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杀抢掠 鬼子达不到目的拿百姓出气

QQ截图20150826092938

遍体鳞伤的父亲捡回一条命

■时间:2015年8月20日

■地点:市区

■口述人:范博

84岁的范博老先生回忆起这段经历,仍情绪激动。日军惨无人道的疯狂行为,深深印在了当时只有11岁的范博的脑海中。

1943年4月14日,农历三月初十,村民们准备春耕。大约在上午九点多钟,鬼子、汉奸七八十人突然来到我村。当时,村民一听鬼子来了,能跑的都跑了,没跑成的就藏到了村角落的一些破旧不堪的房子里。因为有以往被扫荡经验,逃跑的村民都不再关门,鬼子挨家挨户翻箱倒柜,随手顺去值钱物件。最后躲藏的一百多人被赶到了村东丁字路口,大多是妇女,有十几个男劳力。在人群的正前方,鬼子架着一挺机枪。

这时,鬼子军官面对人群哇啦哇啦地讲话,翻译解释说,村里有国民党的兵工厂,要把兵工厂的机器都找出来。据传,当时国民党部队在我村建有一个专门造掷弹筒的小兵工厂,“四五战役”前夕,兵工厂的机器能运走的就都运走了,没运走的都进行了埋藏,但村民们根本不知道。

鬼子讲完后,就把人群中的十几个男劳力拉出来,这其中就有我父亲。鬼子和汉奸分成若干小组,逼迫男劳力带路到全村各个角落搜寻兵工厂机器,谁说不知道就挨打,男劳力带去的地方找不到机器就遭毒打。十几个村民都被打得皮开肉绽、血流满面,奄奄一息。村民任庆三被鬼子用刺刀刺了十几下,因为穿着老羊皮袄,才保住了命;任春华被打得不能走路,鬼子让他跪在被俘村民面前,据他回忆,他认为当时鬼子要砍他的头;李治元被打得头破血流、浑身是血……

我父亲遭鬼子毒打更是严重,一条扁担被打成了两半截。嫌我父亲走得慢,鬼子用铁耙子向他脚部搂去,脚后跟被搂了个洞。一直到下午一点多,父亲被打得遍体鳞伤。据父亲回忆,当时觉得死了也比挨打好受。当带着鬼子汉奸走到东门外范文堂的场院后,看到一口井,就对鬼子汉奸说井里有机器,要下去捞上来。父亲立即跳下了井,鬼子汉奸得知没有机器后便放绳子让父亲上来。当时父亲知道,上去后怎么也免不了又一顿毒打,便躲到一边,怎么叫也不上去。鬼子怒了,井池边能扔的砖块等全都往井里砸,父亲头部、身上多处受伤。扔完砖块后,鬼子仍不解气,向井里连放七枪,认为父亲被打死后,他们便离开了。

下午三点多,鬼子汉奸撤离村子,村民陆续回村。父亲听到范文堂的声音后,就大喊“救人”,范文堂立即组织了几个乡亲把我父亲救上来。据父亲说,鬼子朝井里打了第一枪后,井里立即就被烟雾笼罩,鬼子看不清井里的情况,父亲又躲在井边,这七枪都未伤及皮肉,算是捡了条命。

鬼子汉奸在我村翻腾了大半天,连机器的影子都没有找到。气急败坏的鬼子把一个叫“碗碴”的青年在中心街砍头示众,现场惨不忍睹,鬼子还纵火烧毁了范文坦家的房子,家家被翻得一片狼藉,被掠财物无法计算。记者张金超

责任编辑:刘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