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本专业不来电?高校探索实施“零门槛”转专业

跟本专业不来电?

“零门槛”转专业来了,你的兴趣你作主

在高校中,这样的现象并不罕见:高考填报志愿盲目性强,进入大学后发现跟本专业不来电,心仪别人的专业,却只能干巴巴瞪眼。

近年来,多所高校发布了转专业的相关政策,但也或多或少设置了一定的门槛,如今,越来越多的高校开始探索实施“零门槛”转专业。

最近,浙江农林大学(以下简称浙农大)植物保护172班的郑喧尹得到消息,她提交的转专业申请已经得到学校同意,下学期她将转到林学专业继续学习。

和郑喧尹一样,本学期浙农大提交转专业申请的学生中有91.8%被批准转到自己更喜欢的专业。这正得益于该校2014年就开始实施的“零门槛”申请转专业制度。

“推进‘零门槛’转专业以来,学生转专业成功率从5年前的66.76%提升到了现在的90%以上。”最近,关于浙农大高成功率转专业的新闻在网络上迅速传播,让这所学校成为关注焦点。

    不设门槛 让学生按兴趣转专业

一项调查曾显示:67.9%的人承认自己在报考专业时是“盲目的”,71.2%受访者表示如可能想重择专业。虽然不少在校学生有转专业的需求,但是受师资力量、专业设置、学科分布等因素影响,大多数高校对学生转专业设置了一定门槛:比如专业成绩要达到班级前列、有明显科研特长、想转入的专业有学生转出等等。

如何满足学生对转专业的需求,也一直是浙农大人才培养和教学改革的主要方向。根据浙农大转专业的有关办法,除存在休学、转学、定向培养等规定不得转专业的情形以外,该校全日制本科一、二年级在校生均可以申请转专业。学生转出所学专业没有任何限制,转入专业在教学资源和教育质量得到保证的前提下,尽力努力满足学生合理的专业选择要求。

据浙农大教务处提供的数据,近三年浙农大学生转专业成功率一直在90%左右,最高达95%。而在5年前,这一比例只有不到70%。通过实施“无门槛”转专业政策,更多的本科学生进入了自己喜欢的专业。

浙农大教务处处长郭建忠说:“我们降低转专业门槛、出台新的转专业政策,就是为了更好地激发和调动学生的学习主动性与积极性,更好地贯彻因材施教的原则,营造有利于学生成长成才的学习环境,使学生有更大的学习发展空间,提升本科人才培养质量。”

    动态调整 改善学科“冷热不均”

虽然申请转专业不设门槛,更有利于调动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和兴趣,但很多学校之所以没有放开转专业,主要还是担心——学校的“好专业”“优势专业”可能会令大家挤破脑袋,而很多冷门的专业,可能会出现大批学生转出去的情况。

记者了解到,这样的担心最初也出现在浙农大身上。但在郭建忠看来,通过不断加强专业建设,这样的担心完全没有必要。

浙农大目前有64个本科专业,但是实际招生的却只有53个。停止招生的11个专业主要原因都是一样的:专业特色、优势、吸引力不够,在专业招生或专业分流时,没有足够学生愿意填报这些专业。

“为了优化学校专业结构,学校不断对专业进行调整,一边增加受学生欢迎的专业,同时叫停不受学生欢迎、没有特色优势的专业,从而使所有专业都焕发活力和生机。”郭建忠说。

动态调整专业结构的做法,对学校的专业建设起到了积极的激励和督促作用。郭建忠介绍,为了提升专业的吸引力和教学质量,各个专业的负责人都在不断加强本专业的建设,提升专业的品牌和知名度。

“推进零门槛申请转专业制度,是浙江农林大学提升本科教学质量、建设一流本科的重要举措之一。”浙江农林大学校长应义斌表示,近年来学校将本科人才培养摆到事关学校可持续发展的高度,不断完善学校的专业布局、推进专业认证工作,先后推行了院长主管本科教学、学科专业一体化、开设求真实验班等一系列举措,进一步强化本科教育的核心地位,以全面提升人才培养能力、提升本科生培养质量,推动学校高水平发展。

    尊重学生 给高校更大自主权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是我国较早允许自由转专业的高校,四年内均可转专业;中国农业大学无成绩限制,允许转两次以上专业;浙江大学除三位一体入学考生外,所有在校生有三次机会可申请零门槛转专业……

在2018年高校的招生宣传中,北京邮电大学、北京林业大学、北京化工大学三校也都实施了转专业申请“零门槛”制度。可见,尊重学生的自主选择权正成为越来越多高校的承诺。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考试招生改革组组长谭松华认为,学生的专业兴趣是很重要的,如果能够满足,对其发展、学习很有帮助,原则上来讲学校应该支持这种转专业的合理要求。同时他也表示,学校应该把握好转专业的标准和程序,让接收的专业有能力去接收转过来的学生,同时不影响太多原专业的学生。

“零门槛”转专业也得到了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的认可。他表示,以往转专业,“分数门槛”是相当苛刻的条件,但这往往会陷入一种悖论:学生对原专业没兴趣的,学得不好,不能换专业;对原专业感兴趣、学得好的学生,反而有资格换专业。

“要想真正实现学生按兴趣转专业,必须打破高校教育资源配置的局限性。”熊丙奇表示,未来应给高校更大自主权,包括课程和专业设置的自主权,让高校能够根据学生的需求来灵活调整专业和课程设置,实现真正的“零门槛”转专业。(本报记者 江 耘 通讯员 陈胜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