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探秘!5名寿光籍“两院”院士的成才故事

1

《寿光日报》2012年报道:2月14日,当记者把张玉卓当选美国工程院外籍院士的消息告诉他的亲大哥时,他只是简单回应了一个“哦”。在他看来,弟弟如今取得的一切成绩都是意料之中的,因为这个弟弟一直都很勤奋,一直都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奋进。

张玉卓从小勤奋好学,记得上初中高中时,每天天不亮就起来背英语单词,放学到家第一件事也是先写作业。因了勤奋,1978年,正在上高中一年级的张玉卓提前参加高考,以优异成绩考入山东科技大学,并先后攻读了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后到英国南安普顿大学攻读博士后。

1999年7月,作为中国煤炭业唯一综合性科研机构的煤炭科学研究总院,转制为中央直属国有重要骨干企业。年仅37岁的张玉卓,被任命为院长。

张玉卓以前瞻性的战略目光,将煤科总院发展锁定在高新技术企业上,联合国内优秀企业成立了天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同时,从法人治理结构、企业发展战略、组织结构调整、分配制度改革等各个方面实施体制和机制创新。短短一年半时间,煤科总院顺利完成了向企业的转制,并朝着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加快经济发展的高速路迈进,张玉卓展现了一名优秀企业家的管理才能。

张玉卓把为中国的煤炭事业奋斗作为自己生命的支点。他深入矿山,潜心从事煤矿地表沉陷和控制研究,提出了煤矿地层模糊本构理论,将模糊子集理论全面引入岩石力学领域,导出了包含模糊参数的内时本构关系,建立了岩石力学模糊系统理论,将岩石力学理论推进到一个新的水平,为国际首创。由此,同行们称他为“模糊王子”。

创新是一名科学家最本质的特性,为此,他创立了煤科总院青年创新社,积极倡导创新行动。作为一位专家型的企业家,曾经留学英国的张玉卓在中国煤制油的实践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在张玉卓率领下的神华煤制油实施了大量示范性项目,并确定在内蒙古、陕西、新疆建成多个煤制油基地,为中国能源问题提供一种新的应对之路。

张玉卓身居要位,对自己和家人要求严格,但对家乡有一份难舍情怀。前几年春节,他探亲时说:“每次回来,都能感受到家乡面貌的变化。寿光发展思路很准确、发展质量大突破,我们在外的寿光人都为家乡感到骄傲。”

2

孙龙德姊妹六人,他是家里的老大。孙龙德自小就爱节俭,更爱干活,在同龄孩子中他特别懂事,学习成绩在班里也是最好的。后来他以非常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华东石油学院。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东营胜利油田工作。

从1997年起,孙龙德在塔里木主管油田开发工作,先后任总地质师、副总经理。2002年7月起任中国石油塔里木油田公司总经理。

孙龙德是在2003年8月接到“克拉2”气田建设任务的,在此之前,气田的建设是由一家跨国集团来承担,我方要求必须24个月建成通气,但对方认为绝无可能。于是,孙龙德临危受命。竣工的日期不能有任何的变动,孙龙德的时间只剩下了短短15个月。

在“克拉2”气田的建设当中,孙龙德当时最为棘手的问题,是怎么把自己所需要的东西采购回来。“克拉2”气田的建设需要20亿人民币的设备采购量。如果按照常规的“上网招标”模式,15个月的时间只能全部用来采购,为此孙龙德提出了“谈判议标”新方式,但这种招标方式意味着要冒很大的风险。

为了确保采购队伍不出任何问题,孙龙德果断对采购队伍实行了军事化管理,统一吃饭,统一睡觉,手机全都关掉。在大家共同努力下,采购队伍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在塔里木盆地找到油气大场面,是国家经济发展和石油战略安全的迫切需要。

孙龙德说,“塔里木必须找到大油田,塔里木也一定能找到大油田!”找大油田,一靠科学,二靠信心,三靠实干。很快,石油勘探连连告捷:在轮南古潜山发现亿吨级大油田,开创了我国古潜山油藏勘探的新局面;盆地东部甩开勘探发现了富含油气的英吉苏构造和满东志留系油气藏;盆地中部志留系首次获得百吨以上高产油流;库车西部发现了却勒油田,证实了库车地区既富气又富油的科学论断;在乌什凹陷发现了我国第一个亿吨级挥发性整装油藏,坚定了塔里木油田在这一地区寻找石油大场面的信心。

