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干一百天 决胜大会战——壮美水利新画卷在寿光大地徐徐展开

QQ截图20200305093231

潍坊市委副书记、寿光市委书记林红玉到水利建设现场调度工作

QQ截图20200305093358

寿光市委副书记、市长赵绪春到水利建设现场调度工作

寿光日报全媒体讯 (记者 张文骐 实习生 张家绮)“汛期不会因疫情而晚来、我们的工作更不能因疫情而拖后!今年必须牢固树立‘今天再晚也是早、明天再早也是晚’的思想,‘大干一百天、决胜大会战’,全力以赴抢工期、促进度,确保汛期前高标准完成各项水利工程。”2月21日,林红玉同志在全市重点水利工程建设调度会议上的讲话铿锵有力。

自2018年“温比亚”台风过境后,我市规划实施了2018-2019年冬春水利会战和弥河丹河防洪治理工程,其中,弥河丹河防洪治理工程2019年汛前工程总投资完成26.07亿元,治理总长度163.7公里,弥河工程于2019年2月下旬开工,丹河工程于2019年3月中旬开工。到2019年5月31日,两河治理汛前工程全部完成,共完成土方2850万立方米,桥涵闸等配套建筑物99座,波浪桩8417根,生态框护坡41033个,防浪墙7260米,高峰时日上阵管理及施工人员3700余人,施工机械达3100余台。两河治理是截止到2019年寿光水利建设历史上投资额最大、工程量最大、上阵机械最多的工程。

为坚决打赢灾后重点水利工程建设攻坚战,确保实现省委、省政府提出的“根治水患、防治干旱”总目标,我市从2019年9月下旬开始到2020年5月底,新规划实施了总投资62.7亿元的河道防洪治理和农田水利建设项目,包括弥河防洪治理提升工程、丹河防洪治理提升工程、丹河寿济路分流沟工程、东西张僧河防洪治理工程、小清河防洪综合治理工程、尧河防洪治理工程、桂河防洪治理工程、营子沟(羊口段)治理工程、纪台排涝提升工程(含康河建设)、稻田排涝提升工程(含宋家坑塘建设)、水毁桥梁新建及维修加固工程等水利工程,主要对寿光境内骨干河道进行防洪治理提升,对南部大棚易涝低洼地带进行排涝能力提升……

庚子年春节前后,记者从寿光东南部的桂河,到寿光最西北部的阳河、织女河、小清河,从弥河最南端的纪台大棚易涝区一直到弥河入海口、营子沟挡潮闸,从丹河到张僧河不停奔波采访。在寿光这片大地上,隆冬初春时节,尽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仍处在吃劲阶段,田野里、工地上春寒料峭,但记者处处听到的是挖掘机挥动铲臂发出的隆隆吼叫声,看到的是干部群众天冷人更“热”,精神抖擞干劲十足齐上阵,一幅壮美的水利新画卷正在2072平方公里的寿光大地上徐徐展开……

“大干一百天、决胜大会战”

“春节过后,市水利会战总指挥部结合当前疫情防控和我市水利工程实际,周密安排部署,严格落实责任,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认真研究制定开工复工方案,水利工程分批分期逐步铺开。到2月26日,全市11项重点水利工程全面铺开,上阵机械设备745台(套),每天上阵管理及施工人员2560人。其中,省重点水利工程小清河、弥河、丹河、东张僧河工程所有工段全部开工,汛前将按期完成工程建设,确保寿光市安全度汛。”市水利会战总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市水利局局长燕黎明说。

春节后,弥河、丹河等六个指挥部涉及到的潍坊以外人员,总人数超过2000人,人数多、隔离场所紧张。在市委市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弥河、丹河等指挥部协同镇街区联合作战,克服重重困难,确保了各项水利工程顺利复工。

在丹河一标段,正是午餐时间。只见员工们下工领到盒饭后,就自己到一边就餐。丹河一标段工作人员介绍,在工地就餐的所有人员一律分餐或吃盒饭、分散就餐、错峰就餐,避免面对面就餐、扎堆就餐。在居住场所,禁止多人聚会,每天每人至少2次测体温,居住场所2次通风、2次消杀,不留死角,搞好食堂卫生,加强垃圾收集,卫生间消毒。这些工作都做好记录,建立台账,及时整理归档,确保防疫工作万无一失。

