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蔬菜产业转型发展的“金钥匙”系列报道

探寻蔬菜产业转型发展的“金钥匙”系列报道一:

26年蔬菜产业这样成就寿光

自1989年我市开始发展大棚蔬菜至今,已经走过了26个年头,寿光人用智慧、胆魄与勤劳,将寿光打造成了“中国蔬菜之乡”,打造成了全国蔬菜产业的种植、技术、展览、物流与价格形成中心,这一步步走来,何等的辛苦,何等的不易……

然而面对26年的大棚蔬菜发展史,放眼80万亩“ 棚海”,面对消费者对蔬菜安全的异常重视,面对蔬菜产业的地域竞争,面对市场,面对未来,我们不禁思考,寿光蔬菜产业下一步跨越发展、健康发展的支撑是什么,钥匙是什么?

2014年年底至2015年年初,寿光日报记者组成采访团,利用两个月的时间,行走于圣城、文家、洛城、纪台、孙家集五大蔬菜主产区,走访了市农业局、物流园以及多家蔬菜合作社、农企、育苗公司、农资超市与村头市场,从产业链的角度为寿光蔬菜寻找答案,为蔬菜跨越发展寻找撬动的杠杆……

寿光从1989年发展大棚蔬菜至今,已经走过26个年头。26年的基础叠加和良性循环,使蔬菜产业各个环节的耕耘者鼓起了腰包,手里有了钱,心里有了底,老百姓开始追求起生活品质,从而拉动了第三产业的发展。寿光是全国“蔬菜之乡”,因菜而名,因菜而兴。蔬菜成了寿光的“代名词”,也成为寿光立市之本、发展之基,成为寿光经济繁荣、社会稳定的助推器。

蔬菜串起一条无缝产业链成为寿光富民强农之根

2014年11月29日,天气渐凉,文家街道60岁的老菜农李增田早早起床,哼着京剧前去大棚摘黄瓜,看着满棚绿色,李增田脸上满是希冀和笑容。像李增田这个年纪的人经历过蔬菜产业发展的露天模式,也正享受着蔬菜大棚给他们带来的富裕生活。他们是凭借蔬菜第一轮大发展富起来的一代人。

寿光蔬菜生产传统悠久,上世纪80年代农村家庭联产承包政策的推行,全国对“菜篮子”的现实需求,推动寿光蔬菜产业迈入大发展时期。细缕脉络,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1989年以前,那时的寿光蔬菜处于以露天菜为主的粗放式生产阶段,到80年代中期,全市只有5万亩左右的露天菜和少量的土温大棚,没有形成规模,效益也不高。第二阶段,即1989年至今,冬暖式蔬菜大棚试验成功,掀起蔬菜反季节栽培的“蔬菜革命”,蔬菜品种增加,产量和效益都有了极大提高。1995年4月寿光被国务院命名为“中国蔬菜之乡”。本世纪初,我市蔬菜产业陆续开始实施无公害、绿色蔬菜种植生产认证,逐步构筑起蔬菜质量检测、销售的网络,寿光蔬菜形成了品种多,质量好,产销两旺的局面。

发展至今,我市蔬菜种植面积已达80万亩,种植面积的扩大意味着占比增大,意味着蔬菜种植从单个走向规模,由分散趋向集中。横向上规模不断扩张,纵向上相应带动农资、育种、育苗、种植、物流、销售、加工行业聚集成一条无缝隙的蔬菜产业链条。

李东升是在寿光定居的外地人之一,从事农资销售工作,走南闯北十余年,他这样说,“如今,南北东西的人们,不知道寿光蔬菜的人恐怕已经不多了。甚至日本、韩国、以色列人都知道寿光是著名的蔬菜之乡。”正是因为在蔬菜种植、技术、物流、价格形成、展览等方面的变革升级,寿光经济和社会事业都得到了迅速发展,财政收入连年增长,寿光外部形象和知名度也得到巨大提升。

