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正视新生代农民工的“二元忠诚”

近千万外来务工群体在为深圳的发展注入活力的同时,也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南都记者日前从深圳市总工会获悉,其曾主持的一项“深圳新生代农民工生存状况调查”显示:深圳新生代农民工大多数没有务农经历,一年也难得回一趟农村,渴望城市生活,对未来充满信心。农村回不去,城市又难以融入,不少外来务工群体都存在身份认同危机。 (7月6日《南方都市报》)

农村和城市,两个并不对立的人类聚集点的概念,却在农民工大举进城的背景下界限尤为明显。对于农民工而言,说是“农村回不去,城市又难以融入”,实际上,新时代的农民工在城市和农村生活方式的差别面前,已经做了取舍,只是农村不想回,但又不愿放弃对土地的承包权,城市想融入,但是门槛、成本太高,相对难实现。于是乎,新生代农民工保留了对城市和工厂、农村和土地的“二元忠诚”,这无疑是社会改革过程中的一个难题。

脚踏农村城市两只船,难以摆脱的现实处境,形成这种原因的因素大抵有两方面。一个是,土地红利日益凸显,在即便不种地也能拿到可观租金,甚至占地补偿款的背景下,很多农民工不愿和土地说“拜拜”。另一个就是,若是放弃土地,一心奔往城市,无异于破釜沉舟,因为无论是城市方的政策储备,还是城市规划、文化包容等方面都存在不足。

农民工对城市和工厂、农村和土地的“二元忠诚”,无疑是需要正视并解决的问题。对此,很多地区提出建立居住证制度,取消农业和非农业户口的性质区分,以及细化落户政策等,这些政策的方向对于农民工进城是有益的,但对于消除城乡福利差异,打破户口壁垒,需要辅以的政策还很多,这些政策成本亦需要城市慢慢“消化”。此外,户籍改革也不是打破城乡二元结构的“特效药”,对于一些大城市来说,人满为患的问题依然严重,限制人口也是必然举措。

需要注意的是,正视新生代农民工的“二元忠诚”问题,还要关注农民工回乡意愿弱的问题。数据显示,新生代农民工回乡意愿仅为百分之一,这就说明,城乡资源差距依然严重。

长期来看,解决农民工城市农村困局,就要探索“能出能进,进出自由”的城乡管理格局。现在是,城市教育资源好,就与户口捆绑,户口又与住房捆绑,住房又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农民工迈入城市的第一道门槛,欣喜的是,包括清华北大等高等学府,已经降低门槛从偏远贫穷地区招收一些学生,这对于打破城乡差异的现实意义是值得肯定的。也就是,只有当城乡资源分配问题得以解决,农民工也就能走出城市农村的夹缝困局。

正视新生代农民工的“二元忠诚”问题,还要从加速改革,消除城乡差距做起。(刘晓飞)

 

责任编辑:王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