在小清河营子沟工程指挥部,工作人员介绍,他们严格工地人员管理,施工工地能封闭的一律封闭,施工战线较长的工地,也要分区域封闭,安排专人值守。除参建人员、指挥部成员、包靠监督人员以及市督导人员外,禁止无关人员、车辆进入工地,最大限度减少人员聚集以及与外界接触的机会,降低感染风险。在每个标段各镇街区都配备了专门的医护人员,对进出工地人员测量体温,建立台账,及时整理归档。人员进入工地,必须戴口罩、不串岗、不扎堆,不近距离接触。

记者了解到,我市高度重视返程途中防疫,潍坊市以外参建人员提供当地出具的“健康通行卡”后,采取“点对点”方式返回寿光。而且要采取企业包车拉回、自驾等方式返回,不能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充分降低返途风险,确保防疫安全。到岗后,核实近期行程轨迹,各片区指挥部安排专人负责对返回的人员,核实近期行程情况,结果存入“一人一档”档案。另外,体检报告、个人承诺书、每日测量体温记录等也存入档案。

“各指挥部结合疫情防控,充分考虑了疫情对工期造成的影响,重新排出施工方案,倒排工期、挂图作战,确保5月底前各项工程按原计划高标准完工。”燕黎明告诉记者。

从“水大灾小”到“一天排完”纪台大棚易涝区实现快速“迭代”

2019年,台风“利奇马”过境期间,我市平均降雨量达287.4毫米,折合降水量6.32亿立方米,分别比“温比亚”过境期间多57.9毫米和1.27亿立方米;加上客水影响,河道流量远大于2018年。不过,寿光2019年有1.8万个大棚过水,远少于2018年的10.6万个,排水速度也远快于2018年。一言以蔽之,可谓“水大灾小”,这实现了寿光治水史上的一次重大突破!

2019年9月27日,自纪台大棚易涝区提升工程指挥部进驻以来,各项工作迅速展开。其中,尧河总投资2.1亿元,由原来的102个流量提高到300个流量,由原来的“十年一遇排涝标准”提升为“五十年一遇防洪标准”,建设矩形渠、U形渠、混凝土管等各类管道75公里,建设30个强排泵站,打通了整个纪台90平方公里易涝区的“毛细血管”。

“2018年‘温比亚’过境,纪台大棚易涝区排水用了58天,2019年‘利奇马’过境,纪台大面上排水用了3天,丁家尧河村老纪台水库底排水用了约7天。而根据今年的工程进展,如果有‘利奇马’同样体量的台风雨过境,我们一天多就能把积水排净!”纪台镇副镇长杨国祥说。

1月10日上午11时,北风凛冽,在纪东村村南,一条宽两米、高两米的矩形渠正在浇筑中,20余名施工人员热火朝天,酣战不休;冯家村前一条矩形渠也已成形,如一条巨龙蜿蜒着伸向东边的尧河。“这两条矩形渠总长1.8公里,从纪东村棚区直接排入尧河,并建设有强排泵站。确保纪东、纪西、王府、安家、冯家等1500户3000多个大棚中排出的水通过这两条矩形渠直接排入尧河。如果遇到尧河内洪水高位运行并形成倒灌态势,可以关闭闸门,用强排泵站将大棚来水引到尧河中。”纪台大棚易涝区的建设方、北京翔鲲水务建设有限公司项目经理白德龙说。

“按道理讲,大棚区内排水设施建设应由我们大棚户自己负责,但市委市政府立足现实,充分体贴民意,投入巨资,为大棚区群众埋单,我们纪东村的老百姓非常感动!”纪东村党支部书记常茂永说起老百姓对修建大棚易涝区排水设施的热烈反响时说。

浆砌石护坡、波浪桩、格宾石笼三位一体整个弥河下游“固若金汤”