2004年11月30日,“克拉2”油田完成最后一道焊口焊接,标志着西气东输上游工程全线贯通。而这一成绩让国外同行惊讶不已,甚至不敢相信。国外同行个个伸出大拇指评价说,“克拉2”气田的建成及投产是中国石油史上的一个奇迹,同时也是世界石油工程史上的一个新标杆。面对这一评价,孙龙德却显得异常平静。

2005年9月29日,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播出《孙龙德见证新疆》专题。在那期节目里,这个寿光男儿的话语既朴实又感人:面对着地面异常恶劣的自然环境,面对着世界级难题,自己必须像胡杨一样顽强地生活,以一种顽强的斗志,去面对困难,去迎接挑战,不断挑战极限!

3

徐春明教授近30年来一直致力于重油高效转化和清洁油品生产的研究,当选中国科学院化学部院士时,距离他初涉石油炼制专业的学习过去了38年,距离他留校参与重质油加工国家重点实验室建设并从此一头扎进重质油研究领域过去了28年。从16岁到54岁,面对一个个人生之路的交叉口,他做出的选择,简单也艰难。

徐春明进入石油炼制这个领域,说起来像是一个偶然。高中时代,他一直沉迷在数学的海洋中,1981年高考填报志愿时,前面填的都是综合性大学的数学系,第四志愿填写了离家最近的华东石油学院。由于石油行业艰苦,那时报考石油院校的考生会进入提前录取批次,于是机缘巧合之下,徐春明来到了中国石油大学的前身——华东石油学院。

1985 年,徐春明从华东石油学院炼制系炼油专业毕业,考入华东石油学院北京研究生部有机化工专业继续深造,直至 1991 年在石油大学(北京)获得有机化工专业博士学位。

徐春明博士毕业后,着手重质油加工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建设工作。

1993年,徐春明获得到加拿大Syncrude研究中心进修一年的机会,他接触到了加拿大重质油研究方面的先进技术和研究成果,并主动推介我国重质油加工国家重点实验室在基础研究方法和手段方面所具备的优势,寻找到了双方长期合作的结合点。

然而,1994年底,国际原油价格开始较大幅度地下滑,加拿大方面将这一合作项目搁置。1996年,国际经济形势好转,加拿大方面称合作项目可以重新启动。

徐春明兴冲冲地揣着400元钱到昌平邮局打国际长途。双方电话沟通期间,因话费不足两次被打断。正是因为这一通关键的电话,确定了合作内容和访问行程,也敲开了重质油加工国家重点实验室与加拿大syncrude研究中心合作的“重油化学技术研究”的大门!

经过共同努力,1999年实验室顺利通过评估,赢得了宝贵的发展机遇。从1999年到2001年,平均每年有三四位年轻骨干赴加拿大做博士后或访问学者,这一阶段成长起来的中青年学者后来都成长为实验室的骨干。期间,重质油加工国家重点实验室更名为重质油国家重点实验室,拓宽了实验室研究方向。国际合作交流更是全面开花,以加拿大合作为中心迅速辐射开来,逐渐延伸至美国、日本、西班牙等多个国家和地区。

4

2007年10月18日,是党的十七大开幕的第四天,央视《东方时空——东方之子》专题报道:“他是一团火焰,燃烧自己,照亮信仰;他是一面旗帜,忠于使命,谱写非凡。敬请收看东方之子十七大专题系列节目《圆梦长剑——肖龙旭》。“在第二炮兵装备研究院,有这样一位总工程师,他长期从事导弹制导控制与发射技术研究,完成课题40余项,获得科技成果奖20多项,出版专著4部,论文20余篇,在导弹研究领域堪称奇才,他就是党的十七大代表,第二炮兵装备研究院总工程师肖龙旭。他是怎样取得一系列丰硕的研究成果,他对我国的国防建设又有着什么巨大贡献……”

