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口百年棚户区"七曲巷"最后的影记

@愚夫:

羊口百年棚户区"七曲巷"最后的影记       古时羊口镇旧址在小清河北约7.5公里处,故名塘头(老码头),因塘头营而得名。传说唐王李世民征东时,先头部队曾渡过现在的旺河(旺河古名唐渡河),在北岸一高埠处扎过营寨。后人便称其为“唐头营”,后谐音为“塘头营”。《塘头营董氏祖事记》——汉代大儒董仲舒,六十二世孙董武林,兵部给都事,正七品,系河北省藁城市南董镇南大章村,元朝开国将领董俊五世孙,明初一三八七年,岁次丁卯,实行屯田守边策,奉命调往山东省莱州湾畔塘头营把守海口,来敌则战,无敌则耕,官台宅科赐地千余亩,供军需自食自耕,随军眷属赐地百余亩。在此过着不缴粮不纳税自食其力的生活,大明朝政权稳定后,董氏家族成为世袭自食其力管理海口的唯一家族,船只非挂董氏灯笼方能出海,流传至今。

当时从塘头到唐渡河赶小海地渔民,大多以船为家,冬季拴船就在老河、小老河猫冬。无船无房的创穷人便在塘头营崖头挖洞渔卧窝里穴居过冬。

1887年(清光绪十三年)烟台海关监督盛宣怀采纳税关委员何恩锡建议,拨巨款将小清河自济南历城黄台桥疏浚至塘头入海,全长 500多华里,以工代赈,前后三年于1890年(清光绪十六年)完成。1891年(清光绪十七年)秋,在南岸划街布市,建筑房舍,并改名羊角沟。自此,羊角沟商贾云集,帆樯林立,贸易繁荣,生涯日盛。此后的1895年(清光绪二十一年)至1899年(清光绪二十五年)是羊角沟渔、盐、商各业发展的鼎盛时期,人口(包括流动人口)达三万之多。然而,最初的羊口人一部分是寿光北部村庄的穷苦百姓为生计所迫来此捕鱼、晒盐者;另一部分是来自曹州、兖州、东平湖和天津等地的外籍“家口船”渔民;还有就是因家乡遭灾及兵荒马乱等流浪羊口的“创穷者”。本县人大多在老家有家有口没有长期居住的打算,小商小贩也不过是权宜之计只为糊口,而外地流浪到此者本就穷苦潦倒哪有心思盖屋?除了少数富豪商贾及精明人士的住房为砖瓦平房或二层砖瓦楼外,其余人家好歹裰打个三间两间泥土结构箔障子墙的茅屋藏个头躲避风雨而已。

再到后来条件略微好转,或成家添口为家人驱风避寒,便用砖将其“坚一坚”、“署署皮”,再夾个箔障子墙或用牡蛎皮、“拓基”等打个院墙,这才有了点家的感觉。但是,因为没有审批更无规划,一家一个模样,房屋高低不一,错落无致;院墙里出外进;门口、角门五花八门。以此而形成的巷子也就曲里拐弯,拐拐股股,形态各异。其实过去羊口的那些小巷子不如叫胡同更确切,羊口人便称之为胡同。

兴华街七曲巷位于旧羊口由老码头南迁后的居民群居点,也是当时的商业繁华地带。它地处太平街东首南侧,总长80米。巷子极窄,最宽处一米多点,窄的地方只有94厘米。记得70年代末80年代初,巷子里住着一位五保老人,我曾多次为老奶奶挑水。但挑着一担水从巷子西头进去根本无法行走,只有从东头进来,而且还要尽量用最短的扁担才行。巷子的西口为中兴街(建国后改为兴华街),从西口进入,拐七道弯往东去,出东口为塘子街(建国后改为新华街),“七曲巷”便因此而得名。往东再过吉昌街便是天妃庙、仙姑庙及洋人居住的洋房子和教堂;如从西口进入,往南去则要拐八道弯才出南口,南口即塘子西街南首便是胡三太爷庙。七曲巷民房以北、太平街南侧是沿街商铺,第三派出所、商会等机关在此办公,潍坊历史上的第一处海关则在与其毗邻的太平街北侧,现工商所、保险公司即是海关旧址。中兴街西侧为通利街即“潍县道”,电话局、电报局、邮政局、税警局、警察局、盐公所、滩业公会、盐运公会等机关部门分布此处。中兴街与太平街接壤的两边沿街便是富豪公子、官兵警匪的寻花问柳与消遣之处——“青楼”及烟馆。

解放后,党和政府兴利去弊。社会发展日新月异,人民生活安居乐业。随着羊口跌宕起伏的变化和经济社会的发展,羊口的老街老区已旧貌换新颜。然而,七曲巷竟奇迹般的留存了下来!它默默隐藏在四周新建的楼房之中,依然以它的原貌蜿蜒躺在那里,任怀旧的羊口人去寻觅,任好奇的后来人去探古。儿时,我曾无数次地走过这蜿蜒崎岖的七曲巷,就算漆黑的深夜都如在自家,进出自如;也曾在黑夜里躲藏其中,恶作剧地吓哭过许多胆小的小伙伴和女同学。如今再访这古朴典雅的百年老巷,惆怅之情、肃穆之感油然而生!那低低的房屋,蓝砖的红砖的,红瓦顶的水泥瓦顶的;那矮矮的院墙,砖的土的,大多还是老样子。我惊叹它与比邻的楼房有着如此之大的差别,却顽强生存了下来,相安无事的与其共存共荣,实在是一件幸事!

啊,古老的七曲巷!你以125岁的高龄,见证了羊口人艰苦奋斗的历程。是的,从你的怀抱中,不仅走出了与旧世界抗争的民主人士,也走出了不屈不挠共产党人;不仅走出了共和国的将军,也走出了新中国的建设者;不仅走出了留学国外的学者、人民的公仆、国家公务员及企业负责人,更走出了许许多多在小康大道上辛勤耕耘,为和谐羊口添色增彩而耕海牧渔的新时期羊口渔民!你是羊口历史的“活化石”、活教材,你把滨海新城的变迁、变化和发展凝固在你的躯体里,教育我们不忘过去,激励我们继往开来!

啊,神奇的七曲巷!现在随着滨海新城的建设和羊口的发展,你十天八天很快就不复存在,但没有关系,因为你已经深深的印在了每一个羊口人的脑海里,任时光流逝而记忆永存!即使你离去我们也毫不惋惜,因为你也已经复制在我们的骨血里,任岁月变迁而不会被删除!

2016年3月16日 拆前图

拆中图

点击查看原帖,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张庆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