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通以教员身份为掩护开展革命工作

编者按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中国共产党在全国执政70周年的重要时刻,根据党的十九大部署,全党启动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走得再远、走到再光辉的未来,也不能忘记走过的过去,不能忘记为什么出发。”红色故事是最好的精神营养剂。今天,我们重温“走过的路”,循着寿光红色基因的源头坐标,透过一张张承载着血性和火种的照片、一个个淬炼着品格和荣光的故事,学习并传承其中的牺牲精神、首创精神、奋斗精神,不断创新提升“寿光模式”,展现新内涵,谱写新篇章。

——弥东一带党组织的发端及早期革命活动

QQ截图20190725161658

资料助读

张文通(1906-2004),今寿光市上口镇张家屯村人。1925年11月加入共青团,后转党。1927年4月任共青团寿光地方执行委员会副书记。1937年8月参加国共两党联合成立的寿光县抗敌后援委员会的领导工作,并创刊 《大众报》,11月任中共鲁东工委组织委员,12月组织牛头镇抗日武装起义,历任八支队军政委员会主席、八支队政治委员、八路军鲁东游击队政治委员。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吉林分院院长、党委副书记等职。

弥河东岸以张家屯村为中心,辐射东景明、南广陵、口子、颜家庄子、东方吕等村,是寿光党组织发端较早和开展革命斗争较激烈的地区之一。

1923 年春,张家屯村的进步青年张文通考入弥河西岸的崔家庄双凤高等小学。由于他学习刻苦用功,成绩优秀,受到校长和老师的器重。双凤学校校长李植庭热心教育,主张新学,到处聘请名师当教员。1925年麦后开学,李植庭雇了辆大车,让张文通等几位高年级同学跟车去张家庄聘请张玉山任教。张玉山到校后,任国语教员,李灼亭任数学教员,他们经常给学生讲巴黎公社、苏联十月革命的故事,还教唱 《国际歌》 等,使学生们受到共产主义思想的启蒙。不久,学校办起了图书室,《共产党宣言》《共产主义ABC》《向导》《新青年》等多种进步书刊在学生中秘密传阅,学生们加深了对共产主义的理解,产生了追求革命的思想。这年11月,学生张文通、李文轩、郝群峰经张玉山、李灼亭介绍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不久转党并签名跨党加入中国国民党。冬天,张文通毕业,党组织指示他回弥东开展党的工作。他利用亲戚、同学等关系在弥东一带宣传共产主义思想,教育团结了一部分进步青年,并介绍张育之、李怀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6年8月,张玉山利用同学关系写信给县中负责人李秀峰,派张文通到县中一边上学,一边开展学运工作。在县中期间,他团结进步同学,多次利用学校开周会的时机发表讲演,揭露军阀政府的残暴统治,宣传革命思想。由于张文通活动激进,引起学校的不安。放寒假时,县中教务主任告知他,“明年你不要来了!”

1927年春,张文通在本村教学。他经常以教员身份为掩护,开展革命活动。在弥东一带,党团组织不断发展壮大,党员发展到8人,团员发展到10余人。经张文通介绍,先后有张立训、张乐敏、张文宾、张春荣、张文杰、张文耀等入团。张文通为党团组织负责人,张育之任交通员。

在大革命时期,弥东人民在党组织的领导下,先后有张家屯、东景明、南广陵、口子、颜家庄子、东方吕等村建立农民协会、农民夜校、儿童团、消费社组织。他们以各种群众团体团结群众,掩护党团组织活动。农民协会会员发展到300余人,100户的张家屯村就有会员50余人。

1928年春,张文通作为弥东一带党员代表参加了在崔家庄召开的全县党员代表大会。此时,全县有党员100余人,与会代表30余人。大会首次以投票方式选举产生了中共寿光县委员会。王云生当选为县委书记,张文通当选县委委员,负责宣传工作。

12月,寿光县国民党右派成立执监委员会 (即县党部),不久即发布驱除共产党员的布告,下令共产党员必须到县党部登记自首,以后不准从事一切社会活动。此后,白色恐怖笼罩寿光。由于张文通的身份比较公开,被迫离开寿光。为保存弥东革命力量,张立训、张育之、张文杰经李铁梅介绍打入张来友的杂牌部队。后来张来友被打垮,张立训等乘其溃散之际搞到步枪一支,这支枪由党组织一直保存到抗战时期。

1936年冬,张文通回到家乡,适逢改选乡长,由于党内同志的活动,推选他当了乡长。翌年初春,国民党县政府在城里召开各乡乡长会议。国民党负责人辛景章主持会议。张文通争先上台演讲抗日救国道理,宣传我党抗日主张。辛景章气急败坏,令人把张文通从台上拉下来。张文通满腔怒火,大声疾呼:“只有国共合作抗战到底,中华民族才有希望!谁反对抗战,谁就是卖国贼!”他的发言和举动轰动了整个会场。

1937年2月,张文通与县委取得联系,为一部分大革命时期的老同志接上组织关系,并逐渐恢复起弥东一带党的活动。麦收前,省委巡视员鹿省三来弥东一带巡视工作,曾在张文通家住过,并对弥东一带党的工作给予了肯定。

七七事变后,抗日怒潮席卷全国,弥东党组织不断发展壮大。为迎接抗日高潮的到来,他们通过打土豪搞到部分枪支弹药,为组织抗日武装积蓄了力量。文稿整理:市委党史研究中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