“这两个大湾其实不是湾塘,是1957年弥河决口时管涌的洪水冲开大坝,从平地上冲出的两个大口子,时间久了看起来像两个湾塘。”营里镇鹿家庄子村民单龙坤告诉记者。

在弥河左坝鹿家庄子一侧,有两个湾塘,湾塘北侧、东侧是村落里的房屋,依傍湾塘而建。说起两个湾塘的成因,村里老人能讲出很多故事。记者听到这若干故事后,心中升腾起的是对洪水威力的震撼,对大自然客观规律的敬畏。

其中有一个故事印象颇深:1957年来洪水时,村里一位青年看到这处管涌尚且不大,连忙从家里拿来一口大锅,试图用这个大锅从内侧把管涌堵住。未料管涌处瞬间急剧扩大,这位青年被洪水裹挟冲击,连人带锅穿坝而过“回”到了鹿家庄子村内……

如今,再走进鹿家庄子村,弥河坝正在加紧进行浆砌石护坡。上百人齐上阵,共同砌石护坡,看起来蔚为壮观。“从弥河分流口开始,过了南半截河、北半截河村,弥河两岸土质沙化现象严重。这种沙土最明显特点是不耐雨水洪水侵蚀,浆砌石护坡等技术措施就显得非常重要。”弥河第六片区技术人员甄世森告诉记者。

从南半截河村弥河拐弯处直到侯镇化工园滨海边界,这段弥河最大的特点是“九曲十八弯”,河水直接冲刷河岸的险工险段甚多,可以说是弥河施工环境最复杂的一段。据介绍,弥河左岸从鹿家庄子、辛庄、西黑冢子到西道口、益隆道口、北道口等6个村,右岸南半截河、北半截河、南宋岭、北宋岭等村附近都搞了浆砌石护坡。

“这些浆砌石护坡总共用石料接近10万方,侯镇化工园附近8.3公里用格宾石笼护坡,用石量4.7万方。水直接冲击河岸的地段采用波浪桩护滩,桩长9米。这‘三位一体’工程全部建成后,将给弥河穿上一身‘铠甲’,确保整个弥河下游固若金汤!”甄世森说。

13个坝内村整体迁建彻底告别汛期担惊受怕的过往

从弥河分流口处东行的弥河干流有多宽?“南半截河村右坝到益隆道口村左坝,这两坝之间的直线距离接近5公里。”甄世森介绍。在这块坝内区,零星分布着营里镇的齐家黑冢子、牟家营、李家营、东黑冢子、侯镇的南宋岭、北宋岭等13个村。

“这13个村也是2018年、2019年台风过境时受灾最严重的村之一。市委市政府下大决心,投入巨资,决定将这13个村整体搬迁到坝外安全地带。我们正在建设一处现代化的社区,让营里的农村群众生活和城里人一样干净、卫生、文明。”市委市政府派驻营里镇拆迁改造帮扶干部、圣城街办副主任丁培亮说。

2019年12月25日,小雨蒙蒙,营里镇李家营村正式搬迁。进入李家营,一辆辆三轮车、翻斗车、厢货车在乡间道路上穿梭,家家户户在拆卸门窗,一时间,车辆声伴随着机械声回荡在村庄的每条大街小巷……

“这口屋是我们夫妻一锨土一锨土盖起来的,倾注了太多心血,现在腿疼就是当时累的。要扒这几间屋,心里疼得慌,但人不能老往回看,幸福的日子还在后面。以后去镇区住楼,离我儿家步行不到10分钟,去儿家看孩子也方便。”李家营村村民李天云说。

“家乡是村民的集体记忆,也是大家共同生产生活的地方,以后住上楼房,我们会把家乡建设得更好,让‘核桃之乡、和美李营’再创新辉煌!”李家营村党支部书记李江云对未来充满信心。

自2019年11月5日启动城乡土地挂钩试点改造以来,营里镇已有齐家黑冢子、牟家营、李家营、东黑冢子4个村庄、1000多户完成拆迁,改造方案满意率达到100%。接下来,营里镇还将有6个村作为第二批搬迁改造。

