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期 杨波

时间:2012-09-04 14:33   来源:   

将门虎子 大海扬波

——访“桂林号”导弹驱逐舰政委杨波上校

在大连采访南海舰队原副司令员杨福成少将时,恰遇将军之子、“桂林号”导弹驱逐舰政委杨波,匆匆回家探望父母,记者趁机进行了采访。因为杨波还要赶着上舰执行任务,所以采访进行得紧张而有序。

这个年轻的共和国军舰政委,跟爸爸一样,也是个血性方刚的男儿。面对远道而来的老家记者,他的开场白跟他本人一样简单、真诚、热烈。

“我1993年入伍,历任分队长,副政治指导员,副政治教导员,副政委,政委。受爸妈影响,跟爸妈一样,对老家寿光的感情深极了。这些年,但凡军舰到青岛,我总是力所能及地回一趟老家,哪怕在老家只待一个小时。次次回家都能看到家乡正发生着不可思议的快速变化。回来后,我会忙着跟战友们描述,说寿光的大棚,寿光的高楼,寿光的公路,寿光的绿化,每每这时,自己总是眉飞色舞,兴奋异常。”

在侯镇岳庄土炕上出生,童年在大连小平岛军港快乐度过

我是在老家寿光侯镇岳庄的土炕上出生的,出满月10天后,妈妈抱着我坐拖拉机到潍坊火车站,然后倒了几次火车到了大连。

童年在大连小平岛军港的部队大院快乐度过,从小对父亲的印象就是“老是不回家”。爸爸老不回家,一个男孩子更是待不住,就和小伙伴们相约着到海边玩耍,下水、踩浪,逮小螃蟹,快乐极了。

我上学的高中,是大连实验中学,即现在的育民中学。

自告奋勇当陆战队员,受的苦累平常人难以想象,爸爸下部队,看着我又黑又瘦十分心疼(标

1993年,高中毕业后。我以优异成绩,考入总参防化指挥工程学院工程系。

1997年,到大连海军政治学院学习了两年基层政工后,就从一个军事干部转变成了政工干部。

1999年10月,我自告奋勇到了训练最艰苦的南海舰队某陆战旅服役。陆战队员的苦累是平常人难以想象的。我们每天早上都是5点起床,背着背包枪支水壶等全副武装跑步5公里,无冬历夏从不间断。每到三伏夏天,我们在炙热似火的南方进行耐高温训练,数九寒天就转移到东北接受耐寒集训。

我当时担任连队指导员,身为南海舰队副司令员的爸爸下部队检查工作,恰逢我们正趴在沙滩上穿着短裤晒太阳,看着我又黑又瘦,爸爸十分心疼。但当我们部队领导问要不要把我调到机关时,爸爸和我态度都非常坚决,坚决不去!

爸爸语重心长地跟我说,苦点累点没啥,趁着年轻要锤炼好自己。

一年之内两次立功,全陆战旅就我一人如愿成为驻港部队一员

令我倍感荣幸的是,在从伍几十年的军旅生涯里,自己曾是驻港部队的一员。

就在从湛江回大连休假的当儿,我接到命令,要求立即返回部队,原来是单位正在为驻港部队选拔指战员。

经过了近乎苛刻的政审、体检、考试等步骤,最后全陆战旅就我一人如愿以偿。

也许是继承了爸爸的一些优良品质和吃苦能干的精神吧,表现特别突出的自己在2000年,一年之内竟两次立功。

驻港两年,自己的环保理念和爱护动物意识明显增强

自己作为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指战员,是港人心目中的形象大使,所以时时叮嘱自己:要永远视形象重于生命!

