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端掉卖淫团伙:客户有"情趣" 服务有"台词"

今年4月初,杭州市公安局的“拼搏行动”期间,西湖治安大队,盯上了教工路边的EAC欧美中心酒店式公寓。

“行动期间我们一直在严查辖区的酒吧、KTV,登记流动人口。慢慢地就发现,这家酒店式公寓每天凌晨3、4点钟,都还会不停有人进出。”民警观察后发现,这些进进出出的人清一色都是男性,中年人居多,而且全部是开着奔驰、宝马、英菲尼迪等高档轿车来去的。看了这个架势,办案经验告诉民警,这里不是涉黄就是涉赌。

大队马上成立了调查组。基本情况一查,确实可疑——这家酒店式公寓里,有两间高级套房是被人包月的,加起来月租过万不说,且已经租了好几个月。租下这两套高级套房的是两个女子,一个姓赵,一个姓应,两人曾同时在杭州的几家大型桑拿洗浴中心工作过,也因涉嫌卖淫被抓捕过(不过因证据不足,两人都没有接受过处理)。

“赵、应两个人直觉非常厉害。我们刚盯上她们没多久,也没露出任何破绽,她们好像就有感觉,5月初悄悄撤了。”虽然行事相当小心,但两个女子的下一个“据点”还是被调查组锁定了:她们搬到了文一西路的西溪诚园。

之后的三个月,民警一直在蹲守、取证。赵、应的组织脉络,也基本被警方掌握了。

“她们显然是专门租在门禁森严的高档小区,做组织卖淫的工作,只是手法之隐蔽、组织之严密,绝对不是普通的卖淫团伙可以比的。一般的调查手段用尽,都找不出半点问题。”办案民警说,“但我们后来发现,赵、应名下各有一辆车,一辆速腾 ,一辆捷达 ,两辆车会轮流出现西溪诚园四周。虽然车每天都换,但车里的人都是同一个小伙子。”

小伙姓彭,一米八出头,喜欢把自己打扮得花里胡哨。每天中午开始,他就会坐在其中一辆车里等人,一等就等到第二天凌晨3点左右,雷打不动,日日如此。来车边找他的这些人,就是之前那些开着高档轿车的男子。

“这些疑似嫖客的男子,从下午到半夜络绎不绝,日均30人左右。每个都是把车开到小区附近停好,下车来一阵乱找,找到彭某的车后,就过去跟他接头。彭某会把小区的门禁卡交给他们,他们接着就走边门进去。我们也跟踪过,这些人显然是经过路线指导的,走边门进后马上转地下车库,再从地下刷门禁卡进单元楼,一路上刻意避过了大部分监控探头。”

8月初,谨慎的赵、应再次毫无征兆地突然搬家,迁去了留下的坤和家园。这次她们租下了一套复式、精装修的房子,地面两层地下一层,规模不小,不过地方虽换,操作模式还是完全一样。

8月26日深夜,时机成熟,20多个民警突袭了她们和家园的复式大宅。6对正在进行性交易的男女当场被抓,客厅里掌控全局的赵、应、彭三人也全部被带回。

表面上伪装成“茶道俱乐部” 成员全部是企事业单位高管

赵、应都是“老江湖”,交代态度相当一般,但基本情况还是说了。

赵1984年生,妆容精致之外,也相当重视保养,纤细白净,风姿乍一看才20出头。她是江西上饶人,2007年来杭州从事桑拿洗浴工作,期间也结了婚生了儿子,现在是离婚状态。据她老公跟民警说,她一年365天,几乎天天都是凌晨三四点才着家,他“实在受不了了”,才忍痛跟她分手。如今他们2岁的儿子,基本都是他在照顾。

应比赵大7岁,是赵以前在多家桑拿洗浴中心共事过的小姐妹。不过跟赵柔弱的外形相反,应生得比较粗壮,总散发着一股凶霸霸的气质。她老家在江西铅山,在老家结过婚,离婚多年,读初中的儿子现在就跟在她身边。

“从我们初步调查结果来看,她们最晚是去年12月开始到外头租房子组织卖淫的,这之前两个人都还在娱乐场所上班。去年我们对辖区所有娱乐场所都做了严查,她们这样的,很快就没了生存空间,就想到出来自立门户。”办案民警说,“彭某是赵的老乡,才21岁,是赵老家的朋友介绍来的。他是纯跑腿打杂,拿月薪,每月5000。”

据赵、应交代,她们的嫖客资源,全部是多年来积攒下来的,彼此知根知底,相当保险。除非有老客人担保,否则她们一概不接受新客户。

所有嫖客,她们都拉进了一个叫“茶道俱乐部”的群里。为了避开警方视线,就算是聊天,她们也全部使用暗语。

“暗语很多,基本都跟茶有关,比如嫖客想问有没有新的小姐,就会问‘最近有没有进新茶?’想看看小姐质量,就问‘新茶成色怎么样?’赵、应两个人会在群里一一回答、安排。”

达成了交易意向的客人,赵、应会亲自跟他们私聊,禁止旗下的小姐跟嫖客直接接触。

“她们会先把大致的地址告诉嫖客,比如和家园X幢X0X,安全起见,后面具体的门牌号全是瞎编的。等嫖客到了小区周边,她们就再发一个车牌号过来(她们两人的车里任意一辆),让嫖客去找。嫖客找到车上等着的彭某,彭就把小区门禁卡给他们,然后继续在车里望风。最绝的是最后一步,她们每搬到一个新的高档小区,就会先摸清小区的监控探头位置,然后设计一条最保险、最隐蔽的进小区路线,画成示意图,再配以文字说明,传给嫖客们看。”

赵、应两人说,她们的客户,绝大多数都是杭州的各大企事业单位高管(以企业高管居多)。这些客户除了经济实力都相当强之外,也都很富“情趣”,对她们这套神神秘秘的“接头”手法赞不绝口,也很乐意遵循规则。

她们两人靠这门生意具体的获利,暂时还无法统计,但两人除了分别在解放路、益乐路租房居住外,还分别在滨江、城西买下了绿城、万科的房产,收入肯定是不菲。

号称“全杭州服务第一”

目前西湖治安大队查到的、赵、应旗下的小姐,总数在20到30人之间,其中约一半是两人从前在洗浴中心、娱乐场所工作时的小姐妹,另一半“新人”,则是这些小姐妹从五湖四海介绍而来。

不管新人、老人,对赵、应近乎严酷的种种“要求”,小姐妹们全都是怨声载道。

据已经抓获的几个女孩交代,赵、应对她们给每个客人的服务,都制定了详细流程,对外号称“全杭州服务第一”——一个嫖客进门后,她们就要当面换上一身全透明的纱裙,然后洗澡并发生一次关系。

结束后,她们又要把客人带到服装间,请客人选择喜欢的制服种类(包括空姐、护士、医生、学生、警察等等),然后换上客人选的衣服,进入卧室。

在卧室后,赵、应还给每种制服设计了一套“台词”,比如穿空姐制服就要演空姐,说“尊敬的旅客您好,欢迎乘坐XXXX次航班,您将享受到VIP服务……”台词一边说下去,一边再跟客人发生一次关系。

上一页 1 2下一页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