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你不知道的抗战故事

有一座山,叫抗日山

70 多年前,因为一座碑,成就了一座山;70 多年来,在人们的心中,这座山就是一座碑。

抗日山原名马鞍山,是沂蒙山余脉在黄海之滨甩出的一个尾巴,位于今天的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抗战时期,八路军115 师和滨海军民一手拿枪、一手拿镐,冒着枪林弹雨为自己的战友修建烈士陵园。1634 座烈士墓,3576 个烈士英名,真实记载了一个个苏北鲁南军民同仇敌忾、热血杀敌的抗战故事。

1941 年到1944 年,是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日子。赣榆地处青岛与南通之间,要在此阻止日军南下北上会合,这项任务的艰巨可想而知。日军占领赣榆后,从县城青口到沿海各村镇盖岗楼设据点,封锁海岸线,围困沂蒙山区。为了尽快在滨海地区插入敌后,创建新的抗日根据地,1941年3 月,八路军115 师教导2 旅在代师长陈光和政委罗荣桓的指挥下,与山东纵队2旅配合,打响了青口奔袭战。

有记载战斗持续了6 天5 夜,我军告捷,青口奔袭战,打破了敌人的海上封锁,打通了我华东与胶东的联系,创建了滨海抗日根据地。后来八路军115 师教导2 旅和滨海军区决定修建抗日烈士纪念塔。战士们利用战斗间隙抬石背土,周边村庄的石匠们出工出力。日军“扫荡”干扰,物资短缺,但这都没能阻止滨海军民修建纪念塔的脚步。

幕后英雄115 师独立团

平型关大捷中,有一场惨烈的阻击战至今鲜为人知——驿马岭阻击战。

驿马岭,河北涞源通往山西灵丘的交通咽喉。78 年前,八路军115 师独立团一营500 多战士在此阻击日军驰援平型关的两个联队。敌众我寡,弹药不足,战斗从清晨打到下午,阻击战变成白刃战。八路军战士英勇杀敌,最终奇迹般以少胜多,光复了涞源县城。

然而,因为独立团的特殊身份,来之不易的大胜仗一直湮没在历史长河中鲜为人知。近日,记者随山西省灵丘县党史办原主任赵洪波重登驿马岭,揭秘平型关大捷中“黑户”阻敌的不朽功勋。

八路军抗日前线第一枪

世人皆知平型关,鲜有人知道驿马岭。赵洪波告诉记者,早在平型关战斗前一天,即1937 年9 月24 日下午,独立团前卫骑兵排就与日军前卫排遭遇,并打响了八路军开赴抗日前线的第一枪,经过短时间的战斗,击毙日军骑兵7 人,其余日军骑兵溃逃。

QQ截图20150903154225

驿马岭阻击战遗址

据介绍,115 师独立团团长杨成武奉师部命令坚守驿马岭,阻敌增援平型关。其实,9 月25 日,在平型关战斗尚未打响之前,日军即向独立团发起进攻,阻击作战随即开始。当时独立团共有1700 多人,武器装备也非常差,弹药严重不足。而日军驰援平型关之敌,足有两个联队,兵力最少3000—4000人,而且都是作战部队。

驿马岭之所以惨烈,除了敌众我寡,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当一营赶到驿马岭的时候,日军已经冲到半山处,并占领了隘口,局势非常不利。

独立团歼灭的敌人,多数是手榴弹炸死的,少数是大刀砍死的,枪击的比例极低,这充分说明装备的简陋和取胜的艰难。即使在那么艰苦的情况下,独立团仍歼灭了400多名日军。

平型关战斗结束后,独立团接到师部的电报,全团向日军发起总攻,击退日军后乘胜追击25公里,一举收复了涞源县城。

抗战“黑户”的无声亮剑

一场以少胜多、来之不易的大胜仗,为什么在嘉奖令中只是一语带过,甚至连独立团三个字都没有提?赵洪波介绍,国共合作抗战之初,红军改编为八路军的时候,国民党给我们的部队编制相当少。115 师虽是3 个师里编制最多的一个,却也没有独立团编制。也就是说,当时独立团属于“黑户”。因为没有编制,没有番号,战士们东渡黄河时完全是混在其他团中,这才过得黄河,北上抗日。

