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岁的我,何时才能成家立业

倾诉人:明子

性别:男

年龄:33岁

职业:单位员工

采访方式:网络

“你好王姐,最近心情很不好,晚上总睡不着觉,感觉自己活了这么多年,挺失败的。”刚从QQ联系上我,明子就给我发来这段话。

“你今年多大?”我问。

“已经33岁了,却仍然没有成家,没有自己的事业,觉得自己的前途一片迷茫,不知如何是好了。”

“谁的一生也不会一帆风顺,说来听听,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我说着,给明子发去一个微笑。

“好的,只是我的时间比较零散,会占用你太多的时间,还麻烦王姐认真倾听。”说起自己的情况,明子有些抱歉。

“会的。”我鼓励明子道,也明白此时的明子最需要的就是鼓励和安慰。

青春期的到来,改变了我的性情

“我家在寿光东,农村,还有一个姐姐,我是家中唯一的男孩,三代单传,可以想像得到,当年我的出生,曾给父母带来多少快乐,可如今的我,却成了父母的苦恼。

“童年的我很活泼,整天和小伙伴玩在一起,不到天黑不回家,那时的生活单纯而快乐。等到上学后,自己的学习成绩也不错,这让父母高兴不已,每每在亲戚朋友面前提起我,总是满脸的自豪。

“可随着青春期的到来,我的性情慢慢发生了变化,越来越喜欢独处,话也越来越少,以前那个活泼好动的野小子变成了老实听话的小伙子,我的变化让父母感到舒心,对他们来讲,最怕男孩子出去惹事生非,乖乖呆在家里的我让他们省心,而我也没觉得有何不妥,倒是姐姐,有时会提醒我,男孩子应该泼泼辣辣,别总闷在家里,让我出去找同龄人玩,可那时的我,并没把姐姐的话放在心上,更愿意找一个自己喜欢的方式呆着,没想到,顺其自然的发展,竟造就了自己忍让软弱的性格,而这性格带给自己的,也终将是失败。”

因软弱受气,上高中的我患了头疼

“初中毕业,我顺利地考上了重点高中,家里人对我寄予了厚望,而我也盼望自己能够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可在高二时,因为我的软弱,一切都已改变。”

“怎么回事?”

“在高二时,我遇到了一个同桌,可能是见我整天不说话,只知学习,看不惯我,也许是觉得我好欺负,他总是故意欺负我,有时我胳膊不小心挪到他的桌子上,他就狠狠地把我的胳膊推回;有时,我的纸笔不小心越线,他也会毫不客气地把我的东西扔到地上;有时就故意说话气我……感觉总和我拧着一股劲。”

“遇到这些,你是怎么做的?”

“每当他欺负我,我都选择了忍让,没吭一声,可是受气的滋味总是不好受,心里憋闷得难受,晚上经常睡不着觉,想着如何和他吵架,怎样去还击,可第二天真正面对他时,我又选择了逃避。”

“没想过求助于老师?”

“曾经也告诉过老师,可老师根本没往心里去,只说,同学们间不是什么大事,让我们自己解决。听老师这样说,我也没再向老师反映过,可频受欺负的我,每天生活在坏心情中,影响了睡眠,影响了学习,久而久之,我竟患上了头疼的毛病,每当用功学习时头就会疼。”

上一页 1 2345678下一页
责任编辑:刘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