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期 张剑明

时间:2012-10-20 16:57   来源:   

点墨见风骨 赤胆铸警魂

——访重庆市公安消防总队政治委员、全国著名书法大家张剑明少将

 

剑利须藏锋,明志无高声,若有心云汉,愚者亦峥嵘。

——张剑明将军藏头自勉诗

读剑明书法,如饮烈酒,如品清茶,酣畅之余有绵长回味,从里至外热辣辣通透清爽。因而叹曰:此为书亦非书,而实属魂之“舞”也!他的书作,你能感受得到那种盛气凌人的磅礴气势,似可思发横刀立马、巨浪激荡、峭壁立仞、大漠孤烟之遥想,其跃然纸上的豪放气概,竟使人似闻铁蹄踏踏,旌旗猎猎,如临阵中。

——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胡抗美

从戎四十年来,张剑明临汉简,习金石,学隶楷,练章草,先后得刘炳森、董寿平、武中奇等大师手把手指教,功力日渐深厚,并融会贯通而形成自己极其独特的书法艺术风格。

——摘自本文

到祖国大西南采访骄子的计划在心中酝酿已久,可不巧的是,当买好车票就要动身时,云南却发生强烈地震,退票还是前行?一个新闻记者的职责,十几年部队培养出的“向前冲”个性,曾经几年山城创业的经历召唤,鼓舞着我毅然踏上了这次将近月余的“蜀道”之行。

山城重庆之行,虽舟车劳顿,记者却总是兴趣盎然,因为,从2005年至2008年,记者曾在这儿打拼三年,且狂热收藏三年。在这儿,记者加入了重庆市收藏协会,结识藏友无数;在这儿,记者曾数次乘船渡江,到江心岛上背回历朝历代的盆盆罐罐;在这儿,记者是那么深爱一草一木,甚至学会了颇为绕口的川话方言;也正是在这三年里,一生最爱的母亲思儿得病,一年后撒手归西,给儿子留下了永远无法修复的心灵伤痛。

记者正是背负着如此复杂的心绪再次踏进雾都山城的。当记者冒着雨雾,赶到位于渝北区机场高速一侧的重庆消防总队时,这个花园般的警营,却正氤氲着另一种说不出的紧张和忙碌。

张剑明将军告诉记者,灾难当前,他正在严正待命,听候召唤,随时带队赶赴云南灾区一线抗震救灾。因而自己跟自己的部队,正在做着紧张而周密的准备,不敢有丝毫的疏忽怠慢。

记者眼前的将军,剑眉星目,凛然伟岸,英俊阳刚,浑身散发着一种英气,彰显边塞军人风范。他那洋溢笑容的脸庞,炯炯有神的眼睛,温文尔雅中透射出一股苍劲有力的气场。

尽管忙碌无比,可将军还是边办公,边指挥,边热情接待来自家乡的亲人记者。尤其是当他听说记者曾在重庆工作三年时,我们的距离一下拉得更近了,一起拉起重庆的山水,重庆的火锅,重庆人民的朴实耿直,重庆那数之不尽的好处来。

    未见其人,已觉震撼

其实,记者在卫兵带领下,进入建筑巍然的消防总队办公大楼时,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楼大厅正中央一幅尺幅硕大的书法:

“我来自于人民,是一名光荣的消防卫士。为了社会的和谐稳定,为了人民的幸福安宁,我将牢记亲人的嘱托,忠诚履行职责使命。当人民群众身遇险境,在祖国需要的危急关头,我将义无反顾,赴汤蹈火,决然前行,哪怕献出自己的鲜血和生命!请祖国相信我!请人民相信我!”

作品署名为张剑明,卫兵告诉记者,这首让人视死如归、大义凛然的《消防员誓词》诞生于2010年3月,当时张剑明政委刚刚调往重庆消防总队不久。从那时起,重庆消防总队官兵人人都牢牢记住这首诗词,坚定地履行着诗词中的诺言。与此同时,这首誓词在全国多个省市消防队伍中得到广泛推广,几乎成了全国各地武警官兵的宣誓誓词。

抬头望着这幅出自一个寿光人之手,奔泻而出、气势豪放的巨幅誓词书法,虽未见其人,记者的心灵却已被深深感染震撼。

慈父张德才曾担任多年寿光县武装部部长,母亲是穿了一辈子军装的知识分子,写得一手好字(标

采访中,将军告诉记者,他的老家是台头镇马家庄村人,自己出生于军人之家,慈父张德才是个老革命,他十几岁时便投奔八路打鬼子。解放后,担任多年的寿光县委常委、县武装部部长等职,可谓一生从戒,带了一辈子兵,母亲也是穿了一辈子军装的知识分子。

“由于父亲军事工作的特殊性,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家都是跟着父亲“南征北战”,我们姊妹几人分别出生在不同的县市,巧的是只有我是1955年4月出生在寿光县城的。”说到这儿将军脸上露出了更为灿烂的笑容。

将军的母亲是江苏常州人,江苏常州历朝历代文人辈出,母亲出身于书香门第,是建国前的高中生,从小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还写得一手好字。母亲更是从当学生时,就擅长文体,能文能武,是篮球队员,部队的文体骨干。母亲在部队担任了多年的文化教员,那个时候,部队的文化教员可是香饽饽呢!

