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审计挖出一汽贪腐大案:建4S店需千万公关费

  核心提示

  要拿一个4S店的经销权,至少先砸1500万元;高尔夫、奥迪Q5等紧俏车型,私下打点才能优先配车……资源稀缺、权力失范,终于酿成一汽集团贪腐大案。

  一次看似平常的例行审计,却抽丝剥茧,挖出一汽大众销售副总经理静国松涉嫌收受商业贿赂数千万元的巨额贪腐案。

  备受公众关注的静国松一案已于2013年12月,由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决。作为贪腐窝案的关键性主角,静国松这个曾一手掌控销售公司多项大权的副总经理,最终因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在长达28页的刑事裁定书中,所认定的静国松受贿事实多达67项,受贿款物折合人民币计近9000万元,其中索贿近500万元。另有近1500万元财产,静国松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这起堪称罕见的贪腐案如何案发?审计人员怎样从貌似正常的销售数据中疏理出重重疑点和线索?又是如何顺藤摸瓜,揭出隐秘的利益输送链条?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走近审计机关,深入探访了这一案件幕后的故事。

  例行审计锁定敏感领域,广告营销、4S店批建撕开利益黑洞

  2011年5月,一场面对中央企业的审计,在审计署的统一部署下全面展开。中国第一汽车集团(以下简称一汽集团)位列审计范围之中。按照异地审计原则,审计署西安特派办承担了此次审计任务。很快,一个由50多名审计人员组成的精干队伍开赴一汽集团总部所在地—长春。

  一汽集团是国有重点大型企业,是我国汽车制造业的龙头企业,被誉为“中国汽车工业摇篮”、“汽车行业共和国长子”,当时刚刚通过完善治理结构,建立了董事会机制,徐建一也因此转任。此时的一汽集团,发展势头正盛。其属下的一汽大众汽车公司,由一汽集团和德国大众、奥迪汽车股份公司、大众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合资设立。由于与德资合作后,引进了高尔夫、奥迪Q5等诸多新款车型,一汽大众的口碑快速飙升,销售紧俏。这一年,一汽大众“销售数量”排名全国第二,但,标志实际利润的“销售业绩”已达到300多亿元,名列首位,较排名第二的汽车品牌遥遥领先。企业效益好,职工福利自然就好,一汽大众的工资、奖金是集团所有子公司中最高的,是整个集团职工最向往的地方。

  面对如此体量超大、构架复杂、销售火爆的大型央企,审计内容又要涵盖公司治理、财务收支、自主建设、执行国家宏观政策等诸多方面,审计工作应该从哪里入手呢?扎实、细致的审计前调查,成为此次审计的重中之重。

  为占领市场份额,各大汽车企业争相推出新车型的同时,往往不惜巨资投入市场营销和广告宣传,“一汽大众销售公司也是如此”。从搜集到的大量信息中,审计人员敏感地发现,各项营销费用支出中,广告费总额巨大、占比最多,且增长迅速。2008年到2010年,该公司市场营销和广告投入以每年35%以上的幅度递增。而根据以往审计工作经验,广告投入和设备采购、项目投资一样,属于猫腻较多、易出问题的环节。

  审计人员注意到,近10年来,一汽公司生产的奥迪、高尔夫、捷达等各档汽车持续旺销,竞争优势十分明显。2011年前后,奥迪Q5、高尔夫等紧俏车型一直处于脱销状态,还出现了供不应求,客户预付款后等待数月才能提车,甚至加价提车的情况。“这两种车型,经销商拿到的配车数量越多,通过加价销售,获取超额利润的机会也就越多。”业内传言甚广,由于回报利润可观,但销售网点布局规划有限,4S建店许可一证难求。即使拥有足够的土地、厂房、流动资金和维修工人,达到建店的标准化要求,想要拿到一个奥迪、大众品牌的经销权,也就是4S店建店的机会,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人私下和我们说,至少需要1500万元公关费用,很多人都会从中得到好处。”审计人员向记者介绍道。而且,走访过程中审计人员看到,在一汽大众销售公司的部分领导干部的办公室里随意堆放着各式各样价格不菲的礼品、纪念品,这些礼品、纪念品均来自各地的汽车经销商和广告代理商,或邮寄送达,或自己送上门。

  巨额营销,广告招商,店面批建,以及畅销车型的分配等等“实权”由谁掌握?会不会有人以此收受回扣、贿赂谋利?审计突破口能否从这两项入手?

  审计组碰头会上,意见出现了分歧。有些同志认为应当采取必要程序,对这两项可能存在的问题深入核查,挖掘重大违法违规问题的线索。也有同志提出,这种想法虽好,但审计手段毕竟有限,即使有幕后利益输送关系,也很难查实并取得证据。况且广告投入虽总数巨大,笔数却非常多,利益分散,很有可能会大海捞针、枉费功夫,不如把重点放在同样易出现问题的重点项目建设和改造上。

  经过反复讨论、研究和论证,审计组最终决定“去啃这块硬骨头”,将突破重点锁定在“广告投入”和“4S店批建”这两个关键环节。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责任编辑:刘君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