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期杨眉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副总编、中国经济论坛秘书长

时间:2014-02-25 17:06   来源:寿光日报综合   

关注国计民生 追求公信济世

问道中国经济风云

——访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副总编、中国经济论坛秘书长杨眉

数次采访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

我们那个时候,女生考取大学的人数少之又少,高考我考了寿光中学的文科状元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寿光人,共兄妹六人,其中女孩子就有五个,我是女孩中的老四。

还记得在那个艰苦的高中年代,寿光中学(当时叫寿光三中)有个叫李成梅的老师,给我留的印象最深。李老师是侯镇人,他的个人修养很好,对学生特别负责任。他不仅教给我们知识,还教我们如何做人,甚至连我们每个学生的未来规划,他都会给予考虑。高中毕业,我成了学校的高考文科状元。

从小我就是个十分简单的人,在每个时期,无论做什么,我就只想着这一件事,不会去想其他更多的事情。这也许就是自己能以优异成绩考取大学,能在自己喜欢的新闻事业上数年坚持,并干出了一点点成绩的原因吧。

从咱们寿光走出的将军李树文亲自送我到上海上大学,从姑姑姑父及李树文身上,我学到了很多很多

那个时候,上海财经大学每个系在山东只招三四个学生,那年我们经济系也仅仅招了我们两个女生。

还清晰记得,去上海报到,是从咱们寿光走出的将军李树文带着我去的。那年他正好在南京某高级军校进修,借休假回老家探亲的机会,顺便把我带到了上海。我有个远房姑姑也在上海工作,她跟李树文相识,李树文还陪着我走了一次亲戚呢。姑姑跟姑父都是老革命,每次去都对我润泽和传递很多“正能量”,对我的健康成长和人生观确立,都很有裨益。李树文更是一个学者型将军,他为人和气,亲切朴实,才华横溢,一点架子也没有,寿光人的很多性格优点都在他身上得到了很好的体现,我也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很多。

在大连教书十年,在中央财大教书一年,转至某证券公司就职

4年大学毕业后,由于成绩优异,上海师范大学想要我去任教。可也许是当时自己有点儿“一根筋”吧,思想里没有多少非要留在大城市的考量,加上自己特别想到外面去闯荡闯荡,就报名去了遥远的东北。在海滨城市大连,在全国三大财经院校之一的东北财经大学任教。

沐浴着大连这座北方明珠城市的爽爽海风,我教书育人,结婚生子,不知不觉间10年光阴悄悄走过。由于先生经商,在全国各地到处跑,尤其是北京跑得最多,我在大学教学,富余时间相对较多,就经常跟着他到处转悠。

女儿6岁那年,先生调到了北京分公司,我也跟着他到了北京,在中央财大教了一年书。因为在大连时就教了十年书,到了北京还是教书,开始感觉到有些乏味,于是就跳槽到了一个证券公司上班。

  

繁杂枯燥的数字激不起我的兴趣,在银行工作一年后,我幸运地被《财经时报》招至麾下

干证券期间,我认识了一个银行负责人,他愿意我到他们那儿工作,两年后,我就从证券调到了银行。没想到,银行那些繁杂枯燥的数字,更是激不起自己的兴趣。

在强强坚持了一年后,恰逢著名的经济报刊《财经时报》招聘财经类编辑。他们的招聘要求是既要有学术背景,又要有实践经验。当时这个杂志社的人通过电话找到我,说让我去试试,我高兴地一口应下,却不想一试就试中了。

《财经时报》是1999年6月创办的,是中国的第一份财经类周报。在财经时报的近三年时间里,我从一名普通编辑、记者,做到了版面主编。

也正是在这儿,我接触到了很多中国经济的高端人士,学到了很多东西,理论水平和经济观察分析能力等,都得到了很大提高。对此,我总是发自内心地感谢那儿的领导同事,感谢那一段难忘的青春岁月。

是领导的信任,让我从《财经时报》版面主编,调任《中国经济周刊》主编

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的社长季晓磊,在看了我的几篇文章后,向我抛来了橄榄枝。《人民日报》旗下的《中国经济周刊》缺一名主编,想让我去任职。还记着,当时我的回答却是:“我现在只是个版面主编,怎么能担当杂志主编的重任呢?”

