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期李恩亮

时间:2014-05-13 17:12   来源:寿光日报   

 他曾是中国排坛最优秀的自由人,两次入选男排国家队,却始终没有走进国家队的大门。在一年一度的排球联赛上,他那股永不服输的韧劲,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拼劲,让很多人记住了这个名字——山东男排李恩亮。作为排球队员,他留下过和冠军失之交臂的遗憾,作为排球教练,他终于有了率队夺取冠军的辉煌。

 在一般人心目中,山东省体育局训练中心有些神秘,因为这里培养了无数的冠军,被誉为藏龙卧虎之地。

 那30多座鳞次栉比排列的训练场馆,使这里成为了全国最大的体育训练、科研、教育综合基地之一。

 阳春三月,阳刚帅气的李恩亮如数家珍般给来自家乡的记者,介绍这里的竞技训练、体育教育,以及体育科研和康复医疗等硬件设施。他说他就是一步一步从家乡基层体校走到这儿来的。

 1、

 我1982年出生于纪台镇李家村,在李家村上的小学,那时候也有小学(排球)比赛,我的小学老师说,你的个子长得虽然不高,但很灵透,打打排球吧。那时,咱寿光有个小学生运动会,我代表纪台中心小学参加比赛,市体校教练刘克泉看着我是个还能培养的苗子,就把我选拔到了寿光体校。

 国人的排球情缘从女排的“五连冠”开始凝结,当1981年11月中国女排荣获第一个世界冠军称号后,排球持续热了好多年。在这个时期出生的自己,未曾想一次小学老师的无心插柳,成全了自己与排球的终生结缘。

 还记得,队里的师哥总爱拿我的身高开些玩笑。因为那时我还没有开始长个,只有1米53。老队员们长得都很高,突然来了我这么个矮的,伙伴们便有了玩笑话题。后来家里给我买了一双跟比较高的鞋,结果我一穿上,师哥们更爱开玩笑了:“是不是怕你长不起来,给你买了双增高鞋。”

 说实在的,我的先天性条件确实太一般了,但骨子里总有着一股拼劲,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精神。我每天都对自己严格要求,自我加压,不断提高训练强度。即使春节放了假,我也从不贪玩,一个人坚持每天默默跑步。这也许就是人们说的“人小志气大”吧!

 整个寒假,我每天早上6点准时起床,不管刮风下雪,我都要坚持跑到高速公路那儿,再折返跑回来,从没有一天间断过。父母心疼我,经常跟我说:“今天太冷了,就别去跑了!”但我依然坚持着。

 跑步回来,我也不歇对着墙练习垫球,每天都垫1000多次呢!从很小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吃苦坚持,我的进步比同龄队员快了很多。那个时候老师和教练们都特别喜欢我这个爱吃苦的“小精灵”。1994年,我被潍坊体校选中了。

 也许自己的心气越来越高,潍坊市体校最终也没能留住我。两年之后,我以全省第一名的成绩进了省体校。

 2、

 在寿光打二传,到了潍坊还是打二传,包括后来在省青年队,我也依旧在二传位置上打。

 可是当时二传手身高基本在1米90以上,而我只有1米85,觉得自己在这个位置上的劣势愈来愈明显。有很长一段日子我都很苦闷,找教练提出要改打沙滩排球,或者改自由人。

 自由人作为当代排球比赛新规则的产物,在比赛中发挥着巨大作用。每队必须有一名自由人,自由人在接发球和防守中有着明显的优势,他们可以随时与后排球员替补,自由人可以替换任意一名队员。当时自由人位置也有不少竞争者,教练为了体现公平公正,让我们每人打一场比赛,最终二选一,自己很荣幸占了上风。

 从1998年底改打自由人,我再也没离开过这个位置。

 3、

 不管是在平时的训练还是在体育赛场上,运动员受伤的情况司空见惯,这也是所有运动员最最担心的问题。

 2000年,已经加入山东男排的自己到湖南郴州参加集训,在一次训练中,我摔了一跤,右肩着地。想不到的是,这一摔,竟然把肩关节韧带拉伤了,胳膊当时就不能抬了。但大赛在即,队内就我一个自由人,没有人可以顶替。为了不耽误训练,我央求大夫给我打封闭针,强忍疼痛坚持训练和比赛,然而伤痛的缠身,一直让自己难以发挥出正常水平。

 那个时候说实话内心焦灼痛苦,因为每次打完封闭以后,必须忍着疼痛上场。但上场后,由于疼痛难忍,肌肉动作做不到位,各个方面都达不到教练要求,但毫无办法,还必须咬着牙往上顶,在那个反反复复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我一直在和伤病做着顽强斗争。

 4、

 2001年11月,我带着伤痛参加了全国九运会。在一场争进前八的关键比赛中,山东队与八一队相遇,这是一场在观众看来没有任何悬念的比赛,实力相差确实太过悬殊了。正值当打之年的自己,尽管伤痛在身,却是球队的绝对主力,我一改过去矜持的态度,多次找老队员、新队员探讨战术,设想比赛中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及应对措施。

 说实话,自己跟队友们内心想法是一样的:“毫无悬念,肯定是八一队三下五除二把山东拿下,作为我们来讲就是抱着决一死战的态度,不是你八一队很强嘛,那我们就跟你拼了!”