那时我担任岸勤处的副营职干事,负责后勤保障及对外接待工作。

我们的部队,驻扎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海军基地昂船州军营。昂船州环境优美,风光旖旎。不管是昂船州的居民还是我们部队官兵,都有着很强的环保意识。记得有几次野生的小鸟和鸟蛋从鸟窝里滚落,我和我的战友们都是轻轻地捡回去。

在驻港的两年,自己的环保理念和爱护动物意识明显增强了。

赶上“深圳号”导弹驱逐舰访问香港,自己负责的后勤保障工作,没出任何纰漏,圆满完成了任务

我在香港时,正赶上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深圳号”导弹驱逐舰访问香港,当时我在后勤保障组。因为这是香港回归以后,中国海军舰艇首次停靠香港码头,所以部队上上下下都非常重视,可喜的是我们的后勤保障工作做得井井有条,没有出现任何纰漏,光荣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还记得,舰艇编队在香港停留了3天,开放两天供香港市民参观。香港市民得知这一消息后,在派发参观券的当天早晨,就有数千名香港同胞于部队驻地排起了长龙,5000张参观券不到1小时就派发完毕。

在舰尾直升机停机坪旁的留言簿上,一位只有五六岁的小朋友,用她稚嫩的、还不太会写字的小手,在留言簿上写下了“祖国伟大,中国第一!”8个字;小朋友刚刚放下笔,一位女士接过笔就写上:“中国军舰,保家卫国!”人们还纷纷留下了“祖国万岁!”“很自豪,很骄傲!”“敬爱的祖国,再努力奋斗!”等感人肺腑的留言。

担任“丹东”号导弹护卫舰政委,克服蔬菜供应紧张困难,确保了奥运期间秦皇岛海域的安保工作

从香港回来后,受部队委托,我以教导员的身份到上海接舰。当时接的是在广大军迷中知名度很高、被誉为“中华神盾”的导弹驱逐舰,这是一艘中国自主研制的新型导弹驱逐舰。

此间,我参加了国家领导人在舟山的视察活动,当时我负责后段的分区列队。

完成这个任务不久,我即从南海舰队调到了隶属于北海舰队的大连驻军。

2008年,我担任“丹东”号导弹护卫舰的政委,我们舰负责奥运会期间秦皇岛海域的奥运安保工作。由于责任重大,警戒巡逻的任务紧迫,我们甚至连靠岸补给的时间都抽不出来一点。

还清晰记得,到了执行任务的第九天时,船舱里除了不多的土豆,一点青菜肉蛋也没有了,我们全体官兵只能干吃馒头米饭,怕缺乏蔬菜中的各种维生素,怕发生口腔溃疡,在吃到少量的煮黄豆和土豆外,全体官兵靠咀嚼维生素片补充营养,

那个时期,作为军舰政委,为广大指战员们做了大量的政治思想工作,坚持到各个站位跟战士们谈心,鼓励大家克服暂时困难,圆满完成党、国家、军队交给的光荣任务。

 

我们家是清一色的海军舰艇号,祖籍湖北洪湖的爱人,是潜艇学院工程师,虎头虎脑的儿子,将来也是个当兵的好材料

离开“丹东”舰后,我来到了“桂林号”导弹驱逐舰担任政委,一直到现在仍在桂林舰上生活和训练。

要说家庭,我们家是清一色的海军舰艇号。爱人胡昕颖,祖籍是老革命根据地湖北洪湖,她也是出生在一个军人世家里,父母全都是戎武一生的海军军官。毕业于海军舰艇工程学院的她,现在是海军潜艇学院的工程师。我常年在舰上,回家少,上有老下有小的,都是她一个人里里外外张罗着,所以我从内心都很感激她。

儿子杨一民今年9岁了,上小学四年级,虎头虎脑的,将来也是个当兵的好材料呢!

作为一个部队政委,杨波在陆地上没有办公室,吃住睡办公训练常年全在船上,按他的话说,那是他在海上的家。他说,即使军舰靠了岸,全舰官兵仍依旧在舰上训练学习生活。

对此,杨波爽朗一笑说,这就是海军的特点。

愿这个年轻的军舰政委,这个在家乡土炕上出生的寿光后生,有如他的名字一样,在广袤的大海上,永远乘风破浪,扬波远航!

本报首席记者 王慧茗

责任编辑: 王秀慧
 
 
中国寿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