育》、《早熟桃新品种春雪》、《早熟桃新品种春瑞》、《春雪桃保护地栽培技术》、《寒富苹果叶片离体再生及四倍体诱导》、《γ-射线对苹果和梨离体叶片不定梢再生及芽生长的影响》、《γ-射线照射梨试管苗诱导产生多倍体变异》、《3个美国扁桃品种在山东泰安的引种初报》等40多篇学术论文和4本专著,在《中国农业科学》、《中国果树》、《园艺学报》等权威学术刊物发表及在各大出版社出版。

期间,李林光在苹果研究方面,已培育出新品系6个、引进苹果优良品种6个,“早翠绿”、“秋口红”、“泰山嘎啦”3个品种通过了山东省农作物(林木)品种委员会审定;开展了利用常规杂交育种与生物技术相结合的手段进行多倍体培育,获得苹果多倍体种质资源300 余份,为苹果多倍体研究奠定坚实基础。在桃研究方面,李林光相继开展了桃资源的引进创新利用研究,引进美国桃(油桃)优良品种30余个,通过杂交利用,选出杂交优系10个;选育出的“春雪”品种通过了国家林木品种审定委员会审定,“春瑞、春明”品种通过了山东省林木品种审定委员会审定,“夏红”品种通过了山东省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审定。扁桃研究方面。引进美国扁桃品种20余个,筛选出3个品种,通过了山东省林木品种审定委员会审定。

 2008年,在果树育种行当里已小有名气的李林光,在沈阳农业大学获得了农林博士学位。

最近3年,李林光的研究成果呈全面开花之势,他被省政府评为山东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

2009年,李林光负责的水果室研究工作取得突破性进展。在这一年,他率领他的同事们,继续承担着农业部产业技术体系建设、科技部科技支撑项目、山东省科技攻关项目、山东省农业良种工程等近20余项重要课题,立项经费亦呈现出惊人态势。这一年他们科室全年完成审定品种达到了5个,发表论文30篇,出版著作1部,还在各地举办培训班22次,培训基层技术人员及果农 4500余人次。

 2009年,李林光的水果室在苹果、桃、扁桃选育研究方面进展顺利,共选出优良品系(种)10多个,建立育种基地2处,制定杂交组合8个,培育杂种苗20000多株,为以后的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他们还与新西兰神农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引进苹果、梨、樱桃品种10多个,中央7台为他们的水果育种科技成果,录制了长达半小时内容的科教推广节目。

 2009年,对于李林光又是一个十分特殊的年份,这一年,他被推选为“山东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44岁的他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时间很快到了2010年,2010年,同样是李林光的学术丰收年,在这一年中,他个人完成成果鉴定1项,完成项目验收2项,审定品种2个。在《中国农业科学》、《果树学报》等重要学术刊物,发表论文 8篇。

他所带领的科室,选育出了苹果、桃优良品系(种)10多个,新建立育种基地2处。制定杂交组合8个,获种子5000多粒,并培育杂种苗20000多株,可谓成绩斐然。

在李林光的精心培育下,2009年自新西兰神农公司引进的10 多个品种,全部嫁接成活;同时他们的大河试验基地建设也初具规模,定植了各类苗木20000多株,各项试验进展得十分顺利。这两件事让这个知识分子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乐呵得合不拢嘴。

去年,李林光本人又一次完成成果鉴定 1 项,项目验收 1 项。由他负责新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1项。他还利用繁忙的工作之余,在国内外学术期刊发表论文14篇,其中SCI收录4 篇。举办学术会议一次,培训班6次,培训基层技术人员及果农 1000余人次。

水果室集体的各项研究亦进展顺利,在选出苹果优良品系6 个,定杂交组合2个,获杂交种子1000多粒的同时,培育杂交种苗 5000多株。

由于成绩突出,李林光被授予泰安市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

尽管育种工作艰难而枯燥,但他作为第一完成人,还是选育出了若干个桃树新品种

李林光告诉记者,最近十年,他的主要研究方向已向以苹果育种为主的水果育种倾斜,倾其努力使传统苹果品种颜色更鲜艳,口感更爽口。

他说,论苹果的产量、品质,山东这个老苹果基地,在全国仍居遥遥领先地位。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在默默无闻从事着的这一项工作,无非就是对传统引进品种红富士和嘎啦的改良,他通过几次的田间采集芽变枝芽,终于选育出了品质,尤其是口感颜色更为优良的优质红富士和嘎啦品种。