不过,领导的真诚和信任很快就感化了我,我决定再一次勇敢接受这个挑战。

上任不久,我就了解到了《中国经济周刊》的一些基本情况。这个杂志最早是个内部刊物,是人民日报每周把各种经济数据汇总一下,分发给国家各部委供其决策参考,那时叫做《中国经济快讯》。

 2004年1月,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与人民日报社批准正式更为现名,《中国经济周刊》兼有国际标准刊号和国内统一刊号两个刊号。经国家工商总局和人民日报社批准,《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在同年春正式注册成立。杂志社为企业法人单位,负责《中国经济周刊》的编辑、出版,具有期刊发行及广告经营权。

我调到《中国经济周刊》时,正好是期刊公开发行一年的当儿。

在新东家,在这份中国经济的旗舰期刊内,我干得顺风顺水,时间也过得很快。

当主编时,我采写的一篇关于美国进口大豆的文章,到现在仍被拿出来当做案例范本来讲

我刚调来做主编时,还兼任着封面文章的编辑创作工作。封面文章是每期杂志的重中之重,比如说其他文章是两个版三个版的容量,而封面文章就常常是四个版五个版的容量,有时甚至是六个版八个版。封面文章除了版式靓容量大,文辞语言等也都十分讲究,该犀利时犀利、该轻盈时轻盈、该有深度时要有深度、该有故事时要有故事。

我在十二年前有篇报道,讲述了机关和企业退休金相差三倍,工程师还不如清洁工退休金高。说的是内蒙古包头市有一对夫妻,丈夫退休前是某公司的总工程师、经理,职称是高工,工龄40年,他退休后的养老金是1008元。妻原是农村妇女,落实知识分子政策,随丈夫进城后,在环卫局当环卫工人,工龄12年,她退休后养老金1300元。

而造成上述不合理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丈夫是从企业退休,妻子则是事业单位退休。退休待遇两重天,在社会上引起了不公平、不和谐的反响,一时成为笑谈。

在那个时候,我经常背着相机乐悠悠地去采访各种重头报道。也正是在那个时候由我采写的一篇关于美国进口大豆的文章,到现在仍被拿出来当做案例范本来讲。尤其是在五六年前,大家争论得还很厉害。还记得当时是计划去写篇消息的,最后出来的却是篇颇有深度和影响的调查文章。

杂志突然遭遇市场化带来的巨大冲击,我再次被委以重任,升任周刊副总编,我十分珍惜和热爱这份职业,忙并快乐着

在当了五六年刊物主编后,又赶上汹涌而至的市场化对报纸刊物带来了严峻考验,杂志需要脱离东家的经费支持,需要自己养活自己。

领导再一次委以重任,让我升任副总编,先后分管采编和运营。

我特别钟情于自己的职业,在这个中国最高端的财经政经类期刊工作,一些自己之前想都不敢想的经济家、分析人士或成功企业家,现在可以跟我面对面会晤聊天。双方没有高低之分,只有彼此和善的交流,只有相同思想的交融汇聚,只有不同观点的碰撞渗透。这些成功的经济人士,他们用其一生的积累、感悟、体验、认知,跟自己心贴心地真诚交流,是件足以令每一个新闻人振奋的事情。

做媒体真的是太忙了。我原来从事的所有职业,其压力和忙碌程度,连这个职业的一半都达不到。我常常感言,不管是谁,只要你热爱这份职业,只要你想干活,就会有的是活在等着你干,这很刺激也足够诱惑。

“一个只知道生产产品的车间工人,一下子被调任去卖产品,他马上要考虑大众买不买这种产品。”我庆幸自己完成了这种美丽蝶变

我觉着,作为一个新闻人,真正最考验自己的,还是在分管经营也就是说在做市场以后。当记者时,自己相对要赚便宜些。为什么这么说呢?这是因为自己有较长时间的金融证券从业经历,又做过多年大学教师,理论和文字功底还不错,所以说做财经记者主编相对顺手,也特省事。

那几年国内确实出现过这么一种现象:往往学财经的,文字不行;学新闻的,又没有那么多的财政知识储备和实战经验。

在从做新闻向做市场转换时,其最大的难度就是角色的转变。譬如说我当主编当记者,就如同是一个车间工人,主要任务就是生产零部件,每天上班只须考虑好好工作提高效率就行了,其它的东西我完全不必去考虑太多。

而当我负责市场,也就是说“从车间调到营销部门”之后,我就得日日时时考虑这个“产品”好不好卖,它受市场欢迎吗?而好卖不好卖则全是由市场来说了算。

对我们来说,这个市场就是读者,且都是那些相对高端的客户,他们多是政府官员或企业家,都有着很高的理论水平和很好的实践经验,要想把分析性文章写到他们心里,确实很难。

因此,我的新角色要求我必须不断去考虑杂志定位,考虑在不同时期,政府、社会和庶民百姓都在关注什么?在弄清楚关注内容之后,还要注重表达方式和美文表现,以图让大多数受众乐意接纳。

