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期王志毅中国坦克兵工拓荒人

时间:2014-01-09 15:54   来源:   

他,17岁跟着马保三参加革命,从最早带有工程技术色彩的延安军事工业局干起,到延安炮兵学校首期毕业学员,再到装甲兵首支坦克大队军官,一直干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委装甲兵技术部部长(正军级)。这个干了一辈子坦克制修,如今已92岁高龄的老军工,是当之无愧的中国坦克兵工拓荒人——王志毅

王志毅,田柳镇邢姚一村人,离休前任军委装甲兵技术部部长。曾荣立一等战功一次,荣 获中华人民共和国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一枚、三级解放勋章一枚、中央军委独立功勋章一枚。

金秋十月,记者进京相继幸运采访到了3位共和国缔造者和人民军队的卓越功臣,他们分别是王牌军——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8军第112师第334团团长、第112师参谋长、副师长、原中国人民解放军二炮部队参谋长牟立善;原中央军委办公厅副主任王岳西;我军装甲修造的开拓者、原军委装甲兵技术部部长王志毅三位年逾九旬的老军人。从今天起在骄子栏目陆续推出,敬请关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又称301医院,位于北京公主坟附近。王志毅次子王建成引领着记者办理完较为严格繁杂的相关手续后,才得以进入高干病区采访,巧的是牟立善和王志毅就住相邻病房。进入王志毅病房时,老人正插着氧气管吸氧,见到老家来客,老人激动得自己拔出了氧气吸管,医护和子女们让他戴上氧气吸管,他坚持不戴,说会影响说话,令晚辈激动。

  17岁跟着马保三打仗

我当兵那个时候,群众们都盼着国民党能把咱们山东保住,别叫日本打进来。结果呢,敌人刚到德州,还离着几百里地呢,国民党的部队就像潮水一样退下去了。

八支队,就是在这样的形势下于牛头镇的芦苇洼里诞生的。八支队一成立,旗帜就很鲜明,那就是坚决跟共产党走。

八支队成立不久,为打击日军嚣张气焰,马保三决定伏击日军汽车。第一战——三里庄子伏击战打得特别漂亮,消灭了三个日本鬼子,缴获了军用汽车一辆,长短枪各一支,战刀两把及部分军用物资。

八支队夺了日本鬼子的汽车,这个爆炸新闻,激发了乡亲们的拥军热情,从三里庄子到洋头一路上,都摆满了猪啊、羊啊、粉条等慰问官兵。马保三骑着高头大马,部队则用牛拉着日本鬼子汽车,让群众们参观。

三里庄伏击战胜利的喜讯,更是很快传遍了寿光及临近各县,鼓舞了人民群众的抗战热忱,掀起了参军热潮,17岁的自己就是在这个时候参加八支队的。

还记得当兵第一顿饭是在丰城吃的,吃的卷子,喝的小米粥。

第一次打仗撅屁股挨踹

在那个炮火纷飞的年代,我先后参加了大大小小数十场战斗,亲眼目睹了亲爱的战友们一个个倒在战场上。

一参军,我就领到了枪。怎么使用?怎么保养?卧式怎么打?跪式怎么打?立式怎么打?都得跟着班长快快学。

第一次打仗的时候趴着射击,我由于紧张撅着个大腚,这样容易暴露目标,班长对着我的屁股就踹了两脚。

刚当兵那会,我在三排七班,排长一声令下“七班跟我来!”这就赶紧跟着排长往上冲,一面冲,一面心里咚咚直跳,既紧张又害怕,晚上站岗也害怕。

  都五月了还穿棉衣作战

当兵不久,八支队接到省委命令东下。东下是为了支援胶东的抗日武装。当时胶东有四五股抗日力量,都是各干各的,没有形成合力,马保三和韩明柱率领的八支队浩浩荡荡开赴不久就合起来了。

威风凛凛的八支队解放了掖县黄县蓬莱等一大片地方。

还记得,都到五月了,我们都还穿着厚厚的棉袄棉裤,实在热得受不了了,首长就领着各人都把棉袄棉裤拆开,把棉絮撕出来,就变成“假单衣”了。那个时候穷啊,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到了黄县后,一个资本家给我们发了真正的单衣。

在龙口码头,当年英国人曾在那设了个海关,有两挺重机枪、100多条步枪,都被我们没收了。这在当年是不得了的装备,当时整个环渤海地区,有重机枪的只有八支队。

  分到延安军事工业局发电做银元

1941年,打了无数胜仗的八支队被编入山东纵队,我先后在第一旅任战士、班长、排长、副连长。

这年夏初,为开拓发展军工制修业务,延安决定由前苏联派教员,从山东挑选表现突出的正排职以上干部到新疆学习机械化,我被上级选中。还记得当时新疆是盛世才掌权。

我们6月份从山东出发,但走到延安,却赶上精兵简政,机关和学校均大批裁员到各解放区,我们也就没有再往新疆去,而是被分派到各单位,边工作边学习。

有学习无线电的,有学习护理的。我则被分到军事工业局,专门给延安各个机关发电,是为最早的军工。这个时候是1942年1月。

我到了不久,军事工业局就开始高炉炼铁,炼出铁来,再做各种机器。

军工局的工作范围非常广,能做各种仪器,能生产很多东西,真是无所不能。我们还给延安银行生产大洋,也就是银元。

利用斗地主打土豪收上来的碎银子,重新回炉压成银饼做银元,还记得一个银元不多不少,都要做到7钱2,当时在延安,不管是个人还是单位上街买东西,你拿着纸票子不管用,人家只认银元。

