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光:群众参与决策 村民把质量关

寿光:群众参与决策 村民把质量关

洛城街道浮桥村人的幸福生活。

  ◆核心提示
  西刘村310户,3个小时就签完拆迁协议。河东隅村101户,32个小时全部签订拆迁协议。北亓疃村264户,一天签完协议。董前村149户村民,自觉排队签协议,2个小时完成,5天拆迁完毕。
  提起洛城街道城中村改造,当地干部用这样的数据展示拆迁的速度和效率。
  古城街道新型农村社区建设同样高效:沙埠屯村、戴家村500多户村民7天内拆迁完毕,范沟、罗庄两村仅用5天就完成了425口旧房的评估。

  寿光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李炳泉说,在拆迁改造中,寿光以群众路线为统领,拓宽民主渠道,改进群众参与方式,保障了旧村改造工作和农村新型社区建设的顺利推进。
  “只要切实维护群众利益,尊重群众意愿,让群众参与决策,群众把质量关,并在每一个环节公开透明,就能得到百姓的信赖和拥护。”洛城街道纪工委书记、城中村改造办公室主任李秀欣说。
    “村支书和俺一个标准”
  “我看过村支部书记的拆迁补偿协议,和我一个标准,心里就踏实了。”洛城街道屯西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说。
  “谁都可以来查,看到我和他们一样的待遇,大家就满意了。”屯西村党总支书记葛茂学说,只有公开才能打消疑虑。
  在拆迁改造中,屯西村把所有的资料都保存着,以备查阅和留证。工程管理资料、拆迁协议、方案征求意见书、选户型确认书、临时安置区确认书、临时安置区拆迁承诺书等整齐地堆放在档案室。
  2010年4月,邵家庄子召开旧村改造方案讨论会,除了党员和群众代表,还有200多村民旁听。
  “百姓来得越多,政策就解释得越清楚。在拆迁中,我们没有一件背着老百姓做的事。”作为驻村工作组成员,洛城街道司法所长孙光成说。
  洛城街道将村庄改造信息、改造方案、户型设计、分房方案四个关键环节的信息全部公开,对资产评估、补偿标准、安置办法、奖罚政策等群众关心的问题,也都信息披露公布个“底儿掉”。不但印好明白纸,跟上人解释,满足群众知情权,还将拆迁标准、评估结果、补偿数额等全部亮出来,随时接受群众监督。
  洛城街道党工委书记马焕军认为,和群众打交道,不能藏着掖着,只有公开公正,一碗水端平,才能得到百姓信任。
  西刘村的朱仙峰带头率三个儿子一起签订拆迁协议,“痛痛快快不吃亏,磨磨蹭蹭也不多赚便宜。党委办事公道,大伙心里有底,用不着讨价还价。”
    “我提的建议奏效了”
  今年3月,屯西村第一批保障房交房之际。村民葛孚阳提出,自己装修很麻烦,能不能建成和安置房一样的简装房?
  屯西村立即与开发商对接,经协商,每平方米增加300元即可实现。在随后的党员、村民代表会上,全体通过了这个决定。葛茂学说:“大家心里都算过账,自己装修的话,费工、费时、费力,也达不到精装修的效果。”
  “我提的建议奏效了,很民主。不管是村支部和驻村工作组都听大家的意见,怎么处理最好,都是多次开会才定下来。”葛孚阳说。
  在制定村庄改造和分房方案的过程中,洛城街道充分发扬民主,入户走访,听取群众意见建议,实行实名投票表决。丁楼村改造中,工作组用10天时间,挨家挨户征求404户群众的意见,个别户去了20多趟。经过4轮意见征集活动,修订完善了方案,支持率从64%提高到99.5%。
  屯西村开展了十几轮入户走访、问卷调查活动,征集意见建议17大项、147条,用3个晚上时间,向群众逐条答复反馈意见。方案出炉后,交党员和村民代表联席会议投票通过,再拍板实施。
  粗略统计,洛城街道村庄改造中,共有群众提出意见756条,被采纳的有百余条。群众对21个村的改造方案支持率均高于95%。
  2011年,古城街道周家庄启动社区改造时,发放社区建设征求意见书。每户一张纸,现场发票,当场唱票,结果现场就有83%的同意,党支部书记夏文忠一下子有了信心。
  “村里决策时,都得由村民代表、党员通过,这就是民主。”周家庄的周振凡说。
    “我监理的房子放心住”
  “我可以给大家伙说,我监理的房子放心住,质量绝对过关。”周家庄村民代表周兴河说。
  刚当选上村民代表时,不懂得建筑,不知从哪里着手,周兴河担心干不好,辜负了大家的期待。村里聘请了建筑工程师对村民代表进行培训。如今钢筋是不是合格,灰浆是不是饱满,构造柱是不是符合规范,周兴河几乎一眼就能看出来。
  今年夏天一个晚上,大雨如注。恰逢12号楼混凝土浇面作业,周兴河和刘如起整晚监督施工。“越是这样的时刻,越要盯得紧一些。”。
  “遇到沙子、水泥、砖等质量不合格问题,村里把权力下放给我们,我们说不要就不要。”村民代表周振凡一天早上5点,发现一批砖不合格,明确拒绝入场。
  12月2日,记者在屯西村二期安置房建设工地,看到村民代表的监理日志。11月11日的日志上的内容除了施工天数、监督委员会成员、进料情况,还有发现的问题:6号楼4层水平缝过大,7号楼8层间隙过大等问题。
  在工程建设环节,寿光采取“五方监督”模式,包村干部、村民代表、自聘监理、工程监理和质量监督站靠在工地监管。其中,专门聘请村民代表担任监督员,让“土专家”参与建设。
  西范村在建楼房6座,台阶2380级。2010年9月至2013年9月,付国海作为“首席”代表,带领6名村民监督员,每天巡查三遍,风雨无阻,3年时间,爬了520万级台阶。
  马焕军说,村民监督员“爬”出的不只是汗水,还“爬”出了建筑质量。
  建筑承包方、青岛亿联公司项目经理薛光仁认为,对施工方来说,这种村民参与方式让人头疼。村民和施工方经常吵起来,天天闹别扭。好处是村民监督员出了工地,理直气壮宣传质量,交工特别顺利。
  见习记者 石如宽
  本报记者 戴玉亮
责任编辑:杨国静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