很多时候,我们都跳出纸媒范畴,趟出了一条“专家调研、媒体报道”的新媒体之路

我很明白,与其说我们是在经营杂志,不如说是在经营这个平台,经营这个渠道,经营这个资源。如何把这个平台、资源跟市场需求有效对接,那就是我们期刊对经济最好的引导。

近几年,根据新的经济形势,我们成立了品牌部,经常组织一些专家教授、知名人士到各大企业去,帮企业搞调研做诊断。对于我们媒体来说,这既帮助了企业,自身又接了地气,充分了解了最基层的现实情况。其实很多企业和地方各级政府,很想通过我们这些高端媒体引荐,接触到高端学者专家团,为他们政府、企业把把脉,提提建议,指指方向。

实际上,所有这些工作早已超出了传统媒体的业务范围,这也意味着我们的服务不再仅仅是做报纸刊物,做新闻报道,而是升格为了真正的全方位深层次服务。

中央政策研究室、国家发改委、商务部等领导和学者,这些年都成了我们经常邀请的座上宾。我们一起进企业下基层,趟出了一条“专家调研、媒体报道”的新路。这条新路就把之前做刊物单纯是媒体和采访对象之间的关系,上升到了媒体利用自己的传播资源信息资源结合高端专家的智慧资源,共同为政府、为企业、为农民服务这么一种崭新模式。

实践证明,这条路我们越走越宽阔。

去年底,我们为某省委省政府调研服务结束后,省领导在总结时感言:“平时我想见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专家都很难,今天一下子却见了这么多,让我们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高端媒体的这种服务方式很特别!很好!”

领导的肯定和表扬,读者的喜爱和追逐,反过来又印证了新媒体搞市场化的好处,看似“残酷无情”的市场化,却能逼着媒体人去自觉创新,改革前行。

通过我们全体同仁的共同努力,殚精竭虑,换来了杂志今天的繁荣局面

  就如我墙上贴出的这张杂志动态管理示意图所示,这些年,在自己和领导同仁们的进取努力下,如今的《中国经济周刊》,国内订户已遍布各省市区,海外订户分布在37个国家和地区,每期直接影响到80余万高端人士,订阅量在同类媒体中遥遥领先,网络转载率更是稳稳坐定中国财经类报刊前3位。

杂志旗下已经拥有“中国经济论坛”、“中国经济百人榜”、 “中国品牌百强榜”、“女性领导力与创新力高峰论坛”、“保护湿地,我们在行动”等品牌活动,拥有中国经济研究院、经济网等品牌机构与组织。每年成功运营多项顶级活动与权威评选,在中国政界、经济界、知识界等领域产生广泛的影响。

令我们倍感自豪的是,今天的《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已健康成长为国务院新闻主管部门指定的中央级重点新闻单位,中国官方主流财经媒体,位居中国财经媒体前列,人民日报报系中的第一品牌杂志。

我们拥有的核心目标读者群,同样令我们自豪,他们是各级城市和企业的领导者和决策层。泛读者群为年龄在25岁至 55岁之间,大学以上学历的副处级或副经理级以上的干部。他们是中国最有影响力和购买力的人群;他们是中国典型的“四高”(高职位、高学历、高收入、高消费)人群;他们是中国拥有社会资源和财富最多的人群;他们是掌握中国经济现实并关涉中国经济命运最重要的人群。

多年的大胆探索,多年的执着前行,我们的办刊理念越来越清晰,那就是为国尽言,为民立言,为我发言。这些年,我们一直在坚持推行着这样的办刊风格,即重视理性和建设性,但不平淡中庸;重效果和影响力,但不偏激炒作。

过去,我们是中国最早的经济周刊;现在,我们是中国惟一的经济周刊;明天,我们要做中国最好的经济周刊。

“中国经济论坛”是我们杂志具有官方性质的经济年会,是我们的两大拳头项目之一,现在由国资委和人民日报社共同举办,每年一届

  为了记录中国经济的快速变革进程,就当年热门经济话题提供讨论平台,我们已经连续十多年主办“中国经济论坛”。邀请国内经济界权威的专家学者、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以及企业家,就一年的热门经济话题,客观地分析论证。

从前年开始,“中国经济论坛”这个具有官方性质的经济年会,开始由国资委和人民日报社共同举办,我则担任中国经济年度论坛的秘书长,具体分管这项工作。

2013年12月25日,第十三届中国经济论坛如期在北京举行。随着举世瞩目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中国经济再出发的路线图基本清晰。这届论坛以“经济升级与创新驱动”为主题, 200多位政府、企业、研究机构人士汇聚一堂,智慧碰撞,为处于转型升级关键阶段的中国寻求新发展的动力源,探讨多元化的成长、发展之路。

