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为什么越来越穷:天下宝宝一般苦

by John Gall

之前看到一个讲年轻人的段子:快三十的人了,仍然像20出头的小伙子一样半夜打游戏,约会穿T恤,偶尔小火煮锅泡面陶冶情操。人家问保持年轻的秘诀是什么,我总是笑而不语:快三十了,赚得跟二十岁的时候一样多,能不年轻么。

中国的这代“年轻人”通常被分为80后和90后。在美国,人们将1980年至1995年出生的这代人叫做“千禧一代”(millennials),英国和澳洲则把他们叫做“Y一代”(Generation Y)。

英国卫报上的Generation Y

总之,这代人是不缺外号的,而这些奇奇怪怪的外号多少也能反映出各地年轻人面临的状况。在瑞典他们是“冰壶一代”(Generation Curling),因为父母已经为他们清除了路上的所有障碍;最惨的可能是失业率徘徊在50%的西班牙,这代年轻人直接被叫做“没没一代”(Generation Ni-Ni),一毕业就等于失业。

德国和日本的年轻人就有点不上不下。在德国,他们是“也许一代”(Generation Maybe), 在日本则是“那旮旯族”(乍ら族nagara-zoku),这两个地方的年轻人都得名于朝三暮四,不定性。

日本的“那旮旯族”

“我们就像是在一个充满机会的森林里梦游,由于选择太多,反而不知道该做什么,”给“也许一代”下定义的德国记者杰格斯(oliver Jeges)写道: “我们想在一个地方安定下来,同时不错过别处的所有一切。”

在全球化这个大趋势的推波助澜下,一系列债务、失业、房价飙升以及人口结构变化成为发达世界年轻人在这个相对和平的年代里所面临的危机。综合起来,这些因素严重影响到了年轻人的收入和生活水平:虽然从数字上看,他们赚得比爹妈年轻的时候要多,实际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代沟”这个词以前是叛逆儿童用来攻击爹妈的,带着一种由下至上的轻蔑。这个词用在这一代年轻人身上,却流露出一股前所未有的疲软。1991年,英国25岁至34岁青年人有65%拥有自己的房子;到2012年,这个数字下降到了43%。“代沟”这个词所指的不仅是文化上的差异,还标明了代与代之间经济差异的鸿沟。

三十年前的年轻人,平均工资基本高于国民平均水平,现在在很多国家已经没有这么好的事了。英国卫报的统计显示,从1970年到2010年,25到29岁年轻人的可支配收入增长与国民平均收入增长相比,在美国下降了9%,德国下降了5%,在意大利则下降了19%,只有澳大利亚增长了27%。可以说,除了澳洲,其它地方的年轻人都越来越穷。

25-29岁年轻人收入变化(制图Guardian)

所以,当你感到自己是一个looser的时候,不要伤心,不要害怕,因为天下青年一般撸,全世界宝宝一般苦。

越来越穷的直接后果就是导致生育率下降,因为穷人找对象实在太难了。你爹妈约会的时候总喜欢去看个电影吃个饭,好几个回合过后才能全垒打。这个过程让他们引以为豪,因为这个过程不仅代表了交往的诚意,还代表约会者有充足的时间和钱来“泡”妞。

不知手机何时能直接进化成性器官?

现在的男人在谈论异性的时候,出镜率最高的词已经从“泡”变成了“炮”。虽然只变了半个字,却足以祭奠当今在水火之中挣扎的男女。想要结婚吗?有人算过账,在北京上海深圳三地结婚成本基本都超过200万,你爹妈那个凑齐冰箱电视机就足以托付终生的纯爱时代已经一去不返。

80年代泡妞示范

在这个年轻单身狗越来越穷的世界里,约会的时间和经济成本让他们在不堪重负:美国、英国和中国的年轻人每周的平均工作时间都超过40小时,大部分人达到47小时,除此之外还有十几小时与工作相关的社交和回邮件时间,哪还有时间全身心去恋爱?

可惜,疯狂的工作并无法消解旺盛的荷尔蒙,年轻人在越来越忙的同时却越来越饥渴。于是,tinder,陌陌和探探这种软件应运而生。

据说陈老师本周末将发布新单曲《约炮》

大部分人只能继续以“打零工”的方式来与异性交往,以没有长期合同的方式进行有效率的合作,各取所需,为了下一轮孤独的奋斗而结合。美国新生代两性学者莫拉·威格尔(Moira Weigel)就此宣布:“忘了晚餐和电影吧,我们现在只能把约会当作无偿实习来对待。”

这也正是当下流行的零工经济(GigEconomy)之下对两性关系的经济分析。约到一个炮,来了一个活儿,这两件事就串起了一个年轻人的当代生活。至于精神生活,大概也就是在办公室贡献廉价劳动力的时候,想想如何不错过别处的所有一切,然后收工,回家,找妈妈。

参考资料:

Lyons, K. (2016). Generation Y, Curling or Maybe: what the world calls millennials. [online] the Guardian. Available at: http://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6/mar/08/generation-y-curling-or-maybe-what-the-world-calls-millennials [Accessed 1 Jun. 2016]

Weigel, M. (2016). Sexual Freelancing in the Gig Economy. [online] Nytimes.com. Available at: http://www.nytimes.com/2016/05/15/opinion/sexual-freelancing-in-the-gig-economy.html?_r=0 [Accessed 1 Jun. 2016].

杂家Misc,我们挖掘论文和资料库里有意思的内容,寻访各路次文化专家,只为重新解读你的日常。本文为网易原创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责任编辑:刘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