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兴建:白纸黑墨拓出多彩人生

1

2

寿光日报全媒体报道   一方古砖,一张宣纸,几滴淡墨,经过一双巧手的拓印,便构成了纸墨间的黑白世界。

传拓是使用宣纸和墨汁,将刻、铸在金石器物上的文字、图案、纹饰等拓印在纸上的一种古老传统技艺。拓片虽然是纸制品,却能立体地反映石刻、器皿、书画等的原貌。在寿光,鲜有传拓爱好者,然而,39岁的马兴建却乐此不疲,对他来说,既有对文物的崇敬使然,亦有文化情怀所在,“传拓就像是古代的‘照相机’,相比现在的科技,它能更好地把原物本身的精神气质和文化内涵体现出来。”

在稻田镇的中小学生综合实践基地,有一间传拓实践课程教室,教室的墙壁上,挂着多幅拓片,既有青铜器全形拓,又有碑刻平面拓,这些,都出自马兴建之手。“石碑、紫砂壶、刻板、玉器、印章等都是我的‘创作工具’。”马兴建说。

马兴建从小就喜欢写写画画,大学学的也是美术专业。大学毕业后,马兴建到当时的寿光七中任美术老师。在这一多彩的艺术世界里,他却偏爱黑与白,和传拓结下不解之缘。“平时我们所接触的名碑拓片书籍都是印刷的,缺少很多味道。”马兴建说,真正的碑帖拓片能清晰、完整、准确地再现古代书法和绘画艺术的神韵和精髓,它所记录、表现出来的内容,不仅具有一定的观赏价值,还具有较高的收藏价值、学术价值和艺术价值。因此,马兴建对碑帖和传拓技艺产生了浓厚兴趣。

自从迷上传拓,马兴建便四处搜集资料,还到河南、河北等地拜访名师,购买各种制作材料。“传拓看似很简单,其实需要很深的功夫和经验。”马兴建兴致勃勃地介绍说,传拓是一门技术活,一定要掌握好手头的力度,耐心、细心更是必不可少,而赏器、选纸、上纸、上墨、揭纸、保存,每一个环节更须严谨,因为它直接决定拓片的质量与艺术价值。如上墨环节,墨太多了会浸透宣纸,污染了石碑、砚台等,破坏了无法复制的文物。上墨的量不够,又很难将器物上的信息准确拓下来。在揭开宣纸时更要十分小心,稍有不慎宣纸就会破碎,以致前功尽弃。

在马兴建眼中,传拓艺术体现的是“工匠精神”。“要对古代文化有敬畏感,要精益求精,拓出器物的本真。”马兴建说,拓片是集金石学、考古学、美学三位一体的高层次艺术门类,也是记录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凡历史、地理、政治、经济、军事、民俗、文学、艺术等都可以从中找到有益的资料。所以,每一件拓片,马兴建都要研究作者、年代,以及来历、历史文化背景。“要想留住传统文化的根脉,就不能忽视这些带有文化印记的历史遗物。”马兴建说。

不少人认为,科技时代传拓已经过时,直接运用科学技术读取文物和保存复制会更加方便实用。但在马兴建看来,只有拓片才能把原物本身的精神气质和文化内涵体现出来。“推广传拓,任重而道远。”近年来,马兴建一直在不遗余力、身体力行地传播传拓技艺。“如果将传拓与市场需求相契合,它就有生命力,就会得到更好的传承和保护。”马兴建表示,在传承传拓艺术的路上,他将贡献更多力量,让更多人,尤其是青少年去了解、喜爱、传承这门传统技艺。(记者 王浩宇通讯员 郭 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