翻开肖龙旭的档案,他传奇的求学经历引起了记者的注意:1980年,正在寿光中学读高一的他参加高考,居然考了个全县第一;2001年,跳过硕士直接被清华大学免试录取读博士。

在亲朋同学的印象中,肖龙旭从小就比别的孩子安静、好学,当同龄人在调皮时,他更多的是在思考问题。那一年,他还不到17岁,报考了当时很多人都不知晓的第二炮兵工程学院。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为全县“高考状元”没有上清华、北大,感到很惋惜。

本报记者采访肖龙旭时,曾特意询问了这件事,性情爽直的他解释:“1980年,中国运载火箭在太平洋发射成功,当时世界关注的声音非常大,我感觉不亚于当年的原子弹氢弹爆炸。巧了,这段广播正好叫我听到了。在听到广播的那一刻,激动亢奋的自己就确立了一辈子的理想,报志愿时向老师们咨询,了解到二炮是从事导弹研究的,所以就填了志愿,就是这么简单。”

有一次,导弹实弹发射,在加注燃料时突然发生故障。这枚弹到底能不能打?身在北京的第二炮兵首长急着要现场专家的意见。大学毕业刚刚4年的助工肖龙旭站了出来,拿起电话有条有理说了自己的意见。首长说,给你10分钟,马上计算有关参数,能不能打,你说个意见!

10分钟后,肖龙旭拿出全部数据,对首长说:“可以打!”首长问:“你敢肯定?”肖龙旭斩钉截铁地说:“敢!”首长采纳了他的意见,下达了“发射”命令。当巨龙一声长啸直冲云霄时,他才感到手心捏了一把汗。

导弹腾空而起,成功发射!从此,敢想敢干的肖龙旭受到了首长的关注,遇到相关难题,首长都会直接点将:“把肖龙旭找来!”

1989年的一天,他在现场观看导弹发射。随着占领阵地的口令,导弹发射车按照预定方向开进,但却迟迟没有听到“点火”的口令。

“这样的速度,打起仗来怎么办?”历经数年的艰苦奋战,肖龙旭在国际上首创了“地地导弹发射新的控制理论与技术”,实现了导弹的随机快速发射,使部队作战的反应速度大大提高,生存能力和作战能力大大增强。

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肖龙旭怀抱着四万言的建议书,敲开了二炮司令员的办公室,紧张地呈上了他心血凝成的“特殊材料”——《战略导弹部队发展战略与总体规划》,字里行间充满了忧患意识和超前眼光。数月后,首长请来肖龙旭,同他促膝交谈了整整一个下午,并在他那份建议书上写下了长达两页的批示。这次谈话,使肖龙旭进一步“锁定”了新的科研攻关目标——提高导弹命中精度。

导弹命中精度,是武器系统的主要战术技术指标,直接关系到打击效果,因此世界各国都在精度上寻求突破。有人劝他:“改好了一好百好,改坏了谁承担这个责任?你现在又不愁没有大课题做,何必去担这个风险?”“我们搞国防科研的,就要敢于冒险,攻克影响最大的难题。我们要考虑的不是个人的风险,而是国家的安危。”这个寿光男儿的话掷地有声!

2003年,他被全军称为科学界的“肖龙旭现象”。正是在这样一批优秀科研人员的努力下,我国的导弹事业有了飞速的发展。现在,战略导弹“个头”变矮了,“身材”变小了,而弹头威力、反应时间、命中精度和机动性能却大大提高了。

“要赢得未来,只有跨越前进。”这是肖龙旭的座右铭。

5

2001年,刚刚步入不惑之年的孙聪成为沈阳飞机设计研究所第四任总设计师。2003年,他被任命为所长。航空工业科研院所最年轻的“一肩挑”领导者,在沈阳飞机设计研究所诞生。

七八岁时,因为家就住在机场附近,孙聪每天看着飞机腾空而起,耳边充斥着飞机的轰鸣,或许在那时那刻,他便与飞机结下了不解之缘。1979年,在选择大学时,怀揣着一颗要与飞机打交道的心,孙聪报考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1983 年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初到沈阳飞机设计研究所时,朝气蓬勃、可塑性强的孙聪作为新鲜血液,从机载系统专业被吸纳到飞机总体设计岗位上。专业不对口大不过工作需要,年轻的孙聪只能在工作中努力学习,在学习中忘我工作。1999年,他取得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航空工程专业硕士学位;2006年,他又取得飞行器设计专业博士学位。

