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期信汝敏被人信着是一种幸福

时间:2014-11-04 09:58   来源:寿光日报-中国寿光网   

信汝敏:被人信着是一种幸福

战友们习惯了喊他“老信”,爱人习惯了喊他“老信”,各级领导同事们一概喊他“老信”,就连农民工、卖菜的都远远亲切地喊他一声“老信”,“老信”这条朴实真诚的寿光汉子,算是在石油城东营叫响了。

坐在记者眼前这个老信,就是从羊口镇刘旺庄村走出,东营市政府采购办公室原副主任、东营市财政局办公室副主任信汝敏。

共同的军需司务长出身,相似的数十年戎伍经历,让我们一下子拉近了距离,采访气氛也瞬间活跃了起来。

二爷爷信树铭是寿光、寿南合县后的第一任县长,父亲在解放寿光城战斗中左臂失能,我在这样的家庭熏陶中长大,长大后也当了兵

我1960年12月出生在羊口镇刘旺庄村一个革命家庭里。二爷爷信树铭(我父亲的亲二叔),1938年8月加入八支队,一生共参加过大小战斗七十多次。是寿光、寿南合县后的第一任县长,当时,亓廉芳任县委书记,二爷爷任县长。

跟二爷爷一样,在战争年代,我父亲也是出生入死,参加过大大小小很多个战役。解放寿光县城时,父亲身负重伤,成了二等甲级伤残军人,整个左胳膊都失去功能,只是当时没有锯掉而已。

父亲尽管身负重伤,但在做了简单治疗后,仍积极报名上前线,领导没有批准。

解放后,父亲曾是县人大代表、党代表,一根胳膊没有任何知觉的他,什么额外待遇都没要,也就是说没有给党添过任何麻烦。他担任过村治保主任、村主任、大队长等职,父亲一生十分正直,认识他的人没有不竖大拇指的。

1978年12月,我高中毕业后,也追随着二爷爷和父亲的步履当兵了,一入伍就到了河北省军区独立师步兵营,在那儿呆了将近10年。

在热气腾腾的食堂操作间手把手指导

我这个入伍半年多的新兵斩获北京军区大比武亚军,登上了《战友报》,在部队引起不小轰动,1年后荣立三等功

我们的部队是全训部队,当时的我在40火箭筒班,是连里的文化教员,开始教小学,后来那个教初中的教不了了,我改教初中。

半年后营里选步谈员,营领导到各连队精心选拔,还记得当时选拔方法挺有意思的,副营长给了我一篇登在报纸上的社论让我背。我流利的背诵打动了首长,还没等我背完,领导说,你马上打背包到石家庄参加集训。

我当年参加集训,当年就代表我们独立师参加了北京军区大比武,还获得了北京军区第二名的优异成绩。对此,《战友报》给予了全面报道,一个入伍不久的新兵就斩获大军区亚军,还登上了《战友报》,在部队引起了不小轰动。

1980年,营党委就发展我这个“新兵蛋子”入党。1982年,我被选拔到北京军区教导大队深造。毕业后,被分配到邯郸军分区担任管理员。

不到一年时间,一纸调令把我又调回石家庄,担任河北省军区教导大队三中队司务长。后来听说是因为中队的生活搞得不好,官兵意见很大,调我回来强化管理的。

上任一年后,我改变了这种现状,三中队的后勤管理,尤其是一日三餐的饭菜水平由后进变为先进,河北省军区后勤部专门在三中队召开现场会推广经验,我被省军区后勤部荣记三等功。

我管的伙食,连清华北大老师们都个个点赞,我被省军区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全军区只评了8人

1985年初,华北地区大中院校在石家庄搞军事教员集训,我再次被委以重任,抽调去负责生活总管。那时,带着6个炊事班长、30多名炊事员,这可能是部队最大的炊事班了,每次站队,那么长一大溜,都快成“炊事连”了。

还记得当时大队长兼任生活组组长,我当副组长,负责全面管理。

集训第一周,出于常规,大队长没有让我管过多的事务,结果一周下来伙食费严重超支。大队长这才坐下来跟我探讨,我根据多年积累的管理经验,推心置腹讲了自己的想法,最后我撂下一句话:“您要信得着我,您就尽可放手,让我大胆去干,否则我还是回原单位!”

