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贩卖20支仿真枪服刑4年 获43万国家赔偿(图)

7年前,因在广州市越秀区一德路卖20支仿真枪,河北人王国其被控非法买卖、运输枪支罪,并坐了4年牢。今年2月底,他在获得了越秀区检察院的无罪认定后,申请了国家赔偿。近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决定,赔偿王国其人身自由损害赔偿金共计35 .4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8万元,并在侵权行为影响范围内为其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对于这个结果,王国其说,不想再折腾了,希望能尽快回归正常生活。

 卖“仿真枪”一审曾被判10年

2009年10月19日,在广州一德路玩具市场卖仿真枪的王国其被警方带走。此时距离他到广州也就半年多时间,之前他在河北邯郸的建筑工地当工人,为了谋生,他卖掉了家里的粮食和猪到广州投奔亲戚。

王国其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他刚到广州那会儿先是做婚庆生意,卖些气球、玩具用品,但是因为做这行的人多,生意不好干,挣不到多少钱。后来他发现买仿真枪玩的人非常多,大人小孩都有,“看到那些卖的人生意都挺好的,我于是也开始卖,贵的两三百,便宜的30多块。顾客里很多是玩野战游戏的白领,还有家长给孩子买。”

王国其并没有想到祸事会由此开始。7年之后,当他再次回忆起当时的时光,他仍然有些心有余悸,“从此不会再碰这个东西了,现在做什么都很小心,没有什么明确的规定我绝对不干。”

2009年10月19日王国其像往常一样,跑到货运站去给客户发货,但没想到,这一次却出了大问题。等他从货运站回到家,就接到了货运站的电话,对方说他的货单有问题,让他去看一看货单怎么回事,然后他就被等在那里的警察抓获。

2010年5月,广州市越秀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王国其犯非法买卖、运输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那些枪我试过啊,都是塑料的,就是玩具,从来没想过会因为卖那个被判刑,当时听到自己判10年直接号啕大哭。”

王国其不服,提出上诉,但广州中院于2010年12月20日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案件由此生效,王国其开始了自己的牢狱生涯。对于自己在监狱里的生活,王国其并不愿意回忆太多。

 案件6年7审终获“无罪”认定

在监狱服刑的王国其向广州中院提出了申诉,此后的6年里,王国其贩卖仿真枪案经历一审、二审、再审、复核、重审一审、准予撤诉、发回重审,检察院最终作出了不起诉决定。

2013年,广州中院启动再审程序并作出判决,撤销前面的终审裁定和越秀区法院一审判决中的量刑部分,但维持了一审法院定罪部分,以非法买卖、运输枪支罪,改判王国其有期徒刑4年。由于低于法定刑期,判决需报请广东高院与最高法核准后生效。

2014年6月4日,广东高院裁定,原审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越秀区法院重审。2014年11月26日,越秀法院裁定准予撤诉。但是,王国其不愿意接受一个不明不白的撤诉决定,为了要一个无罪判决,他提出了上诉。

2015年9月12日,广州中院裁定该案发回越秀法院重审。12月30日,该案在越秀法院开庭重审。法官当庭宣读裁定书,准许越秀区检察院撤回对被告人王国其的起诉。2016年1月26日,王国其收到了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检察院称,王国其没有犯罪事实,其行为不构成犯罪,决定对王国其不起诉。至此,历经6年7审,小贩王国其终于拿到了一纸“无罪”认定。

王国其说,他坐了整整4年牢,当年他入狱时两个儿子因家庭经济困难先后辍学,大儿子当时读初二,小儿子读小学。此外,为了打官司申诉,家里欠下大笔债务。

  获得43万国家赔偿

在获得无罪认定之后,今年2月,王国其以再审无罪赔偿为由向广州中院申请赔偿,提出了共67万元的国家赔偿申请。

在赔偿申请书中,王国其提出申请人支付人身自由赔偿金320791.2元,以及精神损害抚慰金35万元,合计670791.2元,赔偿义务机关、二审合议庭全体成员向王国其出具书面道歉信,并在全国发行的报纸上为申请人消除影响,赔礼道歉,恢复名誉。

广州中院查明,王国其因犯非法买卖、运输枪支罪,于2009年10月19日被羁押,历经上述司法程序,最终被检察机关认为不构成犯罪,决定对其不起诉。另查,王国其于2013年10月18日被取保候审,2014年4月18日被解除取保候审。

广州中院认为,依照《国家赔偿法》的规定,王国其被逮捕后最终被判无罪,有申请国家赔偿的权利,广州中院应给予其人身自由赔偿。王国其被限制人身自由共1461天,按照相关统一的计算方法,广州中院决定赔偿其人身自由赔偿金共计354000.3元,酌情支付王国其精神损害抚慰金8万元,并向王国其户口所在地村委会去函说明判决及赔偿情况,为其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

  对话

国家赔偿也算彻底给了我一个清白

北青报:广州中院决定赔偿您43万余元,对这个数额有什么想说的吗?

王国其:这个事情怎么说呢,到现在为止已经折腾了7年了,说实在的,整个人都已经崩溃了,家里现在的情况也折腾不起,再怎么折腾,我在监狱里失去的那4年时光是回不去了,这个国家赔偿也算彻底给了我一个清白。就这样结束吧,回归正常的生活。

北青报:现在钱拿到了吗?

王国其:暂时还没有,得一个月以后。

北青报:想过怎么用这笔钱吗?

王国其:想过了。我母亲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我现在在河北老家一边在建筑工地上打工一边照顾她。用这笔钱先给我母亲和妻子检查一下身体。当时我出事的时候孩子还小,也没上学,耽误得现在还没结婚,我们这里跟他差不多大的人都有孩子了。现在他谈了个对象,今年我赶快把孩子的婚事给办了,不能再耽误孩子。另外这几年因为我的事情欠了一些外债,家里也没有正经收入,用这笔钱把债还一下。估计赔偿的这个钱不一定够用,只能说解决一下困难。

北青报:还会去广东吗?

王国其:过两天就过去,老婆孩子还在那里,我因为在那边找不到工作就回了河北老家,以后去哪儿还没有想好,眼下最需要解决的是孩子的婚事。

北青报:跟孩子有过沟通吗?

王国其:大儿子今年23了,因为我的事情,脾气有点孤僻,谈不来,容易着急,也不爱说话,我也有点无能为力的感觉。还好总算还了我一个清白,不然我在孩子心里就是个罪犯,现在他们对我的态度也改观了一点。

本组文/本报记者 李铁柱

责任编辑:刘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