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审计挖出一汽贪腐大案:建4S店需千万公关费(3)

  权钱交易有恃无恐,“打麻将未带钱”都成为索贿理由

  经过更深层次的调查、取证,2013年12月24日,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静国松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作出终审判决。在长达28页的刑事裁定书中,查明的静国松受贿事实多达67项,受贿款物折合人民币近9000万元,其中索贿近500万元。另有近1500万元,静国松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

  综观审判查明的犯罪事实,静国松权力畸大、胆大无忌、贪欲不止、手段多样。

  作为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副总经理,静国松权力寻租的范围涉及之广令人吃惊:从审批配车、广告承揽、加入一汽销售网络,到店面批建、出国考察、拉托融资、办理货款,无所不包。办公室、洗浴中心、地下停车场、机场、酒店、咖啡馆,都成静国松收受贿赂的由头。

  除现金外,牧马人、大切诺基、别克昂克雷越野车,存入贿款的银行卡,转账汇款等都是静国松受贿的方式。家人生病去世、购买房屋、装修、添置用车,甚至急需用钱借款都可以作为静国松收钱的通常理由。单笔贿款中,数额大的有490万元,最少的也有两万元。仅其母亲病重期间,就有多人送去20万、10万、两万元不等的多笔现金。弟弟病重时,长春市某经销商一次性付款42万元。

  在众多行贿者当中,北京某经销商行贿金额高达3300多万元,此外还有美元、澳元、欧元和名贵手表。作为交换,静国松在车辆资源分配、促销车型配置、提车销售、推荐大用户、经销商入网审批、经销商股权并购等方面对该公司鼎力相助。北京某经销商在支付给静国松100万元现金后不久,二手车项目申请获得批准。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不仅收受贿赂,贪欲不断膨胀的静国松还利用手中执掌的车辆资源分配、退市车型买断权力多次以“处理费用”、“垫付购车款”,甚至“打麻将未带钱”等名义主动伸手,大肆索贿。静国松曾多次索取、收受北京某经销商贿赂款290多万元,此外还有价值130多万元的汽车3辆。母亲生病,收该公司20万元,母亲去世再收两万元。2011年,干脆以借用为由,索取20万元。静国松还将自己在香港购买名贵手表的发票传真给某经销商,要求其处理相关费用,对方立即付款20万元。静国松还要求经销商将自己亲属的欠款回收权转至自己名下,并收回款项据为己有。

  长期置身汽车行业,静国松以车换车、以车倒车,赚取差价的技法可谓高超,“变戏法”似地为自己套取了不少利益。2002年,北京某经销商以19万元购买1辆宝来车作为试驾车,后向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出租。此后,静国松将该车作价12万元,向经销商置换1辆奥迪A4轿车,并在随后不断通过经销商置换成新款奥迪轿车。直至案发,已置换成1辆新奥迪A5,累计形成的37.95万元,静国松始终没有支付。

  2012年11月15日,静国松被刑事拘留;两周后,被逮捕。2013年12月24日,静国松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审理终结。

  审判机关认定,静国松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核准以受贿罪判处静国松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责任编辑:刘君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