人民日报社总编辑杨振武、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黄丹华分别在大会上致辞。

令人欣喜的是,在本次论坛上,中国经济论坛名誉主席、全国人大原副委员长成思危,中国经济论坛学术委员会主席、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中国经济论坛专家、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中国经济论坛专家著名法学家江平,国务院国资委监事会主席季晓南等,也都围绕论坛主题先后发表了热情洋溢的主旨演讲。

这届论坛,还围绕着新型城镇化的标准与路径、中国如何规划和建设田园城市、城镇化的理论与实践、城市未来与文化传承等话题,展开了“中国新型城镇化的实现路径”、“中国实业转型升级的战略选择”两个高端对话。

格力集团、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等嘉宾,就实业转型升级的驱动力,源自制度还是技术、实业创新的路径选择,是“汽车业的市场换技术”还是“高铁模式”,创新技术的推广应用难在哪、实业与金融的互动创新等话题,展开了认真讨论。

同时,在本次论坛上,我们杂志社与商务部信用评级与认证中心、中国矿业联合会、北京交通大学中国企业兼并重组研究中心和德勤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四家研究机构联合发布了《2013年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报告》,通过具体案例,全面评估了中国新型城镇化进程。

人民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新华社、经济日报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中国日报、第一财经日报等主流媒体分别派出记者参加论坛,人民网、新浪网、中国新闻网、腾讯网等进行了相关专题直播。

中国经济论坛是目前国内唯一由官方媒体与国家部委联合举办的年度大型经济年会,从2001 年至今已连续成功举办十二届。论坛自创办以来坚持围绕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问题,聚焦经济热点、汇集各方观点、共谋发展思路,形成了媒体牵头、社会支持、共话经济、促进发展的良好社会效益。

作为一名知识女性,“女性领导力与创新力”高峰论坛,更是倾注了自己更多的思维、谱路和精力,倾注了更多的爱

“21世纪是创新的世纪,我国实施了人才强国战略,推动经济转型、产业结构调整,社会事业发展,我们迫切需要人力资源,需要促进女性人才成长。”这是全国妇联副主席甄砚在第三届 “女性领导力与创新力”高峰论坛致辞中讲到的话。

由人民日报社、全国妇联指导,我们杂志社和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联合主办的第三届“女性的领导力与创新力”高峰论坛, 2012年3月2日在北京举行。

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和中国经济的崛起,越来越多的中国女性走上政坛、走上企业高管的位置。中国社会进入了知识时代和信息时代,“她时代”的特性越来越浓,女性的传统弱势已经淡化、优势越来越突出。

本届论坛共邀请了包括政商界精英女性、学界的女性意见领袖,以及全国“两会”的女代表和女委员在内的100多位嘉宾,与会者围绕“精英女性的DNA图谱”、“‘她时代’的职场生态” 等话题展开了深入交流与对话。

与会者一致认为,女性的潜能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她时代”的到来不可阻挡。具有领导力和创新力的女性应具备这样的特质:睿智、豁达,不断学习新知识,洞察全局;目标专一,坚韧不拔;学会在社会和家庭中转换角色,气质亲和,心态平和,以柔克刚;要有社会责任感,奉献自己、奉献爱心。

记者手记

“寿光人富有实干精神,做事讲求诚信,刚改革开放时,可能觉着会吃点亏,但现在回过头再去看看想想,却特别赚便宜。也许是靠着自己的热爱和执着,自我升任杂志副总到现在,杂志的营业额和收入均翻了好几倍。”

“我一直觉得自己从骨子里本就是块做记者的料。只要一发现好线索,有了好策划,就会激动就会兴奋!”

杨眉如此说。

作为《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的唯一一个副总编,杨眉负责着杂志社的广告、发行、活动、对外合作、采编等,事务非常多,应该说她的压力之大非经历之人无法体验。但不管是工作上,还是在生活中,杨眉都信奉人生无须安排,她更是崇尚简单,她说复杂了会令自己手足无措。

她的单位里,青春靓丽帅气的80后占了一大部分,工作上他(她)们是快乐的伙伴,她总是认为这种职业不需要去发号施令,更不需要天天板着个脸去面对。中午去食堂打饭,她跟下属常常勾肩搭背,说说笑笑,无拘无束。她说,她喜欢这帮子兄弟姐妹,她热爱这种工作和生活。

记者在此祝愿我们的这个同行,这个性格简单的寿光闺女,越来越快活,越来越漂亮,事业之花越开越艳丽!

首席记者王慧茗

 

 

责任编辑: 杨国静
 
 
中国寿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