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爱的婚姻 我该不该继续?(下)

QQ截图20160919073911

工作的改变

让我学着原谅所有人

“我以为经历这些后,军会有所醒悟,能够明白老婆孩子是一家人,可我错了,他根本没有改变。

“那几年我差点气成神经病,让我幸运的是,在我最苦闷时,工作的改变,让我慢慢走出这种情绪的困顿,别人介绍我进了一家服务公司工作,生活环境的改变,各种各样的培训让我心智有所提升,我试着放下过去,原谅所有的人!

“也正是基于内心的这种改变,在此后的年节,我总是在家招待回娘家的小姑一家人,可让我没想到的是,那年春节,就在我家,饭还没吃完,妹夫就和军打在了一起,把我家门上的玻璃都打碎了。”

“为什么打架?”

“原因是妹妹、妹夫说军不孝顺,让我气不过的是,打架后没两天,军又买上奶去看他妹妹,而我女儿自小到大,没喝过她姑姑一箱奶,过年过节到我屋里来吃饭,都是空着手。

“再说这渣男,发生这些事,还不能说他父母、妹妹的不是,一说就跟我吵架……有些伤痛,或许在风平浪静的时候看不出什么,但不能否认它的存在。”

从2013年开始

军有了家暴

“军对我的无视和对家人的迁就,让我对军越来越失望,在这个家里根本感受不到安全和温暖,我想,最失败的婚姻也不过如此,可没想到,等待我的又何止如此。”

“又发生了什么?”

“家暴,从2013年开始军有了家暴。”

“他为什么打你?”

“这还得从我的工作说起,凭着自己的努力和工作量的增多,我的收入越来越高,而我大部分的工作需要在电脑上完成,他回家只要看到我在电脑前,就会着急地跑到电脑前看我在干什么,有时候电脑上登录着QQ,聊天记录他要挨着看。”

“这么说,他还是很在意你。”

“他的在意,太沉重。起初,我会让他看,后来他的举动很烦人,尤其是那着急往电脑前跑的样子,让我厌恶极了,想想结婚那么多年,他这里干那里干,没往家拿一分钱,却又想控制着我,我就不想让他看,就这样打的架。

其实我挺顾及他的感受,同学聚会,我只去过一次,还是在他的骂声中去的。”

“他第一次动手打你,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开始的?”

“与这情况不无关系,而直接的导火索却是因为女儿的一次受伤,那几天晚上女儿脱棉袄总说胳膊很疼,我也没太在意,过了好多天,我和女儿脱衣上床睡觉,躺在床上,女儿才告诉我胳膊疼的原因。

“原来,我公公骑自行车带她去赶集时,在路上被一辆车撞倒……得知女儿的胳膊是被撞的,一气之下,我朝军骂了起来,说他父亲不懂事,出了车祸不吭声,孩子万一有伤怎么办,这一骂惹恼了军,他顺手拿起一根棍子没头没脑地朝我抡过来,吓得女儿哇哇叫,哭着跑到院子里喊,而我公婆进屋第一句就是,瑶儿,你又找什么事。”

“你公婆进屋后,军停手了吗?”

“停了,那次我身上青了很长时间,幸亏冬天穿得厚,别人看不到。从那以后,只要牵扯到他家人的争执,他都会动手。”

通过微信,我发现军与一个女人露骨的表白

“军的动手,让我慢慢对自己的婚姻死心,而我也慢慢地知道,他有了外遇。”

“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时他在一家工厂上班,有一天,我偶尔在他微信上,发现他与一个女人聊得很露骨,语言很暧昧,一看那话语,就知他们关系不一般,也知道他对我的越发不在乎缘于此,让我感到奇怪的是,看到这些,我心里并没有想像得那般难过,觉得他顾家就好,况且在夫妻方面,我是亏欠他的。”

“为什么这么说?”

“不瞒你说,从大公公在他面前打我开始,他在我心里就失去了男人的形象,总觉得他有男人的器官,却没有男人的气魄,再行夫妻之礼我有点接受不了,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没有再尽一个妻子的责任,我也曾不止一次地劝过自己,让自己去接受他,告诉自己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可每当我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他又一次次地让我失望。”

我的病痛,军从不关心

“挣钱多少是一个人的能力,没法强求,我只希望老公能够有责任、有担当,能够对我好,可回想我们在一起的这十年,他从没对我好过。

“记得四年前,在上班的我突然腹痛难忍,同事们急忙把我送到医院,医生检查得知是突发阑尾炎,必须马上做手术,得知消息的军赶到了医院,这让我心里有了一丝温暖。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做完手术的第二天,他就没再露面,我一手扶墙,一手捂着伤口去买饭……几个月前,我切菜不小心切伤了手,他在家玩微信也不陪我去医院……

“我的伤痛、生死,似乎都与他无关,他需要我做的只有带孩子、做饭、洗衣服……”

因与婆婆高声说话

军差点掐死我

“在军的眼里,只有他父母、妹妹,他父母让他干什么活,我从来不知道,他妹妹用我家的车,我也不知道,在这个家里我就是一个外人,为了他们不受委屈,他也宁愿会打死我。”

“会如此严重?”

“是的,前段时间,他妹妹去我单位开了个证明,结果没找我,而是去找了我的一个同事,在开证明时,同事得知她是我婆家妹妹,都有些吃惊,这让我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于是,我偷偷告诉妹妹,有事可找我,何必去麻烦人家?谁知妹妹呛了我一句,用不着你,把我气得够呛。

“回到家,我生气地告诉婆婆,说小姑子明知道我在那单位,有事却不找自家人,去找人家办,弄得我很难看,结果就因为跟婆婆说话声音有些高,军守着公婆的面,又对我大打出手,拳头暴雨般落在我身上,手掐着我的脖子,差点把我掐死,那时候我真的想杀了他……

“有时候躺在床上想一想,活着很没劲,在娘家父母没拿自己当宝贝,婚姻是女人的二次投胎,又投错了,现在活着的动力就是孩子,别的了无生趣。我大好的时光都花在这个渣男身上,想离婚我有点不甘心,嫁给他的时候,他家的院墙都用砖插的,家里一无所有,结婚的那几年我肉都舍不得吃,这几年都是我辛苦赚的钱,可如果为了孩子过下去,又看不到生活的希望。”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刘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