在驿马岭阻击战中,独立团消灭了400 多名日军,获得不少战利品。一营伤亡过半,好多牺牲的战士都是从红军时期过来的,但如今永远长眠在灵丘大地。“没有编制就是‘黑户’,部队连一个番号都没有,即便打下了不起的大胜仗,也担心国民党政府拿超编说事,不利抗战。所以,只上报了平型关主战场的战况,而对独立团艰辛阻敌增援一语带过,这是历史留下的遗憾。”赵洪波说。

然而,在老百姓心目中,驿马岭上牺牲的先烈永远是一座不朽丰碑,灵丘人民永远记得独立团。

赵洪波介绍,平型关大捷后,独立团留在灵丘开辟抗日根据地,帮助地方组建了抗日政府。独立团的队伍也从平型关战役前的1700人发展壮大到7000多人,发展为独立师。后来,晋察冀军区成立后将其编为第一军分区。在黄土岭战斗中,这个抗战“黑户”又一次立下奇功,一举击毙日军“名将之花”阿部规秀。电视连续剧《亮剑》中的“独立团”,有许多故事就直接取材于这支钢铁队伍的真实战斗。

血战殒身的马石山十勇士

2014 年,“马石山十勇士”与“狼牙山五壮士”等被党中央、国务院批准为著名抗日英雄群体。近日,记者来到山东乳山市,追寻73 年前发生在这片热土上的英雄事迹。

天降奇兵八路军战士挺身而出

“1942年深秋,日军华北最高司令官冈村宁次亲抵烟台部署,对胶东抗日根据地进行拉网合围式‘扫荡’。”乳山市党史市志办原主任高玉山告诉记者。

高玉山介绍,那时候,胶东军区确立的方针是:主力部队采取“翻边战术”,地方武装和工作人员以营连为单位分散游击,发挥人民战争的威力,对敌展开斗争。

11 月21 日,两万多日伪军白天密集平推进逼,严密搜索;夜晚露宿山野,每隔百余米点燃一堆篝火防突围,每条要道、山口岗哨密布,将莱阳、海阳、文登、牟平、栖霞方圆数十里的群众团团围在网内。11月23日,日伪军收网于马石山地区。

“被围的人群,大多数是老幼妇孺。他们手无寸铁,在敌人的合围下,向马石山退去。很快,马石山周围聚集起数千名百姓。”高玉山说。

就在大家以为只有死路一条时,“傍晚暮色中看到十位战士迎面走来,黄绿色棉军衣、钢盔、绑腿、三八大盖……”当时同在八路军第五旅十三团的王济生在《鲜为人知的马石山十勇士》中如此记载。

这十名战士,是山东军区五旅十三团三营七连二排的一个班。他们几天前赴东海军分区执行任务,归队途中路过马石山,见这么多老乡被围,决定留下来带乡亲们突围。

视死如归十勇士四闯敌人围网

“那天傍晚,班长王殿元与部分熟悉地形的群众研究突围路线。等到深夜,王殿元和战士们把第一批群众分成两队,顺着1500 米长的山沟向预定突围的沟口转移。”高玉山讲述着当年的突围,“趁火堆旁的日伪军人困马乏,王殿元带领3 名战士悄悄干掉哨兵,扑灭两堆火,护送第一批200 多名群众顺利突围。”

第一次成功突围后,十勇士并没随群众一起离去,而是重新回到马石山上,继续带其他群众突围。十勇士找到海阳县八区100多名群众,王殿元把9名战士分成3组,约定了会合时间、地点,又救出上百群众。

战士们第三次返回山上时,王殿元与其他战士会合,并带领第三批数百群众陆续赶到第一个突破口。这时,东方刚刚发白,敌人发现了被杀的鬼子,立刻鸣枪赶来。王殿元布置用机枪吸引敌人火力,但一名战士在战斗中牺牲,王殿元等也受了伤。当得知还有“满满一沟”老百姓被围困在西南山沟里,战士们又四闯围网,此时天已大亮。山下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日伪军。混战中,又有3名战士牺牲。

在第四批群众大部分突围之际,越来越多的敌人被吸引过来。6 名战士且战且退,登上与群众突围相反方向的马石山主峰西侧峰顶。

战斗最激烈时,战士们与四面攻山的敌人殊死拼杀,子弹打光了,就用石块砸向敌人。最后,班长王殿元和两名战士宁死不降,抱在一起拉响了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责任编辑:董科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