    儿时最大的兴趣还是练习书法,虽年龄小,却常被人请去写大字报、写标语

将军回忆说,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父母工作都很忙,但对孩子们的管教却从来就不放松。父亲经常说,我们家的孩子一定要“老实、好学、能吃苦、有出息!”

深知文化重要性的母亲,更是特别重视下一代的学习,她经常抽查我们的作业,有时候,偷懒字写得不规整,她总会有理有据地给我们讲道理,并毫不留情地指出我们的不足。

也许是受母亲的深远影响,张剑明自小就兴趣广泛,学器乐、习绘画、练书法,样样都爱好,什么都精通。

买不起乐器,张剑明就自己动手制作。当然他最大的兴趣还是练习书法,虽然年龄不大,却常被人请去写大字报、写标语。

将军笑着说,那时候有人经常给那么多的纸和墨,对书法技艺的要求也不高,写了就张贴到大街上,多有成就感啊!那段时间大量的书写,为将军今后的书法之路打下了坚实基础。

    因有器乐和书法特长,15岁的他被特招入伍,因表现突出,不到20岁就光荣入党

1970年12月,15岁的张剑明因为有器乐和书法特长,还是高中生的他被特招入伍,从寿光老家来到首都北京,在北京卫戍区警卫三师服役,在新兵连的他刻苦训练,样样工作都求做到最好。

入伍的第一年,张剑明就进入部队文工队,小小年纪竟还兼任着通信员,不久就升任文书。1974年,19岁的张剑明光荣入党。在部队文工队工作期间,他除了器乐演奏任务外,还潜心文学艺术创作,散文、诗歌、小说、剧作、书法样样都能拿得起,是部队文艺创作组的骨干成员。这期间,以张剑明为主创作的剧本,获得了北京军区调演一等奖。

一纸调令,从卫戍区调到公安部,他积极调整心态,很快就适应了这一全新工作领域(标

80年代初,张剑明被选调进公安部工作,这是他从军经历的一次重要转折。

从武生涯,为什么会有这样大的跨警种调动呢?将军回答说:“文革动乱中,整个公安机关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从上世纪70年代后期到80年代初,公安部机关人员结构断层现象已是十分明显。当时机关工作人员大多数为五十岁左右的老同志,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少之又少。为此,公安部开始在大范围内招兵买马,积极输入新鲜血液,以维持工作的正常运转。”

也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张剑明从北京卫戍区被直接选调到公安部。

转换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工作岗位,对张剑明来说,意味着新的挑战。

将军回忆说,记得当年刚调到公安部消防局时,心里还很不是滋味,因为当兵入伍到了首都北京,目的再明确不过,那就是发誓好好当兵,保卫毛主席,保卫党中央。在那个年代,这是多少年轻人梦寐以求的啊!,从部队调到公安部消防局工作,虽然都是现役军人,但总觉得心里还是有很大的落差。

可他由于在部队长期养成的顽强品质和扎实稳健的工作作风,使他很快就适应了这一全新的工作领域。

    由于消防“职业”救人抗灾的使命特殊性,他很快就迷上了本职工作,且一生都难以割舍

将军动情地说,消防这个“职业”,因其使命的特殊性,会让人一旦干上了,一生都难以割舍。

在和平年代,野战部队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而消防部队则是赴汤蹈火,日日征战。几乎每日都有急难险重的任务,时刻都奔赴在生死第一线。“危难之处显身手”“救生命于水火之中”,正是这个特殊职业核心价值的集中体现。你说,还有什么能比拯救人的生命更崇高的呢。

他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份突然而来的工作,更加努力勤奋的他,甚至为自己的转行感到幸运,为了快速适应公安消防工作,他总是暗暗使劲。

汶川大地震,他日夜不停,几乎成了连轴转的机器人,他还是救援结束后最后一批撤离的指挥人员

2008年5月12日,四川省汶川县发生里氏8.0级特大地震,灾情震撼了世界。电视机前时时揪着心的观众们总是屡屡看到,着一身橙红色救援服的消防兵始终冲在危险第一线。

