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力重建 拯救水产养殖业

受罕见洪涝灾害影响,我市水产养殖业也遭受了重大损失,绝大多数水产养殖场受损,3000多亩养殖池塘和大约70000平方米的工厂化养殖车间受到严重破坏,17万亩浅海滩涂增养区贝类大量死亡。经最新初步统计,水产养殖业经济损失超过1.55亿元。目前,全市正采取各种办法,积极投入灾后复产工作。

微信图片_20180831153305

微信图片_20180831153240

微信图片_20180831153203

微信图片_20180831153313

现场目击 水产养殖损失惨重

在此次洪涝灾害中,我市水产养殖业所遭受的打击很大。据了解,各类水产养殖场约380万斤养殖鱼虾蟹和18000吨滩涂贝类死亡,直接损失10700万元,其中冲走或死亡各种鱼类300万斤,损失2400万元,虾类150万斤,损失3800万元,滩涂养殖贝类死亡18000吨,经济损失4500万元。

8月29日,记者随市海洋渔业局相关人士组成的专家组深入到受灾严重的营里、羊口等镇街了解水产品受损情况。在祥润水产养殖场,还没走近就闻到一股腐臭腥味。来到养殖大棚内,工人们正在清理死虾,随意用网一兜,就会捞起不少已经变色的死虾。

负责人袁荣津从冰柜里拿出一盘盘的死虾,一脸惆怅。他告诉记者,养殖的全部都是南美对虾,洪水过来后,虽然大棚的虾池没有进水,但是深达一米的洪水影响了工厂区的增氧和换水,导致大批的虾因缺氧而死。养殖厂共有大棚16个,这一茬虾80%死亡,共计14万斤,加上设备建筑等损失,一共损失在400余万元。

随后我们赶往寿光鑫源水产养殖场,走进养殖场,洪水基本退去,但是留在房屋外墙上一米多的积水痕迹依然明显,农场内一片狼藉,工人们正在进行维修清理工作。

这个养殖场既有工厂化养殖也有露天虾池养殖,在场主孙乐森的带领下,记者发现整个露天的虾池已经全部被洪水漫灌,部分虾池出现了下陷现象,损失严重。虾池中都是浑黄的洪水,几位附近的村民正在用网网虾,但是一网下去,收获寥寥无几。来到工厂化大棚,这里同样是一片惨状,整个大棚里腥臭无比,虾池中间的过道里散落了一地发红的死虾,虾池的水面上也处处可见死虾,一个虾池中仅有几只幸存活虾。同样这些虾池也已经被洪水泡坏,虾池底部开始出现塌陷。

孙乐森欲哭无泪,他告诉记者,整个养殖场共有虾棚6个,精养池16个,共计140亩,洪水发生前已经到了出虾的季节,没想到洪水把所有的虾全部冲跑,丰收在即的15万斤的虾几乎绝收。

孙乐森介绍,这次洪灾对养殖场是毁灭性的打击,由于下游水势很大,除了虾被冲走外,整个农场的基建也被严重破坏,大棚下陷严重,设备机械瘫痪,全部损失在1600多万元。

我们来到北部沿海,在寿光市赋海贝类养殖有限公司浅海滩涂养殖区看到,潮水落下去后,滩涂上留下了一片死亡的贝类残壳。公司员工张新鹏告诉记者,他公司从去年底播白蛤、杂色蛤等贝类,现已到商品规格准备出售,因大量淡水注入滩涂养殖区,养殖海区盐度降到千分之二到千分之三,使得大量贝类死亡,白蛤、杂色蛤等加起来死亡4000吨左右,直接损失2400万元以上。

微信图片_20180831153340

微信图片_20180831153404

微信图片_20180831153410

不等不靠 立即掀起救灾复产高潮

灾情发生后,全市掀起了与时间赛跑的救灾复产的攻坚战。在日前召开的全市抗灾救灾调度会上,市委市政府要求,各级各部门迅速行动起来,切实抓好救灾复产工作。

针对水产养殖灾情,市海洋与渔业局立即进入“战备状态”,迅速由分管领导带队,分组对所有受灾养殖户进行了实地走访、考察和受灾统计,并组织技术人员下到各镇街水产养殖点,加强对养殖户的技术帮扶,指导做好养殖场所消毒工作,为恢复生产做准备。      

截至目前,市海洋与渔业局已经购买含氯制剂20箱,并及时发放到受灾场,指导科学使用,对水体进行消毒,预防疫病灾害的发生。帮助养殖户协调抽水泵46台,送水管4000米,帮助及时抽出洪涝水。组织筹集面粉10吨,及时发放到养殖户手中,帮助解决受灾户生活困难。排出指导员50余人次,指导养殖户进行排水、消毒、放苗、建设等灾后生产恢复工作。

同时,成立专业技术队伍,全面做好水质改良调控、消毒和治疗等疫病防治物资的储备工作;对失收的养殖池塘,全部使用消毒液、生石灰进行水体消毒,截至目前所有养殖区全部完成防疫消毒工作。

在主管部门的大力关怀扶持下,受灾养殖户告别悲痛,重振信心,也纷纷着手生产自救,制定复产计划。祥润水产养殖场正积极进行死虾清理和水体净化,预计一个月后全部回复生产。赋海贝类养殖公司正积极联系贝类育苗场,订购贝类苗种,争取在10月份底,能够重新补种滩涂贝类苗种。鑫源水厂养殖场的工人们正在紧张忙碌地进行设备维修,随后立即展开大棚重建工作,预计三月后全部能够达到复产标准。“虽然这次损失惨重,但是在主管部门的支持下,我们有信心,遭受的损失再慢慢挣回来!”孙乐森告诉记者。

本报记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