虽然集训资金十分有限,但我还是办法想尽把饭菜质量搞得有声有色,且变着法子变换花样。

俗话说众口难调,尤其是北大、清华的老师们相对更难“伺候”些,但大家却都非常满意,个个吃得红光满面的。套用今天的话说,北大清华老师都给我点了“赞”。还记得政治部主任、参谋长来检查体验,均给予了我很高的评价。

当时我跟爱人过的是两地分居的生活,她在刘旺庄村托儿所当老师,这年5月,孩子出生,我天天忙得两头见黑,根本不可能回家探望。

1985年7月,我被河北省军区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全军区只有8名指战员荣膺此称号。

把一个经常打仗死吵的落后食堂,几个月就扭转局面,且1年为部队盈利30万元,创造了一个奇迹

不久,我担任了教导大队财务助理员。还记得当时由于精简整编人手少,我这个所谓的财务助理员,连同军械、军需助理员一块兼着。虽然每日工作千头万绪,繁忙异常,但由于那时年轻,心气儿足,也没感觉到有多么累。

1987年底,我调到了东营军分区,担任生活管理员。军分区大院固定吃饭的指战员就有100多号人,还有很多家属也过来打饭。当时有个上士因为性格倔强,再加上资格比较老,跟管理员一直弄不到一块去,伙食搞得一塌糊涂,官兵意见很大,饭堂里打仗死吵是经常的事。

我上任后,首先耐心做了上士和炊事员的思想工作,并建立起了一整套科学有效的规章制度,并在生活管理上做出诸多大胆改革。

我把几十年延续下来一成不变的大锅菜,改成了大锅菜和小炒相互搭配,副食种类和饭菜花样不断增加,新增了鲜啤酒供应,间隔出了几个雅间,将原来顿顿爱吃不吃的一荤一素,变为了吃多少打多少,想吃啥就买啥。

一年下来,不仅生活搞好了,还为部队盈利了30万元。30万,在那个年代,是个十分惊人的数字!

1988年,东营军分区工作还不到一年,军分区领导根据我的突出表现,要给我立三等功,当时政委跟我谈话,我把这个名额让给了一个搞生产经营的老同事。

二爷爷信树铭常常叮嘱我要好好为党工作

每天早上5点总会准时坐第一趟客车出城,顶着星星上路,很多人都喊我“夜猫子”

由于在后勤管理上我经验较为丰富,工作又干得得心应手。1991年,上级任命我为军分区民兵装备仓库副主任,级别副营。

这个期间,我注意到处经济腾飞期的油城汽车运输业发展迅猛,而上规模的汽修厂却少之又少。于是我经过上级领导同意,果断将原来的小汽修厂大胆改造,一个年久失修的大礼堂被我改造成了宽敞明亮的汽修车间,进设备,增人员,练技能,搞培训,敞开大门对外揽活维修。

为了增加油田拉油车维修业务,我不厌其烦无数次跑到油田联系,并从油田聘请了几名退休修理工作为我们的业务骨干,就连厂长都是我从地方聘请的业界能人。

新修理厂开业一年多时间,带来了令人称奇的经济效益。我用第一笔收益为部队新买了3辆黄河卡车,一辆北京吉普,一辆金杯大头,还盖起了新营房。我的工作能力和为人得到了上上下下的一致夸赞。

1996年3月,我被提拔为正营职,担任垦利县武装部后勤科长。当时的工作安排很有意思,我干着垦利武装部的后勤科长,仍兼着军分区民兵装备仓库副主任,管着自己一手做大的汽修厂,另外还带着一大帮子人驻村蹲点。

从垦利到东营有60多里路,我都是来回打跑趟子,由于两边活都很多,加上还要驻村,我每天早上5点总会准时坐上第一趟客车,顶着星星上路。冬季时,到了垦利天还不亮,进办公室还得开灯。很多人都喊我“夜猫子”,更有很多人感叹我的精力和体力。

到垦利上任一年,我给武装部挣来了两个省军区先进单位,一个是后勤管理先进单位,再一个是财务管理先进单位。另外包村评比,也进入了全县前5名。

还记得当时新上任的军分区司令员感叹地说:“这个家伙还真行!”

我被提拔为利津武装部副部长,7个月盖起办公大楼,山东省政府授予我先进个人,《国防报》和《大众日报》都登载我的事迹

两年后,我被提拔为利津武装部副部长。为什么把我放到更为偏远艰苦的利津任职,当时政委跟我讲得很直白,他说:“老信啊,也许你生来就是个创业的人儿,利津武装部要想打开局面,非你去不可!”

