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书记”蹚过的改革路(2)

向寿北千年洪荒宣战

寿南的蔬菜市场红红火火,但伯祥书记没有忘记贫穷落后的寿北,他将目光盯上了让他“又爱又恨”的寿北盐碱荒滩。寿光以县城为界,一条无形的咸淡水线将寿光分成南北两重天。40年前,寿南土壤肥沃,被誉为“昌潍粮仓”;寿北120万亩盐碱地寸草不生,来了潮,水汪汪,退了潮,白茫茫,种粮粮不收,种树树不长。当地人十有八九都有要饭的经历。

“作为书记,我不能看着寿光近一半的人受穷,必须要开发寿北,让寿北人民也过上好日子。”从寿北农村走出来的王伯祥,决心决战寿北,向千年洪荒宣战。

几经调查、研究、座谈,王伯祥和大伙儿达成一致,都认为随着改革开放和国家工业化的发展,这个地方还是有资源的,可以养虾、晒盐,从南边引过淡水来可以种棉花。

王伯祥坚信,寿北开发并不盲目,成功的把握比较大,只要因地制宜,把盐碱滩都搞成高标准的台田、盐田、养虾池,老百姓就能吃上饭了。

1987年10月8日,治理寿北“北大洼”的战役正式展开,全县调集了20余万民众浩浩荡荡开进了北大洼。一时间,人如潮涌,不分寿南还是寿北,成千上万的男男女女、大小车辆一齐涌向盐碱荒地,小推车、地排车、马车和机动车见首不见尾。满坡里是一个个用玉米秸和塑料薄膜搭起的一半在地下的小窝棚。

伯祥书记不但运筹帷幄,更靠前指挥,身先士卒。就在寿北开发的第三天,他就把铺盖搬到了工地和大伙在北大洼里一起滚泥巴。四间破房子,一张老式桌子,扯上一根电话线,安上一部摇把子电话,棚顶上高高竖起“寿北开发总指挥部”的红旗。就是这样一个简陋的指挥部,让20万群众热血沸腾地开进了寿北, 埋锅造饭,搭建窝棚,红旗招展,人欢马叫,机器轰鸣,一片沸腾……时至今日,大家说当年20万大军开发寿北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王伯祥当时的秘书说:“之所以那么多百姓肯跟着伯祥书记吃苦受累,正是因为他心里时刻装着百姓啊。”

正当开发“战役”进入高潮之际,突然刮起了一场十级大风,18名民工被困在一段没有建成的防潮大坝上。在铺天盖地的巨浪冲击下,大坝大块大块地塌落,他们的脚下成了一块小小的“孤岛”,民工们吓得惊恐万状。这时,一位民工喊道:大家稳住!伯祥书记肯定会来救我们的!此时的伯祥书记正从20多里外的总指挥部向救援现场急赶,他一边向市里、省里打告急电话,一边组织救险。在驻地部队帮助下,经过近十个小时候救援,18名民工终于全部获救。这时伯祥书记身子一软,倒在了泥水里。

寿北开发这场“战役”,伯祥书记45天与民工一起吃住在工地上。国家农业部原部长林乎加到寿光视察,向一位从窝棚里钻出来、满腿泥巴的人打听:“王伯祥在哪里?”这个人爽快答道:“我就是!”林乎加紧握王伯祥的手良久,感慨地说:“一个县有这样的县委书记,还有什么事办不成!”

此时,没有几个人知道,伯祥书记去北大洼指挥部的前一天,他10岁的儿子从自行车上摔下来,左臂骨折,住进了医院。他看到躺在病床上,胳膊打着石膏,脸上涂满紫药水的儿子,很心疼。然而第二天他就动身去了工地。整个会战期间,他和干部群众一起奋战在工地上,40多天一次也没有回家。

伯祥书记依靠人民,人民相信伯祥书记。王伯祥天天卷着裤腿,穿着解放鞋,跟民工一个锅里摸勺子,一样推车挑担。在他的带动下,县委十一名常委,九名住在工地上。县委常委、副县长们都是七大战区的指挥,各自统帅着一个方面军,每个乡镇一个作战部,每个村一个战斗队,分别由乡镇书记和村支书统领,展开了热火朝天的竞赛。

寿北开发,谱写了干群同舟共济的壮歌。连天暴风雪中,在数次大风暴的袭击中,干部与群众一起风餐露宿,战天斗地。那时候,大家唱的歌是:“猪啊羊啊送到哪里去?送到那寿北大战场”。喊出的口号是:“大旗不倒兵不散,一直干到拿到验收单!”

像这样规模的开发连续干了五年,巨龙式的大坝将海水拦在坝外,坝内60万亩盐碱地变成了高标准的棉田,40万亩潮间带变成了高标准的盐田,20万亩滩涂建成了高标准的养虾池,三项年收入16个亿,人均收入8000元以上。

决战寿北,让昔日的盐碱地变成了今日的聚宝盆。一举改变了寿光经济的“半身不遂”。今天的寿北再不是旧模样。现代化城镇羊口俨然有了小城市的模样,占据着寿光面积近56%的寿北大地生机勃发。

岁月如歌,大地为鉴。看到杨树排成了行,想起了当年的王伯祥。至今在寿北老百姓中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开发寿北,让寿光人民群众有了更多的幸福感和获得感。说起今天的幸福生活,寿北的老百姓动情地说,没有伯祥书记,哪有我们今天的好日子!我们祖祖辈辈感谢他,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