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院“排队100年”背后的养老忧思

养老院“排队100年”背后的养老忧思

    北京最火养老院——北京市第一社会福利院,竟要排100年!记者经过走访调查发现,这个夸张的数字反映的是养老市场资源配置的畸形。无独有偶,在广东,养老院费用也在不断攀高,每人每月花费至少上万的“天价养老院”更是纷纷赶在节前开张或扩容。

    高企的养老院费用,对应的自然是从硬件、软件再到服务的高档、优质与无微不至。但像北京市第一社会福利院一样的公办明星养老院,毕竟太少,对很多“没关系没背景”的老人而言,即便是排队100年,恐怕也未必能排得上。与此同时,“天价养老院”门槛之高,更非普通家庭的老人能够消费得起。

    所以,在制度化养老体系硬件建设、软件打造层面,强调各级各地加大公办养老院的投入、建设力度,是问题的一方面;更多在用地、融资、市场准入等层面,激发社会力量投资民资养老机构的热情,尽早多建一批平价、优质的民办养老院,是问题的另一方面。

    据报道,养老体系改革顶层设计方案将讨论,年内或出台。具体到更多建设优质平价养老院、更多激励民资养老机构发展层面,公众的期望还是,在养老体系改革顶层设计方案中,事关养老服务产业发展的相关内容,能预设一个开放而多元的空间。作为超前探索的代表,日前上海已明确养老基本公共服务指标,将养老床位任务列入政府绩效考核,建立养老机构统筹建设资金机制。不言自明:若能将如此这般的激励、考核措施,写入养老体系改革顶层设计方案,更多促进从官方到民间投身养老服务事业的热情,不管是从纾解养老难题,还是从社会长远发展的角度看,都是功德无量的事。

责任编辑:刘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