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官场"地震":政协副主席孙峰等7人被查

广州市政协副主席孙峰。图片来自市纪委官方微博

昨日,广州市纪委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通报了近期查办的市管干部,一口气通报了番禺区原区长楼旭逵、从化区统战部长邱永权等6名市管干部被查的消息,加上省纪委南粤清风网于昨日傍晚通报的广州市政协副主席孙峰被查消息,昨日广州有7名官员通报被查。

1 官员查办

a 市政协副主席孙峰被查

据广东省纪委官方网站“南粤清风”通报称,广州市政协副主席、市民政局原局长孙峰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正在接受调查。

据孙峰的简历显示,其曾经担任过荔湾区副区长、越秀区副区长,广州市民政局副局长、局长等职务。

b 番禺区原区长楼旭逵被查

据通报,番禺区原区委副书记、区长楼旭逵(正局级)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现年51岁的楼旭逵来自浙江,1991年来到花都工作,一干就是15年。2006年,其从花都区调任至番禺区,并在番禺先后担任副区长、区长。2015年3月,楼旭逵向番禺区人大常委会提出辞去区长的请求,后会议决定由花都区区委常委、区委副书记何汝诚任番禺区代理区长,同时任命原荔湾区龙津街道党工委书记杨伟强为副区长。

其时,楼旭逵尚未到退休年龄,但其去向却一直未有公布。

c 从化区经济开发区主任邱永权被查

据通报,从化区委常委、统战部部长、从化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邱永权(正处级)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据了解,在上月的新闻发布会上,新任新闻发言人蔡鹏浩通报称,从化区委书记黄河鸿涉嫌违纪,已被立案调查。那么,邱永权此次被查是否与黄河鸿有关?昨天,蔡鹏浩并未明确回应。

d 广州轻工工贸集团3高层倒台

据通报,广州轻工工贸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胡守斌(正局级),原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刘显明(副局级),党委委员、副总经理莫凡(副局级)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记者了解到,今年3月,胡守斌已被免去总经理职务,退休。其此前还曾担任过广州浪奇集团的董事长。

e 广州发展集团副总陈辉被查

据通报,广州发展集团副总经理陈辉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今年50岁的陈辉自2007年以来担任广州发展集团副总经理,其于今年7月6日向集团董事会提出书面辞职报告,称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职务。

链接

涉案官员全是违纪?

细心的读者可能会注意到,此次纪委通报的查办官员案件中,全部使用的是“违纪”,并没有“违法”,那么,是否上述被查官员都仅仅只是违纪呢?

对此,蔡鹏浩表示,从中央纪委推“三转”以后,包括原来说查办案件,现在的提法也改成一个纪律审查,原来常说的一些案件室,现在都叫纪检监察室。所以现在从中央到地方,纪委在通报案件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涉嫌违纪或者涉嫌严重违纪,这并不是说他们(官员)不违法,而是强调纪严于法,这应该是一种通报方式的变化。

2 国企巡查

三年巡查19国企,被查国企利润今年同比最高增97%

广日集团买官卖官严重 成典型案例

据介绍,广州市纪委监察局从2012年10月起,开始对市属国有企业进行巡查,截至今年6月底,派驻巡察组先后完成了对广州风行发展集团、广州纺织工贸集团、广州市建筑集团、广州广日集团、广州轻工工贸集团等19家市管企业的巡察任务。

白云农工商追回4000万和10多块地

据统计,2012年以来,全市纪检监察系统共立案查处国企案件119件119人,其中查处市管国企领导干部18件18人。其中,追缴赃款人民币3345万元,追缴国有股权价值约人民币1000万元,预计可为市财政节省资金60多亿元。仅原广州市国营白云农工商联合公司张新华系列案,已追缴赃款人民币近4000万元,可收回国有土地共10多块,据评估可追回涉案资产市值近50亿元人民币。广州广日集团系列案查办后,其广环投垃圾焚烧设施建设项目重新招标,预计可为市财政节省资金超10亿元。

据市国资部门统计,去年巡察的纺织工贸集团今年1-5月利润同比增长97%,广日集团利润同比增长近20%,轻工工贸集团利润同比增长34%。今年巡察的广钢集团上半年利润预计同比增长21%,无线电集团上半年利润预计同比增长32%。

巡查5个国企4个有领导被查落马

蔡鹏浩表示,综合已巡查过的19家市管企业,发现问题较多。

首先,普遍存在党的领导弱化、“两个责任”落实不到位等现象。比如,有的企业党委作用发挥不明显,纪律松弛、组织松散。有的企业纪委软弱涣散,履行监督责任不力。有的企业腐败行为呈现多发性、交叉性和行业性等特点,查处一案、带出一窝,查处一人,牵出一串,甚至出现塌方式腐败,个别企业政治生态重构任务艰巨。

以权谋私、利益输送、违规决策现象较为普遍,监管不力问题时有发生,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四风”问题仍然突出。

据蔡鹏浩介绍,2014年巡查了5个国企,分别是广州广日集团、广州风行、广州纺织工贸、广州市建筑集团、广州轻工工贸。从目前通报来看,广日集团、广州风行、广州纺织工贸、广州轻工工贸先后有领导被查落马,命中率高达80%。

据透露,巡查组还了解到一些国企领导及相关人员的问题线索近200条,已按规定处理。

广日集团爆窝串案,涉及30多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选人用人方面存在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也比较多。蔡鹏浩指出,有的企业选人用人公开透明度不够,公信度不高,群众反映较多。有的企业任人唯亲,搞团团伙伙和“小圈子”。有的企业领导把选人用人权力当成谋取私利的工具,买官卖官,收受巨额贿赂。