“两批村庄全部搬迁后,将有近万人集聚在原道口镇区北道口村以北的一处大社区内生活,坝区群众将彻底告别水患,彻底告别一到汛期就担惊受怕的日子!”营里镇干部隋新波说。

如何保障群众真正舒适宜居?营里镇党委政府也是费尽心思。营里农民以种粮为主,闲时外出打工,收入不比南部棚区,营里镇党委政府“立足营里,办营里的事”,“因地制宜、实事求是”,用心反复测算,发现绝大多数群众可以用拆迁费买到100平方米的房子,这个面积也能基本满足“三代户”的需求,而有的户购房后还能余下几万元,因此最后确定了80、100、120平方米三种户型供群众挑选。另外设计60平方米户型的老年房,供“三代户”以上的群众选购。基于方便群众的思路,营里镇设计了“6+1”和“10+1”电梯洋房,其中的“1”是地上一层车库或储藏室,充分尊重农村的储物习惯。他们还专门为老年房设计了宽大的医用电梯,方便担架进出急救。这一系列措施赢得了营里搬迁群众的一致赞誉。

营子沟排水闸 确保渤海湾潮水不“倒灌”

“这里将建设一处排水闸,确保渤海潮起时和弥河防潮闸一起发挥作用,挡住潮水西侵,同时潮落后方便上游洪水顺利下泄。”在营子沟入弥河处,李炳林说起这处排水闸工程建设的意义,非常高兴。李炳林在市港投集团工作,这次被抽调到小清河营子沟水利工程建设指挥部担任包靠干部,作为一名老羊口人,他二话没说,当天就来到工地,进入“战斗”状态。

弥河分流进入下游,坡降不到万分之一,河水自然流入大海本就困难。又加上我市地处渤海莱州湾南畔,汛期风狂雨大,南部洪水下泄遭遇北部海潮上涨的情况经常出现,海潮上涨顶托河道内洪水无法下泄,甚至形成倒灌态势,这种“特色”常让寿北群众苦不堪言。

1月12日,在营子沟入弥河口处,一条高出羊口新镇区南环路三四米的大坝像一条巨大的绳索将营子沟牢牢捆住,这条大坝长13公里,将沿营子沟上潮的海水与滨海(羊口)经济开发区完全切割开来,确保整个羊口工业园和新镇区万无一失。

记者走上营子沟坝顶,这片坝顶与众不同,坝外侧明显高出内侧30厘米,李炳林解释了原因,“营子沟周围的土质均为沙质土,非常容易流失。根据以往经验,大雨下个三五天,坝上能出现一条深1米多的水冲沟。长此以往,水冲沟处很容易形成溃坝。我们根据实际情况,每隔30米在坝顶建设一处水泥排水槽,这样可避免水冲沟出现,减少了溃坝的可能性。”

营子沟施工现场,有一台挖掘机非常抢眼,施工人员称它为“水上挖掘机”。原来,营子沟沟底长年有水,淤泥达三四米深,为保证扩挖疏浚进度,施工人员从南方调来水上挖掘机,可以在淤泥中漂浮作业。“它每天挖土接近1000方,虽然仅为陆上挖掘机工作量的一半,但它是特种机械,可在淤泥中作业,相较普通挖掘机,工作推进速度可以用‘神速’来形容。”青岛市水利建设监理有限公司监理员秦国臣说。

狠抓丹河工程质量切实让沿河群众受益

丹河流域出土的文物表明,五六千年前,先民就在这里繁衍生息。父系氏族社会后期尧的儿子丹朱封地就在这里,丹朱死后葬在丹河西岸,此条河流故称丹河。“旧县条风散早晴,疏林红晕海霞明,桑柔岸女盈盈出,草绿王孙一一生。水绕人家归社燕,花开篱落语流莺,紫骝嘶绝垂杨道,印得连钱织乡程。”清康熙年间贺基昌曾对丹河两岸的繁华富庶做了描绘,直到今天,丹河两岸也是我市最适宜耕作的农区之一。

“原来这个地方有丹河、尧河、康河等多条河流汇聚,我村故名浮桥村。后来因为天气干旱,很多河流故道踪迹难寻。今天,我们又进入到了一个丰水期,极端天气不时发生,丹河、丹河分流沟等工程上马非常及时,老百姓非常欢迎!”洛城街道浮桥村支部书记傅良信说。

