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再经历失败,我还能相信爱情吗?(下)

相恋一年后,我们开始谈婚论嫁

“看来你是真心喜欢小敏。”我笑笑说。

“是的,喜欢她,也认定了要娶的人是她,与小敏的关系密切后,我便把赚来的钱如数交给小敏保管,我这人不喝酒不抽烟,每月只留下几百元吃饭的钱,也正因为感受到我的好,她才甘心嫁给我这个外乡人吧。”

“她对你怎么样?”

“她对我倒是一般,不怎么关心我,当时并没觉得不好,只是感觉自己愿意去照顾她,呵护她。我们相处了一年,彼此有了更深的了解,自然开始谈婚论嫁,也自然要去见双方的父母。

“因了以前的经历,在去见小敏的父母前,我心里忐忑不安,生怕再遭到她父母的反对,让我开心的是,那次的见面挺顺利,也得到了老人的认可,对于小敏,我父母自是喜欢不已。

“双方家长的认可,让我放下那颗悬着的心,很快,双方老人便定好了结婚日期,开始筹备我们的婚礼。”

小敏的欺骗,让我提出分手

“因婚房是现成的,不用费劲收拾,结婚只是置办些必需的东西,拍婚纱照自然成了我们婚礼筹备的重中之重。

“平常我多数时间在外,联系拍婚纱的事自然有小敏去张罗,她跟我说拍婚纱照得两千多块钱,恰巧那时手头上没有那么多钱,差了一百,又没发工资,我就告诉小敏,让她先帮我垫付一百,等我发工资再给她,可她就是不肯,其实她手里有我以前给她的钱。”

“那她怎么还跟你要钱?”

“她总是觉得我手里还有钱,我说没有,她就让我出去借,也不肯从手里拿出一百块钱,见我不肯出去借,她便告诉我,说已经同影楼谈妥,那一百元可缓一缓,但月底前必须给。

“听到这些,我自是欢喜,等我出车回来,瞅了个空,我们便去影楼拍了婚纱照。记着小梅说的话,月底发了工资,我就带钱去了影楼,想把那欠着的一百块钱交上,可谁知,工作人员拿出单子一看,说不急,等拿照片时再给就行,而我这一看,一下子就蒙了,心也凉了半截。”

“怎么了?”

“单子上写的拍摄费才1600元,而小敏和我说的竟是两千多。从影楼出来,我的心里一阵难受,没想到她会那样做,不知为何自己深爱的人会骗自己,回到家里,我就问小敏为什么要骗我,两个人在一起,花钱都不跟我说实话,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

“她怎么说?”

“她没有说什么,也没法跟我解释,因为我知道了真相。看到她如此做,我越想越寒心,如此这般,两人根本没法在一起,于是,我提出了分手。”

再次分手的阴影,我两年才走出

“就因一件事分手,不觉得遗憾?”

“在我心里没有遗憾,可能她不是真心想跟我在一起吧!要不我对她那么好,她还那样对我。”

“你提出分手,她挽留过吗?”

“没有,默然接受。其实提出分手,我是经过慎重考虑的,随着我年龄的增大,家里人一直催着我结婚,肯定接受不了我与小敏分手。决定分手之前,我跟家里人讲了事情的经过,我说,看小敏这样做事,就算跟她结婚,我俩也不会长久,将来也得离婚,听我这样讲,家里就不再勉强,让我自己决定。

“提出分手后,我想拿回婚纱照,可是单子在她手里,她不给我,我说只取回我一个人的照片,她也不同意,结果,拍了一次照片,我连自己一张照片也没见到。小敏离开时,带走了我交给她的所有钱,也带走了她留给我的所有好感。

“可是倾注了心血的情感的结束,于我,并不是轻松的,带给我的伤痛,并不亚于第一次的情感,我心里很难受,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对她那么好,她为何会这么对我……

“见我伤心难过,姐姐们都张罗着重新给我介绍对象,我都拒绝见面,偶尔拗不过,答应去相亲,也只是应付了事,并不真心去处,说实话,那时候自己心里有了阴影,怕用情后再被欺骗,甚至有点不敢再相信女人的感觉,直到两年后,遇到娟儿,我才走出心里的阴影。”

我与娟儿相遇于网络

“你与娟儿是怎么认识的?”

“通过网络,那天晚上,出车回来,在家里闲着没事,我便用微信搜寻附近的人,结果一搜搜到了娟儿。那时的她刚离了婚,心情非常郁闷,我的添加,让她有了一个忠实的倾诉对象。

“可能是经历过不幸的人格外有共同语言,也特别容易引起共鸣,我们聊得很投机,我也由此得知,她刚经历了婚变。”

“她是什么原因离的婚?”

“是她前夫有了外遇,找了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其实他们结婚没几年,女儿刚上幼儿园,她得知后自是无法接受,便离婚了,前夫要了孩子的抚养权。经过接触,我发现娟儿是个性格温和女人,过往的经历更让她懂得去关心别人,让我感到从未有过的暖心。

“彼此的相知,让我们由陌生变得熟悉,也由网络转到现实,在网上交流了一个月后,我们相约见面,娟儿长相一般,身上特有的那份温婉气质却深深地吸引了我,那次的相见,让我们给彼此留下很好的印象,也让我们的正式交往拉开了帷幕。”

娟儿,让我感受到久违的温暖

“如我所预想的那般,娟儿对我挺好,很关心我,与娟儿相处的那段时间,是我自与兰儿分手之后,过得最舒心的日子,娟儿让我感受到,来自于一个女人的久违的温暖和关爱。相处的融洽,让我们的感情很快升温,娟儿也很快带我去了她家。”

“她家里人对你印象怎么样?”