汶川大地震中,在15万救援大军中,人数不到十分之一的公安消防救援人员,救出了约30%被埋压的生还者。中国消防部队在抗震救灾第一线,以其“艰苦卓绝、舍生忘死、永不言弃”的战斗精神,创造了生命大救援的一个又一个奇迹。

在公安部前线总指挥部,张剑明作为前指主要成员,每日都要做大量的兵力调派、勤务协调、信息整理、战况简报等工作。在生命救援的那些艰苦日子里,他是日夜不停,几乎成了连轴转的机器人,他还是救援结束后最后一批撤离的指挥人员。

温家宝总理曾在慰问消防指战员现场满含深情地说:“在救灾工作中,遇险群众看到消防部队,就看到了生的希望,你们代表了我们党和政府的形象。”

将军从深深的回忆里回过神来,他说,通过亲身参与汶川抗震救灾,自己算是真真切切理解透了这个职业的不凡意义。

    当官兵齐声朗诵《消防员誓词》时,北京来的一位老将军,忍不住热泪盈眶

采访中,将军语气沉重地跟家乡记者说,消防员是当今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之一,他们面对危险奋不顾身的精神,源自于对生命的尊重。自己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个人理想最终应服从党的宗旨和军人的核心价值观,这是自己从业履职的精神和力量源泉,也是一名老消防员的使命所在。”

将军在呷了一口茶后,继续说,咱们国家消防的主体力量是由现役军人组成的,尤其强调奉献和牺牲精神。消防官兵日夜战斗在危情之中,特别特别需要一种坚强的精神作为激励,需要一种坚强的力量作为支撑,需要一种坚强的信念作为追求。

自己创作的作品《消防员誓词》,正是这种精神信念和价值观的凝练。现在,重庆消防部队每每在重要的庆典活动中,或在重大的跨区域抢险救援出征前,都要举行庄重的宣誓仪式,以此来激励官兵的战斗精神和意志。

有一次,在市里组织的一次大型消防主题演出活动中,当台上的消防官兵齐声朗诵这首誓词时,北京来的一位老将军,为官兵们的浩然之气所感染,忍不住热泪盈眶。

谈至此,将军有些动情地说:“愿天下安宁,人民幸福,这是我们每一位消防指战员共同的心愿啊!”

    飘逸着幽幽墨香的《张剑明将军书法集》,由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张海题写书名

张剑明自幼热爱并研习书法,他坦然,书法对他来说早已是一种寄托、一种情怀,一生总是割舍难离的。

借将军忙活工作的当儿,记者在办公桌上,发现了一本厚厚的飘逸着悠悠墨香的《张剑明将军书法集》,集子由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张海题写书名。

遂询问一旁的罗秘书,罗秘书告诉记者,书法集是最近刚由重庆出版社出版的,这次出版活动成为了军旅书法界的一大盛事。集子中收录了张剑明将军书法作品百余幅,书写内容多为有关军人以及消防部队的,寓消防军人为国为民牺牲奉献之深意,亦诗亦文亦书。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胡抗美评价说:“读剑明书法,如饮烈酒,如品清茶,酣畅之余有绵长回味,从里至外热辣辣通透清爽。”

    自幼受家传熏陶,临碑习帖,从伍后得刘炳森、董寿平、武中奇等大师手把手指教

等将军处理完了公务,接下来,记者把采访的重点转移到了将军的书法创作上。

一谈起书法,将军和善的脸上似乎更多了几分飞扬的神采,他告诉记者。他自幼受家传熏陶,热爱书法,少时临碑习帖,从读小学开始,每天到学校总是带着纸和笔练习写毛笔字。每每得到老师的指导和表扬,自己就会高兴地跟过年似的,兴趣也会更加浓厚,这为后来自己的书法创作打下了十分坚实的基础。

“就这样子,写得多了,看得多了,体会多了,就不知不觉地走进了书法艺术的大门”。

从戎四十年来,张剑明笔耕不辍,孜孜以求,从历史浩瀚的书法艺海中汲取营养,临汉简,习金石,学隶楷,练章草,屡有长进。他先后得刘炳森、董寿平、武中奇等大师指教,功力日渐深厚,并融会贯通而形成自己极其独特的书法艺术风格。

静静阅读将军的的书法,感受那份师古衔今、刚柔相济、气韵酣畅、张弛有度、超迈跌宕的独特味道。张剑明将军的书法作品曾在全国青年书法大赛中获优秀奖,在全国公安机关举办的历届书法比赛中数次技压群芳、荣获一等奖。

