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隔七年,我仍在迷茫中徘徊

倾诉人:大生

性别:男

年龄:35岁

职业:单位员工

采访方式:网络

故事回顾

2009 年, 本报情感妮栈栏目曾刊登大生的故事, 讲述了大生那痛苦而羞于启齿的经历, 大生是家中唯一的男孩, 家人对大生寄予了厚望, 这其中包含着学业,也包含着延续香火、 传宗接代。 参加工作后的大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 却意外地发现, 自己对女人并不感兴趣, 而对一块工作的大哥梁子产生了好感, 而大生也由此得知, 自己和梁子属于另一类人群: 同志。 两人有了深厚的感情, 随着子女的长大, 早已成家的梁子, 出于对家庭的考虑, 也出于对大生的负责, 毅然提出分手, 只是这一决定, 让大生痛苦不堪, 不知何去何从。

故事现状

7年后的一天, 大生又突然联系到我:“王姐, 你还记得 2009年你采写过的一位同志朋友吗?”

“当然记得, 你过得好吗?” 我马上回复。

“不好, 你不会歧视我吧?” 事隔7年, 大生仍然有些顾虑地问。

我给大生发过去一个笑脸:“当然不会。”

“谢谢王姐的理解。”

“结婚了吗?” 自知这样有些突兀, 可我还是不禁抛出自己的问题。

“没呢, 努力过, 可终没有成功。”

“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一言难尽。” 大生叹了口气,给我发来这句话, 我知道, 曾经的过往, 于大生而言, 肯定是一段辛苦。

1与梁子分手后我偷偷看了他三年

“梁子与我的分手很决绝, 也让我被迫接受这一现实, 可是, 分手后的我是无论如何也忘记不了梁子的, 每天我都生活在对梁子的思念中, 每天都经受着别离带来的痛苦折磨, 在这样的心境下,更是渴望见到梁子, 也就是在这样的日思夜想中, 接下来的几年,我做了一件事。”

“什么?”

“每天早上, 都开车早早地去梁子的家门口, 就为了远远地看一眼梁子。”

“梁子家与你家有多远?”

“开车大约30分钟的路程。”

“早上几点?”

“一年四季, 无论冬夏, 五点左右。”

“哪么早?”

“是的, 因为梁子一大早就出门, 我必须赶在他出门前到达。”

“哪不是很辛苦?”

“没有觉得, 只觉得为了梁子, 一切都值, 就这样, 这一看, 就看了三年。”

2不能再见梁子后我上网打发时间

“梁子发现过你吗?”

“其间, 可能有察觉, 最后一次, 我被他逮了个正着。 那天, 看到他出门后, 我心满意足地开车回走, 谁知, 没走出多远, 梁子拦住了我的车前。

“梁子和我谈了很久, 说我不能再这样下去, 要为家人、 为自己的未来负责, 他希望看到一个能放下这段感情、 让自己的生活步入正常轨道的我, 希望能够看到我结婚生子, 还告诉我, 如果我再继续这样下去, 就永远不会理我……我知道梁子是为我好。

“梁子的话, 让我震动不已,也让我反思, 更是让我克制住自己, 不再偷偷去看梁子。”

“与梁子分手后, 尝试着找过女朋友吗?”

“没有, 根本没有心情, 那段时间不能放下那段情感的自己烦躁不安, 为了打发时间就去上网, 把自己的业余时间, 都泡在了网上。”

“上网做什么?”

“说来惭愧, 因了心中的苦闷, 除了玩游戏, 我刻意地在网上搜寻同志的有关信息, 没想到这一搜, 搜到了一些同志的朋友圈。好奇之下, 我进入了那个圈子。

“也由此知道, 在我们身边,竟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所谓同志, 他们各自工作在自己的岗位,大多数人都有着自己的家庭, 可他们的内心如我, 渴求的却是同志的生活。 这一发现, 让我不再孤独, 我与他们中的一些人成了朋友, 平时会在网上畅所欲言, 偶尔也会聚在一起喝酒聊天, 却再也没遇到如梁子般, 让我心动的人。

3面对现实的我开始接受相亲

“网上的生活总是虚拟的, 随着自己年龄的增大, 我不得不去面对现实。 就在两年前, 我开始接受父母之命去相亲, 可没想到的是, 接触的女孩都想与我结婚。”

“你都给她们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是的, 可能我这人不招人讨厌, 也可能她们也都到了结婚年龄可如此这般, 却让我难下决心。”

“为什么?”

“说实话, 我不敢跟她们谈婚论嫁, 怕耽误了她们, 每次都是见面后就不再联系, 这样的结果只有一个, 我依然是孤身一人。”

4小芳的体贴让我决定尝试交往

“就没尝试着去交往?”

“尝试过, 那是因为小芳的出现。”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相亲, 小芳是我相亲对象中的一员, 决定与她尝试交往, 还是因为小芳的不同。 记得初次见面,我正好嗓子不舒服, 有点咳嗽, 小芳见状赶紧给我倒水, 让我多喝点水, 在人们的思维习惯中, 一般是男孩照顾女孩, 特别是在相亲时, 可小芳全然不顾那些, 她是那般自然、 亲切, 正是她的这一举动, 一下子打动了我, 决定与她走下去。”

“小芳对你的印象如何?”

“还不错, 说我不爱说话, 是个老实本分的人。”

5与小芳相处两年我在痛苦中度过

决定与小芳交往后, 我便如其他情侣那般, 平日里多了些与小芳的交流, 我俩很聊得来, 彼此间有着共同的爱好, 工作之余, 一块相约出去游玩, 相处得倒也融洽。

“彼此熟悉了, 我与小芳无话不谈, 可让我苦恼的是, 总不能跨越心中的那道坎儿, 与小芳做朋友可以, 爱人却难。”

“努力过?”

“是的, 不想与小芳有任何的肌肤之亲, 哪怕是拉拉手。”

“你们谈了多久?”

“两年。 这两年, 是我纠结与痛苦的两年, 想努力改变, 内心却强烈排斥, 想分手, 却又不忍让父母失望。 家中只有我这一个男孩,随着我年龄的增大, 父母的心情可想而知, 那两年, 因了我与小芳的交往, 让着急的父母踏实了不少。 就这样, 我在痛苦的煎熬中度过了两年。”

6不能接受之痛终让我选择放弃

可事情总不能如此拖下去,我不想一直这么为难自己, 更不想为难小芳, 这对小芳不公平。”

“小芳了解你的真实情况吗?”

“不了解, 可能感觉到我对她的回避, 说实话, 在我们相处的两年中, 我与她仅仅拉过一次手, 还是在一次爬山游玩中, 我伸手拉她上山坡。

“这样的生活, 于我是痛苦的, 不能接受的, 可我也明白, 结束与小芳的交往, 于我是何种意义, 恐怕自此以后, 再难有尝试改变的勇气, 恐怕自己面对的是一生孤独, 恐怕自己再难实现父母延续香火的愿望……

“我不停地问自己, 匆匆几十年, 到底是为了什么, 父母期望的又是什么, 是为了随心而活? 还是为了父母而活? 我在痛苦的抉择中徘徊了很久, 终还是痛下决心,在上星期二, 向小芳提出了分手。

“分手后的我一身轻松, 感受得到了彻底的解脱。” 大生说着,我却分明感受到一份难言的无奈和痛苦, 希望, 他能真正活出一份轻松。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寿光日报记者 王妮

你对故事中的人和事有什么看法和见解,欢迎大家来信(邮件发至 wnsg@163.com),或加入情感妮栈互动群参与讨论!

责任编辑:刘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