蔡鹏浩特别指出,在这方面来说,广日集团是比较典型的反面教材。从2014年11月至2015年5月,市纪委成功查处了广州广日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黄升伟等人的违纪违法窝串案,全案涉案人员达到了30余人,被移送司法机关立案18件18人,其中,查处市管企业领导干部5人,并协助省纪委查处正厅级干部1人,可以说广日的整个班子是“全军覆没”,该案总涉案金额8000余万元,追缴、暂扣赃款400余万元。

3 办案总结

上半年查处市管干部17人

据统计,1—6月,全市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522件531人,分别同比上升15.2%和14.2%,其中,要案82件82人(含市管干部17件17人);结案301件,同比上升29.7%;给予党纪政纪处分294人。

其中,市管干部的查办数量虽然高于2012年、2013年全年查办市管干部总数(分别为16名和14名),也高于去年查办市管干部的平均数(去年查办市管干部30名),但相比去年同期,这一数字已有所减少——2014年1-5月广州查处的市管干部高达20名!

上月,市纪委通报已有22人因咪表问题涉案,包括广州市交通、公安等有关部门和街道基层党员干部19人等,蔡鹏浩昨日透露,的确有公职人员勾结社会人员,在咪表停车招投标过程中,存在权钱交易、围标串标等问题。

另据记者了解到,时下因专车引发的出租车行业动态备受关注,蔡鹏浩表示,今年,已经把广州白云集团、广州交通集团等公共交通服务单位纳进了公共服务的7个领域、15个重点单位,作为重点单位来推进公共服务廉洁化建设。

4 四风案例

A 越秀国土局长大收礼金

经查,越秀区国土房管分局局长、区更新改造办主任胡耀强收受礼金。2003年春节至2015年2月期间,胡耀强担任越秀区国土房管局局长助理、办公室主任、副局长、局长、区更新改造办主任期间,长期收受私营企业主赠送的礼品礼金,累计数额较大,已移送检察机关作进一步侦查。

B 穗航公司私设小金库

经查,2003年4月至2013年3月期间,广州市穗航实业有限公司多次召开班子会议做出决定,将公司部分出售物业收入、水电费收入、出售设备收入等在单位正常财务账目以外单独设账收支,私设“小金库”。十年间,“小金库”资金长期脱离监管,部分资金违规用于工资奖金补贴支出、慰问招待费等。目前,有关情况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C 第二工人疗养院私发14万余旅游费

经查,2013年11月,陈年生主持召开市第二工人疗养院院长办公会议,决定以发放“超额完成任务奖”的名义,按工龄长短给全体职工发放旅游费,共发放144251元。2014年1月,经陈年生同意,向17名中层以上干部发放购物卡合计15000元。陈年生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过处分,免去市第二工人疗养院党总支书记职务,违规发放的旅游费、购物卡被追缴。

链接

为何抓的都是小鱼?暗访有局限性!

昨日现场,对于记者提出市纪委通报的四风问题存在“官员级别低”、“违规事件小”两大特点,为什么没有大官员?没有大问题?是否有难言之隐?

对此,蔡鹏浩直言,暗访方式有优势,也有局限,优势是可以现场抓现行,局限就是对一些发生在相对私密的场所,譬如贪污受贿等,暗访能发挥的作用确实是比较弱,所以暗访发现的问题就变成客观看起来都比较小。

对于社会上呼声较高的将普通市民吸纳进入暗访队伍的提议,其表示,目前的暗访队已经吸纳了一些群众人员参与了,但考虑到纪检工作的保密性和专业性,也会对群众参与的途径和方式进行把关。同时,也欢迎社会各界、市民群众通过来信、来访、网络等正规的信访渠道来反映“四风”问题。

去年广州贪腐案逾一成为小官巨贪

蔡鹏浩直言掌握土地开发、拆迁补偿等小官易蚕食成巨贪

“小官大贪”是近年来纪委查办案件中的一个突出特点。此前,有新闻报道称惠州一科长非法吸存6亿元,对此,蔡鹏浩坦言这一块在广州也是一个问题。其表示,近年来,一些职务不高但贪腐金额惊人、数额巨大的所谓“小官巨贪”、“小官大贪”现象逐渐成为人民群众和舆论广泛关注的焦点。

“ 小官大贪 的现象说明腐败与职务高低不是一个正相关的关系。”蔡鹏浩表示,由于“小官大贪”现象往往发生在基层,发生在群众身边,所以,危害更为严重,影响更为恶劣,必须严肃查处。

“小官大贪”的现象在广州也有发生,从查处情况分析看,多数“小官”虽然级别不高,但权力不小,这些权力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蔡鹏浩表示,主要是掌握一些能够影响控规调整、土地开发、拆迁补偿等职权的“小官”,他们更容易通过长期、多次蚕食方式聚敛巨额非法财富,由“小贪”逐步演变成“大贪”,有些个案还比较触目惊心。

据统计,2014年以来,广州市纪检监察系统共立案查处科级及以下、涉案金额100万元以上的“小官大贪”案件57件,占贪污贿赂案件总数的10.8%。

比如,此前查处的广州市国土局土地开发中心原副处级干部黄华辉,以及广州市国营白云农工商联合公司原经理张新华,两人级别都不高,也就处级干部,但他们一个敛财8000多万,一个近亿元,实在是触目惊心。

其表示,“小官大贪”本质也是权力滥用和权力寻租,权力无论大小,都应该接受制约和监督,关进制度的笼子。近年来,市纪委在防范“小官大贪”方面,也做了很多积极的探索,包括推进廉政风险智能防控,建立农村村务监督委员会,加强村官护照管理等。

“反腐败决不能 抓大放小 !”蔡鹏浩如是表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