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老党员讲过去的故事丨郝英三:“党旗下的誓言,是此生不渝的初心”

QQ截图20210430231348.jpg

郝英三,93岁,营里镇九曲村人,1945年参军,1948年入党,曾担任部队司号员。参加过抗日战争及四平战役、辽沈战役、平津战役等,后随部队渡江南下解放海南岛,期间,荣立战功多次,受到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南军区的表扬。海南岛解放后,在海南军区通讯营任排长。1954年退伍后到羊角沟盐业合作社(1967年改为寿光县卫东盐场)工作,1981年退休。

战场上,他是指挥员身边的司号员

“司号员鼓鼓嘴,千军万马跑断腿。”说起这句曾在军营中广为流传的顺口溜,郝英三感慨万千,因为他就曾是部队的一名司号员。如今,93岁的郝英三有些耳背,但依然精神矍铄,采访中,他向记者讲述了当年的峥嵘岁月。

“那个年代,军号是战场指挥时最重要的工具之一,部队冲锋、撤退全是它‘说了算’,司号员要有娴熟的吹号技巧,还要有不怕牺牲的精神,战场上要提高警惕又不能过度紧张,一个音符吹错了,就可能给部队带来重大损失。”谈起军号的作用,郝英三言语认真严肃。

“司号员需要有嘴上功夫和强大的肺活量。”郝英三说,年轻时的他身强力壮,干劲十足,吹号自然不在话下。“刚开始练习时,我们天天吹号,一天下来头昏脑涨,嘴都磨破了,有段时间,号嘴往嘴上一放就疼痛难忍。”不过,凭着一股坚强的毅力,郝英三在短时间内熟练掌握了近百种号谱。

“战场上,司号员是最危险的兵种之一。”郝英三说,通常司号员在指挥员的身边,所以敌人必然会集中火力攻击“号声区域”。“无论战场有多危险,我们都不能躲进战壕,因为我们要随时待命,而且要用号声鼓舞战友们前进。”

一把军号,伴随着郝英三度过了9年的军旅生涯。起床号、集合号、出操号、冲锋号、疏散号……时隔半个多世纪,这些号谱已经刻在了他的脑海里。不仅如此,他连敌人的冲锋号、撤退号等号谱都掌握得很清楚。

“血海”中,他冒死救出了通信员

四平战役中,敌人突然发起猛烈进攻,郝英三所在的四十三军工兵营接到上级的阻击命令,副连长带领40多名战士奋勇冲锋,不幸的是很多战友牺牲了。

为了打退敌人的二次进攻,连长亲自上阵指挥,带领70多名战士冲锋在前。在与敌方交火中,通信员被敌人的一发子弹打穿了胳膊,就在这紧急时刻,连长下了命令,让郝英三去救下通信员。

郝英三清楚记得,战斗异常惨烈,道路都被鲜血染红了,敌人依然在猛烈攻击。他冒着生命危险爬到了通信员跟前。此时,子弹仍在郝英三头顶上飞来飞去,身下还压着战友的尸体,但他顾不上那么多了,一把扯住通信员的军装,拼尽全力拖着通信员往后撤。

爬了约10米后,拐过了一个十字口,郝英三迅速背起通信员,一口气跑了500多米。到达部队时,郝英三才发现身上的军装已被鲜血染红。多年以后,这名通信员依然忘不了郝英三的救命之恩,多次写信表示感谢。

郝英三说:“在我心中,没有什么比为国牺牲更光荣,没有谁比逝去的战友更值得尊敬。党旗下的誓言,就是此生不渝的初心。”

1949年1月,郝英三开始跟随部队南下。一路上,除了吹号,郝英三还整修道路、搭建被毁桥梁,帮助战友扛枪、背行囊。

当时东北地区到处下雪,厚厚的积雪没过脚踝,一不小心就会摔跟头。部队里,一些受伤的战士身体很虚弱,再背上几十斤重的枪支和行囊,走路都成问题。年轻时的郝英三个子一米八多,身体强壮,行军中,他总是帮着受伤的战友扛枪、扛行囊,还帮炊事员背锅、背油桶。一般情况下,他身上的装备有25公斤重,有时能达50公斤。“在寒冷的冬天,连续走30多里路,棉衣都被汗水浸湿了,脚底磨出了血泡,双腿也是肿的。”回忆着当年的行军经历,郝英三感慨万千。

不管在战火纷飞的年代,还是退伍后参与地方建设,郝英三始终遵循党的宗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任卫东盐场工区主任期间,他在工作岗位上勤勤恳恳,数次被评为先进模范。同样,他严格要求家人,凡事以集体利益为重,不允许他们拿集体的一粒粮、一粒盐。郝英三的儿孙也传承了良好家风,不仅工作中严于律己,而且积极向党组织靠拢,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工作岗位上努力贡献力量。(寿光日报记者 郑小菲)

0