在我军第一支坦克部队任职时

延安炮校首批学员赴东北

1945年,中央军委决定成立延安炮兵学校,经过严格的考试,我以优异成绩被录取,幸运地成为了中国首个炮校的首批学员。当时炮校在南泥湾附近的一个山沟里。那个时候不多的炮,全是阎锡山做的“七五山炮”,别的什么炮也没有。这种炮在平路上可以牵引,在山路上则要靠骡子驮,

 1945年8月,侵华日军投降,在东北地区遗弃了一大批重武器装备和器材。咱们整个延安炮兵学校奉命开赴东北,着手收集日军遗弃的装备,壮大炮兵部队,组建坦克部队。

当时那些被遗落在战场上已经损坏了的破烂不堪的炮,被我们捡回来集聚到一起,

修好后,再由我们这批人成立炮兵团接手。咱们正是用这些破旧不堪的旧炮打败了国民党,又把国民党的美国炮归进来,中国的炮兵部队就是这样从成立到壮大起来的。

  

  用舌头舔试坦克电瓶立一等功

战场上还有很多破旧的坦克,把它们拖到一块维修好,顺势组建坦克部队,即人民解放军坦克部队。这支部队当时叫第四野战军坦克大队,以后改成坦克团,是中国装甲部队的雏形。

我有幸是其中一员,在这儿,我第一次接触到“铁壳子”坦克,且品种繁杂,残次不全。当时,由我们组建的我军第一支装甲部队,可以说是白手起家。日本人受降的坦克,让苏联人一把火烧得差不多了,当时,很多老百姓把能用的东西都拆走了,我们再从老百姓手里收回来。

也正是这些破旧、落后的坦克和装甲车,在经过我和战友们的修理、组装下,变成了一辆辆能征善战的战车,首战长春,攻克锦州,继而参加抗美援朝。

电瓶电量够不够,现在拿笔量一量就行了。但那时候,就得拿舌头舔,舔一下,煞舌头,这比重就够了,不行再加点硫酸。条件确实太差了。

仅在1946年,我们就修理好了166辆次之多。由于自己在中国军工企业启蒙方面表现突出,我荣立一等功一次。

  不顾核辐射伤害参与我国首次核试验

195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正式成立。我先后担任装甲兵技术部修理科长、修理处长、技术部副部长、副政委、部长等职。为提高装甲兵技术水平呕心沥血,日夜操劳,为我军装甲兵的建立成长和壮大,做出了一个男儿该做的贡献。

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氢弹爆破试验时,为了检验坦克的抗核辐射性能,把坦克埋于爆炸中心地下若干米处。

原子弹和氢弹爆破时,我们躲在离中心50公里处,爆破1个小时左右,就速速赶到爆炸中心,把坦克想办法弄出来。这对人身体的伤害肯定是很严重的,但那个时候我们这批热血男儿,尽管都已掌握了一些相关知识,但在祖国使命面前,又有谁会去考虑这些个人问题呢!

  教育子女们不要忘了根在寿光

退休后,我回家几次。第一次回家是在解放后的1951年,也就是从17岁离开爹娘的13年后。最近一次回老家,是三年前,我带着子女们回去的。带他们回去,不为别的,是让他们不要忘根。

每次回去,老家变化都那么大,原来荒草遍地的弥河两岸,变成公园了,羊口街上也全是大楼。老家邢姚本来就有集市,现在有了一个很大的木材交易市场。

老家寿光还有那么多的蔬菜大棚,老家人通过种大棚、做企业,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田野都是无边无际一片白啊!到一个种蔬菜的村去参观,正好碰到全村在盖二层小楼,这在过去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寿光培养出了一支能打仗、打胜仗、威名远扬的八支队。这是咱们寿光人民的骄傲。这支部队对咱们国家解放事业,对咱们部队建设,都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现在还是一支名牌军。当然,现在的部队里面,寿光军官恐怕没有几个了,但咱寿光人身上那种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仍然在这个部队传承着发扬着。

希望你们文化新闻部门把八支队的革命史好好整理整理,让勇猛顽强的八支队精神在世世代代身上不要断线。结稿之时,退居二线干部张美林老师给记者送来了他收藏的一本《坦克装甲兵车辆》杂志,是纪念人民兵工成立80周年专刊,杂志列举了容13位装甲铁血英雄的《铁甲群英谱》,寿光人王志毅列首位。

本报首席记者王慧茗

 
责任编辑: 杨国静
 
 
中国寿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