“很好,他父母都很喜欢我,知道我条件尚可,没有外债,有车有房,还是未婚,当然关键是知道我对娟儿不错,每个与她有关的,有着特殊意义的日子,我都记在心里,给她买各种礼物,带她吃西餐,可能我所处的对象中,就对她最好了吧。”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以前条件不好,处对象我没买什么正经礼物,那时年轻也不太懂得彼此怎么相处,不懂得怎样更好地去关心对方,遇到娟儿,我付出真心,也有了一定的物质基础,这是与其他人相处时所不能比的,只是没想到,到头来却仍是分手的结局。”

娟儿提出分手,我笑着祝福她

“她是什么时候告诉你分手的?”

“在我们相处近一年,定好结婚日期后。”

“当时你很吃惊吧?”

“也不是很吃惊,我心里有预感。”

“为什么?”

“因为从日常生活中我早有察觉。女人都会牵挂自己的孩子,娟儿也不例外,在我们相处时,她经常去看望女儿,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我没有放在心上,也自然支持。

“后来有一次,她说要跟同事们去爬山,我就给她花了一千多块钱买的运动服、鞋,可真正到了出游的那天,她却告诉我要去看孩子,当时我就觉得,其实她早想好要去陪前夫和孩子玩,只是不想告诉我。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而真正让我知道她内心想法的,还是一次意外的发现,那天我在家发现她以前用的手机,实在没事可干,就充上电,好奇心驱使我打开手机,浏览里面的信息,无意中发现她与前夫的聊天信息。

“她告诉前夫,说跟我在一起是有顾虑的,她怕前夫重新结婚娶妻后,再娶的女人会对她的孩子不好,觉得孩子还是需要她,而她的前夫也告诉她,自己已经与那个女孩分手,希望她能回去,重新组成一个完整的家……

“看到他们的聊天,我心里便有了一种担心,担心娟儿的离开,可也明白,每个人都爱自己的孩子,何况是一个母亲。得知娟儿的心事后,我并不声张,只是默默地等待,等待她最后的抉择。

“当那天,娟儿说和我谈谈时,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听着娟儿说着分手,虽然我很伤心,可我理解她,仍然笑着对她说着祝福,祝福她永远幸福!”

遇到冷漠的小梅,我不知如何面对

“难得你有如此的胸怀和心境。”我说着,给俊明发去一个赞许的笑脸。

“是不是好人都没有好报?”俊明发过来的,却是一个哭脸。

“缘分天定,你只是还没遇到真正属于自己的缘分。”我说。

“也许吧,不知这次的小梅是不是我的缘分。”

“小梅是怎么认识的?”听俊明这样说,我问。

“得知我与娟儿分手后,姐姐就托朋友,给我介绍了小梅。其实,五年前我就与这小梅相过亲。”

“当时为什么没交往?”

“那时小梅不同意,觉得我老家太远,没有足够的安全感,而她父母却都愿意,后来因为小梅不同意,我们就没再继续交往。这几年,介绍人又给她介绍了几个对象,可都是没接触几天,男的就提出分手,到如今她仍待字闺中,而我也没结婚,姐姐一找介绍人给我介绍对象,介绍人就想让我俩再见个面!谁知,这次相亲,她竟同意跟我交往了。”

“很不错啊,那你苦恼什么?”

“她这人我也说不明白,认识好几个月,从来不主动打电话、发短信,问她家中的事,她也不说半句,感觉两人在一起没有共同语言,无话可谈。”

“你们平时联系得多吗?”

“联系得很少,我经常外出,有时候忙顾不上联系她,她也不联系我。”

“她干什么工作?”

“在家种棚。”

“种棚很忙累?”

“不呢,她家就一个棚,她父母就能忙过来。”

“她有什么爱好?”

“没有什么爱好。偶尔约她出来,她也不多说一句话,面对这样冷漠的小梅,我感觉很困惑,不知如何是好,不知道自己是该坚持,还是应该放弃。”

 我要用爱,尝试打开小梅的心扉

“你与小梅,相隔5年,两次相亲,不能不说是一种缘分。”

“是的,我也觉得这是一种缘分,可我不知这个缘分是否真正属于我。”俊明说。

“她同意交往,却冷漠以对,可以看出,她内心有着很强的自我保护意识,也可以说,她内心缺乏安全感,如何让她充分信任,打开心扉是关键。”

“那我该怎么做?”

“唯有爱是打开心扉的钥匙,多一些关心和陪伴,用真心去开启一扇心门,当你用心付出后,小梅是否是你天定的缘分,到时你心中自会有了答案。”

“我明白了,我会去努力,尝试打开她的心扉,去开启一扇爱的心门!”俊明的话语中,有着从未有过的坚定和信心。(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寿光日报记者  王妮

你对故事中的人和事有什么看法和见解,欢迎大家来信(邮件发至wnsg@163.com),或加入情感妮栈互动群(286430744)参与讨论!

 

每个人的情感世界里,总有一段令你难忘,或爱情,或亲情,抑或是友情。你痛苦时,你幸福时,你感动时,你无从排遣心中的苦闷时……情感妮栈,是你心灵放松的家园,是你情感释放的驿站。在这里,我们做你的忠实听众,愿听你讲述自己的情感故事。

倾诉可拨打电话18660690037或QQ:125061504联系(QQ联系时请注明“情感妮栈”),也可发电子邮件至wnsg@163.com,或寄信至寿光日报社王妮收。

责任编辑:刘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