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忘却的烽火记忆

QQ截图20150903160220

牛头镇惨案

那些记忆永生无法抹去

口述人:

马万森七十多年前,为消灭寿光的抗日力量,日寇对寿北地区进行了多次围剿,对我抗日军民进行了疯狂杀戮。在牛头镇村这样的重点村庄,日军所施暴行更是惨无人道。一九四零年五月二十三日(农历),日军包围了牛头镇村,对手无寸铁的村民进行了屠杀,制造了一起惨绝人寰的惨案。1933 年出生的牛头镇村民马万森,当年亲历过那场惨案,每当忆及此事,依然愤恨难消;回忆当年惨象,依然无法抹去他们心中那些惨痛记忆。

亲历忆述:

那年我七岁,记得那天天还没太亮,我突然被父亲从炕上拖了起来,身上什么衣服也没穿,就被拽着冲出家门,向村外跑去。有时我跟不上,父亲就用一只胳膊挟起我跑。到了村外,模模糊糊看到有人倒在了村边,后来知道那是被鬼子子弹打死的人。我被父亲有时挟带着,有时拖拽着,从这条沟窜到那条沟,七转八拐,跑到了其他村子里。

听大人们说,那天早上,有位老人早起拾粪,听到村南大路上传来马蹄声,他便躲进了路边的庄稼地,向声响处看时,在昏暗的月光下,他看到了一队头戴钢盔,端着长枪扑向村子的鬼子。鬼子在危害我方哨兵时,开了一枪,等包围村子后,没有找到一名八路军人员。

鬼子恼羞成怒,包围村子后,他们把机枪架在村子四周,把东、南、北三个出口全部封死,只要有人出入,就开枪射击,唯独在西豁口网开一面,但有人出豁口,很快就被逮住。那次西豁口子成了鬼子杀人的屠场。他们把在附近抓到的人,全部集中到西豁口处,先把三十多位青壮男子排成一队,让人高举双手,然后鬼子用指挥刀将人拦腰砍成两截。砍完人后,鬼子还看看人的肚子里吃的是啥东西,可能他们要从人们所吃的东西中,判断是不是八路军人员。

一九四零年农历五月二十三,在日寇制造的那次惨案中,我们牛头镇村有73 人遇害。鬼子在撤走前,全村有1300 多间房屋被烧毁……

QQ截图20150903160227

八路军办起兵工厂

修枪造手榴弹 保枪弹供应

口述人:

马怀河1928 年12 月生,牛头镇村人。十二岁时误入芦苇荡兵工厂,并留在那成了一名学徒,修枪、造手榴弹,为打鬼子出力。1943 年在一次抗日游击战争中,活捉日军的一名顾问,并由此受到领导表扬。1946 年时,他被编入二十九师八十五团,南征北战,参加过泰安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等,荣获过二等功、特等功。在一次战役中,他右腿膝盖以下被炸飞,后经过治疗康复,为了不给国家增加负担,退伍回家。

亲历忆述:

1940 年6 月份,八路军开始筹建“清河军区兵工厂”,地点就设在我们村西北部的芦苇荡内。兵工厂为解决前线弹药紧缺问题起到了很大作用,谁知在运行半个月后,日军知道了兵工厂的存在。为了报复,他们打算将兵工厂扼杀掉,于是日军出动了丰城、邢茅等十处据点1000 余人突袭牛头镇村。当年深秋,我割苇草竟然误闯到了芦苇荡内的兵工厂门前。当时,兵工厂外有人把守,看到我后,迅速举枪警戒,询问了一番,确定我是牛头镇村的村民后才放下枪。他们带我见了厂领导。为了保密,他们建议我留在兵工厂工作。当时我想,战乱年代,年龄又小,其他事情也干不了,若待在工厂里还可以修枪、造手榴弹,为打鬼子出力。

工厂位于芦苇丛中,为了方便对外联系,分别在马家庄和牛头镇村设立了两个联络处,驻马家庄的联络处,主要负责设备和物资供应。为了保密和安全,运送物资器材都是夜间进行。抗战时期,供给相当困难,部队里粮食都难以保障供应,但是工厂工人每餐都能吃饱饭,而且待遇还不错,足见大家对兵工厂的重视。

一日,我们接到上级指示,说日军要来偷袭兵工厂。当即,领导下达命令,我们迅速将一部分机器转移,无法转移的就丢到了水里,人员也迅速撤离。日军到时,扑了个空,一怒之下放火将驻地草房烧掉,很快就撤走了。后来听说,日军是借助芦苇荡内水面结冰,割下苇草,将其铺在冰上,才进入了兵工厂。可能是由于地形不熟,怕遭到伏击,当日日军花费了很长时间才进入厂区内。兵工厂遭到袭击后,没法继续生产,我们便迁到了一个孤岛上,具体地名我忘了,只记得那个岛不大,临时建了个简易的厂房,厂里有两百多人,还是造手榴弹、地雷、修理枪械。周围有船只来回警戒,一直到1946年,我去了作战部队。

QQ截图20150903160232

见证光复县城

引导部队攻进了寿光城

口述人:

隋恩会一九二七年一月(农历) 出生,1943 年入伍,1947 年入党,他身经百战,作战勇敢,多次负伤。在抗日战争中,他参加过破袭日军胶济线等战斗。1946 年,他转战华北与东北战场,参加了辽沈、平津等战役。全国解放后,隋恩会成长为一名连队主官,朝鲜战争爆发后,他随队入朝,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1953 年回国,后因伤病离开了部队。在三年的抗战经历中,隋恩会还亲身参加了解放寿光城的战斗。

亲历忆述:

1945 年8 月15 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后,但在县城内的鬼子拒不向我八路军缴械。不久,杨国夫司令员率领的八路军,迅速将县城包围。我记得当时主力部队驻在刘官庄,有个团长叫郑大林,他们的一营驻在九巷村。

有天晚上,郑团长派人来,说要从我们部队找位熟悉城内地形的人,为他们当向导,引导部队进城,并攻打下主要目标,部队领导推荐了我。我来到一营,营长问我害怕不害怕,我说不怕。那时一营的二连担任主攻任务。那天清晨,我带领二连从九巷村出发,先向北,再沿一条沟向东,快到城西门时,我对连长说,东边不远就是城西门。同时,又向连长介绍了护城河内有水,以及城门的概要特点。

二连长快速部署兵力、火力,之后机枪火力掩护,工兵将云梯架在河上,尖刀分队开始攻城。进攻开始后,我们没遇到任何还击,打开城门后,部队迅速攻入城内,这时还没遇到抵抗。部队就沿既定路线,向进攻目标——鬼子院南戏楼方向前进。快到鬼子院时,连长命令停止前进,原地防御。等其他部队进城后,迅速将鬼子院包围。我方通过翻译,要求鬼子缴械投降,他们却说要向上级请示。第二天上午,一架日军飞机飞到县城上空,后飞走。下午又来几架,在上空盘旋扫射,这时院内的鬼子,借着空中掩护,倾巢而出,向城西门逃跑,最后全部被我八路军消灭。

责任编辑:董科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