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欢男女防不胜防,捉奸历史源远流长

本文系网易News沸点工作室《槽值》栏目出品,每周更新四期。

桃色新闻向来具备惊爆性,男女曲径通幽,躺在床上谈一夜人生理想,创造生命大和谐的画面向来都是坊间最爱,让看客深深着魔,在激情、不忠与背叛的捉奸故事里暗暗体验生活的深度和湿度。

不管哪朝哪代,偷欢男女都防不胜防。有人断言中华民族是一个喜欢捉奸的民族,说法未免夸张,但中国捉奸文化的确历史久远。

古代立法:对“通奸”男女可当场杀死

古代中国虽然没有央视这样的超级平台,供犯了性错误的男男女女在全国民众前自曝丑事,但他们的“通奸”行为被定性为严重“犯罪”。

秦始皇在会稽刻石中写下:“夫为寄豭,杀之无罪”,即丈夫一旦像种猪一样毫无廉耻地出轨,杀掉他也是倾向于无罪的。

在元明清时期,法律允许动用私刑。男女婚外龙虎斗一旦被撞破,杀死无罪。

明末清初小说《醒世姻缘传》就讲述过杀死偷情者的故事。官宦子弟晁源在与人妻共赴巫山云雨时,被对方丈夫杀死。杀人者自首时被围观人群夸赞“是个英雄豪杰”,县官勘查清楚后赏了对方十两银子娶妻,又打他二十大板,流血见红,驱除可能尾随的鬼魂。

而武大郎式捉奸,则被后世学者讥讽“不专业”。他不依靠居委会搞群防群治,既没有组建一支能通风报信又能出谋划策的朝阳精英队伍,也不等身强力壮的武松回来帮忙,只凭借未成年少男郓哥望风。在舆论和法律环境都极为有利的情况下,还被西门庆踹了一脚卧病在床。

武大郎捉奸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全国捉奸热情高涨

“文革”时期,性侮辱是批判敌人的常用手法,人人看牢自己的下身,人人紧盯他人下身。

北京有些红卫兵抄家时发现,他们的两位老师在配偶下放到劳改队期间相爱,发生了婚外性关系。红卫兵剥掉了他们的衣服,将破鞋挂在他们脖子上,游街示众。

中国当代作家陈希我在《看破鞋》一文中回忆幼时搞运动时的“捉奸”场面:

永葆活色生香的就是抓“破鞋”。这里有偷窥,正义的说法是侦察。这里有冲进现场饱眼福,正义的说法是逮捕……我小时候一次次经历揭“通奸”看“破鞋”的艺术洗礼,一到斗“破鞋”,就人山人海,比“样板戏”喜闻乐见多了……“奶挺大!”大人们说。似懂非懂。“嘴挺小!”又说。更不懂了。“打死她!”众人喊。

电影中“斗破鞋”场景

对于爱捉奸这一行为,易中天曾如此评论:如果说在“文革”中,人们急于要表现的,是政治立场的坚定和革命斗志的昂扬,那么在传统社会中,人们急于表现的则是道德高尚和行为的清白,其中就包括“不好色”、“不淫欲”。这种表白当然只能借助于对“奸夫淫妇”的“满腔义愤”。

互联网+时代的捉奸

尽管当前中国法律已经取消了“通奸罪”,但“擒贼擒脏捉奸捉双”的口号在民间依然有广大市场。

微博捉奸门

2010年,女画家赵庭景美曾在微博上实名曝光老公被自己捉奸在床的过程:“早上我回家,看到床上@北京陈青蓝和@爱伺机摸人裸在我的床上。”

赵庭景美持续直播了与老公及第三者之间的交锋。老公也在微博上淡定回应“小三”是神赐的礼物,是此生不换的真爱。

话题之刺激吸引了一大批围观者,网友还人肉出了第三者的资料。甚至有网站房产频道专门撰文《微博捉奸续:最合适陈××、许××的小三房》,称“因与小三在家中偷情,男主角被网友留言讽刺‘买不起房连开房的钱都没有’”,又称“三个人的婚床太拥挤,三个人的婚姻是个杯具。”随后推出多套楼盘。

“微博捉奸门”成为热点谈资,这是微博诞生以来的一大奇观。

丈夫率众捉奸,任人拍摄妻子裸体

2014年网络上曾疯传一段丈夫率众捉奸的影像,视频中丈夫暴打男小三,并掀开被子让众人拍摄妻子裸体;随后丈夫用裸体视频威胁妻子净身出户离婚,离婚后,仍将视频发布在了网上。

责任编辑:刘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