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数名女厅官因斯鑫良通奸案被查 现已转岗

斯鑫良(资料图)

相关新闻:

浙江现首个"大老虎":政协原副主席斯鑫良被查

消息称浙江"首虎"斯鑫良系被广厦老板供出

浙江"首虎"斯鑫良被查前2天刚被省领导慰问

浙江首虎斯鑫良被曝曾帮助谷丽萍与郭正钢妻子

因与原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令计划妻子谷丽萍的非正常生意往来,2014年12月27日,原浙江广厦集团总裁楼忠福被中央纪委调查组带走。在此之后,2015年2月16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消息,原浙江省政协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斯鑫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同时被带走的还有斯鑫良的儿子、挂职杭州市上城区副区长的斯力。

数月后,2015年6月19日,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纪委对斯鑫良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多个独立的信息源向无界新闻记者透露,对楼忠福的调查已近尾声,斯鑫良案也尚未扩大伤口。此前,在斯鑫良被查后,有数名浙江厅级女干部亦被调查。据无界新闻了解,她们曾被要求协助调查,不过现已平安着陆,换岗工作。

虽然如此,由于多年来楼忠福树“敌”众多,陈年恩怨旧事再度翻起引发的波澜远未平息。

“赞助”谷丽萍被“双规”

在令计划被查后,其妻谷丽萍等亲属所掌控的系列公司浮出水面,其中有一家创办于2001年的“强势纵横集团”。

该公司子公司北京强势合力国际会展有限公司(下称强势合力)在2002年曾与浙江广厦集团董事长楼忠福合资成立北京中青红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在这家公司1018万元的注册资金中,楼忠福以自然人身份出资1000万元、强势合力以企业法人身份出资18万元,但是双方分红按照6:4的比例。2007年,该公司被注销。

据无界新闻记者了解,这笔类似“政治献金”的捐助起因是楼忠福主办《青年时报》。  2001年,广厦集团和共青团浙江省委合作组建浙江青年信息传播有限公司,共同主办《青年时报》。一位见证楼忠福办报的人士介绍,当年投资纸媒是新潮事物,不少企业家趋之若鹜。当时,楼忠福突然从建筑业高调杀入传媒业,毫无背景的广厦集团遭到各种主管部门一些刁难。

楼忠福是金华东阳人。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楼忠福在上世纪80年代就认识的东阳籍老乡,斯鑫良在担任浙江省委组织部部长前,2001年4月到2001年6月曾短暂担任浙江省委宣传部部长。

“在宣传部长岗位上,因期限短,斯鑫良并未给楼忠福办报有大的帮助。上述捐助其实是到北京‘买’一张入行许可证,也有无奈的一面。”上述知情人士称。

十多年后,楼忠福本人曾在2014年11月的一次公开露面中,轻描淡写回应这笔款项:这一合作实质是“赞助”谷丽萍的基金会,“支持青年人创业,自己只负责出钱,对公司具体开展业务并不过问。”

无界新闻记者获悉,楼忠福正是因此“赞助”被“双规”。因楼忠福是党员,其组织关系一直在浙江金华,“双规”程序也颇为特别:是由金华和东阳方面的纪检部门出具“双规”手续,首次期限为一个月,后又延期;其人则为中央纪委带走。

“独狼”斯鑫良

楼忠福被带走后,东阳政商两界一度陷入莫名的恐慌和兴奋之中。这些情绪既有多年被压抑的兴奋,也有一些楼忠福“盟友”的恐慌。在浙江官场,许多目光立即就集中到了已在浙江省政协副主席任上退休的斯鑫良身上。

“楼忠福出事后,斯鑫良就知道自己跑不掉了,他们一条裤子很多年了。”浙江东阳一位建筑公司负责人称。

根据中央纪委通告,斯鑫良严重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收受礼金;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由他人出资安排打高尔夫球;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严重违反社会主义道德,与他人通奸。其中,受贿问题涉嫌犯罪。

通告还提到,斯鑫良在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在得知组织对其有关问题线索进行调查后,与其妻及部分行贿人订立攻守同盟,转移赃款赃物,干扰、妨碍组织审查,性质恶劣、情节严重。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中央纪委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斯鑫良开除党籍处分。