利津离东营更远了,还要绕道走垦利大桥过黄河,单程都要160多里地,且那儿的条件特别艰苦,孩子在东营上学,我是一点也照顾不上。

我的敬业精神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一致肯定。1996年,山东省政府授予我为民兵装备管理先进个人,《国防报》和《大众日报》都登载了我的先进事迹。

调任利津的第一年,部长是从省里调来,加上他本人一些家庭原因,要常住济南处理家事,政委因健康原因,也靠不上,整个武装部机关主要是我在那把着关。从民兵训练到三讲教育,再到整个部里的大事小情,就我一个人掌管,一天到晚,把我忙得团团转。

尽管历史时针早已过了公元两千年,可利津县武装部机关却还都仍是些破破烂烂的老平房。为彻底改变这种落后面貌,上任第二年,我即到处协调筹集资金,盖起了新办公大楼。

办公大楼启用后,县委曹书记说了一句话,我仍记得十分清晰,“像这样一流水平的办公大楼,没有老信谁能盖得起来。我在利津哪怕盖个鸡窝子,都有人举报,可武装部大楼竣工这么长时间了,却没接到一个举报,老信是一个让人信服的人,他为咱利津争了光!”

武装部办公楼从3月15日动工,到10月15日搬进去,满打满算才用了7个月时间。另外我还发动员工自愿集资,盖起了沿街房对外出租,既活跃了区域经济,又给单位和员工带来了源源不断的收入。

转业至东营,再担重任,负责全市经济适用房建筑材料采购工作,获得大家好评

2002年9月,我转业到东营市财政局,一转业即被委以重任,担任东营市政府采购办公室副主任。

政府采购是一项任务繁重且挑战性极大的工作。刚调过来时,为了尽快熟悉业务,我就像个谦虚的小学生一样,从起草文件学起干起,常常通宵达旦。由于自己的虚心努力,我很快就进入了角色,成为业务骨干,并被抽调到建设指挥部从事材料采购工作。

还记得,我到经济适用房建设工地上班的第一天,在那个杂乱不堪的破板房里,办公室的同志正在和施工方谈判,板房里乌烟瘴气,争辩双方声音都有些激烈。

一看这阵式,我当即把我们的人员悄悄叫到门外,我说这样谈不会谈出什么好结果来,应该是先制定出相对规范的“谈判规程”,按程序来谈。

上阵磨枪,我连夜带领着大家起草出了各种规程。

从那之后,不管是采购还是招标等各种事宜,我们都遵从规范。我的工作状态和能力,受到了市安居工程建设指挥部领导和同志们的一致好评。

时时刻刻严守原则底线:排除万难,为政府为相对弱势的住户把好采购关

我这个人做事,不喜欢拖泥带水,到了那里,都是走路一阵风,工作一团火,且到了那里都会被交付重任“肩挑大梁”。

担负全市经济适用房建设的建筑材料统筹采购任务,光荣而艰巨。因为是兼任,从2002年10月到2004年8月将近两年时间,我常常被建筑工地和局里争来争去,骑着自行车风风火火来回蹿,真是恨不得把自己掰成两半用。

这个时期,我深知自己的责任重大,暗暗立下信条:排除万难,为政府为相对弱势的住户把好采购关!从2004年到2005年3月,我们共安排政府采购询价项目、竞争性谈判项目和公开招标项目1098个,采购金额212.902万元,节支率达12.16%,使东营市政府采购工作走在了全省前列。

2004年底,采购办组织2005至2006年度政府采购业务代理机构公开招标,这项工作至关重要。作为采购办综合组负责人,我担当着协调与各部门、单位及财政内部科室之间业务关系的任务,日常事务十分繁忙。

为确保各项基础工作和重点项目同时顺利推进,我不知疲倦,常常一干就到下半夜,又因家住西城,回去太远,有时就在办公室睡下。有一次我得了重感冒,领导和同事们都劝我休息一天,但任务当前,我还是硬坚持了下来。

4个多月的时间,我没有休息过一个星期天。政府采购业务代理机构公开招标工作圆满完成了,我却因过度劳累引发心脏病,病倒在了工作岗位上,被急救车送进了医院。采购办的同志们心疼得掉下了眼泪,可苏醒后的我却颇感欣慰,因为总算没耽误全市大事。

整个代理机构公开招标工作中,从制定招标文件到组织答疑会议再到招标现场,我从不漏掉任何环节的细小问题,并反复推敲论证,全面综合考虑,制定出了科学严密的招标文件和评标办法。

工作中,我敢于创新,首次实现了采购现场电视直播,考试试卷现场出题、现场阅卷。参加招标的代理机构,无论是中标的还是未中标的,都心悦诚服,没有一句怨言。

前些年从事的政府采购工作走在了全省前列(右二为我)