“五大中心”奠定寿光蔬菜的龙头地位

“寿光蔬菜现在是五个‘中心’,种植中心、技术中心、物流中心、价格形成中心和展览中心。”市农业局相关负责人说。2015年新春伊始,记者前往农产品物流园,总助国明茜告诉记者,“物流园不仅是目前亚洲最大的综合性农产品物流园,是全国蔬菜物流集散中心,也是蔬菜价格形成中心。”物流园是商务部批准的唯一一家发布蔬菜行业指数的公司,根据电子结算信息,系统会将蔬菜价格及时进行分析上传,并发布蔬菜指数和价格走势,各地蔬菜商根据物流园发布的信息进行价格制定,是目前国内最为权威的行业价格指数。“打个比方说,今天寿光物流园发布的黄瓜价格是1.8元,那么海南的定价就是在这个基础上扣除物流成本而来,可能是1.3 元。”前往鲁盛农业采访时,其负责人这样给记者解释价格形成中心的含义。寿光蔬菜指数批准发布,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进一步巩固了寿光蔬菜龙头地位,作为蔬菜行业的“晴雨表”,寿光也将进一步推动中国蔬菜交易向规范化、市场化和标准化方向发展。

前往几家育苗公司采访时,天润种苗有限公司经理王富告诉记者,“近几年,天润所育的种苗90%销往外地,外地订单中,河北订单占到40%的比例,而在5 年前,比例不足10%。”这个数据直接反映了在京津冀一体化背景下,与北京地缘相接的河北等地大力发展蔬菜种植的速度,但同时,北京新发地蔬菜批发市场董事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尽管河北菜越来越多,但横向看来,河北菜所占的市场份额却低于距离较远的山东,甚至很多河北的蔬菜先到山东寿光‘滚一下’贴上寿光菜的标,再进京。”舍近求远、增加成本对于蔬菜经销商来说并非明智之举,这一幕在物流园内频频上演,原因是什么?“寿光蔬菜就如景德镇瓷器一样,成为一座城市的名片,这种知名度、市场认可度、影响力是外地不可比拟的。”国明茜说。

五个“中心”,物流中心和价格形成中心占其二,第三个则是蔬菜种植中心,无论从发展历史、产业规模还是品牌效应上,寿光蔬菜都长期处于全国核心地位。第四个是技术中心,前后两个月的采访中,物流园、涉农企业、农资超市、村头市场等相关负责人都会提到寿光蔬菜的技术优势,包括育种、育苗、种植和病害防治技术,“不用说别的,寿光黄瓜别的地方都种不出来,瓜条长、直,口感好。”常年在外地东奔西跑的蔬菜经销商刘思源说。寿光是蔬菜产业领域的展览中心,正在举行的寿光菜博会已经成功举办了十六届,成为当之无愧的“国”字号农展会,在全国范围内放大了蔬菜品牌效应。为什么称“国”字号,看看这组数字就知道了:2014年菜博会期间,共有20多个国家、地区和国内28个省市区的2000多家企业、近万名客商前来参展参会、投资洽谈,国内外200多个重要代表团及6000多个旅游团参会,参观者达到了218万人次,相当于一个中等城市的人口数。菜博会走到今天,已是第十六个年头了,它早已超出一台展会的意义。“展中展”、“会中会”的专业探讨交流极大地满足了不同层次参会参展客商和群众的需求,国内外的农业科技先驱纷至沓来,让寿光的农业技术在交流中得到了发展。

因为菜博会,寿光成为各行业互动的平台,外地商人、农户、游客聚集到寿光,找到利益结合点,各取所需,寿光也借由这些人继续向外延伸扩散品牌效益。

蔬菜产业发展挑战与机遇并存

如同蔬菜对人的不可或缺一样,蔬菜产业对于寿光县域经济发展的意义重大而深远,在采访时,一位业内资深人士介绍了一组数据:寿光蔬菜一年产值400亿元,这400亿到了寿光菜农的口袋里大致是这样分配的:其中1/4 用于再生产投资,1/4 用于百姓自我消费,剩余1/2,即200 亿元,作为存款,进入银行系统。那么,第一个100 亿元再生产带动农资等产业,养活了蔬菜产业链条上的种苗、农药、化肥、温室设施各个行业;第二个100 亿元,增收农民用于生活,拉动内需,带动零售、地产、汽车、三产服务等行业;而进入银行系统的200 亿,则汇成金融的“血液”,为融资提供了坚实的基础,惠及千万个企业。蔬菜产业销售收入,已经与二产、三产紧密关联,形成了以蔬菜种植为核心、以市场机制调节分配、彼此之间关联度极广的完整产业链条。

人是产业链的第一要素,检验产业对城市的拉动作用,归根到底要体现在老百姓身上,体现在对其他产业的辐射带动上,而“400 亿”就很好地回答了蔬菜产业对人和城市发展的重要性和深远意义。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
责任编辑:刘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