孙聪特别推崇两院院士、“歼-8之父”顾诵芬,时至今日,他还不时地拿出顾诵芬送给他的《顾诵芬自传》,感受着老一代航空人爱党报国、不懈追求的奋斗精神。“顾总洗脚的时候都在看技术书。他说,不懂就要看书学习,你们这些年轻人更要加强学习。”无论是老同志的言传身教,还是学校老师的谆谆教诲,孙聪更看重融会贯通,“关键还是自己如何学习,并应用到实践中去。”

正视差距,唯有奋起直追。孙聪刚刚进入战机设计领域时,我国航空工业可以用基础薄弱、参差不齐来概括。在这种状态中,中国航空装备设计行业几十年来一直奋起直追,并显示出迅猛发展的态势,真真切切展现出几代航空人的责任、坚守与担当。

“知耻才能后勇,不认识到差距的人,是不可能有进步的。”舰载机是中国航空人的梦想,是航空强国的重要标志之一。在没有研制规范和技术体系可遵循,也没有设计基础和使用经验可参考的情况下,孙聪和他的团队肩负起研发我国首款舰载机的重任。三班倒、白加黑,将不可能变为可能,他们用了不到10年时间完成了从设计到上舰的过程,将20年左右的飞机设计周期缩短了一半。2012年11月23日,歼-15舰载机在辽宁舰上成功起降,孙聪与飞行员戴明盟紧紧拥抱的画面被永久定格。

据央视网2013年9月报道,央视《面对面》栏目当时曾做了一期对“飞鲨”歼-15舰载战斗机总设计师孙聪的专访节目。面对记者提问,为何要将歼-15舰载战斗机标志设计成鲨鱼?孙聪回答:“这个实际上当时也是为了保密,就是关于这个飞机代号都是保密的,当时干了我们这个项目的时候,几个同事在一起说,我们总得有一个名字啊,就是有一个绰号,就取了这么一个‘飞鲨’。”

绰号为“飞鲨”的歼-15是中国第一代舰载战斗机,它是一款重型双发舰载歼击机。在上个世纪90年代,我国就拦阻钩、折叠翼这些显性的舰载机技术做了一些研究和储备,也曾经搞过舰载机的方案论证,但是这些工作,走得并不彻底。歼-15的研制,交给了中航工业沈阳飞机设计研究所,虽然不是从一张白纸做起,但是中国的舰载机凝聚了“飞鲨”研制团队的无 数 心 力 ,除 了 汗水 ,还有创新 。歼-15是在我国自行生产的歼-11歼击机基础上开发的,装配有鸭翼、折叠式机翼,机尾装有着舰尾钩等舰载机特征,起落架强度高。

在中国战机设计自主创新中,沈阳飞机设计研究所和孙聪是两个重要的符号。他在主持歼-15飞机研制中,突破了总体设计、着舰技术和电磁兼容等6类38项重大关键技术、建立了我国舰载战斗机研发技术体系、形成了我国第一型舰载战斗机装备,综合作战效能与世界现役同代主战舰载机相当,填补了国内空白。

歼-15舰载机之后,2014年,“鹘鹰”战机亮相珠海航展。从陆地向海洋跨越,从三代机向四代机延伸,作为这两款突破型战机的总设计师,孙聪总是力求创新超越。

他在国内第一次采用全机三维数字化设计,摸索并建立起一套完整的数字化设计体系,大幅缩短飞机研制周期的同时,显著提升了飞机设计、试制质量。他结合型号任务和特点,大力推进项目管理和并行工程。在“鹘鹰”飞机项目中,他带领团队55天完成详细初步设计,6个月完成全机制造数模定义与制造数据集发布,13个月实现首飞,创造了一系列中国战机研制的新纪录。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孙聪与杨伟、唐长红并称为“航空三杰”。在央视节目中,孙聪说道:“一个最大的心愿、最大的梦想,中国人要能在世界人面前过得有尊严,生活得有尊严,最重要我们要有强大的国防,民族的脊梁才能硬起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