在斯鑫良的老家,很多东阳官场人士对中央纪委的通告猜测认为,从楼忠福被调查到火势蔓延,斯鑫良有两个多月的时间,所谓攻守同盟和转移赃款赃物,应在此期间进行。

关于通告中“与他人通奸”的表述,在斯鑫良被查后,浙江官场传出有厅级女干部因斯鑫良案遭到调查。不过,据无界新闻了解,她们现已平安着陆,转岗工作。

斯鑫良之子斯力同时也被带走调查。斯力大学毕业后最早在浙江广播电视集团工作,曾在浙江卫视民生频道担任前线记者,后担任浙江广电集团团委书记,随后任职于浙江团省委,历任浙江团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统战部长以及组织部长等职务。2014年7月,斯力前往杭州市上城区挂职副区长。

曾与斯力同事的人士介绍,其外表倜傥潇洒,是不少女孩心仪的对象。案发前,斯力已婚。

另外,由于2001年6月至2009年12月,斯鑫良在浙江省委组织部部长任上逾8年,在其手上诸多干部获提拔,斯案发后,有些干部曾因担心受牵连而恐慌。在斯鑫良被查一段时间后,在一次讲话中,浙江省委主要领导曾主动谈及此案,称斯鑫良为“独狼”。

此次讲话后,浙江官场基本平稳。

争夺“江南生态园”

早在1995年,楼忠福就将广厦集团总部从金华东阳搬到了杭州。不过,其在浙中金华的影响力从未减弱,反而与日俱增。包括广厦职业技术学院在内的一批项目陆续在东阳落地,在各种官方场合,楼忠福成为造福东阳的大善人。

但是在一些人眼里,情况并非如此,他被指是掌握着政商两界核心资源的东阳最大的“豪强集团”。与其有过交往的一些人士称,在东阳,除了横店楼忠福不敢染指,其他事情,只要想介入,他总有办法。

不仅在东阳,在邻近的义乌,关于江南生态园和广厦久府和园地块的挂牌来龙去脉,在楼忠福落马后再度被圈内人提及。该争议地块上如今已是广厦久府和园的楼盘,外墙干挂石材的高档楼盘赫然而立,一旁的则是还在图纸上的江南生态园。

江南生态园历经三任义乌市委书记,其中利益与原委复杂难解。几经波折后,2011年,在房地产回暖之际,广厦终将江南生态园地产配套项目地块揽入怀中。

一参与过江南生态园项目落地的知情人士介绍,早在2000年之前,先是义乌一家本土房地产公司在做这一项目。在经过长时间的准备后,该公司曾花重金找中科院植物研究所做前期设计方案,初步以10000亩的生态园项目再配套1000亩土地作为房地产项目。

不过,2000年左右,该项目在遇到巨大阻碍后易主。

前述知情人士称,在义乌相关领导的授意下,上述义乌本土房地产公司黯然出局,换成广厦集团入驻。

根据宣传资料,江南生态园项目集合居住、旅游、生态保护、科研、教育、商贸洽谈等于一体的新型园区,总共投资约14亿元。

“广厦接走江南生态园后,马上开始修改规划。”知情人士称,与其他的房地产综合项目类似,江南生态园的盈利周期漫长,主要依靠配套地块的房地产项目获得盈利。广厦接手后,将原先只有1000亩的配套用地修改成2000亩。这样的做法引起原先出局的房地产公司的不满。

好景不长,2002年3月,在房地产配套项目还未落地的情况下,相关领导卸任,变局再生。“

因房地产界异议者的巨大压力,接任的领导坚持原先规划的1000亩的配套规模,将此项目搁置在一旁,这一搁就接近十年。  ”该知情人士说。

期间,2007年,该项目通过义乌市级规划审批,总共占地6.2平方公里。

随后2008年,广厦遭遇资金链危机,无暇顾及此项目。当年的公开报道显示,广厦曾考虑将江南生态园出售以盘活资金自救。

据广厦一位时任管理层介绍,包括拍卖土地和投资建设在内,广厦一共投资接近20亿元,整个项目估值60亿元。但这一说法至今仍遭到义乌当地一些房地产界人士的质疑。他们认为,这一项目不过是在纸上规划阶段,何来投资?