不到一个月时间,我改变了财政局员工长期吃盒饭的现状,起早贪黑的我累并快乐着

在干政府采购期间,由于当时财政局机关食堂一直没开起来,职工们吃盒饭都吃怕了,大家伙怨声载道。

新局长上任后,决心改变这种落后现状,意欲挑选一个干部靠上去抓。领导列了三个用人标准,第一要懂业务,第二最好是部队转业干部,第三是自己愿意干。

局长在打听到我是最佳人选后,跟办公室主任商谈,办公室主任说:“老信在搞政府采购,肯定不会放人!”局长亲自跟相关部门要人,得到的回答是:“老信在政府采购中挑大梁,尤其是经济适用房建设采购,都是他在全盘调度指挥,走了怎么能行?”后来几经周折,我才总算被“索要”了回来。

食堂管理,工作量大、琐碎,容易得罪人,加上众口难调,很难出成绩,所以,很多人都躲得远远的。局长找我谈话时,我深知,这个出力难讨好的工作,事关全局职工的身体健康和稳定和谐。加上自己确实擅长此道,二话没说就应了下来,也可以说是再次义无反顾挑起了重担。

接任后,局领导要求我5月22日把食堂开起来。

还记得,4月7日晚上我还在为政府采购出差,从烟台回来就半夜了,4月8日早8点回政府采购那边交接工作,4月9日就投入到了更为紧张的新食堂筹备工作中。

工作初期,我起早贪黑东奔西走,采购设备、组织施工,“五一”长假一天也没休息,在完成硬件购置安装的同时,抓紧时间招聘培训管理人员、厨师和服务人员,认真细致制定一系列管理制度。短短二十多天,食堂就开始营业了,比领导要求的期限提前了整整20天时间,吃着香喷喷的饭菜,干部职工个个喜笑颜开。

忠孝不能两全,母亲重病,我没能好好伺候一天,看着母亲憔悴的遗容,我心如刀绞

食堂工作事无巨细,全局180多人的健康饮食让我不敢有丝毫松懈。别人工作,我在工作;别人休息,我还在工作。

机关食堂投入使用后,我坚持每天都提前一个小时到单位,每天又是最后一个离开。忙碌的工作常令自己疲惫不堪,但我始终告戒自己:既然挑起了这副担子就要把它干到最好。

在机关食堂工作的近一年时间里,最让自己内疚的是年迈的母亲身患重病,危在旦夕,作为儿子却因为忙于工作而没能好好陪护上一天。直到母亲去世,才匆匆赶回家里,只看到母亲憔悴的面容。没能在母亲身边尽孝,也无法再求得慈母的原谅,只有将巨大的悲痛藏在心里,而后又默默地投入到工作中去。

抓食堂是我的强项,我干得可谓得心应手,就餐人员都十分满意,这从一定程度上又促进了财政工作的顺利开展。转过年,我获得了东营市五一劳动奖章,就是到今天,市财政局的食堂管理在东营都很上数。

踏踏实实抓了1年零两个月,食堂从无到有再到先进,我又被调回到机关负责接待等事务性工作,负责全局的餐饮接待吃喝拉撒等。

踏踏实实干好本职工作,我从来都是累并快乐着,被人信着真是一种发自心底的幸福

为党为部队工作这么多年,我一直把“踏踏实实工作、清清白白做人”作为工作和生活信条,始终坚持“警钟长鸣”,决不做有损于党员的事情。不管在那个岗位,我这个人从来不买任何人的账,包括领导同事还有客户,我总是一切凭工作说话。

说实话,工作中的我总坚持一是一二是二,不管什么事都坚持公平竞争,违反原则的事坚决不干,曾有很多人说我铁面无情。在采购办和机关食堂工作,免不了同供应商交往,加之多年来自己良好的工作作风赢得了许多供应商的赞誉,无论是出于感激之情还是别有企图,供应商往往会以各种名义送一些礼品、礼金,对此,我一直坚持拒收,慢慢地大家都听说了,想送礼的自然就却步了。

这么多年来,不管春夏秋冬,我都是5点至5点半起床,6点半准时到达工作岗位,可谓风雨无阻,雷打不动,从来不给自己放松要求。有位同事说,单单每天6点半到岗位这一点,几乎没有人能够长期坚持住。我常自言:“干得就是个早起的辛苦活,没有啥。”

一位退休多年的局领导,曾这样推心置腹地说,“我负责时怎么没碰上信汝敏这么个人!”

不管是在工作中还是生活上,自己总是真心诚意地待人,心无旁骛地工作,赢得了全局同志的信任和一致好评,也同时感染和激励着身边的每一位同志,被誉为默默无闻的“老黄牛”。

不管在部队,还是在地方,我始终淡泊名利、淡化“官”念,兢兢业业把本职工作做扎实。我没有给咱寿光人丢脸,没有给我的二爷爷和父亲那一代革命老前辈丢脸,说句实在话,我活得很幸福,我觉睡得踏实而香甜。

首席记者 王慧茗

责任编辑: 杨国静
 
 
中国寿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