采访中,李林光几次跟记者“诉苦”:苹果的常规育种很难,要持续几十年的时间,往往一个品种的培育成功到大面积推广,要经过两代人的接力拼搏。

李林光说,苹果常规育种很枯燥,这种枯燥,是一般人所难以承受的,有时一个品种的成功要经过两代人甚至是几代人的奋斗,先是杂交得出种子,然后将种子种到地里,之后要等七八年以后才能结果,然后再在所有结果树中,从品质层面、经济层面、抗病层面、适应性层面等广泛评价,挑选出最好的那个果子,然后再将其种子种植,等接出果子后,还要到其他地方“区试”,这样从发现芽变直到推广,不经意的,几十年就过去了,短暂人生又有几个几十年呢?所以分到果树所的大学生、研究生,大多不愿分到育种科室,因为太难看到出成绩了。

俗话说:桃三杏四,也可以说,桃树杏树育种要比苹果树快得多,好在自己在苹果育种工作中,穿插进行了几项桃树、杏树的育种工作,先是跟随长自己八九岁的王金政老师,二人一起完成了凯特杏的选育。

在美三年的时间里,由于大量接触了桃树的育种。所以回国工作至今,李林光作为第一完成人,先后选育出了春雪、春瑞、夏红等若干个桃树新品种。

肤色黝黑的李林光感言:没有基层,就没有科研

从事育种工作,很难脱离开新芽变的发现。为了更多地发现新的芽变,李林光养成了有事没事到农民果园去的习惯。他每到一处,都是跟果园园主促膝谈心,互留电话,跟各地果农诚交朋友。

对此,他似乎是自言自语说:你天天坐在办公室里上网看报喝茶,是永远不会发现芽变的,也可以这样说,你没有基层,就没有属于你的科研。

采访中,李林光还给记者普及了芽变知识。芽变,是植物体细胞突变的一种,是植物芽的分生组织体细胞发生的突变。

芽变一般表现在枝、叶、花、果及物候期、成熟期等特征和特性上。选择突变芽及其成长的枝,经过无性繁殖可以创造出新品种,称芽变选种。苹果中的许多品种,都是利用芽变选种所得。按通俗说法,芽变就是从老枝上,突然蹿出一根很不“听说”的枝条。

李林光告诉记者,果树发生芽变后,因为普通果农没有最基本的研究意识和知识,他们往往一是不注意,二是把这些“生长位置十分不合适”的枝条一剪子剪了去,这十分可惜。而自己经常跑到果园去,跟果农交朋友,并普及芽变育种的重要意义,因此发现和听说芽变的机会就会多得多。

他在沂源诸葛镇、在临淄仇北村,相继发现红富士和嘎啦芽变,现均已到了品种推广阶段

2000年8月1日,在临淄仇北村嘎啦果园,李林光发现了一个结果枝,他当即在这个园子里现场改接换头,结果发现第二年的结果还是非常甜。他利用这个芽变改良的嘎啦苹果,2003 年,在泰安、济宁等地栽植,2010年,利用DNA技术完成了新品种的分子鉴定。

 2005年秋,李林光到沂水县诸葛镇搞调研,听当地老百姓说,在一个果园里,有一根红富士苹果枝上结出的果子特别红特别甜,这引起了他的极大兴趣,顾不上吃饭,立马驱车前往。到了果园后,朴实的果农带李林光去看了果树,李林光看到这根枝子上结出的苹果跟全树乃至全园不一样,别的果子色泽都是条红,而这些果子却是全红,在测糖后,李林光狂喜不已,这正是自己苦苦寻找的红富士芽变。这个芽变在经过李林光多年优选后,去年完成了新品种的审定,现已进入到了品种繁育和推广阶段。

故土难离,当年选育出的第一批一千棵凯特杏苗,全部给了寿光

当记者就要结束在泰安的采访行将离开时,李林光叫上他的同事们为记者饯行。

酒宴上,李林光握着记者的手,十分动情地说:“故土难离,自己取得的每一点成绩,都跟寿光乡亲们的培养分不开。当年自己跟着王金政老师刚选育出新品种凯特杏,第一批共育出了大约一千棵苗,我首先想到的是寿光老家,把这些苗全部给了寿光,还记得当时拉了不满的一解放车。如今,寿光虽然早已是全国闻名的蔬菜之乡,但我知道,寿光的果业发展在政府有关部门的努力下,仍然十分强劲。作为从业人员,我期盼着家乡种植出更多的优质果树,如果有用得到我的地方,我定会全力而为!”

本报首席记者 王慧茗

责任编辑: 王秀慧
 
 
中国寿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