目前,在“江南生态园”规划范围内,至今尚有农民种蔬菜瓜果,毫无建设的气息。虽然这一生态园至今还是传说,但在2011年,其配套地块得以挂牌出让。

2011年1月28日,义乌市国土资源局国有建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这宗编号为2011017,面积为82003.8平方米的土地,容积率在3到3.5之间,以11.5亿元的底价挂牌出让。

在此次公开的挂牌出让中,义乌市国土局特别限制两个条件:第一,必须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具有一级房地产开发资质的企业法人;第二,摘牌企业必须与义乌市人民政府签订了《义乌市江南生态园风景区开发经营合同》,支付过相关款项的企业。当年3月1日,广厦建设集团以39亿元价格成功摘牌。

这样的定向挂牌引起义乌房地产界的一些微词  。“我们业内只是有一些看法,但是不会公开说什么反对的话,谁都知道这块地就是给广厦的,这地就是人家圈走的。”义乌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负责人说。

他透露,在挂牌的三个月前,广厦久府和园的售楼处就已经开始建设。土地挂牌成功后,趁着楼市行情上行,已经有人炒作房票,当时炒作的价格是每平方米24000元左右,而广厦摘牌后的楼面价在每平方米14000元左右,如今的售价则是每平方米18000元左右。

义乌商界流传,在该块土地定向挂牌给广厦集团后,有一笔20余亿元的钱款从义乌返给了广厦集团。久府项目的一位前高管对此予以确认。但其认为,这是因为江南生态园迟迟未能落地,广厦集团已经支付了巨额的前期费用,义乌市政府对广厦集团作出的连本带息的补偿。义乌当地一名房地产界人士对此这笔资金的返还亦有所闻,但其指称,这是楼忠福“空手套白狼”,巨额资金可能辗转流向北京。这一指认未有证据。

江南生态园的项目引起过巡视组的关注,目前没有下文。  ”该业内人士称。

就楼忠福案等系列问题,无界新闻记者曾向广厦集团高层询问采访事宜,遭到婉拒。

“楼氏刀法”之吴坚案

在浙江,这十年来,楼忠福最大的劫难来自一个叫做吴坚的义乌商人。

吴坚与楼忠福的恩怨源于2006年到2007年之间的广厦资金荒。在这场资金荒中,广厦调入数亿民间资金做“头寸”,形成恶性循环。事发时,楼忠福已退居幕后,广厦集团由其长子楼明接班。为应付危机,楼忠福重新出山站到台前,与吴坚展开数年的对垒。

作为债权人的吴坚曾通过到银行系统举报和向媒体曝光等方式,给广厦集团施加压力。早在2009年4月,无界新闻记者曾与吴坚在杭州见面,其拿出数张盖有广厦公章的欠条证明债权的合法性,并认为在司法公正的情况下,对追债的诉讼有胜诉的信心。

当时,吴坚还拿出一本广厦集团的通讯录,指责楼忠福聘请了浙江省高级法院和金华市中级法院刚刚退休的官员作为顾问,  以此产生司法对垒的绝对优势。吴坚为此颇为担心。

当时,广厦集团承认从吴坚手中借过钱,但对其中一些款项和利息存在争议。按照楼忠福的说法,这些基本是高利贷,一些款项利息高达1毛左右(每月10%)。广厦集团与吴坚之间曾有过20多轮的谈判,吴坚也打赢了一审官司。知情人士称,双方持久拉锯和吴坚持续向媒体爆料,也惹恼了楼忠福。

随后,2010年2月8日,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分局以涉嫌诈骗将吴坚刑拘。这一债权官司中止至今。

据杭州一位律师介绍,失去自由前,吴坚曾找过他。但因为对手是楼忠福,他对吴坚的债权主张案毫无信心,曾告知吴坚要注意人身安全,结果一语成谶。

同在2010年2月,吴坚被逮捕后不久,吴坚的四位亲戚朋友亦被抓,吴坚的一个弟弟则闻讯出逃。  2011年7月,上述四人在各种努力后办理取保。就办案过程,此案的一位代理律师向无界新闻记者回忆,当时一位办案民警曾告知,他是少有的成功“虎口夺人”的律师。

被捕后历时近两年,吴坚涉嫌的罪名从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虚假出资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后增加妨害作证罪。

2011年11月8日,吴坚在杭州西湖区法院受审,同年底获刑9年零6个月。

吴坚之弟至今在外,未敢归乡。吴坚的家人告诉无界新闻记者,吴坚的父母年事已高,目前身体情况不是很好,以前曾接受过媒体采访,现在再也不敢。吴坚家人的担心是,“听说楼忠福马上要出来了,那我们说了能有什么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