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这事,要么一生,要么陌生……

核心提示: 讨论分享

@花神无主:

男女之间常有许多貌似温情实则绝情的话。比如,女人对男人说:等我瘦了再见你。男人对女人说:等我有钱再娶你。其实大多数,都是借等待之名,给对方一个最委婉的诀别。

有妹子问我:“那他说分手后还能做朋友呢?是不是也算世纪谎言?”

呵,亲爱的姑娘,所谓 “做朋友”,不是相互妥协退让,亦不是彼此隐忍求全。

时间倒退400多年,风月无边的秦淮河畔有位姑娘叫马湘兰。她算不得倾国倾城,但高情逸韵,吐辞流盼,为秦淮八艳之一。那年月的风流雅士文人骚客,谁若不识马湘兰,大概就等于现在追剧的人不知道甄嬛、90后不认识鹿晗。

马湘兰的蓝颜是才子王稚登。他曾于她危难困顿之际出手相救,佳人感激,心生爱慕,愿以身相许。奈何美人有情,才子无意,只以朋友兄妹相称。

那就只能做朋友了。她将他视为知己,静默隐忍,只不时寄予他香袋、汗巾,兰花图,且送他夫人古镜、香茶、紫铜锁。

他们一别十六年,高山流水,鸿雁传书。她看透了买笑寻欢的达官显贵,也拒绝过真心求婚的乌江少年,在年过半百即将迟暮之时,她再也不忍痴心空付,买楼船、载婵娟,顺流而下赴吴中之地,为王稚登贺七十大寿。

她一生的年华,只为那一日为他盛放,歌舞达旦,香溢锦帆。

然而他对她的情谊,终不过是知己之礼。即便她拼将一生休,尽君今日欢,他感动赞叹后,聊发一句调侃:“卿鸡皮三和如夏姬,惜余不能为申公巫臣耳。”

他竟于言语间,将她比作春秋时的放荡女子夏姬。

她沉默半生的心事,无声暗涌的情意,以及苦苦坚持不肯老去的容颜,终于碎了一地。

她回到秦淮河畔一病不起,她对他的爱,是这一生赖以存活的泉水,停止涌动,生命也只得干涸。她自知大限将至,燃灯礼佛,更衣端坐,瞑然故去。

多情总被无情恼。因为对你有爱,便无法承受这只言戏谑,片语轻薄。那光风霁月,终成断肠。

因为有爱,便有渴求,有期盼,有患得患失,有惴惴难安,有心绪起伏感慨万千,注定,超出朋友间的安全界限。

只有不爱,才可以大方坦然做朋友。

更多详情,请点击帖文查看!

责任编辑:张庆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