“河底切滩,比照设计方案要深出30厘米。坝顶宽度设计方案规定不小于6米,统一要求提高到8米,河坝上30厘米的沉降量提高到50厘米,再加上8厘米的坝顶油面……这些办法确保整个丹河在不提高工程造价、不增加财政负担、不增加施工单位施工难度的基础上,尽量修得更好一些!”丹河工程技术牵头负责人、市水利局副局长范荣誉说。

丹河流域总面积770平方公里,是寿光东部最大的排洪河道,放眼全国,却属于典型的中型偏小河道。但就是这么一条中型偏小河道,今年却靠上了最过硬的水利施工和技术力量。“丹河二标段代建选的是山东科源工程建设监理中心,监理选的是甲级资质山东新汇集团建设有限公司,检测是潍坊正信工程质量检测有限公司,施工单位是中交集团第二航务局。可以说,放眼全国,治理这么一条中小型河道,运用这么棒的技术力量,也不多见。”范荣誉说。

从东南到西北 整个寿光水利“经络”全打通

桂河发源于昌乐方山北麓老官李村,流经昌乐、寿光、寒亭、滨海4个县市区,于滨海央子汇入白浪河,河道总长57公里,流域面积376平方公里,是集行洪、排涝、灌溉等功能为一体的一条河道。

“桂河在寿光来讲是一条小河,但我们市委市政府还是高度重视,下大功夫根治桂河水患。”稻田片区水利指挥部工作人员、市场监督管理局一级主任科员郑德森说。

走进稻田镇桂河一村,站在桂一桥上,可轻松远眺昌乐县的孤山。不过站在桂一桥上,最美的风景不是孤山,而是近在咫尺的桂河挡水墙。

“这两面挡水墙,底座宽5米,高7米,左岸右岸各长500米,确保桂河水穿村而过时不发生漫溢。”桂河穿桂河村而过,桂河村人自古傍水而居,对桂河极有感情。为防止水患,桂河村原建设有老围墙,具备阻水功能。但2018年后,昌乐对桂河进行了拓宽疏浚,桂河2019年流经桂河村时,行洪水面比往年高出接近1.5米,这引起周边群众的不安和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为保险起见,市委市政府决定投资1158万元,建设高标准挡水墙,将可能危及桂河村民的水患彻底挡在墙外!

“桂河是桂河村的母亲河,也是国家地理标志产品——桂河芹菜的诞生地。下一步,桂河高标准挡水墙将作为一处旅游景点来开发,做好和桂河芹菜的结合文章,桂河村老少爷们的日子一定会越过越红火!”郑德森说。

如果把整个寿光看成是一个人,那么寿光境内的大小17条河流和弥河水系、丹河水系、塌河水系、桂河水系和崔家河水系等大小五个水系,就是寿光这个人周身的五条“经络”。这五条经络,一处不通,则周身不通,整个人就会浑身病痛。经过2018-2019年、2019-2020年两次水利会战,可以说是打通了寿光周身的全部经络,实现了“水入渠、渠入沟、沟入河、河入海”的互连互通,让寿光接下来上下通畅,精神抖擞,干劲十足,进入到一个全新时代!

桂河挡水墙建设是寿光水利会战工作的一处完美诠释和缩影。桂河属于白浪河支流,境内长19.02公里,境内流域面积仅87平方公里,放在我市全局来看影响甚微,但市委市政府仍高度重视,高标准建设,“管中窥豹,可得全貌”,从桂河挡水墙建设可以看到我市2019-2020年水利会战的用心。

“自‘利奇马’台风过境以来,我市新规划实施了2019-2020年水利会战,目前,面上工程已全线铺开。2019-2020年水利会战已完成清表161万方,清淤疏浚233万方,堤坝填筑266万方,建筑物桩基浇筑已经开始,高峰期日上阵施工及管理人员2000余人,上阵机械1600余台(套)。目前已完成总工程量的30%以上。我们春节后立即组织实施了复工,抢得先机,努力实现疫情防控和水利建设‘两不误、两促进’,决心2020年5月底前全部完成建设任务。”市水利会战总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市水利局局长燕黎明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