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至今,寿北棉花种植面积缩减16.03万亩

QQ截图20180109084255

对不少寿北棉花种植户来说,时下的棉价不算理想,往年一斤棉花(籽棉)还能卖到3.7元左右,现在价格却跌至一斤3元左右。“前几年棉价虽然不高,但从没这么低过。”由于棉价偏低,农户普遍存在惜售心理,棉花收购进度较往年放缓。不仅如此,在近年来棉价持续低迷的情况下,棉农种植棉花的积极性受挫,寿北棉花种植面积逐年减少,越来越多的棉农开始“转型”,谋求更多致富门路。

棉农:

成本上升棉价低迷,种棉花越来越“没账算”

在双王城生态经济园区寇家坞三村王清军家,待售的棉花堆满了屋里屋外。“你看看,都是新棉花。”王清军告诉记者,2017年棉花生长期间,阳光充足,气温适宜,未出现明显恶劣天气,且病虫害少,棉花产量总体来说不错。

棉花收成虽好,价格却不理想。“现在棉花的价格每斤为2.8至3.1元,算下来赚不到钱。”2017年,王清军种了100亩的棉花,产量为5万斤。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100亩棉花的种子、肥料、地膜等农资成本加起来要3万多元,而成本最高的要数雇人拾棉花,一斤棉花的人工费要1.2元至1.3元,5万斤棉花仅人工成本就要6万多元。“就算5万斤棉花可以卖15万元,除去农资成本和人工费,再刨去土地承包费,基本不剩钱。”

“过去种棉花的收益还不错,但这几年棉花价格低迷,收益越来越少。”羊口镇侯辛庄村村民侯先生也表示,几年前的棉花价格相对稳定,每斤价格为四五元,这几年,农资、人工等成本较往年高了,棉价又持续低迷,对棉农来说,“几乎算不着账”。

窘境:

棉农惜售、棉企需求减少,棉花收购进度较往年放缓

采访中,不少棉农还表示,不光棉价偏低,到村里收购棉花的商贩较往年也少了许多。“往年棉花下来后,几乎每天都有来村里收棉花的商贩,但现在商贩很少,而且是隔三差五地收。”双王城生态经济园区寇家坞三村一位村民说。

“前段时间,很多棉农在等待价格回升,售棉意愿很低。”双王城生态经济园区李家坞村一位从事棉花收购多年的商贩徐先生告诉记者,因棉农惜售,到各个村收棉花的商贩做不着生意,有的干脆转行,进而形成了“棉农不卖商贩不收”的窘境。

另外,棉企对棉花需求减少,也导致棉花收购进度较往年明显放缓,“往年这个时候,棉花基本都收完了,可现在一些棉农的手中仍有‘存货’。”棉农王清军说。

转型:

市场低迷棉农求变,多元化发展走上致富路

“过去我们村家家户户种棉花,现在棉农逐年减少。”双王城生态经济园区寇家坞二村村民于仕勇告诉记者,前些年,受棉花供大于求等多方面因素影响,棉花价格一直不景气,尤其是2014年,棉花价格跌破棉农的“心理底线”。近些年,村里不少人已逐渐改种其他农作物。

“我家的15亩地都改种了小麦、高粱等农作物。”于仕勇说,相比棉花,小麦、高粱等农作物成本少且易于管理,收益相对较高。2017年,他们村里原本还有六七成的土地种植着棉花,规模比往年减少了许多,受棉花价格持续低迷影响,2018年,估计村里的棉花种植面积会进一步减少。“好几个邻居已经明确表示不再种棉花了。”于仕勇说道。

记者从市统计局获悉,寿北是我市主要棉花种植区,近年来,种植面积呈逐年减少趋势。2013年棉花种植面积为27.78万亩,2014年种植面积为23.84万亩,2015年种植面积为21.08万亩,2016年种植面积为14.58万亩,而2017年棉花种植面积为11.75万亩。从2013至2017年,寿北棉花种植面积缩减了16.03万亩。

据了解,近年来,寿北农业一改过去单一的种植模式,呈现多元化发展局面,不少农民不再依赖棉花种植,而是选择小麦、玉米、高粱等农作物。同时,一座座高标准蔬菜大棚的建设,为寿北农民铺设了又一条致富路。

双王城生态经济园区南木桥村,因是盐碱地,村民曾以种植棉花为主要收入来源。经过多年摸索,该村的无土栽培西红柿已成为品牌产品。南木桥村党支部书记李汉照告诉记者,之前种棉花,每亩产量500斤左右,每亩毛收入约1600元,除去成本,每亩最高获利五六百元。种植西红柿大棚后,西红柿一年两季,亩产量能达到2万多公斤,亩均纯收入四五万元,远高于棉花收入。“我们村已建设蔬菜大棚200余个,有半数村民通过大棚种植走上致富路。”李汉照说道。

本报首席记者 王浩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