在去年“八一”建军节举办的全国消防十人书法展上,张剑明的书法位列其中,闪烁着黑黑亮亮的光芒。将军的作品还曾被收录入京港书画集,并被很多国外友人珍藏。

人们常说,书品展现人品,书风彰显人格。张剑明书法作品的飘逸、苍劲、豪放、儒雅等风格,正是淋漓尽致体现了一个将军“清静修己,忠恕待人”的原生态做人原则。

面对远道而来的家乡记者,张剑明将军似乎是自言自语地说:“部队的生活,消防兵的重任,总让我难以自禁,总想要抒发‘大漠硝烟,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感悟和情怀,而书法就是自己畅抒情怀的最佳方式。”

    将军身居行伍,从戎半生,铸造了他豪迈坚毅的军人性格,书海游弋,也养成了他儒雅清逸的书人气质

记者眼前的菜乡骄子,是一名军人,一名将军,同时,他更是一位执着的“书者”。

出身军旅世家的他,十五岁从军至今四十余载,一方印章中也以“军旅中人”自诩。观其书之洒脱豪放、浑厚凝重、执意追求,还是令我这家乡记者深为感动。

将军身居行伍,从戎半生,虽无沙场生死之鏖战,却有火海硝烟之磨砺,几十年军旅生涯铸造了他豪迈、坚毅的军人性格。同时多年笔墨不辍,书海游弋,也养成了他儒雅、清逸的书人气质。

细观将军的书法,不拘泥窠臼而坚执古法、不循一体而笃信根本,无论中堂条幅、扇面斗方,无不恪守经典审美意趣,自如之中兼容唯美,恣意之外内敛笃实,形意双修,笔力刻石,在狂舞之外竟有玄妙之静修,在清雅之中蕴含剑道之精神。

大多数书家就章成幅,多借古诗古文为材,或断章或借句,托他文言己志,大约也是不成法之法,论者亦不以为意。而将军并无诗家之名,然其为书之材,竟许多出自本人胸臆。消防员誓词为其原创佳作,亦诗亦文亦书,寓消防军人为国为民牺牲奉献之深意,誓言凿凿,博大浑朴,可见其脉定于内,心定于怀,文风磅礴,书风俊朗。他的自勉诗:剑利须藏锋,明志无高声,若有心云汉,愚者亦峥嵘。不但巧妙地容括了自己的名字,更活画出一个谦逊旷达、心怀高远的志士形象,令记者心生敬意!

对中国传统文化喜爱有加的记者,常常困于理解中国书法之雅、俗分野,书、画界限。近世以来,有格调高雅书法一脉,也有不少俗字俗书流布于世。什么是书法,书法是什么,一直处于浑浑噩噩状态,是非不分,格调不明,常常把写字的人当成书法家,把书法家当成不会写字的人。

跟张剑明将军整整一个上午的书法之艺“山城论剑”,记者有了较为深刻的书法会晤,也有了自己更为明晰的书法审美立场。

    蜀道不易,书道更难,愿将军之后的文武征途上鲜花怒放,锦绣满簇

近年来,军旅书法已成为我国书法艺术领域中的一片新天地,尤其是一些将军不仅领军带兵,还驰骋于书法艺海,可以说是一个可喜而又特定的书法现象。

借将军外出送人的机会,罗秘书告诉记者,张剑明政委现在是中国书法研究会会员,公安消防文联第一届理事会副主席兼书法专业委员会主任,重庆书画社名誉社长。张剑明政委是军中儒将,凡与其共事和接触过的人,无不为其人格、气质、学养所感染。

在重庆的一周时间里,跟将军有过几次会晤,记者眼前的将军总是那么低调,记者深悟,低调说明这个寿光骄子有着更高更美的追求。

采访临近结束,将军告诉记者,他要从临摹西汉魏晋的法帖人手,再度潜心研读古法,努力使自己更加接近传统,更加贴近时代,从真诚的艺术立场出发,善于传承古法,不断否定自己,坚持艺术追求,不断攀登新的艺术高峰。

蜀道不易,书道更难,愿将军之后的文武征途上鲜花怒放,锦绣满簇!

    将军夸赞家乡公仆的英明领导,为老家报纸欣然题字:高山流水

将军在认真阅读了记者带去的家乡报纸《寿光日报》后,夸赞老家在市委市政府领导的英明领导下,不仅经济建设搞得好,还有如此精美耐读的报纸。

性情所致,将军大步走向书案,大笔一挥,为家乡报纸欣然疾写榜书大字“高山流水”。

观那挥毫泼墨的气势,洋洋洒洒、如行云流水的书法,真是酣畅淋漓,痛哉快哉!

本报首席记者 王慧茗

 

责任编辑: 王秀慧
 
 
中国寿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