 观众如潮,呐喊声震耳欲聋,但是整个场面回忆下来,由于自己已经全身心地投入了进去,耳朵里边听不到场上的任何声音。作为运动员来讲,到了这个状态,就是最为忘我的境界,我的情绪也极大地感染了队友们。

 从每一次接发球、救球,到整个的拼抢,我都做出最大程度的努力。作为自由人来讲,一个很有难度的球你把它救回来,会无形中提升大家的气势。

 全场比赛,我在全队起着十分重要的承上启下作用,成了全队的主心骨。我全部打满5局,前4局以2比2逼平八一队之后,进入决胜局,15分该结束的比赛,结果双方相持到30平。不知为什么,我的“伤痛”早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屡屡飞身救球,化险为夷,给现场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博得阵阵喝彩和掌声。

 还记得比分最高的一局比赛打到了35分,激烈程度前所未有。

 最终这场比赛山东队取胜,当终场哨响,满头大汗的自己累瘫在场地上好久没有爬起来。不过那种以弱胜强的喜悦,到现在仍记忆犹新。

 5、

 1999年,和济钢合作的山东男排有了充裕的资金,28岁的俄罗斯球员尤拉成为第一个登陆中国男排联赛的外援。

 这年的全国联赛,我们的目标就是冲着决赛去的,道理很简单,我们既然引进了外援,就该向着决赛向着冠军冲击。

 在进入前四以后,在半决赛上,我们遇到了浙江队,谁胜谁进决赛,谁输谁退到三四名。

 竞技赛场上有胜利就会有失败,有时会战胜不可能战胜的队伍,以黑马的姿态让球迷眼前一亮;但有时也会输给不该输的队伍,成为每个队员人生中的一大遗憾。

 那场比赛我今生都不会忘记。也是你赢一局我赢一局,比赛很快到了决胜局第五局赛点,有个取胜机会我和队友没有抓住,浙江队反扑,让我们遗憾地输掉了比赛。

 在2001年步步高全国男子排球联赛首轮五项技术排名最佳一传排名榜中,我排名全国第二,开始引起关注。

 2003年3月23日,国家男排18人的大名单出炉,我有幸入选,新组建的国家队将备战当年的亚锦赛和第二年的奥运会资格赛,长远目标是备战北京奥运会。然而很遗憾,阴差阳错,我最终没捞着参加集训。

 2004年3月,我跟山东老将安家杰再一次入选国家队大名单,但弄不明白什么原因,我始终未能随国家队参加比赛。不过国家队主教练邸安和对我评价一直很高。他说,李恩亮打球有股不服输的劲头,作风非常顽强,是国内最优秀的自由人。

6、

 后来,由于年龄增长及伤病影响,我明显感觉到竞技状态在一天天下滑。这时候,恰遇山东女排选教练,我以此转型开始了自己的教练生涯,后改任青年女排教练。

 作为女排来讲,教练的运动量是非常大的,甚至比我当运动员的时候运动量还要大,因为女排防守环节最为重要,每天都会有上千次的扣球,甚至数千次的攻防配合。

 2013年9月11日,第十二届全运会青年女排决赛在辽宁铁岭举行,山东青年女排以一边倒的优势摧枯拉朽般横扫辽宁队,夺取冠军。在山东排球史上创造了奇迹,作为教练,那种喜悦和兴奋无以言表。

 这个冠军价值连城,因为一个冠军顶三枚金牌,正是靠这三枚金牌,山东代表团金牌总数超越上届,创造了山东参加全运会历史的最好成绩,同时也巩固了山东代表团在金牌榜第一名的地位。

 7、

 夺冠之后,为了充实青年男排的教练力量,我又被调到了山东青年男排担任助理教练,因为自己和主教练张启勇是老队友,所以配合得一直十分默契。经过那么多年教练生涯的磨练,我也总结出了属于自己的一套教学心得。

 在训练场上,我是个以“严厉”著称的教练,但在生活中,我和队员们却相处得异常融洽,和几乎每一个队员都建立了深厚友情。

 小小排球,承载着我这个农家孩子的所有梦想,也是我的全部世界。从最基本的垫球动作中,我悟出了很多简单的人生哲学。球落地再弹起,这种起起落落、反反复复不正是人生的沉沉浮浮吗?也正是这些反复才构成了每个人的百味人生。如果一个人像排球一样,肚子里有股不服输的气概,那他就会让生命绽放出无限的光彩。

 一场排球赛同样如同演绎一场轰轰烈烈的人生大剧,救球的过程如同拼搏的过程,一路扣杀的成败如同人生的得失。赢了球,就把它看作是自己人生的精彩;在生活和工作中摔倒,就权当是输掉了一场球赛,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拍拍身上的灰尘从头再来。在传授球技的同时,我还同时让队员们试着学会拿得起放得下,在教练岗位上,我则总是要求自己带出更多的冠军球队。

 身在外地的自己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回家过春节了,因为感觉到自己一天也不能离开排球,一天也不能离开球队。虽然排球职业和其他一些竞技项目相比工资收入并不高,但是对此我看得却很淡。现在的省排球中心,有咱6名寿光人呢,自己感到十分自豪!

责任编辑: 杨国静
 
 
中国寿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